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其他综合 > 糊情问青天 > 第六百一十九章  魔界情缘之阴阳八卦(9
    “北面玄乌,你这样三翻五次的胡闹瞎闹起来,还算不算是一个男子汉吗?而且你刚才不是还反问我为什么要打你吗?”

    “那好啊,我现在就告诉你吧!如果我不打你的话,恐怕永远也没有人再扇你而指正你的错误了!你的一生也就这样变得残废而死亡了。”

    “与其让你在这样无端的残废之中逐渐变得死亡,还不如让我狠狠的扇落你几巴掌,以至能把你这一时的濛蔽之心切底澄清下来,也好让你从此改过自新。但是谁知你就像是一个毫无知耻的小偷一样,总以为自己那一套光明正大的行径是与众不同的。”

    “谁也奈何不了你,标榜不了你。”

    “我‘南面朱鹫’作为你最亲近和友善的亲人和朋友,我不出面来劝导你那谁来出面劝导你,难道就等着咱们的顶头上司‘紫衣仙魔’来处罚你,把你从咱们的‘四象魔阵’中逐鹿出去吗?”

    “若是真到了那个时候,只怕就是你有一百个悔过之心也是悔之晚矣!谁也救不了你啦!”

    果然,好像所有的刚柔相济并不是一句空话。就在‘南面朱鹫’的一通解说之下,‘北面玄乌’好像已经闻言而恸了,甚至还悄悄在他的两颊落下了两颗晶莹透剔的泪水来,一时滴落在地上砰然而碎。

    可是这场面之上的变势,经由‘南北东’三魔这样一闹,那笼罩在左白枫和游神女魔头上的那一团浓烈火焰和那一张无形之网,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或者一股神秘的力量所左右一样,居然在二人的头顶之上慢慢的收宿而去了。

    那南北东三魔一时见状,惊得不由得一声大叫,“这是什么鬼啊?竟然这样神使鬼差的把咱们三魔聚气而成的魔幻之影吸食掉了!难怪笼罩在他们二人头顶之上的那一团火焰开始慢慢的收宿了,原来全拜你们二人乘机而赐啊!那也罢了,现在咱们三魔重新回来了,我看你们二人还能有何能何法可施!要不然呢,只怕你们还真以为咱们仗着人多欺负你们人少呢?”

    说罢,果然见得那三魔一时又摒去了刚才那一些忿忿不平的争执一样,立即各自挥动手臂又施展出刚才那一套聚气成形的幻影之术来,一时之间就把那正西方的位置之上笼罩得严严实实。

    果然,二人很快就见得在他们三魔这样各自努力的状态下,瞬间就见得一个由三股不同颜色汇聚而成形人形的幻影。立即就如同那已经离位而去的‘西方白虎’一样,宛然一尊不可侵犯的大神端正地耸立在正西方的位子之上。

    再等左白枫和游神女魔二人看得真切之时,二人头顶上那一团笼罩着的浓烈火焰,即时又如同被什么力量加持了魔道之火一样,随着四方四道魔力的加强而显得更加嚣张而泼辣。直接就形同一只张开血盆大口的狮子一样,仿佛二人就注灾殃是他的腹中之物一样,对着当中那两个看似逃无可逃避无可避的人影张口就吞噬了下去。

    可是,身在那一团浓烈火焰灸烤之中,和无形网兜包裹之中的左白枫和游神女魔二人,一时见得那‘四魔’突然发难起来的阵势有了十分加持的力量,好像就凭着二人一时之力也难以突破的感觉。二人急得一时各自施展出自己的一套拿手好戏,直接就向笼罩在自己头上的那一团浓烈火焰和无形之网猛力打去。

    瞬间就见得二人各自打出的两道凌厉之光,就像是挥动两把锋利无比的大宝剑一样,直接就拼搏在了那一团浓烈的火焰之上。很快就见得这两道猛力打出的灵异之力,在与那一团浓烈的火焰和无形网兜相碰撞的时候,霎时就迸发出一道浓烟滚滚的电闪雷鸣之光来,切底把那一团笼罩在二人头顶之上的浓烈火焰一分为二的向左右两边飞散落下。而那火爆而崩裂的场面,就像是一场人间欢喜趱放的逢年过节的烟花盛会一样,无暇而又美丽耀眼的七彩颜色 直接就攒放在这个熣爘的夜空之上。3800

    那施展出‘四象魔阵’和南北东三魔和那个由在道灵异之力汇聚而成的魔幻之影,此时就像是经历了一场**的烟花盛会一样。非但吸取不到沉寤其中无空无尽的快乐,反而像是掉入了一场被人撵着走的逃亡冰火大会一样, 一时半刻竟然没有了一丁点的胜卷在握之意。

