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其他综合 > 贵妇 > 第276章 解药
    此时的燕乾已换上戎装,肩宽腿长,腰束革带,手握长弓,威风凛凛。长安勉强及他大腿高,粉嫩嫩肉呼呼软哒哒的一个小人儿,站在他面前,得仰着小脑袋才能瞅得到他。

    雪虽停了,但风还在乱刮着,枝头的积雪不时被卷起,飞向天空,然后再狂洒下来。

    燕乾看着已经红了小鼻头的长安,坚硬的心突地软了一下。正好紫萱拿着长安的小斗篷跑过来,他伸手接过,蹲下,把手里的长弓放在脚边,然后给长安披上斗篷,给她戴上雪帽,将她包好。

    他一边给她系好带子,一边柔声道:“爹出去一会,你在这里乖乖等爹回来。”

    长安乌溜溜的眼珠儿直直地瞅着他问:“先生要去哪?长安要等多久?”

    燕乾喉咙哽了一下,隔着雪帽将长安的小脸蛋捧在手心看了一会,然后又在她头顶摸了摸,就拿起自己的长弓站起身,交待紫萱好好照顾长安。

    孩子其实是最能察觉到亲近之人的情绪变化,燕乾转身走出两步的时候,长安突然觉得恐慌,就甩开紫萱的手,跑过去两手同属抓住燕乾的裤子,仰着脸蛋儿,声音里透出浓浓的不安:“先生要去哪?要去哪?去哪?”

    燕乾站住,诧异转头,却看到长安眼睛红红的,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

    他僵住,长安撇着嘴,忍着眼泪固执地瞅着他。

    “长安……”片刻后,燕乾才开口,垂下脸手放在她的小脑袋上轻轻摸着,“长安乖,爹是有事出去一会,很快就回来的,长安别哭。”

    “娘呢?”长安两手紧紧抓着他的裤子不放。“娘呢?娘为什么还没过来看长安?”

    燕乾只觉心都揪了起来,心的堤坝再坚毅也抵不住孩子的声声询问,他干哑着嗓子道:“爹这就去接娘过来,长安听话,别让爹去迟了,这样娘回来就又晚了。”

    姚旭辉不在,叶楠夕不在,燕乾也要出去,事情很突然,气氛很奇怪。所有人都不敢说话,长安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恐慌。她怔怔地瞅了燕乾一会,慢慢松手。再忍不住,咧开嘴就哭起来:“娘去哪儿了?去哪儿了?娘,娘不要长安了吗?”

    燕乾有些懵住,慌忙将她抱起来,无措又笨拙地轻轻拍着她道:“怎么会。长安不哭,娘怎么会不要长安,她只是有时耽搁了,爹这就去接娘回来,长安别哭,别哭别哭……”

    似靠在父亲怀里后。终于有了些安全感,长安忍住哭,湿漉漉的眼睛瞅着燕乾抽噎着道:“我。我也要去接娘。”

    紫萱忙走过来,轻轻哄道:“三爷带着长安,就走不快了,风又这么大,一会三爷要照顾长安。又要照顾晚娘子,很是不便呢。长安就跟紫萱姑姑乖乖这这等着三爷和晚娘子回来好不好。姑姑给长安画小鸭戏水图,很快三爷和晚娘子就回来了。”

    再拖不得了,燕乾狠了狠心,趁机将长安交给紫萱,然后转身。

    身后并未传来预料中的哭声,他走到门口的时候,终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就看到长安紧紧抿着嘴,拼命忍着不哭,睁着一双红通通眼睛一直看着他。

    燕乾慌忙回头,握紧长弓大步走出去。

    ……

    叶楠夕被带进一家药铺后院的一间杂物房内,里头已经有人在等着她了。只是屋里有些暗,那人又特意站在房间的阴影里,叶楠夕刚从外头进来,眼睛无法适应里头的光线。眯着眼睛看了好一会,也只能看得到那人的身影却看不清容貌,能确定是个男人,身量修长但并不高大。

    带她进来的人推了她一下,然后捏着她的下巴,啧啧道:“小娘们模样儿还真不错,这细皮嫩肉的……”

    阴影里的人嘭捶了一下桌子,然后沉声道:“你不想要银子了?”

    捏着叶楠夕下巴的人顿了顿,便有些不舍的松开手,哼哼了两声,转身出去前又道:“老子这可是豁出去命了,到时你要敢少老子一个铜板,嘿嘿……”

    叶楠夕两手被绑着,只能拿肩膀蹭了一下下巴,然后紧张的看着阴影里的那个人。刚刚他开口说那句话的声音,她听着有些熟悉,但却又是记忆里那人的声音,会是谁?凤十三娘的人吗?不像,若是凤家人,就不会喝止刚刚那男人了。

    良久后,阴影里的人才又开口,却明显是嘲讽的话:“萧三奶奶,您还真沉得住气。”

    叶楠夕怔住,张口问:“你是谁?”

