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玄幻魔法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 第56章 方寸不能乱
    在冰与火的世界里,没有贵族身份寸步难行?这一说法虽然有些绝对,但至少在维斯特洛几乎是这样。没有人是龙傲天,进入这个世界,就得在这个世界的规则体系下进行游戏。但艾格比常人看得更通透更本质:贵族体系只是维斯特洛表面上的游戏规则,但后面还有更深层更基础的规则:一切问题,都是资源和实力的问题。

    铁金库的使者只是个普普通通的职员,但就连原剧中铲除完一切异己、在君临只手遮天嚣张到极点的瑟曦女王见了也得客客气气,是因为他有什么爵位吗?不,是因为他代表着狭海对面的布拉佛斯。建立教团武装后的大麻雀能够把一堆国王、王后整得灰头土脸,是因为有封号和七神撑腰吗?不,是因为既有兵又有民众支持,而对手也有猪队友助攻。小指头获封赫伦堡后,瞬间跻身维斯特洛最高层贵族之一,可如果不是因为早已勾搭上艾林谷的女主人,他又算个屁?

    说到底,贵族身份是维斯特洛的上层人掌控资源的工具,而非原因——世上是先有掌握资源的人,再有贵族的。

    搞清这里面的因果关系,要做什么就很清晰了。只要自己掌握了资源,哪怕自己一辈子都挂着守夜人的标签,哪怕在法理上的社会地位低于区区一个骑士,他也照样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坚信着这一理念,艾格才进行了规划。

    ……

    他的原本的打算是,先利用庞氏骗局进行原始积累,用后勤补给和自己“征召”并安插进绝境长城守军的人来养肥守夜人军团,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让守夜人军团对自己产生依赖,从而慢慢在物质和精神上双重绑架这支独立于各大势力外的武装,先确保自己的安全和自由。

    然后,利用到手的资本配上自己拥有的超前知识,在维斯特洛建立一个巨大的利益共同体——等到时机成熟,再谨慎地动用能量和资源,参与权力的游戏,寻找为自己解除守夜人身份的方法,开始探寻反穿越的可能。

    ***

    艾格铺排好了计划,做好了竭尽智慧和知识、与人斗其乐无穷的准备,但一切都还没开始,梅丽珊卓就忽然冒出来……悄悄向他揭开了这个世界舞台幕布的一角,让他看清了混乱表象下更宏大,也更恐怖的真相。

    一个多月前,艾格因为布兰坠楼而怀疑重要剧情不可改变。然而后来提利昂顺利返回君临这一事实又推翻了前面的论断……正是出于这个世界并没有“命运”或别的什么“冥冥中的存在”的判断,艾格才会豪气顿生,让思维信马由缰,短时间内便列好庞大计划,做好了在这个世界里大干一番,改写一切的准备。

    但现在,红袍女巫的话无异于当头一棒:超凡力量确实存在,而且在影响着人类世界!提利昂能顺利返回君临,只是“神”们只是没功夫和他过不去罢了!

    艾格现在的感觉,就像小时候悄悄躲到房间里正准备痛痛快快地打一会游戏看一会片,抬头却发现天花板上有个摄像头,满腔兴奋瞬间被浇灭大半——被爸爸级的存在全程无死角盯着,谁嗨得起来?

    ……

    梅丽珊卓见艾格久久不语,以为他是被自己所讲述的内容吓坏,内心不屑,守夜人中的硬汉,异鬼杀手,在超然的力量面前,照样得瑟瑟发抖。

    “还有什么要问的吗。”她没有表露出轻蔑,畏惧超凡力量毕竟是人之常情,自己也曾体验过这种震撼:“那么,看在我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是否也可以提问几句?”

