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其他综合 > 贵妇 > 第159章 喜事
    康嬷嬷点头离去后,王夫人轻轻吁了口气,正要转身时,忽然看到旁边走过来一个红衣男子。

    她怔了怔,便站住,往那看去。她自然是认得萧时远的,也知道这个男子真正的身份,更清楚晋王之所以一定要跟花蕊夫人合作,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这个男子的身份。

    只是这些日子,她却不曾真正接触过这个男子,只远远见过数面,印象最深自然是对方的长相。

    当年即便她远在晋北,却也隐有听闻东宫的良娣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是整个皇朝里唯一一个能跟长公主一较高下的女人,见过这个男子后,她即觉传言并非虚。

    “哦,什么喜事?”叶楠夕面色淡淡,显然并不怎么感兴趣,不过是随口敷衍一句罢了。

    萧时远打量了她一眼,就道:“明天李公在南门十九巷有个花神宴,我今日是过来给你送帖子,别的明天我再慢慢跟你说。”他说着就拉了一下缰绳,然后下马来。

    马车往前驶了一小段后,也慢慢停了下来,萧时远唇角一扬,牵着马走上前去,绿珠则从车内下来。

    “今儿太晚了,我就不再打扰你,明日我会让人备好酒席等你。”将手里的请帖递给绿珠后,萧时远就对车厢里的叶楠夕道了一句。

    刚刚已放下的车窗帘又掀开,但叶楠夕却没有探出脸,只是从里往外看了一眼,问了一句:“可是也有拍卖之事?”

    萧时远看着车厢内的丽影道:“会有。”

    叶楠夕点点头,待绿珠上车后,就放下车窗帘。

    接了帖子,就应该就此告别,只是萧时远却未离开,而是一直跟着马车后面,直到马车停在叶府门口。

    叶楠夕下来车后,便瞧着不远处的萧时远,此时太阳已经西沉,最后的余光将街道尽头的天空烧得如血一般,马背上的男子背衬着满天红光,面容已是模糊不清,但却给人一种妖异的美感。

    一直看着叶楠夕进了叶府后,萧时远面上才露出一抹满意的笑,然后掉转马头,直接回侯府去。

    因凤十三娘不便见人,所以这两日花蕊夫人便未请王夫人过去一块用晚饭,只是让康嬷嬷送几样精细可口的佳肴过来,每次王夫人都会客气的将康嬷嬷送出院门。

    出了院门后,康嬷嬷便对王夫人道:“夫人请留步,请夫人务必跟十三姑娘说,那几样菜就算十三姑娘觉得不合胃口,最好也都吃了,如今先将脸养好了要紧,日后想吃什么好吃的都会有的。”

    “有劳花蕊夫人费心了,十三娘多谢花蕊夫人赏赐。”王夫人笑着点头,即便是在侯府的下人面前,她也一样是表现出足够的和气。

    康嬷嬷点头离去后,王夫人轻轻吁了口气,正要转身时,忽然看到旁边走过来一个红衣男子。她怔了怔,便站住,往那看去。她自然是认得萧时远的,也知道这个男子真正的身份,更清楚晋王之所以一定要跟花蕊夫人合作,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这个男子的身份。只是这些日子,她却不曾真正接触过这个男子,只远远见过数面,印象最深自然是对方的长相。当年即便她远在晋北,却也隐有听闻东宫的良娣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是整个皇朝里唯一一个能跟长公主一较高下的女人,见过这个男子后,她即觉传言并非虚。

    只是,这个时候他过来做什么?迟疑间,王夫人忽然想起凤十三娘做的那事,不由微微蹙起眉头。

    “那天晚上的事我记下了,她如今是我的人,她若有事,我会让你们都跟着陪葬。”萧时远缓缓走来,留下这么一句话,然后面带微笑地从王夫人旁边经过。

    黄昏下,那男子笑得妖娆,暮色中的那袭红衣,宛若开在黄泉路上的曼珠沙华,红的妖异。

    这样的警告,就好似直接打了她一巴掌,王夫人脸色微变,但很快就恢复正常,然后若无其事的转身回去。

    凤十三娘听了王夫人的转述后,愣了一愣,才冷笑一声:“他不过是花蕊夫人手里的傀儡,即便是晋王,也不会真将他放在眼里,就算真有那么一日,也不可能是由他去坐那个位置,母亲何须惧他。”

    “胜败未定之前,任何事都不得掉以轻心!”王夫人面色微沉,瞥了凤十三娘一眼,“那件事本就是你办得太蠢,简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想让人高看你,就先把眼光放远了,别一心这看着眼前这点小事!”

