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武侠仙侠 > 人间最得意 > 第八百九十二章 我都要了
    叶笙歌说那个古朴的小鼎里有着道种的鲜血,这肯定不会是假的,毕竟她自己,就是个切切实实的道种。

    “另外的,应该是读书种子的精血。”

    叶笙歌很快便说出了自己的判断,当初他们在雾山里遇到最好垂垂老矣的言河圣人的时候,言河圣人便说过,他没有找到禅子。

    所以只有道种和读书种子被他吃了,这个小鼎里有一些这两位的精血,倒也不是说不过去,但是言河圣人要留下这些精血,到底是为了什么?

    现在言河圣人已经作古,想要知道这些事情,并不容易。

    那个老修士盯着李扶摇,适时的开口问道:“看完了吧,能不能把东西还给我?”

    李扶摇没有看他,虽然这不是他要找的那本手札,但这很有可能是言河圣人留下的长生后续手段,所以李扶摇没有将这东西留给旁人的打算。

    若是被某些人知道了这件事,并生出什么心思,之后的这些道种禅子和读书种子,就真的要遭殃了。

    长生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

    李扶摇伸手,那个古朴的小鼎周围很快便布满了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白色剑气,如同一个牢笼将这东西包裹起来。

    老修士看见李扶摇这个举动,怒道:“你要做什么?那是我的东西!”

    李扶摇做完这些,这才回过头来看着这个老修士,他早就觉得这个老修士有些问题,不管是从言谈还是从行为来看,他都不像是一个活了几百年的人。

    即便是这几百年里,他一直潜心修行,都不该如此。

    而且之前那一剑,李扶摇已经发现些问题。

    其实叶笙歌要比他早些时候就发现了,之前那位叫做清明道人的沧海修士,连续点出两指,两指都落到了那个老修士身上,可是这两指,已经是击穿了他的身体,只是老修士却没有流血。

    这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像是李扶摇这样的剑仙,身躯被洞穿,也要流出鲜血,这个老修士不过是登楼境,却是被一位沧海修士洞穿身体之后,没有鲜血流出。

    这或许是因为他的体内根本就没有鲜血。

    李扶摇看着他,老修士看着那个被剑气包裹的小鼎。

    “你要是能告诉点我不知道,恰好又很想知道的东西,我或许能把这个东西给你。”

    李扶摇不是个很会讲条件的人,但东西绝不可能很容易就给出去。

    老修士回过头来,看着他和叶笙歌,既然李扶摇的身份已经确定,那么叶笙歌的身份也不言而喻,这是一位道种,也是一位圣人。

    他欲言又止。

    那是他最大的秘密。

    但那个小鼎又是十分重要的东西,要不然他也不会冒险抢夺。

    他脸上的神情十分复杂,很是纠结。

    “你不是人。”叶笙歌很平静的开口,她看着那个小鼎,想起了在登天楼里翻过的书。

    登天楼三千道卷,恐怕有史以来将其全部看过的只有两人。

    那两人,一人叫做叶修静,另外一人便是叶笙歌。

    叶修静纯粹为了修行,所以才翻遍了三千道卷,想让自己的大道之路不至于就在沧海停下。

    而叶笙歌最开始翻阅的那些道卷,多数不是关于修行之事,只是她的一小乐趣。

    之后潜心将那些关于修行的道卷都翻过之后,便算是真的也读完了三千道卷了。

    三千道卷,上面记录的事情何其之多,一般人即便是看完之后,也不会记得全部内容,可叶笙歌过目不忘,只要愿意记住的,都能记得。

    她看着老修士说道:“言河圣人曾试过将人的魂魄放入凶兽之中,有一鸡一犬甚至活到了如今……”

    老修士还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叶笙歌微笑道:“他要的答案要是被我说了,那小鼎就不可能给你了,况且你还想过害他,他这个人,脾气不好,不知道你能受得了几剑?”

