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玄幻魔法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 第343章 代价(上)
    “在搭乘铁民顺风船来这里的路上,我没有一天不通过火焰占卜您的境况,陛下。”虽然不懂中文,但这并不妨碍马奇罗心生预言之子撞到了自己枪口上的得意——他用乌黑的瞳孔盯着丹妮莉丝紫色的明眸,“您受幻象的蛊惑和诱导而前往那片阴影之旁的土地,在那里,您遭受了欺骗和愚弄,力量蒙受了巨大的损失……唯一幸运的是,没有遇到危险。亚夏的住民拥有已知世界最诡异强大的天赋和力量,但正因为如此,他们反而比任何人都更敬畏光之王的预言——您作为预言之子,无论那群巫师多么觊觎您的力量,他们都只能通过欺瞒哄您主动献出,而绝不敢动手强抢。”

    在座所有人都是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马奇罗在说什么,更不知道该如何插话。而丹妮莉丝则是脸色一变,瞬间古怪到极点。

    “呵——”小指头坐不住了,虽然红袍僧目前的观点与自己相同,但他可不能坐视女王被一个神棍忽悠:“请恕我直言,这番话,对远途旅行归来的人而言,一百个里能适用九十九个。只要敢脑补,一路上总有故事能印证这些模棱两可的内容。”

    马奇罗笑了笑,女王身边自然是有聪明人的。

    作为红神祭司,他和所有同伴一样,在向信徒解读神谕或预言时遵循“模糊化”和“努力诱导想象”等原则——过度清晰地解释不仅会降低光之王在信徒心目中的神秘感,还容易在解读出现明显偏差时大大增加弥补和圆回来的难度。

    但,若是对预言之子,那便无需太过坚持以上规矩了——在这里,有一条更高的原则在发挥作用:自己必须得取得丹妮莉丝百分百的信赖,并指导帮助她踏平困难克服阻力,回到该去的地方,去应验预言,击败光之王的宿敌。

    “向您提供驭龙术的人擅自提出了不该提的要求,您为本就该属于您的东西、本就该享受的服务,付出了不该付出的代价。”略微斟酌后,红袍僧决定再说清楚一些:“用通用语更直白地解释就是,您被宰了。”

    代价?她到底付出什么换得了驭龙术?

    培提尔望了望丹妮莉丝,身体难以察觉地一震。

    他忽然想起来:他们的小女王数月前出人意料地骑龙东去时,身上可一分钱都没带,所携有价值的东西除了龙之外就只有她自己了。可现在黑龙不仅好好地回来了,看上去还长得更大更强壮了……那么,难道……

    风暴降生的丹妮莉丝,自己效忠的合法君王和返回维斯特洛的唯一希望,居然靠卖身来换得了驭龙术?

    小指头的表情略微扭曲,在君临的红堡内混迹多年,他当然清楚对“君王”这样的公众人物而言,“黑历史”对威望和影响力能造成的破坏力有多么巨大。劳勃可以荒淫无度不顾七国上下对他的看法,是因为他的位子在岳父和兄弟的支持下稳得不行……而丹妮莉丝却是个正要夺取铁王座的创业者,更要命的是,她还是个女王!

    在这个世界里,人们在同一件事上,对男性和女性的容忍度,可是截然不同的。

    王子可以万花丛中过,可以处处留情,女王却不行!

    怀着强烈的恨铁不成钢心态,培提尔·贝里席迅速开始思索公关和影响舆论以将此事影响力压至最低的最佳方案。而丹妮莉丝……则是深吸口气后,完全放松了身体。

    这可就不是诱导联想的话术了,面前这黑肤红袍僧当真在火焰中看到了自己的经历。

    没错,她为获取驭龙术而付出了代价,通俗一点说,就是卖身。

    但,此卖身,可不是彼“卖身”。相较小指头此刻脑子里想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丹妮莉丝实际上做的,可真完全可以从字面上来理解。

