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娱乐时代 > 正文 第320章 像我这样的人
    前世,初出茅庐时年少轻狂,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在等着自己去改变。

    那时候,风是凉的光是热的。

    而立之年时碰壁连连头破血流,方知世界是谁都改变不了的,能变的只能是自己。

    那时候,风是苦的光是辣的。

    待至不惑,身上除了仅余的底线,已是棱角全无,恍觉这世界上最实用的智慧是随波逐流。

    那时候,风是清的光是透的。

    今生,重返二十年华,有宿世积累的经验,又有方刚炽烈的血气,想的,却还是改变世界,即便只有一丝,只有一毫。

    让我再试一次好吗?

    即便再失败一次,我也不后悔!

    于是,棱角再现。

    只不过,这锋芒在心中,不在身上。

    如今初见成绩,心中会很兴奋,很期待。但偶尔也会迷茫,我到底是那个懂得放下,知道随波逐流的方天鹫,还是这个前途无量,期望引领潮流的方天鹫?

    种种思虑浮上心头,化作了歌声弹唱出来:

    像我这样迷茫的人,

    像我这样寻找的人,

    像我这样碌碌无为的人,

    你还见过多少人。

    ……

    方天鹫并不知道,这里除了他自己,门外还躲着一个人,看着他莹莹孑立的身影,听着他寂寥怅然的歌声,任由泪水留了满面。

    特别是歌声中间那渺渺的口哨声,不显轻佻,不见活泼,只有让人心颤的寂寞。

    俞云舒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方天鹫。

    在她印象中,方天鹫从来就是个自信而又沉稳的人,远比看上去的睿智,远比看上去的老道。

    其他处在这个年纪的人,都还没想好自己的路该怎么走,并且极其容易受周围的人和环境影响。方天鹫则不然,他永远知道自己的下一步要怎么走,也既有主见,从来只有他影响身边的人,没有见过他被周围的环境所动摇。

    就算之前陷于形象崩塌的边缘,他仍旧冷静得出奇,让整个天成文化的人都受到感染,不为外界的风浪所影响。

    像吴青屏这种级别的大歌星,会签约到天成文化这么一家新公司,也都是因为他。

    一个这样的人,此时此刻,却是如此的落寞,如此的孤独。

    尤其在这歌声下,俞云舒感觉自己的心都在随着歌声而颤动。

    她记得白天看过的谱子,这应该就是他那首名叫《像我这样的人》的新歌。

    看谱子的时候只能想到这歌曲的旋律,可是当她听到方天鹫真的唱出来了,才蓦然惊觉,这首旋律平缓无奇的歌,竟能让人的心海翻起惊涛骇浪。

    方天鹫的音质本来是高亮透彻的,可他此时却用一种平淡如白开水的嗓音来唱这首歌。而偏偏就是这一杯白开水,让俞云舒喝得满心苦涩。

    像我这样不甘平凡的人,

    世界上有多少人,

    像我这样莫名其妙的人,

    会不会有人心疼……

    最后一句歌入耳,俞云舒心底不由自主的道了一句:

    有,有我心疼。

    唱完这首歌,方天鹫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低着头,右手掌心覆盖在吉他琴弦上,良久不动,良久无话。

    靠在门边的俞云舒转过身去,彻底隐了身形,不让方天鹫看到。

    因为她觉得,这个模样的他,不希望让别人看到。

    那首歌,他也是唱给自己听的,没想过有其他人在场。

    来时无声无息,俞云舒离开时也不知不觉,只在地板上留下几滴没有人会发现的泪渍。

    吴青屏联系的制作人员很快就来到天成文化了,这些人天南地北哪里都有,大部分都是自由身。在音乐圈子里,他们早就听说过天成文化的音乐制作部了。

    虽然天成文化成立的时间不长,制作的唱片数量也不算多,但每一张都称得上质量上乘。普通歌迷只会留意演唱的歌手,最多也就看看词曲作者。

    而像这些音乐制作人,就会关注唱片的音乐监制还有出品公司。所以冼光这个从星光音乐学院跳出来,半路出家的音乐监制,在国内的音乐圈里名头不小。

    天成文化的制作部,也被业内很多人认为是国内水平顶尖的制作团队之一,就算对上三大巨头也不一定逊色多少。

    再加上有吴青屏亲自出面招徕,这些散落各地的音乐人自然趋之若鹜了。

    吴青屏找人也是有选择的,一些才华出众但是离群索居的独立音乐人他就没去浪费功夫,因为这样的人大多恃才傲物又自诩怀才不遇。他们或许有真材实料,可是天成文化需要的是愿意服从工作安排的人。

