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玄幻魔法 > 巫师不朽 > 第二百六十三章 银雾森林
    静寂的庭院内,阿帝尔将索岚娜抱起,然后走到另一边。

    庭院的内部,有一座很大的花园,在花园内有许多美丽的花,其中大多都是阿帝尔特地种下的,到此时全部盛开,五颜六色显得极为美丽。

    而在花园旁边,还有一个青藤制成的秋千,上面此时空荡荡的。

    轻轻将索岚娜放在秋千上,阿帝尔摸了摸她的头,没有说话。

    随着脑海中的精神力波动,淡淡的力场在此滋生,操控着秋千慢慢回荡。

    静静坐在秋千之上,索岚娜摇曳着自己的一双小脚丫,不大的小脑袋靠在秋千上,眼神斜视着阿帝尔,一双黑珍贵般的黝黑双眸正注视着他。

    “怎么了?”

    摸了摸她的小脑袋,阿帝尔笑着问。

    “没有。”

    索岚娜摇了摇自己的小脑袋,眼睛静静的看着阿帝尔,显得很安静。

    远处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阿帝尔长老。”

    一个穿着白衣的女人从远处走来,看着阿帝尔恭敬禀报道:“你要的东西已经送来了。”

    “我知道了。”阿帝尔的声音从前面慢慢传来。

    站在索岚娜身边,看着眼前已经已经长大了许多的索岚娜,阿帝尔有些叹息:“已经一年了啊。”

    在这一年时间内,阿帝尔的变化很大。

    黑巫师联盟内,在这一年时间中,随着阿帝尔炼制深蓝吐息药剂的进度不断加深,格罗瑞亚这位黑巫师首领也对阿帝尔表现的越来越重视。为了笼络阿帝尔,甚至将她所掌握的一份高等冥想法也赏赐了下来。

    当然,赏赐的冥想法并非是全本,仅仅只是第一层,只能在一级巫师的阶段修习,对于阿帝尔只有部分参考作用,价值并不算很大。

    不过有了这份新获得的高等冥想法,阿帝尔使用芯片推演新冥想法的速度也加快了许多,目前甚至已经有了一个雏形。

    新推演出的冥想法,被阿帝尔称为帝尔冥想法,目前仅仅只初步推演出了学徒篇,至于一级巫师的部分,因为资料并不完善的缘故,进度还很缓慢。

    至于二级法术的模板,在这一年时间中,通过格罗瑞亚的不断信任,阿帝尔也弄到了几个,只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时间,就能尝试晋升。

    “老师,你在想什么?”稚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阿帝尔向前看去,正好看见索岚娜静坐在秋千上,额前的紫水晶中有种莫名波动绽放,此时正有些好奇的看着他。

    “没什么。”

    看着她的模样,阿帝尔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老师可能要离开一阵子了。”

    “要离开很长时间吗?”

    索岚娜好奇的问,语气中带着些不舍。

    “我也不知道。”

    阿帝尔摇了摇头,笑着道:“我会尽快回来,到时候会给你带礼物。”

    “至于现在,和它们去玩吧。”

    他看着身前的索岚娜,指着另一边说道。

    此时,远处有低沉的咆哮声不断响起。

    在花园的尽头,几头体型庞大的雪白小狗从那里快速跑来,后面还跟着几个小小的身影。

    “索岚娜,一直来玩吧。”

    一个穿着紫裙的女孩手里抱着一直纯黑色的小猫,此时坐在一只幼年角马的身上,正笑着和索岚娜打招呼。

    而在这个小女孩身边,还有些几个其他的孩子,身边都跟着几头各种各样的小宠物。

    这些都是阿帝尔特地为索岚娜找来的。

    孩子的成长需要一个好的环境,除了良好的生活外,也需要父母和朋友的陪伴。

    在这方面,阿帝尔无疑没办法经常陪在索岚娜的身边,因此只能多给她找一些玩伴,让她平时能过得开心些。

    这些孩子基本上都是庄园内仆人的子女,而且连同宠物一起,都被阿帝尔下了催眠法术,在安全上不会有什么问题。

    “玩过之后,记得去史莱克先生那里上课,你今天的功课可还没有完成。”

