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玄幻魔法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 第452章 被迫走险(上)
    看着卡史塔克伯爵怒意中夹着警惕的表情,艾格心道不妙。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九九,他规划着事关七国和铁王座归属的大棋,别人自然也会有符合自己身份和格调的小算盘。他因为不熟悉北境历史和诸侯间那些深层次的潜规则和条条框框,一番劝说下来,反倒让瑞卡德误以为是也对最后壁炉城有所垂涎,想占据此地扩大赠地的势力范围了!

    艾格心中苦笑:天地良心,他是要去南方帮女王争天下抢铁王座的,要最后壁炉城这么一个又北又冷又资源贫乏的伯爵领干什么?

    话虽如此,他却是不敢和瑞卡德说实话的。

    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艾格先前在长湖之战结束后敢向罗柏摊牌,一来是因为对方被龙所救,这事横竖瞒不住;二来是当时血战结束,对方伤亡惨重多半不愿再生事端;但最重要的其实还是第三个原因:经历过一番世事磨砺、孩子又才出世的罗柏·史塔克,有所牵挂,绝不敢不顾后果地乱来。

    而面前这老头呢?

    在原剧情里,这可是因为公然违逆罗柏·史塔克的命令杀害兰尼斯特家的俘虏,而被后者宣布为叛乱并砍了脑袋,直到死前都依然嘴硬的角色。又横又楞又不要命……想和这种人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说服他和平地让出最后壁炉城退回卡霍城?

    并非没可能,只是这种可能性,远远顶不上艾格在卡史塔克家士兵包围下向瑞卡德坦白自己投靠了龙女王的风险。

    对方并未参与长湖血战,没被丹妮莉丝的龙救过命,自然没什么道义上的疑虑。若他听闻真相后下令逮捕甚至处死自己,城外的赠地军队和女王,可是说什么也来不及救自己的。

    风险超过可能受益,便抛向考虑顺位后列,这是艾格一直以来的准则。

    ……

    “您误会了,卡史塔克大人。”他叹了一口气,放弃了继续交涉。再纠缠下去,只怕不小心会把自己也搭进去,“那么,我军就暂且借用城堡外的避冬市镇凑合一下,待伤员情况好转便立刻返回赠地吧。但——守夜人随后将开展的塞外远征需要大量龙晶和硝石,我会派人前往北境各地收集采购,还望大人能下令卡霍城提供配合,尽快交付。”

    “这些都好说。”见艾格没有继续不知好歹尝试骗自己送出城堡,瑞卡德哼一声后平静下来,“我作为长者奉劝你一声,别仗着自己有了点功劳就七想八想动歪念头。好好当你的守夜人总司令,北境不会亏待你的。”

    艾格佯装信服地点头称是,再敷衍几句后便寻由头告辞,转身向门外走去。

    最后壁炉城的被占出乎了艾格的预料——赠地军其实并没有那么多伤员需要地方休养,至少没有多到必须占据城堡的程度。但墙外的避冬市镇里房子虽多,却没有适合龙待的空旷场所,而此地距离后冠镇又实在太远。伤势不见好转的卓耿能不能坚持到回到赠地不是关键,关键在于:以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的性格,会容忍自己的孩子受委屈吗?

    不可能。

    她千里迢迢驭龙飞来,虽是为兑现与自己的约定,却在客观上保护了北境。为此付出了三条龙一死两伤的惨痛代价,若结果是战争结束后想在北境找个容身之所让生命垂危的黑龙暂时休养都找不到,以龙女王的性格,绝对会认为自己遭受了背叛!

    丹妮莉丝被艾格勾勒的宏大规划和美好愿景迷住套牢,进而对他的能力和立场都产生了相当美化的判断,才会在他面前表现得通情达理且温和友善。然而,身具真龙血脉的女王,绝不是什么圣母,她只有在事情大体顺利、或至少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的情况下才会保持情绪稳定——她对自己的信任和赏识,可还远未到能压过对她自己“孩子”的疼爱的程度。

    瑞卡德·卡史塔克拒绝让出最后壁炉城,丹妮莉丝绝对会愤怒……情况好一点,或许还能通过威慑迫使卡史塔克军让出城堡;若糟糕一点,她一怒之下让仍能飞有作战能力的雷哥用龙焰焚城,那守夜人南下的打算,就全完了。

    无论是以哪种方式与北境起了冲突,自己原先的通盘计划,都会全被打乱甚至彻底破产!

    怎么办?

