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玄幻魔法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 第221章 分道扬镳
    史坦尼斯额上青筋暴起,连面色都泛红了些,气氛陷入了暴风雨前般的宁静,众人揣测着国王将如何处理梅丽珊卓的当众冒犯……但出乎帐篷内所有人预料的是,史坦尼斯最终也没有发作。

    “各位,今天的会议先到这里,我有些事情,要与我的女祭司私下讨论。”

    国王有令,一众诸侯无人不从。参与作战会议的人们纷纷站起,用各种眼神望了望史坦尼斯和红袍女,才纷纷涌过门口,离开了帐篷。

    坊间传闻红袍女使用黑魔法刺杀了蓝礼·拜拉席恩,也有人说这个女人才是史坦尼斯真正的王后,这些传言在今日过后,只怕会愈发甚嚣尘上。

    ……

    “陛下。”黑鱼布林登离开前最后说道:“我们尊重您的信仰和神祗,但无论多么想证明自己的虔诚,都不该让僧侣干预国家大事。毕竟,您的封臣和支持者们,大部分并不信仰红神。”

    黑鱼布林登的身份本没资格说这种话,但他身为罗柏·史塔克的外叔公,辈分足够高,又是谷地小公爵监护人,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谷地……史坦尼斯没法怪别人乱想——身为国王,面对一个来自狭海对面女祭司的公开顶撞,居然能咽下这口气,光这点,就已经足以让无数人想入非非了。他只能略微点头,表示自己心中有数。

    ***

    “女人……你太放肆了,我是国王!”好不容易等帐篷内的人走干净,史坦尼斯咬牙切齿地开口了:“有什么事情,不能等私下里说吗?你猜猜那帮北方人现在会做什么,他们肯定会去找学士看守夜人的求援信,我接下来又要花心思去安抚他们!”

    “您在错误的地方浪费宝贵的时间,作为您忠实的服务者,我必须得提供耿直的谏言。您现在立刻调转方向前往北方,一切都还来得及!”

    “放任那个自诩为真龙的家伙在我出生和成长的地方、拜拉席恩家世世代代的领地肆意攻城略地欺辱我的封臣,在提利尔家的支持下渐渐站稳脚跟……忽视正面的敌人,跑到北方去对付一帮农民和鬼怪?”史坦尼斯表情僵硬:“因为劳勃临终前的那道命令和西境的无数黄金财宝,北境、河间和谷地三国大军才齐聚于我麾下!还有比这时候更合适的用兵机会吗?我没有劳勃那样的威望和号召力,若放弃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我这辈子都将很难再让这三家再次毫无保留地精锐尽出!在这种关头跑去对付野人,恐怕等我摆平北边那一堆破事,君临墙头又已经插上红龙旗了。如果这就是你的神在火焰中给我的指示,那很遗憾,这回我没法遵命行事!”

    “我的神?”

    这女人,怎么老把关注点放在词句上?史坦尼斯无奈改口:“我们的神。”

    “你猜我想起了什么?”梅丽珊卓不悦地直视着国王:“一句很粗俗的民间话——‘上完了却嫌人丑’。各种征兆和预示统统指向您,作为预言中的王子,您不能只享受拉赫洛的帮助,却不履行职责!”

    “不履行职责?我允许你在七国传播红神的信仰,允许你一个女子破例随军,甚至闯入打断我的作战会议却不受任何惩罚!我还下令一半的王家舰队北上支援东海望,传令铁民前去协助长城防务,下令把牢里兰尼斯特家、王领各家乃至风暴河湾足足数百名囚犯统统送往长城……我甚至默许了守夜人产业免税这种离谱的规定继续存在,你到底还要我怎样?”

    “您以为自己做了许多,但还不够……预言显示,只有真王亲赴长城,才能阻止黑暗越过那道最终防线吞没整个世界。如果您不去,再多手段和支援,都只是徒劳!”

