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诸天影视从以家人之名开始 > 第1章 暴力开局

第1章 暴力开局

第1章 暴力开局 (第1/2页)
  
  白云悠悠,碧空如洗。
  
  飞鸟振翅翱翔,俯视着身下的一座巨城。
  
  城市的边缘角落里,密密麻麻的羊肠小道像是毛细血管散乱分布,串联着一座又一座旧式院落和房屋。
  
  乍看之下,像是一件华服上的一个个补丁,突兀,难看。
  
  在其中的一个补丁里,坐落着一个三进屋子的老式院落。
  
  院落里住着十几户人家,其中第二进有两间老式屋子,被一间暗暗的堂屋相连。
  
  而就在屋前青石铺就的院子里,一个十岁出头模样的少年正迎着朝阳打拳,还未完全长开的身体显得有些单薄,但是一挥一动之间都透露着一股力量感,肢体转动带起的微风卷起地上的灰尘,在阳光下透着迷离的光。
  
  在旁边的屋檐下,三个小萝卜丁,一男两女,齐排排地蹲成了一列,不约而同地双手托腮,乌溜溜的眼里都发着光。
  
  “呼~”
  
  活动完筋骨,何天徐徐吐出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哥,你这是什么功夫?哪学的?能教我不?”
  
  “哥哥,我也要学!”
  
  随口应付着三个围上来叽叽喳喳乱叫喊的小屁孩,初来报道的何天在脑海里温习着剧情。
  
  这三个小孩按照年龄排序,八岁的是乔二强,六岁的是乔三丽,四岁的是乔四美。
  
  加上这具身体的原身,十二岁的乔一成,就构成了现在乔家的F4。
  
  没错,这就是《乔家的儿女》,又名为乔家的五个倒霉蛋的世界。
  
  第五个倒霉蛋乔七七如今还在母亲的肚子里躺着,还没呱呱落地。
  
  现在是1977年,是剧情刚开始的一年,按照原剧情,就是在这一年,乔母魏淑英会在生下乔七七的时候难产而死,从此乔一成就要开始了又当哥又当妈的日子。
  
  也是这个天字第一号倒霉蛋令人心疼一生的开始。
  
  不过。
  
  何天耳朵微动,听到屋里传来的些许声响,随手就听到了魏淑英温柔的呼唤:“一成,一成,叫弟弟妹妹过来吃早餐了。”
  
  “好的妈,我们马上过来。”何天冲着屋里回了一句,然后伸手像是赶羊似的赶着三个萝卜头进屋。
  
  没错,所幸何天穿得早一点,截止今日为止,魏淑英怀孕才四个月出头。
  
  也就是说,何天还有改变这个女人命运的机会。
  
  要不想以后当妈,现在何天就必须保住这个妈。
  
  乔家的早餐很简单,只有白粥和咸菜,除此之外就只有一个鸡蛋羹,这是乔母偷偷养在院子里的母鸡芦花今天的成果。
  
  乔家四小里最嘴馋的莫过于乔二强,呼噜噜喝粥的同时眼睛始终不离鸡蛋羹,眼睛就差变成蛋的影子了。
  
  乔三丽和乔四美表现好一些,但是时不时也看着鸡蛋吞口水。
  
  都是十月怀胎生的孩子,魏淑英看着孩子们的这番表现,有些心疼,暗里有些羞愧自己的无能,竟连一口好吃的都不能给孩子们。
  
  但是她也没办法,乔家拿工资的就两人,却要养四个孩子,能够顺利拉扯长大就谢天谢地了,要想生活过得滋润一些,委实难为她。
  
  所以她能做的只有用一根小勺子,挖了几小块嫩黄的鸡蛋,放到了乔二强和乔三丽的碗里,至于乔四美,现在还太小,她就喂到了嘴边,看着乔四美一点点把鸡蛋津津有味地吃下去。
  
  看着三个孩子脸上绽放的笑容,魏淑芬心里得到了些安慰,怀孕后有些浮肿的脸也露出了笑容。
  
  不过正在她把最后一勺鸡蛋伸向长子碗里的时候,却看到长子已经把吃干净的碗给收了起来。
  
  “一成?”魏淑芬有些纳闷。
  
  “妈,你吃。”何天笑道。
  
  斜头瞅了一眼乔二强:“二强你吃快点,再不走上学就要迟到了。”
  
  说完何天就端着空碗离开了。
  
  没有去看那还剩大半的鸡蛋羹,魏淑芬不是心狠的妈,之所以只给几个子女分那么一点,是因为她只能分这么一点。
  
  也不是要把大头留给自己,而是得留给她的丈夫,乔祖望。
  
  一想到乔祖望,何天就觉得浑身骨头发痒,手指不知觉地活动了起来。
  
  想揍人了!
  
  要不是乔祖望昨晚又不知道猫在哪里熬灯油似地打麻将打了一个通宵没回家,何天昨天来报道的第一件事就是在让乔祖望领略一下开酱油铺的滋味。
  
  天下渣爹何其多,能打一个是一个。
  
  乔祖望这个渣爹,劣迹斑斑,数不胜数。
  
  就光是剧情开头的做的事情就让人吐口水。
  
  魏淑英在医院生产的时候,乔祖望在麻将桌上奋战,魏淑英的妹妹魏淑芳去找他的时候还磨磨蹭蹭,没有半点下牌桌的意思。
  
  魏淑英难产之后,魏淑芬和丈夫齐志强想着魏淑英一生艰苦,走了能多点体面,贴了些钱让乔祖望买个好点的骨灰盒,结果这钱直接让乔祖望揣自己兜里了。
  
  妻子过世后,乔家的孩子们就像是孤儿,乔祖望这个爹完全没有承担起应尽的责任,只是每个月给乔一成十块生活费,逼着这个十二岁的孩子接过母亲的担子,照顾起几个弟弟妹妹。
  
  自己却过着悠哉悠哉的生活,上班摸鱼,下班打牌,赢钱了就买点老酒猪头肉犒劳自己,连个油星花子都不让孩子们尝到。
  
  不能说这个渣爹对自己的骨肉没有感情,对自己的妻子没有情分,只能说,有,但真的不多。
  
  在乔祖望的人生排序里,他自己永远是第一位,远远拉开后面。
  
  何天甩甩头,不能再想了,越想越气,直让他有种现在就跑去揍乔祖望一顿的冲动。
  
  至于打不打得过,何天完全没有考虑,系统技能是出了名的不讲道理。
  
  虽然这副身体看着单薄,但是里面蕴含着的力量何其惊人,何天让乔祖望一只手都可以打得这个爹满地找牙。
  
  不过相比揍人出气这个事情,摆在何天面前的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如何保住魏淑英这个妈。
  
  望闻问切,问的话此时来看太过突兀,但是何天昨晚趁着魏淑英睡了之后悄悄摸了脉,加上观察体表症状,不难判断出魏淑英这个孕妇的身体正在响着红色警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光阴之外 游走在晚清的乱世理工男 大国军舰 诸天影视流浪 异化武道 他比我懂宝可梦 斗罗:我加载了奥德赛凯隐语音包 地狱迷宫 战地摄影师手札 我老婆是路人反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