    计划必须得做出变化了,他不仅得在维斯特洛各大贵族们视野中不做出头鸟,还得在那些“半神”和“真神”们的视野里也保持低调,若真如此……自己写下计划的那几张纸,至少有一半可以直接烧掉了:“问吧,我同样知无不言。”

    ***

    在接下来的半小时内,艾格以恍恍惚惚的状态和梅丽珊卓继续进行问答,让他松一口气的是,对方所问的一切问题皆与塞外和绝境长城有关……这意味着,梅丽珊卓没有对他一名普通人守夜人游骑兵的身份产生怀疑,而在这一基础上,他只需要全部说真话就好,不需要费脑子去编造什么以免露出破绽。

    等到这一番交流结束,红神祭祀的脸上已经满是凝重,而艾格也利用这短短一段时间,努力战胜了恐慌。

    理智姗姗来迟,但总好过缺席,艾格缓过神,渐渐清醒过来:阴谋论可以解释一切,但把一切都用阴谋论来解释无疑是自己吓自己。自己用一堆半真半假的谎言糊弄了一堆剧情人物,谁又能保证梅丽珊卓的话不也是半真半假的虚张声势?

    更别提,梅丽珊卓作为一个红神信徒,被光之王洗脑的神棍,就算她说的是实话,也并不代表就是事实,就和绿先知要伪造一个旧神的信仰一样,谁能保证红神就真存在?谁能保证梅丽珊卓不是另一个版本的玖健·黎德,被自己的心中的神骗得团团转?

    也许原著剧情中的很多故事确实是由那些超凡存在一手安排或促成,但如果因为知道了这些,就整天想着“这个人是不是代表着某个神的利益?”“这段剧情是不是某个神想要它发生?”那就干脆什么都别做,老老实实回绝境长城去打野人杀异鬼好了。

    就算真的有一帮家伙在潜意识层面悄悄影响现实世界,但如果没有方法辨认受其影响的个体,亦无法判断哪些事情是神们希望发生的,那对自己而言,这些神和不存在的差别又有多大?

    无视这些超然的存在,计划依旧!只需要进行一番微调,让自己更低调即可。

    艾格脑中一片清明,对策很快出炉:现在,自己恐怕不仅要在见外人时候假装自己是个忠心耿耿的守夜人,就连周围没人时也要做做样子了。比起肆无忌惮地为一己私利进行活动,立场明确地站在异鬼所属势力的对立面,不一定能得到好处,但起码能确保光之王这一方的“神”和他的仆从……不会无缘无故地对付自己。

    身为一个凡人,自己实在太弱了,连做墙头草的资格都没有……真麻烦。

    “寒神的动作比想象的要快。”梅丽珊卓并不知道对面的艾格在思索什么,她也有自己的烦恼:“幸运的是,光之王在火中告诉我,长城可以阻挡寒神的力量并拦住他的仆人。在凛冬降临海水结冰之前,我们还来得及做很多事。”她抬头看向守夜人,甩开多余表情严肃起来:“那么,黑衣朋友,有什么我能帮助守夜人的吗。”

    艾格回望对方,在被称呼为异端并发生了一系列事情后,一切终于走回了正轨,至少梅丽珊卓在希望能为守夜人提供帮助这一点上不会是作假,可惜,要粮草和武器,龙石岛拿不出,要人,梅丽珊卓自己身边都没几个,除非这女巫肯立马抛下被她误判为亚梭尔·亚亥重生的斯坦尼斯北上绝境长城……不然恐怕真帮不了什么忙。

    看着一脸严肃的女巫,守夜人心中慢慢浮出另一个巨大的疑问:诸神间的斗争,到底是你死我活的生存之战,还是你来我往的切磋较量?换言之——异鬼、守夜人乃至梅丽珊卓这样的祭祀,在那些更超然存在的眼里,到底是为自身服务的士兵和武器,还是与同类存在们闲暇时一场游戏对局里的棋子?

    如果能弄清这一点,接下来对计划的变更就能更明确更有的放矢。

    可惜,用脚趾头稍微想想就知道,即使梅丽珊卓是光之王的信徒,也绝不可能知道这个层次的秘密。

    “长城什么都缺,但目前最缺的是人和粮食装备,我被派来就是为这些。”艾格叹了口气,摇摇头:“但我看龙石岛这副模样,也比守夜人好不了多少——你如果实在想帮忙,就在黑曜石的开采上多关照一下吧。”

    “没问题。”

    等等,说到黑曜石矿,艾格才想起一件十分重要的事,自己怎么能把这个给忽视了:“差点忘了问,你知道龙晶匕首杀死异鬼的原理是什么?如果能了解这其中的奥秘,我们说不定能想出更多对付这鬼东西的方法。”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