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其他综合 > 贵妇 > 第136章 爱吗
    看到那对护腕的时候,叶楠夕注意到萧玄的眼神有那么一瞬的愣怔,那种表情,或者可以说叫追忆?

    片刻的沉默后,便见萧玄拿起其中一只护腕看了一会,就解开上面的搭扣,然后将她的手拉过来。『雅*文*言*情*首*发』请记住本站的网址:。【无弹窗.baoliny.】

    “干什么?”瞧着他竟是要给她戴上的意思,叶楠夕一怔,就挣了一下。

    “这是老师当年送给我的东西,如今我戴已不合适了,你试试,这是用北地一种沙甲兽的皮做成的,刀剑难入。”他握紧她的手,三两下就将那只护腕给戴到她手上。只是这护腕对他来说是小了,但对她来说却还是嫌大,戴在她手腕上后,竟还能上下滑动,于是显得她的手更小了。不过戴上后叶楠夕才觉得这护腕没有刚刚摸着那么硬,里面那层皮被磨得很光滑,贴在肌肤上,还有种微微的冰凉感。

    “爹给你的东西?”倒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答案,叶楠夕有些诧异地看着他,“既然是我爹给你的东西,怎么落到十一娘手里了?”只是她说到这后,忽然眯了眯眼看了他一会,缓缓道:“难不成,你戴不了后,就将这送给十一娘了,这会儿再借花献佛给我!”

    萧玄明显是一愣,然后才摇头:“老师赠于我的东西我怎么可能会转赠他人。”

    转赠他人这几个字令她心情略好了几分,只是叶楠夕又蹙了蹙眉,一边示意他给自己解下,一边接着问:“既如此,这东西怎么就到了十一娘手里了?还等到这时候才由十三娘给送回来?”

    萧玄面上神色有些沉重,片刻后才缓缓道:“那次我领了一小队人马出去,却中伏击,整整三十人,最后就我和一个亲兵逃脱,我还受了重伤,不得不在附近一个村庄停留。只是那地方有许多敌军的眼线。为了不引人注意,只得将身上所有引人注意的东西都拿下。当时我怕自己有可能再回不去,就将这对护腕交给当时跟着我的一个亲兵,让他带回去交给燕将军。若是我有个万一,燕将军就帮我将这护腕送还给老师,老师收到后。自明白是什么意思,如此,也不会耽误你。后来我养好伤回去,却听说那位亲兵在回去的半路上就遇害了,.这对护腕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弄丢的。”

    叶楠夕拿着解下来的护腕问:“那这东西后来怎么到了十一娘手里?”

    萧玄沉吟一会,才道:“她倒曾说过想办法帮我找回来,只是后来形势越来越严峻。这不过是她随口一句,我也没放在心上。而且后来那段时间,她并不常来军营,应该是找到的时候,也没机会交给我。十三娘或许是听她说过,便误会这是她给我准备的东西,所以才这会儿给你送过来。”

    这些解释,听着倒是合情合理。叶楠夕想了想,凤十三娘是失算了,这个缘由也出乎她的意料。她笑了笑,就将手里的护腕扔到他身上,有些没趣地道:“收起来吧。兜兜转转了这么久,如今总算是物归原主了。

    萧玄却抓住她的手腕道:“无论是凤家还是母亲那边,都是希望你与我之间的误会是越大越好。”

    叶楠夕叹了口气,转过脸看着床头的纱灯,失笑了一下,那笑容有些无所谓,有些没心没肺:“我知道,但其实无论你我之间有没有误会,都不是最重要的事。”

    “对我很重要。”萧玄忽然握住她的下巴,转过她的脸,一脸认真地看着她道,“你的想法,对我很重要!”

    他的认真,令她不自觉地就收起面上的笑,床头的纱灯透出来暖黄的光,将他面上的线条柔化了几分,但那双深幽的眸子却愈显沉暗,特别是配上他此时这样专注的表情,甚至令她一时说不出话来,只觉得呼吸间都是他强势的气息。

    她的安静对视,纯黑的眸子里看不到任何情绪,这令他隐约生出几分不知所措来,每当她露出这样的表情,他就有种她消失的感觉。似有看不见的力量要将她从他心头挖出,从他骨血里生生分离,而最让他觉得心慌的是,她并不抗拒那样的力量,而他,只身一人面对那样的力量,竟有种徒劳无力之感!

