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玄幻魔法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 第94章 随军守夜人(上)
    “你担心什么?又不会让你上战场,权当旅游就好了。”提利昂耸肩安慰道:“如果不爬山只是看看景色,谷地的风光还是不错的……你难道还怕劳勃能打输了?再不济也是个平局好么。”

    “我不是担心个人的生命安全,只是……现在咱们的事业正处于起步的上升期,守夜人产业背后的两巨头忽然有一个离开,这绝对会产生不利影响!”

    “两巨头?嗤……谢谢!”提利昂翻翻白眼,这家伙永远是连吹捧也能这么与众不同,他对这种本事表示佩服。“君临这边有我,不会出大乱子。至于你嘛,国王的命令,最好还是别动什么阳奉阴违的脑筋,乖乖走这一趟,让你干嘛干嘛。等你回来,工厂肯定已经干得热火朝天,说不定一整个利益集团我都帮你组建好,到时候只消给你一引见,你分分钟就跻身君临有关系有地位的家伙之一,别人眼中的‘背景’,守夜人产业成员心目中的‘上头的人’了。”

    “唉……好吧,那也就只能辛苦你了。”

    “不客气,我得对得起你这一句‘巨头’的夸奖嘛。你签个声明,宣布委托我处理你离开公干期间守夜人办事处的一切事物,再把印章留一个下来,剩下的就交给我,好好享受谷地之旅吧。”

    ……

    艾格决定依提利昂所言行事,身不由己大概就是这样,他其实并不是真在思考守夜人产业离了自己就会怎么怎么样——自己的合作伙伴可是七国上下都罕见的“国士无双”级存在,除了见识、专业知识量以及身高体形比不过自己这个穿越者外,无论是手段水平、还是脑子人脉,都远在自己这个普通人之上。在最大的资金危机已经安然度过的情况下,没了自己天也塌不下来……而以提利昂的人品,也不用担心自己不在时会被甩开单干了。

    艾格也不是在怕,而是在郁闷:提利昂不知道,这场战争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可以说是自己引起的……几个月前在临冬城的首堡之下眼睁睁地看着布兰坠楼时,他曾产生命运和剧情无法改变的错觉,可直到今天才发现,剧情不仅能改变,而且容易改变得很。

    只要能找到四两拨千斤的关键位置,轻轻一碰,后续的剧情就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稀里哗啦变得面目全非,现在,自己不仅失去了熟知剧情的优势,扇动翅膀产生的影响也回过来波及到自己身上。

    这感觉可不美妙。有一个很能形容这种情形的词,叫什么来着……对了,“反噬”——自己被自己散布的谣言反噬了。

    ***

    发令者是国王,艾格“原则上”不归他管,但维斯特洛大陆眼下能做到正面忤逆劳勃·拜拉席恩却毫发无伤的男人,好像暂时也只有艾德·史塔克一个,更别提金融是需要统治阶层松口放行乃至参与才能继续玩转的。不管怎么想,谷地这一行都逃不过。王领军队开拔的时间还有几天,艾格能做的,似乎也只有趁着这一段时间,赶紧把自己的计划通气给提利昂或吩咐下去,然后寄希望于合作伙伴和手下其他人能完成好了。

    距离自己下一次向守夜人“交付赎金”或者说提供物资的时间还有一个月,艾格原本是打算在这批货里做点手脚,好为自己的计划铺路的:除了总司令清单上要的东西,自己还将义务“奉献”一些物资——长城的伙食一般,那自己就安排每次提供物资都捎上几千斤肉类和若干桶酒水为兄弟们改善饮食;守夜人除了军官外一般只有一套防寒衣物和鞋袜,如果弄湿或洗了就得缩在房间里瑟瑟发抖地等烘干,自己将渐渐给兄弟们补齐备换的防寒衣物。

