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玄幻魔法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 第24章 瑟曦-詹姆
    “转了半天,你就挑了这么个‘好地方’?”

    “亲爱的老姐,我们可是把整个临冬城都逛遍了,就这么一处是没人的。”

    “但楼下有人,他看见我们了,你还和他说了话!难道真进来转一圈就离开?”

    “别怕,他要是敢进来,我把他脖子拧断。”詹姆一把将瑟曦拉向自己,“而且,你不觉得,让一个守夜人‘守望’着我们两个的好事,很刺激么。”

    “这里这么脏!”

    “把皮衣脱下往地上一铺不就成了……快点,别犹犹豫豫了。”

    “该死,放开我!”

    ……

    女人挣扎着,但最终拗不过男人,被他捉小鸡般抱在怀里。

    “你总是这样胡来,总有一天会死在自己的任性上!”

    “也许吧,谁叫我的好姐姐太迷人了呢。”詹姆毫不在意地说道:“人早晚要死,在那之前,可得好好享受人生。”

    “别一堆歪理!”

    “好好,不说了,既然你担心楼下那黑衣服的,走,我们去看看他。”

    “你想做什么?”瑟曦被推着向窗口走去,大吃一惊:“你疯了!”

    “别紧张,他看不见我们。”

    两人推搡着来到窗口,底下的老内院中,那名守夜人仍在对着箭靶一支又一支地练习着射术,压根没有抬头或进入首堡的意思。实际上,由于首堡建于临冬城的两道城墙之前,主要考虑的是军事功能,所以窗口极小,就算艾格从下面抬头往上看,也只能看到七国的王后站在窗边俯视自己,而他身后则站着御林铁卫詹姆·兰尼斯特……至于两人到底在做什么,由于脖子以下的身体全被窗台遮掩,根本没法判断。

    ***

    “放心了?”

    “你简直就是个混蛋。”瑟曦恼火地骂道,心底却不得不承认这刺激的体验给她带来了异样的快感。但她今天可不只是为和詹姆亲热才叫他出来:“别整天就想着这些破事,我问你,你可知道史塔克答应劳勃那家伙没有?”

    “还用问吗,以我们国王那性子,如果被拒绝,会有脸在临冬城待十几天,还兴致勃勃地出去打猎?”詹姆手上动作未停,飞快地解除着瑟曦的武装:“很快,御前会议中就将出现一位纯正的北方人了。”

    “我不喜欢这样,”瑟曦任由弟弟动手动脚,脸上却浮现些许忧愁:“当首相的该是你才对。”

    “饶了我吧,这种苦差我可不想揽,想做的事多着呢。”

    “你难道看不出背后隐藏的危险?”瑟曦回身愤愤地推了他一把,当然,没推开。“劳勃把那家伙当亲兄弟一样。”

    “‘当’亲兄弟一样?如果我没记错,劳勃连他真正的亲兄弟都不对付。”詹姆轻蔑地笑笑,“不过也不怪他,有史坦尼斯那样的弟弟,任谁都要反胃。”

    “别傻了,史坦尼斯和蓝礼是一回事,艾德·史塔克又是另一回事,劳勃会对他言听计从!这两人都该下地狱,早知道我就坚持要他选你当首相……我一直以为史塔克会拒绝他。”

    “干嘛这么恨史塔克?虽然我也不喜欢这群狼,但这样已经算走运啦,”詹姆开始解身上的风衣,为了方便,他今天可是特意没穿御林铁卫的那一身铠甲:“诸神在上,如果史塔克拒绝,天知道国王会不会叫他弟弟或那个小指头来当首相。比起野心勃勃又毫无底线的对手,我宁愿面对讲究荣誉的敌人。”

    “我们得盯紧他。”

    “随你,但我宁愿好好看看你,”詹姆对此毫无兴趣,“过来,让我……”

    “下面有声音!”瑟曦忽然推住弟弟的肩膀制止了他的下一步行动,重新靠近窗边。

    “怎么了?”

    詹姆同样凑过头来:底下的老内院中,一身黑衣的守夜人依旧在原地,但他身旁的墙头上却坐着个小孩,看上去像是史塔克家的某个,但自己忘了名字。

    守夜人正在大声地朝那孩子叫着什么,似乎试图说服孩子下来,不过男孩不仅没离开墙顶,反而站起来,伸直双臂迈着两条腿儿像走钢丝般朝东南方向而去,没一会,可能是放心不下的守夜人也离开了老内院,估计是绕到另一边去追了。

    “都走了,你可放心了?”

