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玄幻魔法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 第177章 初入王座厅
    “审判是在午后进行,你们来这么早作甚?”对穿黑衣的人,史塔克家的侍卫总是天然友好度加一,某灰袍守卫好心地说道:“别站在红堡门口了,我们还得费心盯着你们。太阳这么晒,大家都累,去边上找地方吃了饭再来吧!”

    “我们吃完了。”妮娜答道,不过反应很快:“但艾格大人肯定没有!走,我们去找地方吃饭。”

    一堆人陪着无罪释放的艾格来到距离红堡最近的饭馆,点了几个好菜,给他“接风洗尘”。

    几个人看,一个人吃,场面有些怪异。幸亏在场除了艾里沙爵士外都是艾格下属,倒没什么好客气的。喝着酒吃着肉,艾格随口问道:“我不在的这两天,产业上下的运行……没出什么问题吧。”

    “大人您早就和我打过招呼,所以产业维持正常运转,只是期间配合过首相艾德大人对杰诺斯·史林特和提利昂·兰尼斯特进行的调查。”妮娜坐在桌侧,乖巧而殷勤地为他倒酒,倾慕和再见他的喜悦溢于言表:“虽然您离开的时间比之前说的要长一些,但我们最终还是忍住,没有胡乱想法营救您。”

    “做得好。”清洗掉兰尼斯特势力的君临,艾德的控制力便几乎占绝对优势,在这种情况下尝试捞自己,不但不会有结果,一旦引起艾德反感还可能把事情弄得一团糟。服帖又乖顺地在牢里蹲几天,艾德这不就把自己放出来了?艾格最初只是把妮娜当成帮手和秘书用,但随着发现这聪明姑娘从不把自己吩咐的任何事情搞砸,开始越发信任她:“艾里沙爵士,他们是出庭作证,那么您呢?据我所知,您和史林特可是老相识啊。”

    “是老相识,所以才要来看看,他和你‘作对’的……下场。”艾里沙没好气地回答:“作为索恩家族成员,涂过圣油的骑士,我有资格进红堡旁听这次审判,不需要你同意。”

    “是是是,确实有资格,反倒是我这个后勤官,不该对黑城堡的教头多管闲事。”艾格笑了笑:“但有一点我需要纠正,史林特不是和我作对,是和‘我们’——守夜人产业、军团的利益作对。”

    艾里沙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似对艾格这番文字游戏不以为然。

    话不投机半句多,两人在黑城堡时的关系就不怎么样,并不会因为换了地方就冰释前嫌。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内不再有任何交流,吃了几天牢饭的艾格嘴巴里也确实有点淡,狼吞虎咽地解决掉午餐,坐着休息了几分钟,决定不回家,跟妮娜和杰洛斯他们,先去看自家仇人受审的好戏。

    ……

    离开两小时再次返回红堡时,大门终于开始对参与此次审判的人开放。

    作为前都城守备队的司令,杰诺斯·史林特这个君临大部分居民耳熟能详的人,够格在红堡内接受法务大臣的亲自审判。而为展示法律尊严和审判的公正,这种司法活动,按惯例是允许甚至鼓励有身份有地位、以及受邀的平民代表参与旁观的。

    艾格不是贵族出身,也没有受封任何爵位或得到法务大臣的邀请,按理说没法参加这次审判……但在他被关的这些天里,君临城内的舆论却已经悄然发生变化:他依旧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异鬼杀手”,但这个外号随着尸鬼的进城和坊间“守夜人产业老板扳倒守备队司令”传闻的扩散,已经从充满嘲讽味,渐渐开始变得带上了敬意。

    曾经,那本《守夜人的奇幻冒险之旅》让他成了七国上下都有名的吹牛犯和大话精,整本故事里唯一真实的“大战异鬼”一段,被无数人拿出来作为内容不实的把柄和证据。但随着艾德·史塔克召集身处君临的各地贵族和各界名流观摩尸鬼真身,风向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一个穿越日落海来到维斯特洛、击杀了异鬼、武技惊人又动脑灵活的守夜人。在艾格老老实实蹲在牢里的这些天,他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便成为了无数君临及王领居民们眼中的传奇。

    随着某种难以用数字衡量、名为“声望”的东西悄然累计,他在普通史塔克家侍卫以及守备队士兵们眼里,已经从一个平凡的守夜人变成了不一般的大人物。当身着黑衣的他和艾里沙·索恩一起,带着守夜人产业的几名证人昂首从红堡大门进入时,眼熟他的守卫们丝毫未觉不妥,没作任何阻拦或询问便放他走了进去。