    南北东三魔这一觉察,就急得仿佛像上窜下跳的猴子,顿时没有了刚才那一团初露的祥和之气。瞬间就变得莫名的紧张和慌乱起来,一时全都双目紧闭死死地盯在当中左白枫和游神女魔二人的身上,似乎是在等待着二人下一步接下来该怎么样来对付他们的反击了。但是,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南北东三魔和包括在那个由他们三股灵力幻化成的人形魔影,此时此刻都没有感觉到任何一点来处于当中左白枫和游神女魔二的威胁。相反,反而让他们南北东三魔和那个人形魔影感觉得到,自己的周身不但没有一点点的潇杀之气,甚至难能可贵的是而且还让他们三魔感觉得到,当中左白枫和游神女魔突然释放出来的一丝丝善意。

    这一切感觉就像是那秋意渐浓的萍水相逢,一叶秋叶突然飘落在那湖光山色的滟潋湖水之面上,慡意盎然,情怡倦倦。

    但是,就在那三魔认为场中的左白枫和游神女魔二人向他们释放出一丝善意的时候,他们三魔却像是认为自己抓准了反击的机会一样。马上又暗中聚焦起一道各自认为可以诀杀二人的灵异之力来,直接就趁着左白枫和游神女魔二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这一瞬间,同时就向当中的二人发起了突然的猛烈攻击。

    然而,冷眼看得他们三魔那一把风风火火的形势,就好像是非得把当中的二人一举团灭掉一样。决不会铲草留下根,让后面的祸端从此再慢慢的疯狂生长开来。

    可是,等左白枫和游神女魔突然从这破解了那一团浓烈之火焰的场上,回悟过来眼前之景又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那南北东三魔突然打出的袭击而来的三道灵异之光,就已经就差不多无情地射杀到二人的眼前了。只要稍微再晚 一点阻挡开去的话,只怕那三道灵异之光就像是三把利刃之剑一样,无情地洞穿在左白枫和游神女魔二人的身上。那么接下来出现在众人眼前的一幕,必是左白枫和游神女魔二人鲜血淋漓,继而又是放声嚎叫而痛苦万万丈的绝望场面了。

    想到了这急切而变得生猛的一点,左白枫即时惊警地清醒了过来,也不等身旁的漂亮姐姐再吆喝一声。霎时就快速地挥动他的两只灵巧之手,就像一只旋转不停猛烈滚动向前的车轮一样,直接就用他本身高速旋转的力量去对抗起那三魔突然攻击而来的四道可恶之掌。

    当然了,眼前之势就由得这两股这样急剧相撞的灵力打转开来,那自然也是免不了又瀑发出一道强烈的火光之灾。就宛如先前那一团浓烈火焰急剧分崩漓淅出来的火光**场面一样,立即又在场面当中瀑发出了一场山崩地裂 的浓烈烟雾来,很快就把场面了所遥人员都严严实实的遮挡了一遍,甚至连在当场之中的人伸出自己的五指来,也不见得有看得见自己那一双模糊的手掌影子啊。

    虽然此时双方都陷入了一片烟雾迷茫之中,大多看不清自己和对方的人影和方位,但是此中敌对的场面并不见得双方就放下了彼此的对峙和执着。

    尽管此时左白枫和游神女魔也如同对方一样,陷落在这样连自己也不知道陷落在那个角落的地方,但是就在那先前的一阵砰然大响的对峙之后,似乎彼此之间还是能感觉得到对方仍然对持着的敌意态度,好像还是没有一丝改变和放下。

    果然,直到此时此刻身陷困境之中的游神女魔,似乎才明白了之前左白枫一直坚持要她退出这一场战争的意义。不是左白枫不愿意同她共进退,更不是左白枫不愿与她面对困境。只是这多变的未知战斗场面,让左白枫警觉得差不多就像如芒在刺了。如果他还是不耐着性子极力劝阻漂亮姐姐继续坚持下话,那就差不多等同是他左白枫偏偏要她这个漂亮姐姐来共同面对艰险了。

    这是左白枫最不愿面对的事实,也是他最不想让身旁的漂亮姐姐涉足危险的初心。毕竟,左白枫没有权利和义务要求游神女魔必须为他做什么,而且游神女魔也没有与左白枫签订了卖身的契约。非得在左白枫的意指气使之下这样或者那样,甚至还让她无端的成为自己忠实的奴仆。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那‘四象魔阵’里面的南北东三魔就像是摆不脱的厉鬼恶魔一样,对于左白枫和游神女魔二人的强烈抵抗并没有因为外在的因素影响而放弃。反而像是铆足了十二分的精神一样,直接又按着他们‘四象魔阵’的底子打出几道更加剧烈而恶毒的灵异之术来,霎时又把左白枫和游神女魔二人所在的场面笼罩了一个严严实实,形同最初的原来模样一样,又把整个场面控死在了他们三魔的手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