    “放心?”瑟曦的视线离开窗外,依旧满面严肃:“我怎么放心?艾德公爵从没插手过南方的事务,从来没有。我告诉你,他肯定就是要对付我们,不然何必离开他的势力中心?”

    “你纯粹就是心虚才会想太多,他离开北境的理由多的是,责任心、荣誉感、没法拒绝好兄弟劳勃、或者想成为一代贤相名垂青史,或者他们夫妻不和,甚至几者皆有,或许只是想找个温暖的地方住一段时间调养一下也说不定。”

    “他太太是艾林夫人的姐姐,莱莎竟然没有跑到这里,用她的指控欢迎我们,已经很难得了。”

    “你想太多啦,艾林夫人不过是头吓坏的母牛嘛。”

    瑟曦扭头瞪了詹姆一眼:“这头母牛可是和琼恩·艾林同床共枕的。”

    母牛和谁同床都是母牛,詹姆想着,没有掩饰心中不屑:“假如她知道,早在离开君临之前就去找劳勃告状了。”

    “在他刚刚决定要把她那没用的儿子送去凯岩城作养子的时候?我想不会。她自己也明白如此一来她儿子会成为人质,威胁她不准说出实情。现在回到了鹰巢城,只怕她胆子会大起来。”

    “作母亲的都一个样,我总认为生产会烧坏脑子,你们全都疯了。”詹姆快忘了自己母亲是什么模样了,他苦涩地笑笑,把这个词说得仿佛是个诅咒,“不管她究竟知道什么,或自以为知道多少,反正她没有证据。”他停了一会儿,“她有么?”

    “告诉我,你觉得国王会需要什么证据?”即使被爱人搂在怀里,瑟曦也掩饰不住怒火:“他根本就不爱我!”

    “好姐姐,这是谁的错啊?”

    “你和劳勃一样都瞎了眼!”

    “如果你的意思是我和他看法一致,没有错,”詹姆继续着自己动作,很快就将女人剥得衣衫所剩无几:“我眼中的艾德·史塔克是个宁死也不愿背叛国王的人。”

    “他已经背叛过一个国王,你难道忘了吗?我不否认他对劳勃忠心耿耿,但要是劳勃死了小乔继承王位呢?而劳勃越早死,我们便越安全。我丈夫近来愈加焦躁不安,让史塔克随侍他身旁只会让情况恶化。他到现在还爱着那个死了的十六岁小妹,谁知道哪天他会为了新的莱安娜,把我丢到一边?”

    “你别老担心未来的事,多想想眼前的幸福罢。”

    “少说这种话!”女人斥道,然后便呻吟一声没法继续说下去,詹姆进入了她的身体,她已经两个月没碰男人了。

    ……

    “好姐姐,尽说些这种扫兴的事,我都听累了。”弑君者将七国的王后推挤到墙边,“闭上嘴巴,好好享受吧。”

    “该死,墙上很冷——”

    女人的嘴被男人堵住,屋内安静下来,只余两人的摩擦和喘息声,然后,窗外又传来守夜人的叫嚷。

    “又发生什么了,詹姆,停下,去看看怎么回事!”瑟曦慌慌张张地推开弟弟,紧张地指挥道。

    “妈的。”弑君者愤怒地走向窗边,发誓有机会一定要这守夜人好看。

    他探头望向首堡底下,看见之前在底下训练的那名黑衣人又回到了原地,正抬头朝自己招手:“快下来,太危险了!”

    什么鬼?一个小兵,敢对自己指手画脚?

    弑君者被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弄得莫名其妙,迟疑片刻不知该如何回应,然后迅速反应过来:这不是在和自己说话,之前那熊孩子在爬首堡!

    他把头伸出窗外,向窗口边上的墙壁环视搜索,终于发现了目标——片刻前还在下面老内院墙顶上的那名男孩,正在自己所在这层楼墙外的石像鬼上,从一个荡向另一个,接近自己所在的窗口!

    詹姆大吃一惊,瑟曦还在屋内,两人都是衣衫不整的模样,不能被人看见!

    “你在那干嘛?快下去!”

    男孩正想给在地上那个不停催促自己下去的啰嗦守夜人表演几个绝技好让他闭嘴,完全没法也没有料到早已被废弃的首堡内会有人,当詹姆的脸突如其来地从窗洞里冒出并与他对视,他与其四目相对,受惊之下动作一乱失去平衡,挥舞的双手没能抓牢什么,就这样尖叫着从首堡外墙摔落下去。

    “喂——”

    詹姆全然没预料到事情会如此发展,伸手欲抓已来不及,站在窗前呆呆地半张着嘴。看着男孩摔落向地面的瘦小身影,男人猛然想起了他的名字。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