    和红袍女说话永远都那么费力,她根本不听别人的考虑和苦衷,只管自说自话,史坦尼斯发觉自己在争执中处于下风,顿时怒火中烧:“那好,你现在替我把那个自称伊耿·坦格利安的伪王干掉,为我拿下风息堡,再给予提利尔家足够的惩罚……做完这一切,我半句废话都不会再多说,转身就率军北上,去实现那该死的预言!”

    “您只能请求拉赫洛的赐予,而不能命令——”

    “收收你那该死的、一套又一套的说辞吧!”史坦尼斯终于忍不住了,“我没有看到什么拉赫洛的赐予,只看到了你——来自亚夏的缚影士的影子魔法!拉赫洛自称光之王,为何会用这种黑暗的手段?!”

    “影子是光明的仆人、烈焰的子孙,是拉赫洛命令阴影协助您登上王位。”

    “呵——反正无论如何你总能作出看起来像那么回事的解释。”

    “如陛下所愿,我便收起所有宗教辞令。”梅丽珊卓面色丝毫不变,转而使用了更容易理解的解释:“拉赫洛没有在火中展现这些人的死期,他们也许会死,但至少不是最近。”

    ……

    任何法术的消耗都远超寻常人想象,梅丽珊卓没见过这个伊耿·坦格利安,亦无渠道了解其音容相貌和身体特征,甚至不知道他是否在风息堡、住哪个房间……在这种情况下,她根本没有办法杀死此人。但这些话,一旦说出来,会极大影响他人对拉赫洛的敬畏,即使是预言中的王子,她也不打算完全坦承。

    “使用这种魔法需要力量,如果您非要这些人死,那继续献祭国王之血是个不错的选择——而陛下您的火焰烧得太过微弱,我不敢再汲取半分,否则便会要了您的命。”她没有说谎,只是略加修饰,不过,也确实还有解决办法:“您兄长的私生子是个不错的选择。”

    “够了!”史坦尼斯明白,蓝礼的暴毙已经引起了七国上下的各种猜测,如果同样的事再次发生,自己这个国王的威信将会受到沉重的打击:“我不想一而再、再而三地当弑亲者了,我现在有不依靠你那该死的巫术也能赢的实力。我会堂堂正正地攻破风息堡,把你说的这些死期未至的人吊死在城头上,好让你知道,即使是你,也没法在火焰中看到一切!”

    “陛下——”

    “要么就再次施展你的本领为我扫除敌人,要么就乖乖闭嘴。你帮助过我,我可以展现我的宽容,但我保证——下次再当着我封臣们的面损害我的威严,你会发现一个国王的耐心是有限的!”

    梅丽珊卓不再说话,只默默地看着史坦尼斯,房间内再次陷入沉寂。

    史坦尼斯先忍受不了这种对峙,他转过身去,在椅中重新坐下,不再去看梅丽珊卓:“走吧,离开我的视线,回君临、回龙石岛……随便哪里去,去传教、去休养……总之,别再在我耳边喋喋不休,告诉我该去哪里、怎么做了!我必须得先稳固我的王国,才能调动足够的资源,与预言中我那该死的‘宿敌’作战!我向你保证,等南方事了,我会立刻前往长城!”

    梅丽珊卓知道事情再无转机:史坦尼斯敬畏自己,但这种敬畏……压不过他自身的顽固和自信。在门口再站了会后,她转身,掀开门帘,走出了帐篷。

    ……

    天色已经暗下来,联军大营中已经点起了座座营火,沿途士兵瞧见了红袍女孤零零离开国王帐篷的身影,在她背后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梅丽珊卓没心思在乎周围人的眼光,她一边朝自己的帐篷走去,一边满腹思绪:自己向圣火祈求指引,但火中却只重复浮现出绝境长城那冰冷高大的身影,她在史坦尼斯面前将其解读为“预言之子必须尽快赶往长城”,但实际上它是否可能有其它意思——比如“预言之子已经在长城”,或“自己必须尽快赶往长城”?

    (有没有可能,是自己对圣火中展现影像的理解有误?)

    此念一生,便难再摆脱。她开始感到疑惑——而要解除这种疑惑,没有比立刻赶到影像显示地点去一探究竟……更直接的办法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