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玄幻魔法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 第472章 风暴前的宁静
    浩劫余生。

    伴随着轰轰烈烈的战后重建,紧张而有序的备战工作也在同步进行着。

    由于新生不久,赠地既无属于自己的文化,除了守夜人历史和刚刚结束那场惊心动魄的大战外也没可称道的故事——底蕴的缺乏通常会导致一个集合体向心凝聚力的不足,幸好,赠地有其它方面的优势来弥补缺陷。

    这里没有盘根错节、彼此关系复杂的众多利益集团,少许部族间的那点摩擦和矛盾,也在法律这根大棒和共同的威胁面前泯然无踪……在全人类的天敌面前,所有人都是彼此的兄弟和战友。有明确的目标和方向,所有人的劲儿都会往一处使,阻力小到全然不值一提。而此刻,这片土地的全部力量,就正在守夜人军团总司令的指挥下,向同一个方向奋发着。

    经过“漫长而细致的搜索侦查”,军团的官方发言人最终“无奈”地宣布:根据游骑兵收集发现的线索分析,在长湖之战中漏网的残余异鬼们已经通过小路,翻山越岭、从进攻时撕开的大峡谷防线破洞又逃窜回了塞外。

    为了替战死的同袍们复仇,为了将塞北那片广阔富饶的土地恢复成宜居区,更为了全人类子孙后代的生存安全,守夜人最高指挥部通过下达正式文件的方式,将原先的坊间传闻变为了确定日程的作战规划:军团将在下个月组织精锐,通过长城进入塞北追击最后的残余之敌,直到将它们彻底消灭,为这场壮丽的战争彻底画上句号!

    誓言在身的黑衣士兵、为所信仰神祇而奋斗的红神信徒、想回塞外恢复“自由身”的海量原住民、心怀建功立业之念却阴差阳错没能砍到异鬼的赠地战士……千万颗心脏为这趟令人热血沸腾的史诗远征而跳动着,他们单纯的思维意识不到这一点:只消放下龙晶武器提起寻常刀剑,再把爆弹里的黑曜石碎片换成铁钉,赠地居民们为灭绝异鬼所做的全部准备,一声令下便可以转而投入南征;试验场方向正发出着一声声轰鸣、据说是异鬼克星的新武器,搅碎血肉之躯摧毁砖石堡垒的效率和速度,可比消灭异鬼和死人要高得多!

    在一片振奋人心的火热氛围下,暗流已经开始悄悄涌动。

    ***

    数年前,艾格在君临扔下几张纸条,靠谣言的威力诱出谷地叛乱并逼走了小指头……不仅以意料外的形式超额完成了目标,更神的地方在于:世上没有第二个人参与此事,几乎没有走漏风声的可能。

    而现在,他想开始一场不甚合理的战争,“报答女王援手之恩”让守夜人有了放弃中立的借口……但仅是让赠地居民们没理由反对还远远不够,在物理上做准备的同时,艾格还需要点别的东西,让自己治下的人们在心理上也全力支持接下来这场南征。

    几十名小小的“光明使者”已经在赶往七国各地赴任形象大使的路上,但除了它们的正面宣传,艾格还再次需要谣言这把利剑助威。

    谁都不能永远单枪匹马地传播消息、引导风向还指望神不知鬼不觉。艾格现在位高权重,做什么都有无数双眼睛盯着,更不可能仍旧亲自下场干这种脏活。所以……他早就开始在培养属于自己的媒体传播和舆情控制部门上投入资源和精力。在守夜人指挥部正式官宣前就放出“塞外远征”消息,正是那个在明面编制上不存在的“守夜人宣传部”的手笔。

