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玄幻魔法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 第406章 身怀利器,杀心自起
    “好计策,总司令阁下,听罢你言,当真是迷惑茫然一扫而空。”沉浸在对未来的美好构想中片刻后,丹妮莉丝回到了现实中,“但你也说了,这是在极端简化问题、且假设我已经取得胜利的情况下得出的最佳方案。但现在的问题是,这片大陆的局势可远没有您在这张纸上画得那么简单,而我也还没取得胜利。”

    确实,现实世界可不是白纸上的圈地和打叉游戏:每将一个变量加入考虑,局势的复杂性都会呈指数型上升一截,而摆在丹妮莉丝面前的还不是征服者伊耿面对的那个松散和各自为战的七国,而是一个已经统一过又分裂、有着史坦尼斯这么一个“正统”国王、还有一个来历不明的小伊耿和黄金团插足的……局势混乱到不可思议的维斯特洛!

    将维斯特洛所有实际情况都代入模型,再考虑狭海对面诸地,尤其铁金库所在的布拉佛斯、瓦里斯同党伊利里欧所在的潘托斯和刚刚因对奴隶制态度不一而与女王干过仗的瓦兰提斯……这些自由贸易城邦的态度和倾向,想靠单纯的权谋手段破局的难度将暴涨到天文数字级,远远超出艾格能进行分析和判断的能力范围,即使是小指头和瓦里斯也绝不敢说,一切尽在掌控中。

    幸好,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要走寻常路,甚至连暴力破局的工具都已经准备到了一半,只欠东风了。

    “陛下问我要那本书的下半本,我献上了。”艾格向后靠在椅背里,微笑着望向女王,“作为个体的人,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是过眼云烟,稍纵即逝;而各个家族、势力虽然可以通过继承来延续,也同样只是昙花一现……只有‘地缘’,才是亘古不变的第一要素,人力无法克服的永恒障碍。我所献计策便是以‘无法克服的障碍’为唯一考量,旨在为陛下提供一个思路、一条实现您那伟大理想的可能路径,仅此而已。您听过觉得有道理,准备这么做,那开始着手思考怎么克服那些‘能克服的障碍’便是,但若是连具体操作和实施也要问我的话,这也未免太高看在下了。”

    “你出的主意,难道会没有后续思路?”丹妮莉丝不高兴地脱口而出,全然没意识到,这句话潜意识里已经是全然信任和依赖对方了。

    艾格耸耸肩:“陛下想要书的下半本,内容我已基本口述完成,如您有需要,我抽空甚至可以将内容整理成下册再次呈给女王。但再具体的思路,请恕在下无能为力——这不是一个守夜人总司令该考虑的事情,而是您和您幕僚的任务了。”

    ***

    丹妮莉丝的表情严肃起来,渐渐恢复到了女王该有的状态。

    面前这男人虽然嘴里说着无能为力,可表情上分明就写着“我什么都想好了,但对不起就是不想告诉你”。她虽然见识阅历浅薄些,但脑子可没问题,哪还能不明白:免费的内容已经结束了,接下来的,要收费了。

    怒意一闪而过,随即消弭——因为她回想起了一个事实:面前这男子还不是她的臣属和追随者,两人甚至还只是第二次见面。

    想到这里,她忽然产生了几分尴尬。

    先前在龙石岛初见守夜人总司令,自己放低身段伸出橄榄枝却被拒绝时,丹妮莉丝是真有些恼羞成怒,觉得对方给脸不要脸的。如今亲身访问赠地,她才发现自己那天的想法有多可笑:长城守军根本不是她原先想象中的“几百个老弱病残”。无论是宽阔笔直在几百米高空也清晰可见的国王大道赠地段,还是后冠镇超乎想象的规模和雄伟,抑或方才骑龙降落时场地上四周密集却依旧能有序撤离的人山人海,乃至内堡中那一队队全副武装、精气神十足的士兵,都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

    这么一个要名有名,要兵有兵,还顺带胸有韬略,正值壮年的一方统帅……自己先前居然想用“不攻击守夜人产业”这条件外加一张笑脸,就换取来他的忠诚?现在想想,简直就是在侮辱别人!

    侮辱过他后,第二次相见还摆冷面孔,甚至尝试用龙来建立威慑。在这种情况下对方还依旧以宾客相待,费口水和自己说这么一大通话,已经是仁至义尽,甚至是令人敬佩的涵养和肚量了。如今想有所保留和防备,才是正常情况。

    马奇罗用话术忽悠了自己,丹妮莉丝不悦地想道,君主论的上册《为君之道》和下册《统治七国》确实对自己有巨大臂助,但这本书的作者——活人而非死物,才是预言中自己“所能取得的最强大的追随者”!