    ***

    当然,红堡能进,堡中堡的梅葛楼、国王居住以及养伤的地方,他们就连靠近的资格都没有了。在艾德所安排的沿途大量守卫监视下,进入红堡的旁听者和证人们没机会乱跑,只能沿着固定路线,被引进了本次审判的举行地点——王座厅。

    受限于伊耿高丘的地形,红堡规模不大,没空间为司法活动专门建设或辟出一处地点,所以,法庭一般由王座厅来兼代,这也是为什么审判一般在下午进行的原因——早上艾德要用这里来上朝,代表国王接见大臣和上访者,中午侍从下人们抓紧时间挪来桌椅和原告、证人席等设施用具,一切布置完,才好举行审判。

    走进改造成临时法庭的王座厅,艾格片刻前对艾德关了自己近一周的怨气便顷刻间消散无踪——这才是真正的审判,比起这来,早上那场把自己叫到首相办公室,质问敲打几句便当场释放的“审判”,简直温柔得像自家人间的玩闹……不管艾德怎样摆死人脸、自以为多么公正严明铁面无私,但他内心底里是个温柔的男人,事实上也就是守夜人的最大靠山,偏袒保护着守夜人及其产业的利益——此次事件发生前是,发生后也依旧不会有任何改变。

    很快,艾格又意识到:自己是第一次进入这间传说中的大厅。但让人失望的是,他没见着传说中的用龙焰熔成的王座——由于国王和首相都已经确定不主持这场审判,而法务大臣又没有资格坐铁王座,为避免视觉上的尴尬,布置场地的人用布幔遮盖了它,转而用挡在它前面的一张大木椅子作为审判官席位。

    ……

    杰诺斯·史林特得罪过的人不少,可惜其中没几个大人物,恨他恨得牙痒痒、想看他倒霉掉脑袋的平民千千万,可惜大部分没资格进红堡。踏入王座厅的各界人士陆续不断,但最终也只坐满了一半多一点的旁听席,和原剧情里审判提利昂弑君那场座无虚席的盛况完全没法比。

    没过一会,凑热闹的艾莉亚也蹦跶着从门口窜了进来,看见艾格,气哼哼地一甩头,远远坐到了旁观席另一边去。

    “史塔克小姐怎么了?”妮娜也目睹了这一幕,有些奇怪——以艾莉亚的性子,看见艾格,不该嬉笑着黏上来才对吗。

    “没什么,小姑娘闹情绪。”艾格将艾莉亚想溜出红堡继续上剑术课的事情一说,然后想起这头小母狼其实是自己在红堡内唯一的情报来源,要是两人间闹僵从此不相往来……吃亏的毕竟是自己:“妮娜,你去那边哄哄她,记住,有机会帮我问问,国王的伤势如何,以及仗什么时候会正式打起来。”

    “嗯。”妮娜点头,站起来朝艾莉亚那边走去,很快在女孩身边坐下,笑着和她说起话来。

    随着此次审判的法官,法务大臣蓝礼·拜拉席恩出现在众人视野中,艾格意识到自己白派妮娜去打探劳勃的伤势了——如若国王身死或性命垂危,蓝礼这个在继承顺位上排第二的拜拉席恩绝不可能还安安分分待在君临,肯定是回风暴地去准备争夺王位了。

    但如果劳勃真的没事,兰尼斯特家凭什么和铁王座开战?

    正思索间,蓝礼高声下令将人犯带上场,这场审判总算是开始了。

    ……

    杰诺斯·史林特被两名金袍带进了王座厅。

    和一周前的最后那次相遇比起来,此刻被带进场的中年男子仿佛一下苍老了二十岁。原本还算结实的身形瘦了一大圈,早已半秃的头顶所余毛发几乎掉了个干净,残留的几搓也变得花白,精神萎靡,在旁观席上交头接耳的议论声中被两名士兵搀扶到被告席,扶着围栏,看上去竟连站住都十分困难。

    “屠夫之子杰诺斯·史林特。”蓝礼此刻坐在王座厅前方高台上、被布覆盖铁王座前方的那张大木椅上,一身庄重奢华的服饰让他显得威风凛凛:“你被指控犯有雇凶杀人、滥用职权、贪污受贿、敲诈勒索、寻衅滋事、及泄露重要军情等罪,你是否承认?”

    史林特趴在被告席上,费力地直起身抬起头来,咬着牙关说道:“我否认!这全是王后及其党羽……以及一些别有用心之人的诬陷!”

    这位前守备队司令,竟和艾格一样对所受指控全盘否认,但是,他能如首席后勤官一样,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吗?

    蓝礼表情丝毫不变,看向一旁的侍卫:“传唤第一名证人!”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