    除了试探公众态度,造势对外界进行战略忽悠外,此举亦是隐秘建设许久的“守宣部”诸多试运作和实战演练中的一项。

    演习一如既往地取得了成功,再次证明了守宣部自身的组织完善度和工作执行能力。于是,艾格开始大胆地抽出这把无形的新武器,挥舞着将不可见的锋芒刺向敌人。

    悄无声息地,又一条新的传闻,就像当初“塞外远征”的消息不胫而走一样,在正厉兵秣马、杀气腾腾地为彻底消灭人类天敌准备着的赠地居民间四散传播开来:南方坐在铁王座上的那个国王,以及他手下一大堆连颈泽以北都没来过的贵族们,在享受着赠地军民保护的同时,却至今仍未对守夜人接纳塞外民的行为表示认可。他们甚至已经在悄悄盘算——等这场即将进行的塞外远征结束,就勒令山地氏族迁回山中、同时强迫守夜人军团将先前接纳的野人悉数驱逐回塞外。

    ……

    史坦尼斯一向是个能动手就不哔哔的主,他不会、也不可能冒着得罪北境的风险去否决一件已经被罗柏·史塔克默许的事,更别提他眼下正绞尽脑汁想着该怎么应对“两位坦格利安”的威胁保住君临及王位,哪里有时间、心思和勇气,去管远在千里之外的赠地?

    这个说法既没可靠源头,本身也不符合逻辑,稍有常识和头脑的人都能一眼看出是个谣言。但人的理智程度永远和愤怒值成反比——经历大战幸存的赠地民听到这个消息,不第一时间炸锅已经难能可贵,有几个人能冷静分析?

    赠地民们压根不指望一群连面都没见过的贵族感激或奖赏他们,却绝咽不下被过河拆桥这口气;原塞外民中的许多压根不稀罕塞内的生活,没人赶都一心想要回塞外——但主动选择返回家园是一回事,被人像丧家犬一样赶回去,却又是另一回事!

    很快,愤怒就以后冠镇为中心,如海啸般席卷向四面八方。

    谣言已经撒了出去,艾格接下来要做的,就是静待其自然发酵,待它缓缓膨胀到即将失去控制的程度时,再一下站出来戳掉它,将其全部的破坏力都收割为己用,让“塞外远征”忽然变成“南征七国”变得合情合理,甚至理所当然。

    ***

    宏观造势必不可少,精细微操亦不可抛。

    阿莎·葛雷乔伊不是唯一来到办公室和艾格做交易的人,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艾格不断地主动或被动接见赠地大小势力的首领们。

    谈话内容当然不是直接告诉他们说“塞外远征只是个骗局我实际上准备南征,希望各位到时候带兵跟上”,而是先给这些人打打预防针,通过一切可能的手段,确保任何有能力影响或左右局势的人,在即将到来的这场风暴中……就算不为自己所用,也不变成自己的敌人。

    正如已经在影子塔战死的丹尼斯·梅利斯特爵士所说,世上任何东西都可以拿来交易——只要有适当的时机和合理的价码。

    从这个角度来看,其实搞政治很多时候像是做生意,区别仅在于:商人间交易的只能是商品和货币,而政治家却可以拿能想到的一切东西来达成合作或组成联盟。

    对那些从一开始就在帮忙的山地氏族,艾格选择安抚并重申当初的合约依旧有效,赠地永远有他们的一席之地;对那些愿意放弃原先生活在长城南定居下来,用臣服和徭役赋税来换取保护和生活所需的塞外部族,艾格则承诺永远认可他们的赠地居民身份,绝不将他们驱逐出境;对那些依旧想要“自由”不肯当下跪之人的小半,艾格则和他们商定好聚好散:等将来确定长城北面安全无虞了,会任他们返回塞外,甚至附送一点必须的“分家费”免得他们还要从头再来——买卖不成仁义在,就算当不成一家人,至少确保他们不会变成敌人或为敌人所利用。