    听到这里,老修士一咬牙,这才哭丧着脸说道:“那小鼎是我的身子。”

    还好这里早已经被李扶摇用剑气封闭,外人听不见这里的声音,要是被他们知道了老修士说得这句话,之后怕是要有大问题。

    那小鼎是他的身子,这便是说这老修士就是如同灯笼一样的法器,而且在某些方面还要比灯笼更好,因为灯笼虽然是有灵智的,但却不能像是这个老修士那样脱离灯笼,另外化成人形。

    若是老修士说得是真的,那么对于言河圣人,恐怕还得有另外的看法。

    在之前,人们已经普遍知晓他是个学贯三教的圣人,在长生方面走得极远,但对于别的,却是知晓的不太多。

    若是这个老修士真是个法器,那么对于言河圣人,只怕又要多出一分赞赏了。

    要知道,这个人间诞生了数十万年,有无数的修士,无数的天骄人杰,无数震古烁今的法器,但也只有灵山上的那盏灯笼,以及柳巷的剑才生出灵智,能够开口说话。

    灯笼是因为用得是天外修士的皮,而三两和四两则是更为复杂,这老修士若是一个生出灵智的小鼎,也会是言河圣人的杰作。

    他的涉猎之广,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沉默了片刻的老修士继续说道:“我是言河圣人的法器。”

    言河圣人所用法器,到底是什么,其实没人知道,因为这位圣人在成就沧海之后,便已经不见踪迹,他的一辈子都在为长生而努力,对所谓的他物,真是不曾上心,他不曾和世间别的圣人交过手,自然也就不知道他的法器是什么。

    即便之后人们发现这座雾山,也是言河圣人刻意为之,他可以说是一个相当神秘的人。

    这座小鼎是他的法器,却不是唯一的法器。

    其实还是他最重要的法器。

    因为这小鼎里存着道种和读书种子的精血,他对长生有无数设想,这只是其中之一。

    以这两位的精血,若是有幸找到禅子,三者精血融和,便能重新造就一副躯体出来,或许用那副躯体,便能够证道长生。

    这其实和他吃掉那三人的路子相同,不过两者仍旧有些细微区别,他吃掉那三人是直接以他的身体为鼎炉,对这些进行炼化。

    而选择小鼎作为载体,便是更自然的催生灵智,这样要更暗合大道。

    “他不愧是学贯三教,竟然是连这都考虑进去了。”李扶摇有些感叹。

    言河圣人做了很多准备,似乎每一条道路都是在指向长生,而且看起来,似乎每一条道路都没有完全失败。

    因为缺少了禅子的精血,所以小鼎生出灵智的时间比他预想的足足晚了几千年,直到数百年前,这才生出了灵智,然后等到他真正能够脱离小鼎的时候,也就是这两年。

    所以才看着有数百岁,心智却是不像,而且眼里也没有那种沧桑之感。

    生而登楼。

    这个小鼎在某种情况下,能和妖土的某些血脉惊人的种族比较。

    他之所以留在这里,是他感应到那个小鼎就在这里,他一直想要找到自己的躯体,但一直无果,直到今天他才真正拥有了这个小鼎。

    但两位不速之客,一个是臭名昭著的清明道人,另外一个便是李扶摇。

    清明道人本来就已经不好招惹了,但是尚有一线生机,可现在来这个李扶摇,便真是生机都没了。

    何况这身边还有一位叶笙歌站着的,这让他怎么办?

    李扶摇看着他,对于这件往事其实除去有些唏嘘之外,没有别的。

    说不定过段时间他就能再碰见一次两次关于言河圣人长生的事情。

    这种事情,不可预料。

    他将那些剑气撤去,然后看着那个小鼎,问道:“我还有个问题,不管你知不知道,我都把这东西还给你。”

    “真的?”

    老修士有些激动。

    李扶摇问道:“言河圣人是不是有些手札,在什么地方?”

    老修士一怔,随即狐疑道:“我告诉你了,你真的把它还给我?”

    李扶摇点点头。

    老修士看了一眼叶笙歌,叶笙歌根本没有理会他。

    这两位沧海修士,本来就没有必要去哄骗这么一个器灵。

    “他的手札有很多,你要哪一本?”

    李扶摇盯着他的眼睛,有些疑惑的问道:“很多?”

    他有些心虚,然后一咬牙,什么都说了出来,“就在那鼎里,他记了很多,好像是为了让我看的,这应该是他做出的准备手段。”

    言河圣人对于自己,有着太多的后手。

    李扶摇拿过那个小鼎,发现这其实也是一个很好的空间法器,沉默片刻,他笑道:“我都有了。”

    器灵看着他,瞪大了眼睛。

    “你这个强盗!”

    器灵毕竟还相当于一个小孩子,怒气全部都写在了脸上。

    李扶摇笑着说道:“你觉得你带着这个天宝,不被人追杀?”

    器灵一怔,随即有些苦恼。

    虽然他生而登楼,但还真不一定保险,带着这个难免会遇到许多麻烦。

    李扶摇说道:“跟着我。”

    “好像这天底下,已经没人能够抢走我的东西了。”

    李扶摇志得意满。

    “这小鼎我要了。”叶笙歌微笑开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