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玄幻魔法 > 巫师不朽 > 第五百六十八章 皇者血脉
    滴啦滴啦····

    点点滴滴的雨在地上落着,转眼间,好几天时间便已经过去。

    在这几天时间,阿帝尔一直没有离开自己的专属实验室,而在那里静静待着,准备着血脉蜕变。

    不过,还没有等他准备完成,一些突然事件就突然发生,让阿帝尔不得不中断实验,从专心致志的实验状态中走出。

    阿帝尔身为纯血的消息不知道什么时候走漏,以至于在这段时间之中,一个个翡翠高塔的成员陆续来摆放,几乎没有一天停留。

    对于这些人,阿帝尔可以将其拒之门外,但最后却没有选择这么做。

    短短几天时间,能够获得消息,并且快速找到他所在位置的,不是翡翠之塔的高层成员,便是身后有着靠山,才能够迅速获得消息,并快速反应。

    以阿帝尔的身份,就算将所有人都拒绝也没有什么,只是却没又必要。

    刚刚加入翡翠之塔,阿帝尔可不希望自己被周围人孤立,能够有机会与其他人接触,他自然不会拒绝。

    是以,在这段时间,他从实验室中走出,直接将大门敞开,在里面静心待客。

    住宅四周,一点点嘶鸣声缓缓响起,像是门铃的声响,在这片区域显得十分清脆。

    “请进。”

    让仆人将大门打开,阿帝尔望向门外,便是一愣。

    在门外,一个金发精灵少年在门外静静站着,脸上带着笑容,却有一丝淡淡的疏远,身后还跟着几个人。

    与正常精灵相比,这位精灵少年的长发是少见的金色,容貌也极为英俊美丽,像是最美丽的宝石雕刻而成,看上去如此精致,如此动人。

    而令阿帝尔惊讶的,则是这位精灵少年身上的气息,隐隐带着一股深沉而不可探究的意味,将一切的探测全部挡住,无法获得丝毫讯息。

    对方身上有珍贵的魔器,将浑身气息都给遮掩住了,哪怕以阿帝尔的实力,都无法准确探测。

    “尊敬的客人,您好。”

    深深望了一眼身前的金发少年,心中想了片刻之后,阿帝尔脸上瞬间露出微笑:“欢迎您,雅拉阁下。”

    “很高兴看见你。”在对面,名为雅拉的金发少年点点头,嘴上说着礼貌的话语,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令人感受不到丝毫诚意。

    “我听说,阁下的药剂学造诣很不错。”

    简单客套之后,雅拉点点头,直接将手上的东西丢了下来。

    “这是一份陨光药剂的配方,能配置出来么?”

    他随口道,眼神静盯着阿帝尔,脸上的表情至始至终都没有丝毫变化,带着些矜持与疏远。

    对面,将承载药剂配方的紫色水晶接过,望着眼前的雅拉,阿帝尔暗自皱眉。

    眼前少年的态度可算不上太好,甚至可以称得上有些不礼貌了。

    精灵一族虽然以高傲闻名,但阿帝尔这段时间以来所碰上的精灵,却很少能感受到这一点。

    他是纯血月精灵,为精灵一族王者血脉。

    站在他的面前,就算是再高傲的精灵,也只能低下自己高傲的头颅,客气的与他说话。

    像眼前金发少年这样的,他还是第一次碰上。

    没有多想,他伸手握住那块紫色水晶,脑海之中,种种讯息浮现至脑海,在瞬间烙印在阿帝尔的记忆之中。

    “一份用于稳定血脉的高等药剂?”

    没有仔细观察,静静大致观察过配方之后,凭借着多年的经验,阿帝尔便做出了这个结论,随后不由眉头一皱,联想到了什么。

    为了验证心中的猜测,望着眼前的金发少年,他缓缓起身,身躯中的气息顿时一变。

    一股纯粹,圣洁,如同皓月又如同流星,光华璀璨而又无比尊贵的血脉气息缓缓扩散,在刹那间,独属于月精灵的血脉威严爆发,于此刻笼罩原地,在阿帝尔的意志操纵下,轰然向眼前金发少年压下。

    轰隆!!

    在这一瞬间,冥冥中,阿帝尔似乎听见了一声声震动的响声,狂烈的爆裂在虚空中不断炸开,令人听上去就毛骨悚然。

    但是就算是如此恐怖的威严,在落到眼前的金发少年身上时,却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什么都没有发生。

    眼前的少年一切如故,浑身上下的一切都没有变化,脸上仍然是那副表情,冷漠的望着眼前的阿帝尔。

    轰隆!!

