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玄幻魔法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 第374章 高阶祭司(上)
    被客客气气地请进龙石堡大厅,却稀里糊涂激怒了初次见面的龙女王。更糟糕的是,这一切还不是因为艾格犯了什么错……是丹妮莉丝自己把自己惹毛了。

    感谢完带路并一番东奔西走将他们安顿妥当的弥桑黛,艾格带着怒气和急切,丝毫没有耽搁便来到隔壁梅丽珊卓的房间。

    “是你硬要说服我来龙石岛见女王,怎么整场下来反倒一声不吭,净站在我身后当背景?”艾格通常不会用这样冲的语气和女巫说话,但眼下的情况容不得他镇定自若,“现在我们往好听点说是休息,实际上却形同被扣留,待到明早,又该怎么给龙女王答复?答应她的条件,先前的一系列安排顷刻全成废招,回去立马得背着叛逆之名一边迎战异鬼一边想着怎么向山地氏族解释和应对史塔克家的怒火;而若是拒绝,被下逐客令赶走倒还算简单,要是那坦格利安女孩疯病一犯将我打入牢房甚至一刀砍头,长城在没有总司令指挥的情况下迎来敌人的最终进攻,那可就滑了大稽了!”

    实际上当然还有第三种方案:先假装答应,待一切事情办完,安全返回赠地后再毁诺。这样,至少确保自己不会为某个愚蠢的原因而被耽搁在距长城千里之外的龙石岛,赶不上最终一战而让太多筹备化作无用功。

    但以这种“卑鄙”的形式脱身,方便则方便矣,于丹妮莉丝对自己观感的破坏却几乎是毁灭性的。龙女王也许不会为他一个谎言兴师动众骑龙跑到长城去烧他,可一旦用了这招,自绝于女王线,那君临的这场铁王座之争无论谁输谁赢,将来都铁定会成为艾格踏出赠地的阻碍和敌人,可以算是最糟糕的选项。

    “慌什么。龙女王接见的是你守夜人军团总司令,我一个祭司有何资格开口插话?”话虽如此,但梅丽珊卓看上去也有些忧心忡忡,“女王一定是对你的来意产生了什么误会,我入夜后会去与马奇罗好好谈谈,搞清楚发生了什么。”

    “马奇罗,是那个站在女王宝座旁阴影里扮雕塑的大黑个子?”艾格见梅丽珊卓能这样不假思索地便叫出一个自己压根没印象的人名,立马意识到了什么,“是他让你带我来见龙女王的?你们光之王的祭司间,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通讯方式?算了……我不想逼你向我解释这些内部秘密,但记住,丹妮莉丝来不来赠地帮忙无所谓,但我若不能尽快返回主持大局,一切就真全完了!”

    ……

    一番讨论后,梅丽珊卓说服艾格稍安勿躁,回房等她的消息,自己则设法与同在城堡内的另一名红袍祭司进行了联络。

    白天的会见不欢而散,自然也不存在什么愉快的共进晚餐。动也没动龙石堡厨房送来的食物,梅丽珊卓一直等到天色变得完全漆黑,才推门而出,拐了几个弯后来到一个没有侍卫看守的高塔顶,见到了在此地等候她的马奇罗。

    一个是随守夜人总司令而来的贵客,另一个则是龙女王信任的顾问,他们本没有必要把见面搞得这么鬼鬼祟祟。但一切保密措施都是有意义的,因为接下来这里将进行的,是一场高阶红神祭司间的对话。

    ***

    红神教信徒千千万,祭司也一抓一大把,但要成为“高阶祭司”,却要满足两个苛刻条件:一、在魔法和戏法上皆取得一定造诣;二、实现与拉赫洛的双向沟通,证明这一点并获得所有同僚认可。

    双向沟通的意思是:不仅能被动地从火中看到东西,而且能通过祈祷和献祭……获得拉赫洛的神迹回应。

    声称自己能做到这一点的祭司有许多,但真正困难且关键的地方在于:向其他高阶祭司证明这是“神迹”而非“把戏”,从而获得认可。

    和寻常人对普通宗教、神廷的想象不一样的是,古往今来无数高阶红神祭司间通过互相沟通交流早已达成共识:他们的神真实存在这一点虽然毋庸置疑,但不知为何——拉赫洛并不会将神谕通过某一人集中高效地传达到凡世间,而是会通过火焰广泛且毫无规律地向所有信徒展现一条条呈碎片样、彼此难寻关联的信息,缓慢而低效地引导信徒们的行为。

    正因为数量稀少且从火中看到的信息各不相同,在红神教内部这一小撮被称为“高阶祭司”的最核心信徒中,等级并不存在,没有人是凌驾于其他人之上的“光之王代言”。同样由于数量极其稀少,“民主”在高阶祭司内部也能轻松实现。他们通过交换观点、少数服从多数的形式,来决定宗教整体活动的走向:瓦兰提斯大红神庙的至高牧师本内罗,他被称为“至高”,不是因为他是宗教领袖,而是因为他是所有能与拉赫洛进行沟通的高阶祭司中资历最老、把戏也玩得最好的一个,于是被选出来充门面并主持神庙面向普通信众的俗务罢了。