    看着眼前索岚娜脸上跃跃欲试的表情,阿帝尔不由提醒一句,随后看着她那瞬间苦着的小脸蛋,才笑着让她离开,与那些小伙伴一起去玩耍。

    站在原地,目视着索岚娜兴奋的像远处跑去,阿帝尔脸上的表情也慢慢恢复平静,随后直接向着另一边走去。

    不一会,他走到自己的实验室,随后分手将门关上。

    “你来了···”宽敞的实验室内,一个阴冷的声音突然响起。

    对于这个声音,阿帝尔没有感到意外,只是看向实验室的角落。

    在实验室的角落内,有一个人在,此时正静静躺在一面石台上,胸口慢慢起伏,似乎是在呼吸。

    这是一个很恐怖的人,此时浑身赤露,没有穿一件衣服,只是这人露出来的皮肤却全部都是腐烂的,上面一块块腐肉交织,散发出阵阵臭气。

    似乎曾经受到某种力量的腐蚀,她的脸盘已经完全腐烂,只是从她赤露的身躯却还能看出来她是个女性。

    “感觉怎么样?”

    看着这人的恐怖模样,阿帝尔脸色平静,也不觉得奇怪和恶心,只是默默走到一边,将几瓶药剂撒在了周围,将周围弥漫的那股恶臭驱除掉。

    “还行。”

    静静躺在石台上,看着阿帝尔那静在咫尺的身影,那人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烂牙:“就是有点饿。”

    “感觉饿是正常的。”

    听着对方的话,阿帝尔并不觉得奇怪:“足食药剂只能勉强维持你的生命,并不具备食物的正常性质。”

    “我怀疑现在我能吃下一头牛。”

    躺在石台上的女人再次开口,在说话时还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唇。

    “抱歉,你的内脏现在还是碎的,恐怕吃不了任何东西。”

    一边调试着手里的药剂,阿帝尔一边回应。

    “切。”

    对于他的话,女人却是不屑,然后才道:“我还要多久才能好。”

    “半个月。”阿帝尔的声音继续响起。

    默默看了一眼石台上躺着的女人,阿帝尔拿着一瓶金色的药剂,也不多话,直接将里面的药剂撒在了女人身上。

    在一瞬间,淡淡的光华在原地亮起,而后一股浓郁的清香迅速扩散,笼罩了她整个身躯。

    一股清凉感从她身上传来,令她有些享受的闭上双眼。

    在阿帝尔的视线注视下,她浑身的血肉开始慢慢恢复正常,额头上的皮肤已经开始重新生长,此时带上了一点红色。

    “厉害···”

    等浑身的变化结束,女人再次睁开眼:“这是什么药剂?”

    “生命药剂。”

    阿帝尔的声音继续响起。

    “生命药剂?以药剂模仿传说中生命之水的效果吗?”

    听着阿帝尔的话,女人十分好奇的问道。

    对此,阿帝尔只是笑笑,并不说话。

    这份生命药剂,是他专门为眼前这女人所开发出来的药剂,其中的主材料,就是他曾经从翡翠世界大量获得的那些生命之水,具有很好的滋养生机作用,所以才被他命名为生命药剂。

    至于为什么要治疗这人,则是另一个原因。

    眼前石台上躺着的女性,名为巴拉娜,是一位从银雾森林中走出的半精灵。

    在这一年时间内,阿帝尔也并不只是闲着,偶尔也会出去参与一些拍卖会之类的场所,看看能不能发现一些好东西。

    而眼前这位半精灵女性,就是他在一次交易会上从另一位正式巫师手上得来的。在得到的过程甚至没有花费一枚魔石,对方在知道阿帝尔黑巫师联盟长老的身份后,直接就恭敬的将这位半精灵女人送给了他。

    “对了,你要去银雾森林做什么?”