    漫天的光在绽放。

    这一刻,在阿帝尔的视野之中,眼前的金发少年仿佛变成了一颗炽热的太阳,在天空中高高闪烁,散发出不朽的光辉。

    漫天威严绽放,这一刻,阿帝尔率先变色,在眼前少年的身上,深深感受到了一股更加浩大,更加辉煌的血脉气息。

    那是同属于精灵一族的血脉,但与月精灵血脉相比,却更加强大,恐怖,带着深深的浩然与强势,如同无上的精灵皇者,注定统御世间一切精灵后裔。

    哪怕强大璀璨如月精灵血脉,在这股血脉面前,也隐隐要退缩,在等阶上不如这份血脉。

    “这股血脉!!”

    刹那间,阿帝尔变色,这一刻想起了许多。

    当年,在进入麦森区域时,他曾经在某处地域找到过一处精灵皇者的陵墓,近距离感受过精灵皇者的威严。

    而此刻,眼前金发少年给他带来的这股血脉威严,与当年精灵皇者所给予的那份血脉威严十分相近,尽管不如精灵皇者的强大纯粹,但却同样浩然而恐怖,带着统御一切,令一切臣服的伟力。

    精灵皇者血脉!

    刹那间,阿帝尔心中闪过这个念头,脸色凝重,心中在这一刻闪过无数念头。

    但最终,他还是没有多做什么,只是浑身上下的气息全部消失,原本磅然爆发的血脉威严彻底隐藏不见,整个人就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精灵少年,没有丝毫特殊之处。

    在阿帝尔率先收手之后,失去了月精灵之血的刺激,眼前的少年也恢复了原态,望着眼前的阿帝尔,这一刻目光深邃了许多,带着一丝明显的惊奇。

    身旁,四周的仆人脸色苍白,此刻已经跪了一地,承受不住方才两者之间的血脉威严。

    在阿帝尔的感应中,此刻四周也有道道视线正注视而来,看样子都被方才的爆发所吸引。

    这其中,有数股意志深邃而凝实,隐隐给阿帝尔带着一种深不可测的意味。

    在这种情况下,阿帝尔深深吸了口气,脸色逐渐恢复平静,望着眼前的金发少年,轻轻点了点头:“这份药剂,我能炼制。准备好相应材料,半年后就可以来取。”

    深深望了阿帝尔一眼,雅拉点了点头,也不管自己的几个侍从,直接掉头离开。

    静静望着雅拉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过了一会,阿帝尔沉吟一会,也转身离开,走向自己的实验室中。

    “好恐怖的血脉。”

    在高塔的顶端,望着阿帝尔转身的背影,一个穿着黑袍,身躯干瘦的精灵老者脸上露出些诧异:“直面太阳皇者的血脉,竟然还能做到这程度,了不起,了不起。”

    “西玛尔,你可真是收了一个好学生啊。”

    一旁,西玛尔一身紫色长袍,手上拿着一枚权杖,听见这话,也只是笑了笑:“阿帝尔的血脉纯粹远远超过你们的想象,就算月精灵血脉理论上比太阳皇者低上一级,但却也未必会输给雅拉。”

    “毕竟,相对于阿帝尔的血脉纯粹,雅拉的皇者血脉,可并不稳定。”

    “这没得比。”此前开口的黑袍老者摇头:“皇者就是皇者,就算是血脉不稳定的皇者,也不是其余血脉能比的。”

    “不过,抛开血脉这一点,我还是更喜欢阿帝尔。”

    过了一会,他又开口道,言语中带着些不满:“雅拉太过放肆了,过去是这样,现在仍然是现在。在没有我们允许的情况下,竟然私自就去找阿帝尔。”

    “他这是想做什么?向别人示威么?”

    说到这里,他脸上露出冷笑:“他的性格就像是他的血脉一样不稳定,这么不稳定的性格,怎么可能继承我们的事业,成为强大的巫师?”

    “别说了。”一旁,听着老头不满的话语,西玛尔脸色平静:“他毕竟是塔主的孩子。”

    “那又如何?”黑袍老者冷漠的开口说道,只是说了这一句后,也没有继续说话,慢慢沉默下去。

    时间继续慢慢流淌。

    那一日,在将雅拉送走之后,这些天来前来拜访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有数位大巫师前来拜访,特意送来礼物。

    与雅拉爆发冲突,固然是意外,但却同样让一些巫师看清了阿帝尔的潜力,确认了他纯血的身份。

    再加上,他本身还是一位药剂大师,同样有极高的价值。

    时间就这么慢慢过去,很快又是数个月时间流逝。

    一天清晨,在阿帝尔的实验室外,一个人静静走了进来。

    这是个长相英俊的青年男子,浑身穿着淡绿色的长袍,脸上带着笑容,静静走进了阿帝尔的实验室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