    从对未来美好想象的天堂回到冰冷现实的那种空虚,只有面前这男人立刻屈膝宣誓效忠才能填满!

    ……

    “你想要什么?”

    丹妮莉丝坐回椅中,变回了那个双臂抱胸的高傲女王,也做好了被痛宰一顿的准备——因为她相信,艾格脑海中《君主论》的隐藏内容,值得她付出代价来获得。

    ***

    这是让自己开价了,艾格有些哭笑不得。丹妮莉丝还是太年轻太幼稚,就算出去女票也得拿术语遮掩一下呢,想要别人的支持,哪能用这么直白的询问?

    在数月前那场冰痕城夜谈中,他确实与丹尼斯·梅利斯特进行过一场敞开心扉、酣畅淋漓的权力交易和利益互换,从而结束了漫长枯燥的总司令选举,开创了赠地的新局面。

    那真是艾格此生进行过的最爽的一次谈判,穿越前找工作去面试都没这么痛快,现在想想还舒服。

    但同样的坦诚和毫无保留,却绝不能用在和女王的对话里。

    想象一下——如果诸葛亮在刘备请他出山辅佐时,赤衤果衤果地说:“帮你可以,但事成之后我要拜将封侯,子孙后代永享荣华富贵。”那……可以想见,君臣间的关系肯定没法那么和睦,这段故事也绝不可能成佳话了。

    孔明先生实际上是怎么做的?

    他不仅隐瞒了自身的世家出身,逢人便标榜自己是“布衣”,还找朋友上门推销自己吹嘘他为“卧龙”,更是在刘备三顾茅庐亲自上门邀请他出山时仍一再推拒,直到前者搬出“天下苍生”的大义来,才勉为其难地松口——皇叔可记住了,我帮你不是为了利益,是为了天下苍生!

    何等高明!

    艾格不敢妄自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说诸葛亮演戏演得好,毕竟——万一、可能、也许、说不定……他真是心系天下苍生呢?

    自己和丹妮莉丝间的关系,和与丹尼斯·梅利斯特间截然不同:影子塔指挥官,说起来是总司令下属,其实两人更像是某种意义上的同僚。丹尼斯那老头大可以光明正大地说出自己想要什么、能提供什么,甚至完事还能小小阴自己一把——他全然不担心、也不怕自己报复。

    但女王可不同,一旦上了她的船,她便是君,自己便是臣。想要活得久走得远,自己不仅得对君主有价值和用处,还得有个积极正面、始终如一的人设,获她信任、讨她欢心、得她敬重方可,在决心翻脸为敌前都露不得半点底细马脚。

    自己想要什么?想要女王你跪下替我咬,想要当世界的主宰,想唯我独尊,想不受任何人节制!

    身怀利器,杀心自起。权力当真是欲x望最强的催化剂,曾几何时,艾格还是个只想远离长城当逃兵的小角色,谁能想到,他也会有野心大到想要吞天的这一日?

    但这些想法,却是他向任何人都不会吐露哪怕半个字的。

    他不开条件。

    但若是到最后女王心里还是没点逼数,没给足功臣好处,那自己会怎么做……可就不好说了!

    ***

    艾格露出了一个云淡风轻的笑容:“我不想要什么,只希望能在有生之年,看到陛下那伟大的理想实现——四海升平,百姓安居乐业,如此罢了。”

    丹妮莉丝皱了皱眉。

    她让艾格开价可没什么一探虚实和摸他老底的复杂心思,更不知道对方在一瞬间就已经想了那么多东西,当真是单纯地想拉艾格入伙罢了,结果男人这么一打太极,她反倒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你一个守夜人,却对七国概况了解得如此清楚,难道只是为了在见到我时献一个计策,然后安安心心继续看长城?你难道不明白,理想再高尚美好,不亲身行动,也是永远都实现不了的!?”

    “若世间没有陛下您,我自然有行动的意愿和动力。”女王居然都用上晓之以理了,艾格怕一味地拒绝下去把上钩的鱼放跑了,便玩了个欲擒故纵,“但既然已经有了个陛下您,那我相信,您一定可以君临天下,实现目标。”

    “好,既然你这么说。”丹妮莉丝昂起头来,收敛了片刻的王者气息再次显露无遗,“我以安达尔人、洛伊拿人和先民的女王的名义,赦免你的过往罪行,并命令你立即脱下黑衣,先来为我服务,辅佐我夺回七国,设立大王领区——打破历史的车轮!”

    ——

    【在书评区重制了一个设定和图楼,前天发今天才出来,前一个帖子因为有人打赏删不掉,这都什么奇怪的新规则,晕……埋头写书,我这个“点爷”都跟不上“点娘”的时代步伐了。该帖设定较重要,请读者移步一看,勿回复影响其版面,谢谢合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