    眼前,看着阿帝尔在那里不断炼制药剂,女人似乎觉得有些无聊,便主动开口道:“那地方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到处都是各种魔兽。”

    “找人。”

    听着对方的话,阿帝尔漫不经心的开口道:“我的母亲是位精灵贵族,所以这一次我想去银雾森林,看看能不能找到我母亲的家族。”

    这自然是假话。

    穿越而来,对于这一世所谓的母亲,他根本从来没有见过,更谈不上所谓的感情。

    他之所以想要去银雾森林一趟,只是想看看能不能找到月神之祭的后续部分。

    月精灵虽然成年就为四级,但是如果仅仅依靠血脉成长来获得力量,那样的效率实在太低。

    阿帝尔如今不过二十出头,这个念头,就算放在普通的精灵中都属于幼年,放在寿命普遍有五六千年的纯血月精灵之中更是相当于刚刚出生,想要等到成年恐怕还要千年时光。

    他自然不可能真的等这么长时间,因此月神之祭这部冥想法的重要性就凸显了出来。

    这部冥想法,原本就是为了让纯血月精灵尽快成长而被开发出来的,对于月精灵的血脉最是契合,可以大大加快月精灵血脉的成长,最适合目前的阿帝尔修习。

    不过目前阿帝尔手上掌握的月神之祭,仅仅只是残缺版本,里面只有前面两层,至于最重要的后面两层还是残缺状态,只能他自己想办法补全。

    在翡翠世界暂时没办法前往的情况下,他也只能将主意打到银雾森林之中。

    银雾森林,这是麦森区域精灵一族的大本营。

    与翡翠世界的精灵一族全灭不同,麦森区域的精灵一族仍然存在,虽然传承到现在,纯血的月精灵已经消失,但一些东西仍然留了下来。

    在这一年时间里,借着黑巫师联盟的势力,阿帝尔曾经打听过。

    此时的银雾森林之中仍然有王族存在,而且同样有月神之祭这部冥想法流传,很可能远比阿帝尔手上的完整。

    这自然吸引了阿帝尔的注意,也令阿帝尔想要前往银雾森铃一趟,看看能不能找到机会,获得月神之祭的后续部分。

    不过,银雾森林的面积十分庞大,目前显露在其他势力眼中的,也仅仅是精灵一族的外围势力。

    真正的精灵王族在银雾森林之中,在没有人带路的情况下,很少有人知晓确切的位置。

    在这种情况下,阿帝尔才将主意打到了眼前这个半精灵女性身上。

    淡淡的清香在周围不断逸散,法力的波动不断响起。

    在一座巨大的黑色石台上,随着魔石不断燃烧,一道道早已刻画好的巫阵节点开始缓缓发亮,将魔石的力量缓慢注入到巴拉娜的身上,将她身上的东西缓慢驱除掉。

    “今天就到这里吧。”

    将手套脱下,看着石台上显得疲惫了许多的巴拉娜,阿帝尔摇摇头:“有什么需要的话,记得喊一下。”

    “石台上有我设下的巫阵,只要我在庄园,你喊我的名字都能被我感应到。”

    他看着眼前石台上躺着的巴拉娜开口说道,然后便转身向外走去,临走前也不忘把实验室的大门关上。

    在实验室内,静静听着阿帝尔的话,还有他那轻微的脚步声,巴拉娜默默闭着眼,显得极为疲惫。

    外面,一阵阳光照耀在大地上,在地上拉出一个很长的影子。

    阿帝尔走到庭院,看向内部,正好看见在一座客厅内,几个孩子正在上着课。

    索岚娜怂拉着一张脸,看着眼前木桌上摆着的小书,显得有些发愁。

    下一刻,似乎感应到什么,她抬起头,有些迷糊的朝着阿帝尔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最终却什么也没看见。

    “真是敏锐的感应力,应该是先天血脉太过强大导致的。”

    在另一处角落,静静观察着索岚娜刚刚的动作,阿帝尔有些叹息。

    与寻常人不同,像阿帝尔这等正式巫师,在走路时不但没有脚步声,甚至就连精神波动也没有,寻常人可能暴露自己的某些外在信息,到了正式巫师身上基本上大多数都不会,全部都会被身上的天赋巫术自动掩藏掉。

    寻常的正式巫师尚且如此,像阿帝尔这样的一级巅峰巫师更是恐怖。

    如今的阿帝尔若是一心潜伏,除非是同样等级的巫师存在,否则就算是蜕变期巫师都很难发现他的身影,更不用说是一个接近两岁的小女孩。

    索岚娜能够感应到他的行动,只能归结于血脉的本能导致的结果。

    想到这里,静静在外面观察了一会,阿帝尔才转身离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