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其他综合 > 贵妇 > 第289章 知心
    叶楠夕有那么一瞬恍了一下神,随后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谁,心里怔了一下,面上未表示什么,.

    凤言开又施了一礼,告辞离开。

    叶楠夕看着凤言开离去的背影,微微蹙起眉头,初闻凤家垮塌时,特别是知道此事跟燕乾有关后,她有那么一刻,也是想到这个女人。她知道凤十一娘对他来说代表着什么,当年她问起时,他对此亦未有回避和隐瞒。那么多年,即便他与她情浓时,他都不忘要为十一娘报仇之事,如今,她尚不知他心里的这仇是否已经得仇,但是凤家却已得了如此下场,真不知当时当刻他心里是何种滋味。之前,她几次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忍住什么都没问。却不想,今日凤言开会过来,竟还带了凤十一娘的心愿前来,到底是什么心愿?凤家已垮,皆成了罪人,连他们府里那些被发配为官奴的丫鬟小子,都没什么人敢去买。而凤十一娘亦已经过世十余年,还能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叶楠夕叹了口气,看着书房的方向,有些替他难过。

    这么多年,一件件一桩桩的事,她光想就为他感到心疼,真不知他是怎么承受下来的。这么些年,他每日面对的不是血肉横飞的战场,就是各种阴谋诡计,如今他虽是燕家人,但其实在燕家,他又何尝有真正贴心之人。燕容待他不错,也不过是因为那份救命之恩,以及他能帮他许多,不然。光凭那点血缘关系,能起到什么作用。

    “娘,他是谁?”正出神间,后面就传来一个糯糯的声音。是长安午睡起来了,出来正好就看到凤言开离开的背影。

    叶楠夕转头,微笑着道:“是爹的客人,起来了。『雅*文*言*情*首*发』饿不饿?娘给你做了蜜果子。”

    长安笑弯了眼:“我瞧着了,爹起了吗,我拿去和爹一块吃可好?”

    “起了,这会儿在书房。”叶楠夕疼爱的在她脑袋上摸了摸,“那就去拿吧,爹这会儿应当也是饿了。”

    长安立马跑回屋,很是高兴地将那盒蜜果子抱在怀里,然后跑出来:“娘,我们快过去吧。别让爹等着。”

    这孩子如今可爱粘着燕乾。每日都要在她跟前问上几遍。晨昏定省从不曾落过一次,她对父亲的仰慕,有时候都令叶楠夕吃味。

    叶楠夕跟在她后面道:“慢点儿走。下雪路滑呢,别摔着了。”

    “摔不得。爹说我脚步很稳的,爹还说明年就教我习武。”长安眼睛直发亮,扭头看着叶楠夕道,“娘,我马上就能骑马射箭了,以后我要像爹一样厉害!”

    叶楠夕无奈地笑了笑:“女儿家会点防身之术也不错。”

    长安眼睛更加明亮了,紫萱姑姑就不赞同她学这个,舅舅也说女孩儿打打杀杀的不好,只有爹爹和娘没有说她的不是,娘知道她喜欢什么。

    母女俩来到书房内,便燕乾正坐在椅子上沉思,那沉静的神态令叶楠夕心头微紧。长安似也察觉出燕乾的情绪有些不同以往,雀跃的脚步一顿,很是懂事的收了要出口的声音,然后询问地看向叶楠夕。

    不待叶楠夕开口,燕乾就已经朝她们转过脸,随后微笑:“长安醒了?”

    “爹!”见燕乾叫她了,长安即应声走过去,“我和娘过来陪爹吃茶,娘给做了蜜果子,有桃子也有杏子,还有爹喜欢吃的核桃仁儿。”

    “如此甚好。”燕乾起身走到外间坐下,然后让长安坐在他旁边,让人上茶来。

    叶楠夕没有说话,在他们父女两对面坐下,给他们斟茶摆点心,然后才对长安道:“不得吃太多,一会肚子胀就吃不了晚饭了。”

    长安点点头,却跟着问道:“我晚上还能吃吗?”

    叶楠夕道:“若是饿了晚上也可以吃一些,但不能多吃了,前两日夜里才闹了肚子。”

    长安小声道:“我不是吃这个闹肚子的,我还吃了别的东西呢,没准儿是吃了别的闹肚子。”

    少有看到她这么不情愿的模样,叶楠夕不由失笑:“你要换牙了,这些甜食晚上得少吃,不然牙齿容易长虫子的,牙疼可是比闹肚子还要难受哦,你还记得小豆子姐姐因为牙疼,脸都肿得好大。”

    长安想了想,就道:“那吃一块。”

    “只能吃三块。”

    ……

    燕乾在一旁听着妻女这讨价还价似的对话,面上一直带着笑容,这样温暖恬静的生活,令他整颗心都觉得暖烘烘的。

    待吃完差点,哄着长安回去后,叶楠夕才走到燕乾身边,抬手轻轻抚平他微微蹙起的眉头,低声道:“是不是遇到什么为难事了?”

    若是以前,她一句都不会过问他这些事,但如今他眼睛不便,有些事他只信任她,所以也就没有避着她。

    燕乾握住她的手,好一会后才轻轻“嗯”了一声,却未解释是何事。

    叶楠夕在他旁边坐下,垂脸沉吟片刻后才又问:“她提了什么?凤十一娘?”

    燕乾握着她的手微顿,“看”向她:“凤言开与你说了?”

    “只提了凤十一娘心愿未了。”叶楠夕轻轻道,“是什么事?你应下了?”

    燕乾沉默了一会才道:“她有位胞弟,如今在牢内,当年她走的时候,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这个弟弟。”

    叶楠夕当即明白了凤十一娘什么心愿,想必凤十一娘当年也曾在他面前提过的。

    “你打算怎么办?”叶楠夕反握住他的手,“那孩子是要被砍头的吗?”

    燕乾淡淡道:“嗯,如果不管的话。”

    叶楠夕却叹了口气:“凤先生今日过来,若是为这事求情,怕是多余了吧。”

    “嗯?”燕乾又“看”了她一眼。

    叶楠夕道:“快一个月了,凤家该杀的怕是差不多都杀了,你若是不管,那孩子哪还有命留到今日。”

    她知他甚深,燕乾将她揽过来,轻轻吻着她的额角:“怪我?”

    这等事,定是要冒一定风险的,而被救的人却不一定会感激,并且还是这么大了,已经完全懂事的孩子,所以可能会留下后患。与他倒是无碍,但对他身边亲近的人来说,却并非好事。所以那孩子日后的路倒不好安排,不然他早将人给弄出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