    萧玄微松了握住她下颌处的手,想要抱她一下,叶楠夕却挡住他的胳膊,问了一句:“原是不该问的,只是我一直很好奇,所以今晚既然说到她了,我想还是问一问,你对凤十一娘是什么样的感情?你爱她吗?是不是曾深爱过她?她因你的失误而死,你要怎么去解这个心结?”

    见她问得认真,萧玄沉默了片刻,便放开她,直起腰背盘腿坐正了。

    “我现在若是对你说,我对她一点感情都没有,你定是不信的。”萧玄说到这,停了一会,才又接着道,“她是个很优秀的女人,她加入军营的时间比我还要早,在我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她已经在那个环境里游刃有余了。她不同于我以前见过的那些女子,我欣赏她,敬佩她,也曾仰慕过她,最后她因我的判断失误而死,所以我一直心存极深的愧疚。我承认,我没有忘记过她,也一直想着要为她报仇,其实即便是报了这个仇,也无法补偿我的过错,说到底,也只是我寻求解脱枷锁的法子。但是楠夕,除了她以外,还有很多人,我都不曾忘记过,第一个为我挡箭的同袍;临死前把刀放在我手中的伍长,跟着我出去却受了伏击全部丧命的那二十九个士兵,带着我的消息先一步离开却死在半途的亲兵,他们每一个人,每一个名字,我都没有忘记过。”

    他的声音不高,语气很缓很沉,听着有些沙哑,但却带着一种刀剑的味道。

    叶楠夕说不出自己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似乎那个女人的影子在她心里又清晰了几分,只是他接下来的话,未免有些沉重,那是她不曾接触的的感情,也不曾了解过的世界。

    良久后,叶楠夕才开口:“那我在你心里,又是什么样的?”

    萧玄看着她道:“你是我妻子,是伴我生生世世的人!”

    很奇怪,听到他这句如是许诺的话,她耳边却莫名地回想起最初从棺材里醒过来时,与虚实之中听到的那句话。

    永不弃你――

    夜深了,暗香院内的下人都歇下了,叶楠夕的寝屋内也只留了一盏小小的纱灯,暖黄的烛光透过紫色的帐幔,将床上两个平躺的人影给描摹出来。他们的呼吸都很平稳,瞧着似都已经睡着了,可是,过了一会,睡在里面的那个人却忽然朝里翻过身子,然后就睁开眼。

    睡不着,一闭上眼,就有个模糊的影子一直在眼前晃来晃去。

    很奇怪,她其实并不觉得伤心或是难过,可是脑海里的那个女人的影子却挥之不去,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大半夜的不想男人,老想个连面都没有见过的女人做什么!

    刚刚说完那些话后,两人静坐了一会,就都躺下了,并且各自都睡得很是安分,就像是楚河汉界似的,谁也不侵犯谁。

    叶楠夕忽然又翻过身,面对这萧玄,灯光有些暗,她只看清他此时是闭着眼睛的,一动不动地躺着,像挺尸一般,只是他侧脸的线条在这昏暗的帐内,看起来真有种令人心悸的完美。片刻后,叶楠夕便从被子里抽出手,轻轻抚摸上他的脸。

    萧玄一样是没有睡,他如她一般,只是闭上眼睛,只不过他的睡相一向是很好,即便是睡熟了,也很少翻动。

    她朝他这边翻过身时,他就想睁开眼了,只是才犹豫了一会,就感觉到她的手落在他脸上,突然而至的微凉触感令他心脏不由猛的缩了一下。叶楠夕的手在他的眉眼鼻唇上描画了一遍,然后掀开被子起身,倾身过去,一边看着,手已经移到他身上,从他衣襟里慢慢钻进去,掌心贴在他胸口,感觉到他强而有力的心跳。

    她底下头,听到他的呼吸骤然急促了几分,只是他却还是没有任何动作,依旧是那么一动不动地躺着。

    “你这是要任我欺负的意思?”叶楠夕在他唇上轻轻舔了一下后,瞧着他眉头微颤了一颤,却依旧不见他睁眼,便低低笑了一声,一边轻吻着他的唇,一边柔声道。

    有些事,似乎只要一开始后,就不想停下。

    她的手钻到他衣服里时,他就想起身将她直接压到身下了,只是又想着她到底要做什么,今晚还愿不愿让他碰,所以强忍住了。然而,这一忍,她这一笑,同时呵气如兰地在他耳边道出这句话后,听出她语气里的期待后,他忽然就想顺了她的意愿。

    ――――――――――――――――――――――――――――

    晚上有事,白天抓紧写出来的,明天有时间再加更,不好意思^^b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