    他称她为萧三奶奶,那就是认识她的人,但在晋北这边,认识她的人若不是凤十三娘,还会是谁?真是萧时远吗?可是为何她觉得不像,即便看不见对方的脸,但她第一感觉,几乎能确定此人不会是萧时远。

    “萧三奶奶贵人多忘事,又无情无义,怎么会记得我这样的人。”对方冷笑,“不过我却一直记得萧三奶奶,一直不曾忘记过,想不到啊,还真会有这么一日!”

    那人说着,就站起身,从阴影里慢慢走出来。

    叶楠夕被他这几句话说得满头雾水,后背生凉,只是当那人走进,她看清对方的容貌后,愣了好一会,不禁大诧:“是你!你——”

    对方冷哼一声,上下打量了叶楠夕一眼,眼神里带着极深的厌恶和鄙夷。

    “司,司南,你还活着!”叶楠夕怔了一会,又问,“他也在这儿?他真的还活着!”

    司南忽的一声怒喝:“贱人,你还有脸提少爷!”

    那声音那表情里透出来的浓浓恨意,令叶楠夕冷不丁的一个哆嗦,即噤声往后一退,却忽然碰到身后的长塌。茫然、惊惧和紧张,使得她的腿一软,就坐到塌上。

    “司南,你——”看着司南一步一步走近,再看他面上那阴冷厌恶的表情,叶楠夕只觉得心都提到嗓子眼上。她不知道他想要对她做什么,她对他的印象仅限与他是萧时远身边的小厮,话不多的小厮。

    司南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地道:“朝三暮四水性杨花,像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少爷竟到死都还念念不忘。”

    叶楠夕一怔,张了张嘴,却片刻后又闭上。这么说,萧时远是真的已经死了,那燕容之前跟她说的萧时远有可能还活着的消息,是司南放出来的?当年是只有他逃出来了?并且顺利到了晋北!叶楠夕垂下眼,不敢触怒他,她从来不知道,萧时远身边的小厮,竟会这么恨他。

    可是她对他身边的小厮,真的没有多少印象,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跟在萧时远身边的,亦不知当年他对于萧时远的身份又知道多少。

    司南冷着声接着道:“怎么不说话,觉得愧对少爷吗?”

    叶楠夕没有为自己辩解,这个时候她只要说一句逆他意的话,怕是马上就触怒他,所以她只是轻声问了一句:“司南,你将我抓过来,是打算做什么。”

    司南看了她一会才缓缓道:“少爷不在了,你怎么能再活着,你生前已经负了少爷,如今就让你下去服侍他来偿还吧。”

    叶楠夕猛地抬起眼,后背阵阵发凉。

    司南打量了她两眼,又是一声冷笑:“怕了,你放心,在这之前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是你们非常感兴趣的”

    叶楠夕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一些:“什么?”

    “解药啊。”司南忽然嗤地笑了一笑,“萧三爷的眼睛看不见了吧,就算是薛神医暂时让他复明,却也只是暂时的,他迟早还是会瞎掉。”

    叶楠夕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你有解药!?”

    司南有些快意地看着她,微微弯下腰:“没错,我有解药,我不仅有解药,我还知道那解药的方子,萧三爷,燕将军,还有你,苦苦寻求的东西,我想要多少有多少!知道为什么吗?”

    叶楠夕只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紧张和恐惧以及突然看到的希望,令她浑身都有些微微颤抖。

    “天下唯一会制作这种解药的人,我认识,就在这里。”司南慢慢直起腰,面上忽然露出他以前服侍人时那等谦卑的笑,“小的将他介绍给萧三奶奶。”

    叶楠夕怔怔地看着他出去,她有些弄不清司南到底想做什么,但是,如果这是真的,如果他真的有解药,那么,那么萧玄的眼睛就能……因为这个,她几乎要忘了自己的处境,那种突然看到希望的兴奋,几乎盖过了此时的不安和恐惧。

    只是也不待她多琢磨,就听到外头传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做什么,解药我已经给你了,方子还让你给偷了,这会儿还跟我啰啰嗦嗦,我跟她说这个作何用……”

    片刻后,司南领着一个干瘦的中年男人进来。

    “三奶奶,这位就是您要找的人。”司南站在那男人旁边,看着叶楠夕笑得不怀好意,“这天下只有他,能配出燕三爷需要的解药,就是薛神医也不行。”

    “没错,那薛老头就是医术再怎么厉害,在老子的毒面前也是束手无策!”中年男人哈哈大笑,只是他笑到半中途时,笑声突然就中止了。

    叶楠夕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这一幕。

    司南用力拔除刀,血直接碰到叶楠夕脸上,中年男人倒下,司南依旧是谦卑地笑着道:“三奶奶,这下,就只有我能就萧三爷的眼睛了。”

    ——————

    有谁记得这位小厮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