    ***

    亚夏是一座浸淫在魔法中的城市,巫师、炼金术士、月咏者、死灵法师、火术士、血巫在这里随意练习法术和咒语,举行诡异的仪式,施展骇人的妖术……仿佛全世界所有超凡者、物和事件都聚集在这里。丹妮莉丝骑龙翻越千山万水赶到这里,发现此地的人和她所去过的任何一处都不一样:他们虽然也好奇地围观和并对自己所骑的卓耿指指点点,却没表现出丝毫的惊慌和害怕……比起看到龙来,倒更像是一群普通人瞧见了他们骑不起的“好马”。

    这种完全不正常的“正常表现”,反倒让丹妮莉丝迅速意识到:这个遍地都是奇人异士、龙也无法引起轰动的地方,或许真有自己想要的驭龙术。

    找到它比想象的更容易:完全没经过揭秘、探索或是冒险——驭龙术居然就像商品一样,被存放在一个类似商店地方的货架上,出得起价码的人自可取之!

    东西就在那里,如何得到它却成了大问题——它的价格超出了弥林金库的承受能力,更何况她也没将金库带在身上。而直觉更告诉丹妮莉丝,想要像在阿斯塔波“买”无垢者那样搞,在这里是既无道理也行不通的。

    那么,就只有谈价钱了。

    货主态度坚定地拒绝了先货后款的提议,直接点名要她骑来那条龙:没有驭龙术,丹妮莉丝空有三条龙而无法运用;而以一条黑龙换取驭龙术,她不仅能控制剩下两条龙,甚至还能获赠成套的“育龙术”,大可继续繁衍更多。

    并不过分的要求,却是一个母亲绝对无法接受的条件。丹妮莉丝同样坚定地回绝并离开,骑着龙一边在亚夏周边风餐露宿,一边思考事情的解决方案。然后,那个曾在她幻觉中出现,让她决心来这里的关键神秘人,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她面前。

    ……

    卓耿展翅飞开,去寻找今日的午餐,而突然出现的魁蜥则站在流淌着黑水的河边,披着上次见面时所穿的拖地兜帽长袍,兜帽下的红漆面具一如既往的棱角分明,反射着亚夏黯淡的日光。

    “我还以为永远见不到你了。”丹妮莉丝不知道这是幻觉还是梦境,但已不是第一次见到对方的她决定抓紧时间谈正事:“要达西境,必须往东;若要光明,必须通过阴影。看来我没有解读错,你要我来亚夏,我来了。”

    “你展现了智慧,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我很高兴。”

    “拍马屁的人,弥林的宫廷里已经够多了!”丹妮莉丝厌恶魁蜥装神弄鬼的腔调:“我找到了我想要的东西,可惜我买不起它。你说你要为我指路,那就帮帮我。”

    “理性告诉你,未经训练的龙会把你的王国化为废墟;而经验告诉你,无论如何都不能用龙来换取它。遵从理智指引的同时,又能吸取经历的教训——这就是智慧,别把真诚的赞美也当成奉承。”面具女子的手从长袍下伸出,纤细修长的手指间握着一本材质奇特、卷起的书籍。“至于你想要的东西,它就在这里。”

    丹妮莉丝顾不上和神秘女子拌嘴了——她的瞳孔瞬间扩大,魁蜥手中拿的,正是她先前在亚夏城中所见的《驭龙要典》。

    “你想要它。”魁蜥举起手中的书,然后缓缓蹲下身子,将其放在脚边的圆石上:“事实是,没有它,你压根无法夺回你的王国……而遗憾的是,若无导师,您又将永远无法理解其中的内容。”

    “我厌烦猜谜和深奥莫测的忠告了!”丹妮莉丝将遮挡视线的一缕银发撩起,强抑住跑过去拿《驭龙要典》的冲动,“如果你是我的朋友,那就帮我掌握驭龙术!”

    “我可以帮到你,但这需要代价。”

    “代价是什么?”

    “你很快就会知道。”

    “我不想要很快,我要现在、立刻、马上!”丹妮莉丝提高了声音,“以女王的名义,我命令你……”

    “好好休息,如果好奇,先翻一翻这本书。预习过后,我们再来尝试掌握它。”神秘女子像出现时一样消失了,流淌着黑水的河边圆石旁,没有兜帽长袍,没有红漆面具,没有魁蜥,只剩下一本孤零零躺在石头上的书。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