    守夜人内部:对那些为未来出路表示担忧的保守派和反对者,艾格发誓即使为女王而战依旧会以守夜人职责和长城防御为先,永不解散黑衫军团;对那些并不反对艾格举动但亦不想参加七国内战的中立派,艾格则保证不会强迫他们参战,他们只需仍旧留守赠地和长城即可;只有那些……既有意愿和想法,想要摆脱已有命运、也有可为自己所用的价值和能力本领的,艾格才会谨慎地稍微透底,许以他们想要的奖赏,同时让他们做好准备——生理和心理上双重的。

    艾格在送女王上位的计划中做好了把一大堆贵族踢下权游牌桌的安排,除了要以此来满足丹妮莉丝“打破车轮”的高尚愿望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这些即将倒大霉的贵族们,他们的财富、地产和爵位,已经和赠地的所有东西一起被艾格写进一张张或现实或空头的“支票”。而后者正在做的,就是把这一沓支票看似漫无目的、实则精准明确地撒出去,为自己买来支持追随者、盟友和力量……以及中立者们关键时刻不会捣乱的许诺。

    ……

    日程满满的又一天结束了,艾格坐在办公桌后,一边喝着可口的热汤一边听着下属的汇报。

    “后冠镇里已经到处在讨论那个传言,甚至开始有人聚集到内堡门外要求您对此做出表态了,守卫劝散了他们……不过到目前为止,影响仍仅局限在城镇周边。我预计,大概还需要一到两周的时间来让它扩散到整个赠地。宣传部可以采取行动加快这一过程,但这会导致露出行迹,一旦落在有心人眼里……”

    “不,不采取任何行动,让它自然传播。”所谓造谣张张嘴,辟谣跑断腿,谣言这东西在某些程度上近似于阳谋,并不惧外力。艾格并不是怕什么狗屁有心人,而是按他的原先计划,两周的时间本就恰到好处,“以你自己的名义稍微做出些半官方的表态,给这传言降降火控制下烈度,确保在时机成熟前别烧到我们自己。”

    “明白。”不用多解释,亨佛利瞬间跟上了思路,“还有,阿莎小姐已经草拟了一份清单,她需要您给她提供这些物资装备,以及少量好用的人手。”

    艾格接过清单扫了一眼,都是些寻常的东西,赠地不说取之不尽,却也绝不缺这一点。倒是人手,名单上赫然是一些原先就追随她、在海岸之战中一同被俘的铁民船员——很显然,这些便是阿莎的心腹,她完全信任的人了。

    “都给她,全部物资算一千金龙,稍后你给它们随便标个单价。”实际上,哪怕算上因为战争的物价飞涨,这些东西在大点的城市里也能用一百金龙买齐,但艾格可不是搞慈善的。“至于人手,一百金龙一个,至于是‘逃走’的还是被我们‘释放’的,你和她商量下做决定吧。”

    “嗯。除此以外,她还问我:后冠镇是否有毒药或会用毒、配毒之人?”

    “用毒?”艾格翘起嘴角——看来,这女人是打算对亲叔叔做行刺和下毒的两手准备了,“我不清楚,医士那边问过了吗。”

    “我大致问了一圈,都是摇头,只有科本学士说自己‘略通药石医理’。但他正忙于火药造粒的项目,您看?”

    亨佛利不说艾格都差点忘了,科本这家伙虽是因制硝这方面的本事而被点名带来赠地,骨子里却是个全能的疯狂科学家,他说略通……恐怕还是谦虚。

    “让他在不耽误正事的情况下,尽量给葛雷乔伊小姐提供建议和帮助。嗯,他的顾问和参谋,也折价一千金龙,若最后搞出了毒药,就当赠品吧。”

    “呵,科本学士若知道自己的劳动这么值钱,肯定会很高兴的。”亨佛利开了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然后话锋一转,“还有件事,今天中午有一支小商队从南方过来,其中一人天黑时分到内堡外向守卫要求见您,声称有来自临冬城的重要口信,必须得私下里告诉您。我看他言辞闪烁鬼鬼祟祟的,不像什么好人,所以先让人看押了起来,您看……是见还是赶走?”

    ——

    妙书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