    从大厅中间走到门口的短短十几米路,艾格便思考得额上都沁出了细微汗珠。

    不仅是因为这场冲突似乎难以避免而自己又无法化解,还因为他延伸意识到了另外一点:若自己安分守己只想着做好守夜人总司令,那今日这冲突局面根本不会产生。但,随着自己想要干点自己“本不该干”的事情,类似的矛盾和麻烦,还会不断涌现。

    他不是神,没法将世上所有人的想法全猜准并列入考虑,虽肚中早有谋划,但这些“计划”里,有多少会被人为因素导致的“变化”打乱和摧毁?

    人没有异鬼那般强大可怕,却远比它们心思复杂……征服七国,绝没法像防御异鬼那样靠一套详细完整的预案便一劳永逸。

    前方的路,恐怕不好走。

    ***

    正心情沉重地接近门口,准备返回城堡外军营探寻取得最后壁炉城的最合适方案,大门被猛地推开,一个留着络腮胡子满脸凶相的中年男子冲了进来,理也不理艾格,径直朝大厅内正站在火炉前的瑞卡德冲去,一边跑还一边喊。

    “父亲,有一条龙在城堡的上空盘旋,是从南面飞过来的!”

    ……

    啥?艾格心中咯噔一下,不是和女王说好了的:他出城堡以前别让龙飞太近暴露存在吗?眼下自己人还没出屋子,龙却飞到了他们头顶上,这不坑人呢嘛!

    暗叫糟糕,他脚下加快了步伐,想趁瑞卡德没反应过来前离开其视野,尽快逃出城堡,以免陷入困境。

    但那老头的反应却比预想的要快得多:“艾格,你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站住!我说站住!该死,守卫!拦住守夜人!”

    老卡史塔克的嗓门如洪钟一般响亮,而城堡内的众多士兵又因为天上飞着的龙而绷紧了神经,门口的两名士兵听到命令立刻拔出了武器,带着迟疑和迷惑地拦住了艾格,而后者带入城堡在门外等候的侍卫见状,也只能一头雾水地同样拔出武器……

    片刻前还并排站着一团和气地聊着天气、扯着异鬼的一帮守夜人和北境士兵,顷刻间就变成了剑拔弩张的对峙态势。

    为免主人警惕,艾格并未带进城堡太多侍卫,但也有一打之多。这意味着,至少在大厅门口附近,守夜人对北境士兵是有绝对的数量优势的……若艾格有詹姆或奥柏伦那般的武艺,说不定会选择当机立断地动手,在城堡内其它士兵反应过来前杀出城堡。

    再进一步想——若艾格这趟来之前便有了动手的打算,他绝对会安排人在城堡外准备接应或干脆里应外合一举夺下城堡。然而,过去的事情不容假设,本没想好要动手的他,却被雷哥的意外飞越一下推进尴尬境地——没安排后手的他,想杀出大厅简单,但要冲过百米离开城堡,再摆脱追击逃回城外军营,却没有多少把握。更麻烦的是,就算安全逃回去,这么一闹,也必然会让随后夺取最后壁炉城的难度大大提升!

    这女王,一而再地不按约定行事,坑爹呢吧!

    艾格内心咆哮一声,咬牙打量一番局势,又回头看了看正冲过来的卡史塔克父子,千钧一发之际脑中灵光闪过,放下了按上剑柄的手。

    “都把家伙放下!”艾格皱眉对自己的侍卫下令,然后站定脚步,转身一脸坦然地对上了跑来的瑞卡德·卡史塔克。

    守夜人士兵们率先服从命令收起了武器,绷紧了神经的卡霍城士兵也松了口气后把剑插回鞘里。

    看起来是一场误会,都不想打的双方暗道。

    “你跑什么?”瑞卡德瞪着眼睛。

    “抱歉,先前在想事情,没听到大人正在叫我。”艾格耸耸肩,“若您想问那条龙是怎么回事,那没必要了,世上只有一个人还有龙,您知道那是谁。”

    艾格无从判断龙是女王没管住还是受她又一次莽撞和任性的指挥而来,他可以确定的是,自己此刻正身陷险境。现在,他得临场应变,自己设法找出一条生路了。

    瑞卡德·卡史塔克确实是个让人不敢招惹的莽汉,但他在原剧情里敢于挑战封君的权威,是出于儿子被杀的复仇欲……而巧的是,方才冲进屋的那个人,称呼他为“父亲”。

    ——

    妙书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