    再说了,在吴青屏看来,才华再高,也高不过方天鹫,能力再强,也强不过冼光这种工作狂人,反而会为了表现自我而不惜对抗公司的安排,这样的人,天成文化不需要。

    吴青屏物色的人选,是既有真材实料,又懂人情世故,只是缺乏发展机会的人才。

    这些人才来到天成文化之后,方天鹫、方乙成以及吴青屏都亲自接待,而冼光也临时充当了面试官的角色。

    总共来了二十多人,经过面试挑选之后,最终有十六人过了关,可以加入天成文化。

    至于剩下的人,或者因为跟天成文化的理念不同,或者对天成文化的工作要求有不同意见,所以只能遗憾离开。这种种原因里面,却没有一个是因为不满天成文化给出的待遇。

    因为天成文化给这些音乐制作人允诺的待遇比三大巨头都还稍高一点,在行业中已经很好了。

    而即便这部分的人无缘加盟,天成文化也承担了他们来回的交通及食宿费,所以这里面没有一个人对天成文化心生反感。

    还有那些确定进入天成文化的人,方乙成给了他们一天的时间调整,之后就要马上进入工作了。他们里面大部分都被安排到方天鹫那边,帮助他制作《夜空中最亮的星》,剩下的则到冼光那边参与《涛声依旧》的制作。

    经过几天的调整跟磨合,这些新人已经跟得上天成文化制作部的工作强度了。被安排到方天鹫这一组的人还好些,去跟冼光那边的几个人就有点叫苦连天了,毕竟冼光那工作狂人的称号不是白叫的。

    这让方天鹫手下的新人都惊惧不已,因为他们知道方天鹫只是临时牵头制作,等这张《夜空中最亮的星》完成了,他们就得归入冼光管理。

    制作部的老人则有些幸灾乐祸了,就跟大二学生面对正处于军训中的大一新生那样,用过来人的目光去看他们。

    然后,方天鹫就正式开始录制歌曲了。

    由于情绪已经酝酿出来了,所以方天鹫很快就进入了状态。

    吴青屏的《涛声依旧》制作其实已经进入尾声了,所以他偶尔会跟冼光抽空过来这边看方天鹫录歌。

    来了两三次之后,吴青屏就已经觉得这张唱片能火了。

    在录音棚里,他凝视对面抱着吉他自弹自唱的方天鹫,冲身边的冼光感叹:“原来没听真人唱的时候就已经觉得那些歌很好了,现在听到天鹫唱出来,我就越发感到,这歌真他*妈好!”

    “嗯。”冼光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头。

    正在做录制工作的人也忍不住开口:“以前我在其他地方也听过一些酒吧歌手唱自己写的民谣,偶然会有那么一两首能入耳的。可是像方先生这么能直入人心的歌,我是没听过。”

    另一个人摇头道:“别说你了,我直接就做过酒吧驻唱,自己也写过不少歌。以前我觉得自己很了不起,我的歌只是没有被人发掘出来而已,一旦有唱片公司看上了就绝对能火。

    现在听了鹫哥这些,我才知道自己以前写的那些简直就是狗屁!”

    吴青屏听了就好奇的问他们:“天鹫的这些新歌里面,你们最喜欢哪一首?”

    “《那些花儿》!我想起中学时喜欢过的那些女孩,还有一起打架的同学和罚我抄课本的班主任。”

    “我更喜欢《斑马斑马》,让我想到那个不属于我的女孩儿。”

    还有一个制作人员叹了一声:“虽然鹫哥还没录,但我最喜欢《像我这样的人》,之前看了谱子之后,我就觉得这首歌最好,那歌词,说穿多少人的心啊。”

    冼光原本严肃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对吴青屏道:“谁说民谣没有人喜欢?天鹫说得对,只要歌好听,根本用不着在意风格的问题。老实说,你的专辑里,《涛声依旧》跟《弯弯的月亮》严格来说也偏向于民谣啊,在风格上还更传统一点呢。”

    “是啊,所以我在想,我跟天鹫这两张专辑推出之后,会不会让民谣迎来一次进入主流市场的机会呢。”吴青屏笑道。

    “如果只有你的话那还差一点,加上天鹫便不一样了,机会大了很多。”冼光一本正经的道。

    吴青屏哼了一声不说话,却也没有表示反对。

    这时候,方天鹫已经录完一遍了,出来对他们几人问道:“怎么样?还可以吗?”

    “何止是可以,简直绕梁三日啊。”吴青屏笑道:“这几首歌你完全没用自己的招牌音色啊,调子偏中低了,没想到效果也这么好。”

    方天鹫苦笑:“接下来那首《追梦赤子心》就不是这么好弄了,单纯的高音还不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