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玄幻魔法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 第316章 红袍女
    卡特·派克和约恩·罗伊斯固然不好处置,但在东海望通往塞外的隧道早已堵塞,自己也极尽谨慎或者说怂这一奥义的情况下,他们就算想也很难翻起什么浪花。对付他们,在占尽地位和实力优势的情况下,顶了天也不过就是撕破脸皮,一杀了之……

    说白了,维斯特洛这两年来,比这二人身份更高、出身更贵的人,像苍蝇般一打接一打地死,根本算不上新闻,只是这回由别人杀,变成了自己杀罢了。

    而下一个要处理的麻烦,才真叫艾格头大。

    梅丽珊卓,红袍女。论身份,她是红神祭司,是史坦尼斯国王“派”来长城协助防御的御前顾问;论实力,她有几十名后党随从,个个自小习武、曾跟随史坦尼斯南征北战……更别提她自身也是一个掌握了超凡力量的巫师。

    威胁不得,更对付不了,若这女人一意孤行非要将“扩张红神的影响力”置于自己这个新任总司令建立权威和经营赠地的工作之上,艾格真不知道该拿她如何是好。

    晚餐过后,艾格在屋里烦躁地踱了好一会步,思来想去,最终也没能琢磨出什么十全十美的好主意。

    罢了,就直接将她叫来,看看能不能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说服她看在大局的份上,不要继续这样任性胡来,肆意搅局吧。

    在她认为自己是预言之子、自己还救过她命的情况下,似乎也不是完全没希望。

    实在谈不拢,再想“别的办法”!他恶狠狠地想道。

    ***

    犹豫一番后,艾格决定派人去召见她,而非自己上门。

    守夜人军团总司令,理论上地位不低于国王特使。重视和忌惮是一回事,该摆的谱还是得摆,自己现在是赠地的最高领袖,若因为对面的女子掌握了点超凡力量就低声下气,便是将自身从一开始就摆在下风的不利位置。

    ……

    似乎就在等他消息,没等几分钟,梅丽珊卓便来到了艾格的房间。

    当她推门而入时,艾格已经将那柄依旧发出强烈光芒的钢剑整个从鞘中拔出,置于桌上,责问之意清晰无比。

    高功率LED灯级别的亮度把整间屋子照得比暴露在晴空下还亮,也让艾格根本没法在桌边坐下,只能背对着光源,站在墙边作沉思状。

    “总司令大人。”梅丽珊卓走进屋子,用空灵而温软的嗓音随意问候一声,然后大概是也觉得这亮度有些过,抬起手来遮了下眼睛。

    “梅丽珊卓女士。”艾格面无表情地点头回以问候,随手拿起一块毛毯盖到剑上,遮掩住了其大半光芒。之后,他回过头来,盯着红袍女看了几秒后,才明显语气不善地开口道:“您对光明使者如此了解,我倒有个问题想请教——假如我就这样把它挂在屋中当照明灯具用,它是不是会一直这样亮下去,给我们守夜人军团省一大笔灯烛费?”

    “不会,即使是传说中真正的光明使者,也只有当使用者灌注魔力,发挥其威能时才会发亮。您这把剑会发光,是因为我在上面一次性叠加了二十多个强效光亮术……法术效果本身不永久,而钢铁更不是魔力的优良载体。大约过一夜,它就会恢复正常。”

    女巫如此坦率地承认是她搞的鬼,倒省了艾格一番磨嘴皮的功夫。他脸上缓缓浮现起不悦的神情,冷冷地问道:“如果没记错的话,就在这间屋子里,我们二人之前就已经长谈过一番,达成了一致——互相帮助配合、共同抗敌,但我不公开承认任何身份或改信红神。上次你的人在东海望当众声称我是预言之子,这笔账我尚没算,你就又在黑城堡来?能冒昧问下,你这回在事先没有和我打过半声招呼的情况下,就在几百名兄弟面前闹这一出,是打算破坏约定吗?”

