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从吞服不死药开始 > 第二十八章 溃败

第二十八章 溃败

第二十八章 溃败 (第1/2页)
  
  魏寒扛着棺椁,面对两人围攻,只能单手尽力抵挡。
  
  但左青丘和玉红燕可不是什么杂鱼小兵,可以轻易应付。
  
  两人经过一个多月的休养,虽说实力没有恢复到巅峰,但也有个八九成原先修为,夹击之下,魏寒险象环生。
  
  仅斗了一会,魏寒便衣袍染血,伤躯气息动荡。
  
  他心知这样下去必死无疑,当即丢了尸傀棺椁,朝远处遁逃而去。
  
  “如今才想着要逃,迟了!”左青丘高喝,掷出法器毒魂铃。
  
  魏寒伤势严重,速度比不上毒魂铃,顷刻便被罩住。
  
  玉红燕见状,当即来到铃前,勐击铃壁。
  
  在内的魏寒遭受毒火灼烧之时,还要忍受刺耳的音波之功,一时间应付不来,发出哀嚎。
  
  左青丘折磨了一阵魏寒,便收回了铃铛。
  
  此时的魏寒衣衫破烂,皮肤溃烂,完全不成人样。
  
  左青丘和玉红燕两人对视一眼,飞到他的身侧,架住他的双臂,指甲掐入肉中,阴暗的气息注入。
  
  魏寒眼睛暴突,啊啊啊的惨叫着,身躯不断颤抖挣扎,
  
  “嘿嘿,滋味如何。”左青丘见到魏寒的惨状快意十足。
  
  玉红燕舔了舔嘴唇,感叹道:“没想到星护法的滋味竟如此美味,真可惜没有早点尝到。”
  
  两人催动噬骨功,不断吸收着魏寒骨头中的力量。
  
  魏寒身躯剧痛,内心悲愤无比,没想到自己会沦落到如此地步,想要反抗,但奈何修为在飞速流失,挣脱不了的禁锢。
  
  随着时间的流逝,魏寒体内的骨头越来越轻,他的皮肤开始干瘪,眼眶凹陷,喊叫声也变得断断续续。
  
  “如何啊。”左青丘的红唇靠在魏寒的耳边娇声问道。
  
  “呃……呃……”魏寒吃力的转过头,眼球迅速萎缩,从眼眶中掉出。
  
  左青丘见状,脸上闪过厌恶无比的神色,伸手一拍,将他的脑袋拍歪。
  
  玉红燕抬起一脚,便将变成了干尸的魏寒踢飞。
  
  “哈哈,吸了他,我的伤势不仅全好了,还有所精进。”左青丘笑道,身上气息缥缈不定,已然步入了大周天中期。
  
  玉红燕一番恭喜,然后看向不远处的尸傀棺椁说道:“魏寒死了,这尸傀要如何处理?”
  
  “自然是带去给尸天王。”左青丘澹然说道。
  
  “这,”玉红燕脸色迟疑,“尸傀乃是魏寒所得,尸天王想必也已知晓,如今他死了,尸傀落到我等手上,他若怀疑……”
  
  左青丘明白她的意思,顿时靠在她的肩头,柔声道:“尸傀自然是魏寒所得,但如今神枫谷大战,魏寒不小心被除魔修士铲除,我两只不过是拼死抢回尸傀罢了。”
  
  玉红燕心领神会,也露出微笑道:“弟弟说的不错,星护法为了天罗教献出性命,我等只不是继承他的遗志,完成他未尽的心愿。”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发出奸诈无比的笑声。
  
  ……
  
  神枫谷上空。
  
  尸天王和觉玄子杀到天地变色。
  
  两人的术法威能太强,为免波及到底下的众人,便逐渐远离了神枫谷,打到了九天之上。
  
  谷内的修士见两人离去,暂时消除了内心的恐惧,又斗在了一处。
  
  天罗教这边没了尸天王助阵,三大护法又仅余二,已然不是除魔修士的对手,呈现溃败之势。
  
  梁易没了对手,也腾出了心神,他观察了一会战场,便飞入神枫谷深处,来到石姜身边,问道:“别来无恙?”
  
  两人此前虽有照面,但并未交流,如今相见,自有感触。
  
  石姜离开涂川,宗族被灭,亲人几近死绝,听到故人关切,喉头有些哽咽,心中起伏,只觉有许多话想说,但最后也只问出了一句:“我弟弟可好?”
  
  梁易内心微微叹息,他已猜出石姜既然流落在外,想来石氏的下场不会好到哪去。
  
  “为躲避王城令的追捕,他暂时离开了司天台,躲藏了起来。”他不忍欺骗如实相告。
  
  听到唯一的亲人也在四处逃亡,石姜终究还是没忍住落下了泪。
  
  梁易略微安慰了一番,便说道:“如今神枫谷混乱无比,你没有修为,在这里恐怕会受到波及,不如我先带你返回巫宫休养。”
  
  石姜望了眼段瑶,说道:“师尊和师姐还在这里,恐怕没办法离开,你别管我,还是先去除魔吧。”
  
  梁易望了望远处,见天罗教众正在溃败,说道:“这场战斗快要结束了,已经用不到我了。”
  
  他刚说完,天罗教那边便发出了撤退的信号,尸天王将谷内的所有天罗教众收进衣袖之中,驾云离开了神枫谷。
  
  觉玄子从天而降,落在石姜身边。
  
  “穷寇莫追,当心有伏!”她一声告戒令想要追击的修士顿时停下了脚步。
  
  觉玄子此番出手,威慑全场,修士们见天罗教已退去,便纷纷聚集到她身边,下意识想要听从她的安排。
  
  “各位,天罗教众虽已退去,但尚有可能回返,此地不宜久留,拿回尸傀后,速速离开。”觉玄子说道。
  
  众人急忙在谷内搜寻尸傀,结果却是找遍整个谷地,也不见影子。
  
  觉玄子顿时心知尸傀恐怕早已便被天罗教转移出去了,只好让众人暂时撤退。
  
  梁易和石姜一同上了觉玄子的画轴,朝着川留城方向飞去。
  
  段瑶对梁易印象很深,见他和石姜走得又近,便点头打了个招呼。
  
  梁易见识过段瑶的剑法,心知此女不简单,也微微回礼,顺便问道:“刚刚道友在谷内气势节节攀升,实在惊人,不知用的是何等法门?”
  
  “摇光剑宗,傲剑流。”段瑶直言不讳。
  
  摇光剑宗?梁易并未听过这个门派,暗暗猜想是否乃恭国之外的山门。
  
  站在不远处的觉玄子似乎知道梁易的想法,回头说道:“我们并非摇光剑宗之人,瑶儿只是恰好会其法门罢了,倒是小友你,身怀各宗绝技,不知师承何处。”
  
  梁易微微心凛,勉强说道:“家师已故,还恕不便告知名号。”
  
  觉玄子也不以为意,继续说道:“尸傀丢失,此次设伏等同于失败,天罗教接下来有何打算尚且不清,如今我们唯一能做便是尽快找到尸傀,阻止其后续谋划。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天命神卦 星门 三寸人间 亮剑之老子是孔捷 万千之心 夜的命名术 想娶颜小姐为妻 毒医王妃称霸全京城 身娇体弱易推倒[快穿] 我的重返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