    “是。”凤十三娘不敢再说什么,乖乖应声。

    “身上恢复的如何了?”王夫人闭了闭眼,片刻后才缓缓问道。

    “已经好了三四成了。”凤十三娘迟疑了一下,就将面纱摘下,露出还是有些红肿的鼻子,不过此时瞧着确实不似昨日那么严重了,估计再过个四五天,就能全部消肿。只是要等鼻子上的痂掉落,怕是还得一段不短的时间,到时用脂粉小心压一压,应该无大碍。

    “身上的伤呢?”王夫人放了心,又问。

    “再过几日,就可以自己行动了。”凤十三娘垂脸道,叶楠夕刺她的这一刀可不轻,这两日她起床都是两丫鬟扶着的。也幸好她身体较之一般闺阁千金结实许多,不然怕是得在床上躺了十天半个月下不来床,总归这个仇她记下了,他日定会十倍报之。

    王夫人打量了她一眼,淡淡道:“嗯,吃饭吧。”

    ……

    叶楠夕回了叶府后,先去叶老太太那陪着说了会话,又去看了文姨娘一眼,然后才回了自己的院子。

    “二娘子打算什么时候搬回紫竹林去?”紫草一边问,一边给递上刚拧好的热毛巾,要是晚些的话,她就得准备将百善会的那些东西拿到叶府这边。

    “待峰哥儿几个回来后,应该就明后天的事。”叶楠夕结果毛巾擦了擦脸,又将手放在热水了洗了洗,然后才有些疲惫地往榻上一歪。紫草帮她轻轻擦了手上的水珠后,低声问道:“天色不早了,是不是这会儿传饭?”

    “太太那吃了吗?”叶楠夕问了一句。

    紫草道:“太太可能是等老爷回来再吃。”

    “那我也等一会。”叶楠夕说着就闭上眼,这一天,她真的是有些累了。

    紫草捧着水盆出去后,绿珠将沏好的茶送过来,搁在炕几上,然后走到叶楠夕身边给她轻轻捏着肩膀。叶楠夕看似在享受,但其实此时她一闭上眼,脑海里就不断地浮现出很多画面,有以前的,有现在的,纷乱繁杂,大部分都跟他有关,剪不断理还乱。

    片刻后,她心里叹了口气,然后睁开眼,从荷包里拿出一块玉印。玉质虽比不上她那两个玉蝉,但也是块难得的好玉,而且雕工极好,所以她虽瞧不出这是做什么用的,但只瞧着精致的模样,就觉得应该是个挺重要的东西。

    见叶楠夕反复看着手里的那枚玉印,而且今日还特意带在身上出去,绿珠便道:“刚刚二娘子为何不问问三爷?”那天早上叶楠夕回田庄后,就告诉她这是从凤十三娘身上掉下来的东西,她晓得萧三爷跟凤家走得近,萧三爷应该知道这玉印是做什么用的,今日二娘子特意带出去,应该就是想问一问,只是……三爷还是令二娘子不快了,最后就这么回来了。

    “问他做什么。”叶楠夕皱了皱眉,便道,“去拿张花笺来。”

    叶明刚一回府,叶楠夕就拿着那张花笺找了过去。

    “你哪来的这东西?”叶明接过那张花笺看了一眼,就问一句。

    “爹认得?”叶楠夕说着就拿出那枚玉印递给叶明,“是那天晚上,我无意中从凤十三娘身上拿的。”

    叶明接过仔细看了看,才道:“是凤家姑娘身份的标志,有玉印的和没有玉印的,身份地位差别很大。”

    “呵,原来还真是好东西,如此说来,她丢了这个,应该是心急如焚了吧。”叶楠夕说到这,然后看了叶明一眼,迟疑了一下,才问,“听说侯府要办喜事了,爹可知道?”

    叶明抬起眼问:“子乾跟你说的?”

    叶楠夕摇头:“回来的路上碰到萧时远了。”

    叶明微微皱眉,却没有开口,叶楠夕便又问:“爹知道?”

    “嗯……”叶明看了叶楠夕一眼,微微叹了口气,“侯府要跟凤家联姻。”

    叶楠夕怔了好一会,才缓缓道:“原来如此。”

    叶明站起身,走到她身边,在她肩膀上拍了拍:“明天峰儿他们就要回来了,你回去好好休息吧,什么都别多想,过几天家里还会有客人过来。”

    叶楠夕没说什么,站起身笑了笑:“太太那边应该已经传饭了,我今儿就不陪着了。”

    “夕娘。”叶楠夕出去时,叶明有些不忍地在后面喊了一声。

    叶楠夕回头,笑了,迷离的灯火下,那笑容说不出的美丽:“爹,你放心,我没事,他尽管娶去,且看他有没有那福去享。”

    ……

    第二日,叶楠峰等人本该是中午就得回来了,却一家人直等到下午,都不见人影,年氏顿时慌了,微白着脸道:“老爷,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为何连了音讯都没传回来,难道京城那边的人还未罢休?峰哥儿和薇姐儿要是有个万一,我可怎么办?这两孩子要是有个万一,我也活不了了!”

    “你别慌,不会有事的。”叶明面色也有些凝重,他派过去的人足够稳妥,京城那边的事已经结束,花蕊也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挑这件事动手,还会有谁?还是真的是有什么事耽搁了?他一边踱着步子一边想,不知不觉就走到桌案旁,然后看到昨晚叶楠夕送过来的那张花笺,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c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