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玄幻魔法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 第118章 最大赢家
    艾格喷完酒,一边咳嗽着擦嘴,一边特意留心去瞧了瞧萝丝琳·佛雷的那个……从年龄上来看足够当她爷爷的大哥。从老佛雷侯爵长子那错愕到欣喜若狂的表情变化上来看,这“好消息”恐怕就连女方家自己都没有事先得知,完全是罗柏·史塔克的个人决定。

    卡史塔克、安柏等北境诸侯的家长拼了老命地使眼色,想要自家少主收回请求,但罗柏·史塔克看也没看他们一眼,只盯着上头的七国之主,等待回复。

    ……

    劳勃沉下脸来,作为罗柏父亲的挚友,拜拉席恩家族的家长,他显然也对兄弟儿子给自己挑的妻子不怎么满意——佛雷家根本配不上史塔克家,这是七国上下都认可的“事实”,更何况罗柏是长子和继承人?

    自己这干儿子,只有娶提利尔家那狡猾的小娘们,把北境和河湾地绑在一块,才能最大化自己的利益,巩固七国和平。

    话虽如此,一国之君的承诺却不能拿来开玩笑,这桩婚姻虽然不让人满意,但起码没威胁铁王座的统治,劳勃迅速整理好情绪,看向女方家此次平叛派来的代表:“史提夫伦!你能代你父亲做这个主吗?”

    当然不能,佛雷家族的一切向来都是老瓦德·佛雷侯爵一人做主,但史提夫伦·佛雷知道,这回若是自己敢说个不字,回家能被老爹打死:“能,陛下!我代表佛雷家族,同意这场婚事!”

    “很好,既然这样,那就赶紧把你那小妹叫过来吧。”忘掉方才赏赐艾格时发生的些许不快,劳勃来了些兴致,赐婚这事他还真没干过几回,事已至此,那就嗨起来吧:“既然今天七国上下都在,干脆就不另选日子了——就让艾林谷的山峰,和整个维斯特洛的贵族们,来见证下这桩婚姻吧,来人,赶紧去给我找个教士过来!罗柏,你表现好一点,今晚就入洞房!”

    ……

    佛雷家的人得了指令,一个腿脚灵便的哧溜一声便钻出帐篷去叫新娘,帐篷里剩余的人则顿时如开锅的水一般哄闹起来。北境的几位贵族迅速围住了罗柏,皱着眉头说着什么,似乎是不赞成这场婚事,但更多的人则已经开始向联姻两家道贺——既有恭喜少狼主抱得美人归的,也有祝贺佛雷家攀上个好夫婿的……极静到极动变化得如此之快,就连艾格都目瞪口呆:人家男方的父母都还一无所知呢,你这个当叔叔的就给人家后辈办了婚礼?

    这种荒唐事,出自劳勃之手,简直是……太合情合理了。

    国王当然有权赐婚,但前提是对象及其家族要知情且愿意接受——疯王当年选詹姆·兰尼斯特担任御林铁卫,詹姆一开始觉得这是荣耀,泰温却从此视国王为仇敌。劳勃看似荒诞不经,肚子里却很清楚什么能干什么不能干——他绝不会给罗柏、玛格丽这样重要封臣、无冕之王们的子嗣随意指婚,当事人给不给面子还好说,家长要是不同意,一个闹不好,可是要出乱子的。

    但这回不一样,这桩婚姻是罗柏主动要求的,劳勃只是顺水推舟,至于艾德和凯特琳两个得知消息后作何反应……就让他们自己和儿子吵去吧。

    至于佛雷家,偷着笑就好了,谁有功夫管你们怎么想?

    ***

    艾格揉了揉太阳穴:管不住吊的人终究还是管不住吊,但不管怎样,罗柏娶萝丝琳……至少比娶小护士或某个连姓氏艾格都不记得的小贵族要好得多,多的不提——起码这下血色婚礼是绝不可能再发生了。

    艾格为罗柏他爹感到悲哀——别被艾德这个情况特殊的怪胎误导了,在这个男女平等意识尚未觉醒、贵族和平民也几乎是两种生物的时代,“洁身自好”、“不近女色”、“从一而终”等特质,可从来不是史塔克家或北境人优先推崇的美德,从艾德的哥哥布兰登·史塔克那喜欢“长枪染血”、专爱破hx处的风流性子上就看得出。

    作为一个现代人,艾格面上会谴责这种上了别人不负责的行为。但实际上,身为领主和家长,像艾德那样以“次子模板”来约束和教育孩子本就是很容易出问题的:越禁什么,孩子就越容易沉迷什么或在什么东西上坏事,堵不如疏——如果史塔克公爵早早就找些妓女让罗柏尝尝女人的甜美,让自己的继承人明白“女人如衣服,封臣如手足”的贵族游戏规则,那罗柏也就不至于看见个漂亮姑娘就被下半身控制,连家族利益都不顾了。

    ……

    “陛下,这——不通知首相大人一声就办婚礼,恐怕不妥吧。”

    “天杀的御林铁卫啊……”劳勃咆哮起来:“人人都叫你‘无畏的巴利斯坦’,要我说,该叫你‘扫兴的巴利斯坦’才对,现在,拿着这壶酒滚到帐篷外面去吧,在喝完它之前,不许再回来!”