    “息怒,总司令大人。”梅丽珊卓缓缓摇头,在屋内走了两步,带着一团热意略微靠近男子:“请容我先解释今日所发生之事,有关于你之前的一个猜测。”

    ***

    在艾格全神注视下,红袍女将今日所发生事情的来龙去脉,剔去自己旧伤和一些需要保密的细节,拣无需隐瞒的部分叙述了出来。

    梅丽珊卓一边说着,艾格便一路放松下来,全部听完后,哭笑不得。

    自打认识以来,红袍女便始终保持着那副神秘莫测、淡定无比,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中的神棍表情。这让艾格很自然地产生了这样的印象:对方是像自己和老剥皮一样城府极深的棋手,万事皆谋定而后动。

    所以——当下午这事发生时,艾格下意识便认为她是早有预谋,故意搅局。是想趁机逼迫自己承认预言之子身份,从而营造那种“君权神授”、“教皇给国王加冕”一样的——宗教力量凌驾于总司令权威之上的局面。

    谁想,事实似乎完全没那么复杂,纯粹就是某个没想象中那么精明的女巫一时脑抽,干了件蠢事罢了。

    当然,艾格并未这么轻易就全盘相信红袍女所说——和他自己面对罗柏质问他包围黑城堡之事时一样:梅丽珊卓很可能也是在用转移重点、大事化了小事化了的方式,让自己以为她只是“犯了个错”,而非故意搞事。

    不过,即使真是如此,又有什么关系呢?艾格可不是梅丽珊卓的封君,也决定不了她的命运。他要的,不是追究女巫的责任让她接受惩罚,而是要想法确保红袍女以后不再将她“扩张红神影响”的优先级,置于自己肚中那盘大棋之上……继续胡来,做动摇自己的权威的事情。

    ……

    新总司令刹那间便想了许多,他不知道的是,梅丽珊卓其实与其一样表面淡定、心中惴惴:她笃信预言,而光之王在火中显示得很清楚——只有和预言中的王子一起并肩作战,才能赢下即将而来的大战。

    她如今是唯一身处长城的红神祭司,在这场战争中是代表拉赫洛出席人类阵营。若是因为一时脑热而与守夜人总司令——如今在这场冰火大战最前线指挥整个赠地和长城守军的艾格而闹掰,人类一方最终因为这种内部不团结而输掉了战争,让寒神压过拉赫洛取得胜利,那可真就罪莫大焉。

    不惜一切代价,她都必须得和艾格保持住稳固而良好的互助互信!

    ……

    艾格客不清楚梅丽珊卓到底在想什么,但这不打紧,他敏锐地察觉到女巫不想和自己对立:身份超然,对任何人都大不假颜色的红神祭司,却不仅在接到邀请后立马赶来,还如此耐心、不骄不躁地向自己解释一切发生的缘由,其内容真假不重要,这种“解释”的态度本身,就是一种示弱!

    自己这“预言之子”的身份,在女巫心中的分量,似乎还远在原先预计之上。在双方都以大局为重,都急切地想与对方弥合关系时,先发现这一点,并保持强硬的一方——便能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

    艾格迅速抓住了这种心理上的细微优势。

    ***

    他故作恼火地总结了对方的解释:“所以,你为了不浪费那些即将飘散的魔力,便临时决定并现场发挥,在我的剑上偷偷摸摸释放了几十个……强效什么术?你可知道,你脑子一热,我可是差点被自己的剑闪瞎眼!”

    恼怒是假,有点遗憾倒是真:梅丽珊卓说伊蒙学士被火葬时释放出的魔力强大到几乎足以让人起死回生,但自己却和其他所有守夜人一样,半点异常都没感觉到……看来,自己多半真是彻底的普通人一枚,与超凡力量无缘。

    “我在弄到一半时便考虑到了这种可能,所以才没继续强化法术。可惜还是没料到,才二十几个强效光亮术叠加在一起,就能有这么大的威力。”梅丽珊卓抱歉地轻笑、耸肩。在这一点上,她没有说谎,在这个魔力枯竭的世界里施法是一件相当奢侈的事。诸如把一个法术重复几十遍这样的操作,若不是遇到火葬坦格利安这种事,她压根想都不敢想。难得有无需计算剩余法力可以尽情挥霍的机会,她一激动,便没控制好度。“不知总司令大人,现在视力可恢复正常了?若没有,我也许可以试试为您疗伤。拉赫洛乃一切善良之源,我们虽然名为火神祭司,但会的,可不止是放火烧人。”