    只要如此循环下去,守夜人军团很快就会形成这样一个现象:每次“后勤部”向长城供货,长城守军都能吃喝上几顿好的,领到新的衣服、裤子鞋袜乃至帽子——在这些实实在在的好处下,自己所创建的新部门将会存在感爆棚……最妙的是,这些东西和粮草军备比起来其实都便宜得一塌糊涂,花点小钱赚到人气,绝对不亏。

    ……

    自己不仅要提供这些东西,还会在提供时在箱子或袋子上明明白白地标注这些物品来自“守夜人后勤部”,由自己艾格·威斯特筹集并提供——以免远在长城那些家伙享受着自己为他们提供的大鱼大肉和保暖衣物,却对自己的辛苦两眼一抹黑。

    计划原本得到了提利昂的高度肯定,可艾格算了算日子,发现自己这回有很大概率在交付下一批物资时不在君临,没法了——肉类和酒水交给了提利昂介绍的商人,至于他是在哪里采购再送往长城随意,反正最后东西只要到长城然后不吃坏人就行。至于衣物嘛……艾格找来了妮娜,让她为自己筹办这件事:不仅要准备好一批黑色的加厚保暖物品,每件物品上还得都用各种不易去除的方式绣或标上“守夜人后勤部”、“艾格·威斯特监制”等字样。

    妮娜家里本来就是做的和纺织、衣物相关的行业,这也不算为难她。顺带还能考验一下这姑娘,看看她除了脑子聪明外,办事是否也漂亮。

    希望身边的这些聪明人不让自己失望吧,身处安全的大后方,和一线指挥官们抢功劳和威望绝不可能办到,但混点存在感,让兄弟们记自己个好,应该还是不难的。

    ……

    债券的赎回已近尾声,到现在还不来拿钱的,要么就是忘了,要么就是压根不差这一百个金币,最终,两千金龙被赎回了一千两百多——正好在原先划定的百分之五十和七十两条重要分界线中间。在被国王钦点随军的三天后,艾格收拾东西,带上自己在君临城内招募、那个名叫凯西的少年侍从,出城赶往了王领军队的集结地。

    马儿跑着,缰绳和马嚼上的金属环儿叮当作响,沐浴在上午的阳光中,首席后勤官和他的跟班骑出了诸神门,很快将君临城的城墙连同臭气甩在身后。离集结地尚有一段骑程,艾格便看见军队驻扎地的炊烟,紧接着,各种声音淹过路两边的农田汹涌而来,朦朦胧胧,有如远海的呼唤。

    走得越近,嘈杂的人声便愈加强烈,待他们登上一个土坡,声音瞬间变得清晰,夏日艳阳下漫山遍野的帐篷也一下抓住了他们的眼球:无数的营火使空中弥漫着苍白的薄雾。排列整齐的马匹绵延数里。为制造承载旌旗的长杆,周围的树林被砍伐一空。有些不易战前赶工的攻城器排列在国王大道两旁的地面上,其中部分光车轮就比人还高。无数的矛尖在阳光下闪着红光,诸侯和骑士们的营帐好似雨后的蘑菇,大大小小遍布四野。

    无数士兵穿行在这些“蘑菇”间,有骑马的、有拿矛的、有佩剑的、有持弓的……军营周边还有来往忙碌着的拉货车夫,有喂养牲畜的杂役……

    吵吵闹闹,武器间的金铁交击和马嘶声、人类和家禽制造的噪音混杂在一起形成一首杂乱无章的交响曲,期间居然还能夹杂着孩子独有的欢笑声……空气中还能嗅到阵阵食物和屎尿的味道,比君临城的要“新鲜”许多,但毕竟还是臭味。人们集中在一起,需要进食,然后又需要解决生理需求——于是,劳勃的一纸动员令,便在君临城北的此处,形成了此刻二人面前的东西:由诸侯和士兵们,以及尾随而来为前者们服务的仆从、商人和周围百姓组成的、一个庞大的军队集结地。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