    一身白袍的老人呆立了几秒,环视已经乱成一团的庆功宴,叹了口气,竟乖乖接过劳勃递给自己的酒,离开了帐篷。

    没闹几分钟,罗柏的新娘、艾格之前就想见的萝丝琳·佛雷,被娘家人簇拥着来到了帐篷里。

    当这个娇娇怯怯的女孩被佛雷家的人簇拥着进入帐篷时,气氛再次达到高潮。不少贵族已经见过了萝丝琳·佛雷,但她今夜在火光的照耀和一堆歪瓜裂枣亲戚的衬托下显得比往常更美——纤细的身材套在一身浅色的贴身裙装内,更衬得皮肤白皙;深栗色的柔顺长发打理成松散的卷,一直披到腰间;清秀精致的面容上有一双大大的棕色眼睛,忽闪忽闪、在烛光的照耀下仿佛埋藏着星光……

    她的出场,让一直沉闷着的北境诸侯也终于加入了狂欢,虽然出身地位稍微差了那么点,但颜值好歹弥补上一点遗憾了。这么个美人成为将来的北境之母,大家似乎也能接受了。

    ***

    “确实是个美人,我见了都有些心动呢。”

    这话用来评论新娘有些放肆,幸好是出自玛格丽·提利尔之口,艾格不敢当没听见,只能举着杯子,一边欣赏美人,一边点头赞同。

    满脸羞涩加甜蜜的萝丝琳被人推进了罗柏怀里,劳勃高声宣布婚礼开始,诸侯们开始敲碗锤桌子……虽然教士还没找来,但没人在意这些细节了。

    ……

    罗柏的新娘确实挺诱人,但曾有女朋友、又是从“照骗”和整容满天飞的现代世界中穿越而来,艾格对美女的抵抗力可远比这个世界的普通人高,欣赏了一会,终究还是移开了目光。

    玛格丽饶有兴致地斜了眼艾格:“守夜人不得娶妻,你们看到女人,会有何感想?”

    (不能娶妻,又不是不能碰女人。)当然,对眼前这心机少女,如此坦率地回答是不能的,艾格学自己的老上司——班扬·史塔克一样板起脸来:“我们以责任为妻,以荣誉为妾。”

    “切——”玛格丽难得地没有演戏,而是当真美目微翻、噘嘴露出个不满的小女儿情态来。她恼火地瞪了眼守夜人,脑中却仔细回想了下自己与艾格见面和谈话的每一个细节,没发觉自己有任何失态或露陷的地方,怎么就让这个穿黑衣服的家伙心生警觉了?别说套话了,自己只是随便聊聊天,都能得到这么个硬邦邦的回应:“你这家伙,实在没趣得紧。”

    艾格也感觉自己有些谨慎过头了,赶紧露出笑容:“长城上没有女子,面对玛格丽小姐这样的淑女,在下紧张的很,若有冒犯,还请小姐恕罪。”

    “哼——”看着人家举办婚礼,自己此行北上的目标却没实现几个,此刻又面对这么个油盐不进的家伙,玛格丽一时也没了做戏的心情,哼了一声,扭回头去不再说话。

    在罗柏开口求劳勃赐婚的那一刻起,艾格就从主角变成了无关紧要的小人物,但身旁正和自己说话的毕竟是个身份尊贵的小姐,“此间太吵了,在下头有些晕,先告退。”他朝小玫瑰道了声歉,转身离开了帐篷。

    与美女聊天固然愉快,但艾格一向是个很现实的人,玛格丽·提利尔不可能成为自己**,和她说话又要时时注意别中圈套,如此心累,还不如离得远远的。

    闹哄哄的“婚礼”现场被抛在身后,帐篷外面虽然也不怎么静,但总比里面要好许多。借着月色和营地内到处都有的火光,艾格看到了刚才被劳勃赶出帐篷的巴利斯坦。

    一袭白袍白甲的老铁卫,此刻正坐在距离帐篷口几米远外的一条矮长凳上,一口接一口地喝着劳勃“赐下”的美酒,原本挺拔英气的背影,此刻却显得如此落寞。

    这家伙,也太听话了吧,他到底是打算真的把酒喝完再回帐篷里,还是单纯在借酒浇愁?

    虽然巴利斯坦刚才试图“坏自己好事”,但艾格依旧敬佩他的正直和不凡身手,这种厉害角色,结识一下总归不是坏事。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