    女巫踏了两步靠近过来,似乎是想为艾格施展能修复身体伤势的法术……后者对此自然是赶紧抬手推拒。经过一下午的恢复,视野中的黑斑已经基本褪去——即使没有,艾格也不敢让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巫随便治。

    红袍女身上熟悉的热意扑面而来,艾格忽然察觉到梅丽珊卓与往日有些不太一样:虽然依旧是所有人都习以为常的美艳动人,但却仿佛一下年轻了十岁似,原本细节处难以察觉的岁月痕迹也消失不见,肌肤上甚至隐约透出青春光泽和奇异的华彩,恍惚间让男人想到了一个词——仙气。

    这莫不是什么魅惑法术?

    他收摄起绮念,继续板住脸:“梅丽珊卓女士,我从不怀疑你帮忙防守长城的意愿。今天发生的事,还有之前东海望那一回,我当你是好心办坏事,便不再提了。但有些要求,我现在重申,你若是觉得我无权命令你,或是你实在办不到。那么对不住,我无论如何都会狠下心来,扮黑脸请您离开我的地盘了。”

    “总司令大人您是主,我是客,您的要求,我自当放在心上,请说吧。”

    “不多,就两点。”艾格正色道:“一,再不要让任何人、以任何方式,公开宣称我是预言中的王子。到底是不是不重要,可别忘了,我的‘前任’可是如今坐在铁王座上的史坦尼斯国王。他是个正派人,但无论是谁忽然听说有人夺走了自己的一个正面称号,想必都不会感到愉悦,而这场保卫人类的战争,我希望能争取到来自七国上下的任何帮助,这不过分吧?”

    梅丽珊卓脸上的浅笑丝毫未动,颔首。

    “第二,以后你在赠地任何顶光之王名号的公众行动,都需要提前告知我……无需亲自动身,遣人知会一声即可,我若不回复反对,便是允许,如何?”

    “好,两点。那么,我们这便算解除误会,重新成为互相信赖亲近的朋友了?”

    “嗯,如果你非要用这样的形容词的话,算是吧。”

    沟通是多么重要,今天下午时,艾格脑海中甚至都已经想过如果梅丽珊卓拒不配合,该怎么除掉她了。但只要当面说开,很多时候都会惊讶地发现:原来只是想多了。

    艾格松了口气,不再故意做黑脸,他收拾情绪和思路,准备有礼貌地结束这场会面。

    但就在这时,从始至终都表现得谦恭顺从,通情达理到让人怀疑这是不是本人的红袍女巫,却脚下一滑,在艾格注视下贴近到他身侧来,握住了他的右臂。

    “怎么?”艾格疑惑地皱眉,倒没忘坏处想。以红袍女的本事,若要对付自己,绝对无需身体接触这么复杂。

    “你很焦虑,总司令大人。是从未登上过如此高位而心慌,还是对即将到来这场大战的忐忑?”

    艾格一愣,略微一想,好像自己在得知当选总司令后,情绪上还真出现了异常和波动……

    才怪。就像那个众所周知的心理实验“不要想大象”一样,一个祭司,用神神叨叨的语气告诉你说“你有问题”,在这种暗示下回看自身,自然是没病也有病,问题一大堆了。

    想跟自己玩花样?这个级别的招数可不够!

    艾格眯起眼睛,正要开口回应,但女巫没给她机会。

    “履行职责,守卫人类王国固然重要,但也要注意劳逸结合,切莫大战未起,自己先撑不住了才是。切记:体舒、心顺,方能万事皆宜。”她抬起手中艾格的右臂,缓慢却坚定地引导着它抚上了自己的腰,“天生男女,其质有别。光之王的无上智慧中清楚地告诉我们:结合,能产生力量……当然了,总司令大人对此必然是嗤之以鼻,那就直白一点吧,就算鱼水之欢不会产生任何力量,不也可以作为我们间——更加深入地了解彼此,建立更亲密牢固盟友关系的方式吗?”

    手中,女巫的腰上传来难以置信的热力和柔软,艾格明白自己又想歪了。梅丽珊卓不是还想搞什么花样,而是在勾引自己!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