    至高牧师并不是高阶祭司们的上级,充其量只能算是“大哥”。本内罗有权对马奇罗、梅丽珊卓这样的高阶祭司进行调遣和分配工作,但同样的……一旦后者们对拉赫洛传达的信息有自己的解读,同样可以选择不接受指挥,离开神庙前往该去的地方、在不给多数派高阶祭司带来麻烦的前提下进行自己认为有必要的工作,神庙并不会进行阻拦或干预。

    梅丽珊卓因为坚信自己会在龙石岛遇见预言之子而来到维斯特洛,马奇罗也因为与本内罗观点一致而前往奴隶湾并自称受至高牧师指派。也正因为有一半以上的高阶祭司同意丹妮莉丝才是预言之子,所以红神庙的世俗和舆论资源才会在“龙母派”的指示下倾斜并支持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的事业,而艾格那边却迟迟等不来任何实际的援助。

    但即使存在分歧,高阶祭司间也绝不会起争吵或冲突,除了惯例和潜规则如此外,更重要的一点在于:不同高阶祭司从火中看到的内容虽然不尽相同,却从不会彼此冲突和矛盾——真相只有一个,他们通过交换信息和讨论,来决定自己是成功说服对方还是被对方说服……或是继续保留意见。

    和通常在人前神神叨叨的伪装不同……高阶祭司间的这种“沟通”,会十分迅速而高效,毫无保留、干净利索,且坦诚直白到不使用任何技巧和花招,确保百分百毫无错误或疏漏地传达需要传达的信息。

    也正因为如此,这种谈话的每一句都可能包含大量绝不能外泄的机密,不能被偷听走半句。更别提:两个本该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祭司,却像懵懵懂懂的孩子一样聚在一起交头接耳,交换彼此所见、讨论预言真伪……以及该如何用各种方法手段引导各自手中信徒行为——这会极大影响他们形象的画面,绝不能让即使是预言之子在内的哪怕自己人听见看到哪怕一眼。

    况且,这城堡里,可还有不算自己人的家伙存在。

    马奇罗感应到了女巫的到来,不需要回头看,他知道是梅丽珊卓。

    “你见到龙女王了,有什么感觉?”

    “不得不承认,很神奇。”梅丽珊卓走到马奇罗身边,同样向城堡下方远处的龙石岛军港望去。忠于女王的舰队即使在夜间也不停止巡逻,码头上和岛屿四周,到处是星星点点的灯火,人影幢幢,“我见过其他拥有坦格利安或黑火血脉的人,龙王的后代们身上确实会存在异于常人之处,但从没哪个能给我如此强烈的感受,这是你的手段?怎么办到的。”

    “不是我的手段,这是宿命的力量,她就是预言中的王子,她的歌就是冰与火之歌。”

    “放一放谁才是真正预言之子的讨论吧,告诉我,为什么今天那个坦格利安家的女孩在见面中表现得如此异常,说话也颠三倒四?传说众神像抛硬币一样来决定一个坦格利安是疯狂还是伟大——她是硬币的另一面?”

    “就我目前所见不是。”马奇罗摇摇头,“她今天表现得有些不正常是我的原因,我告诉女王:她所能取得的最强大的追随者马上会来拜访她。我们今天打断了会议立刻接见你的总司令,丹妮莉丝甚至为此换了件衣服……结果他不是来宣誓效忠的,期望越高失望也就越大,且让女王很尴尬——他到底为什么不肯答应女王的条件?”

    “最强大的追随者?你凭什么做出的判断。”

    “我在火焰中看到了他与女王并肩作战。”

    “我也看到了女王用龙焰击退尸鬼的画面,但仅此而已。”没错,火焰中展现的景象从不互相冲突,这回也没例外。但艾格和丹妮莉丝到底是以什么关系站到一起……男主女辅、反之、抑或皆不是?梅丽珊卓见过无数同僚由于虚妄的判断而做出错误的预言,他们一厢情愿,却误以为自己的解读是光之王的意图——马奇罗在魔法上的造诣高于自己,但在预言解读上一直都是她略胜一筹,但愿这次也一样。梅丽珊卓用责怪的语气道:“艾格不可能答应白天女王提出的条件,在带她回维斯特洛前你应该做做有关七国形势的功课,你知道现在北境和赠地那边是什么状况吗?”

    马奇罗没有生气,更没有问为什么,高阶祭司间的沟通尤其强调坦诚,当梅丽珊卓使用“不可能”这样的确定性词汇时,那就意味着事情在这一点上没有商量余地。

    而这糟糕透了。

    “我确实不知道,维斯特洛的局势变化太快了,我掌握的信息仍然停留在劳勃国王驾崩前后的时间。如果守夜人总司令不向女王宣誓效忠,北境又与女王为敌,那即使是我也很难说服她北上前去参与那场终焉之战。”

    “那是你的问题,若女王最终没有北上参战,那就说明她不是预言之子,你应该明白这一点。”梅丽珊卓毫不客气地说道,“而我和守夜人总司令,不能在龙石岛耽搁哪怕一天,明早必须离开前往君临。”

    ——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