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玄幻魔法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 第278章 保守派的反击
    “我们都被那家伙给耍了!”约恩·罗伊斯把和他一同被放逐到长城来的谷地诸侯召集到一起,惊怒交加地对他们说道,“他宣布不参与选举并离开黑城堡,大家都以为他是看清了形式选择当识时务的俊杰。但所有人都错了,他根本没死心,而是趁着我们全把注意力放在选举上的时候——跑到北境搞事情,找史塔克家借势去了!”

    “放松,老家伙。罗柏·史塔克只是宣布要来北境巡视,可不一定就是来支持艾格·威斯特的赠地安置计划……实际上,等他看完那帮野人,反对也说不定。”

    “话本身没错,但那帮在长城混吃等死的大头兵哪有这判断力?他们只会看见艾格往南面跑了一趟,然后北境的现任当家人就跟着他回了长城来!我和罗柏的老子艾德有些交情,史塔克家这两代人以忠厚老实著称,说难听点就是好骗!遇上艾格这种狡诈且毫无底线的人渣,只怕被卖了还帮人数钱。”

    另一名谷地贵族表情肃穆地点点头:“约恩大人说得有道理,北境历来就是长城守军最坚实的后盾,守夜人名义上不归任何人管辖,但实际上却全仰北境鼻息行动。即使罗柏·史塔克此行来到长城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黑城堡内也会有大把意志不坚又想象力丰富的人瞎揣摩他此举的意思,乃至因为他‘随艾格而来’这一举动,把票投给华纳·布克威尔——”

    “不,投给艾格。”老罗伊斯接话道,“如若不出所料,布克威尔只是那小子的一个影子。等他此行回到黑城堡,必会宣布参与总司令竞选。而华纳会趁机退出选举,原先支持他的票转瞬就会到那家伙名下去,再加上部分黑城堡的守夜人改变主意——”

    “可他已经公开宣布过不参与竞选,出尔反尔……”

    “没哪条法律规定不允许中途加入竞选,实际上,任何一名宣过誓的守夜人,都能在下一任总司令被选出前的任意一天,甚至任意一个时间点宣布加入竞选。”约恩·罗伊斯烦恼地说道:“我甚至还敢断定,他肯定不会自己当众宣布重新加入竞选,而是会让他的狗腿子们演一出‘其它弟兄主动提名’、‘众望所归他不得不接受’之类的恶心戏码来!”

    ……

    “不得不说,他这么做可行性极高。”屋内短暂地安静了几秒,才有人重新开口,“谁让我们整整浪费了两个月没选出总司令来?不少黑城堡的守夜人已经厌倦了日复一日的拉票和选举了,这时候有人站出来搅局……那些本就无所谓谁当总司令的人,说不定只为一个新鲜和痛快,就会将票投给新加入者!”

    “即使整个黑城堡所有士兵都把票投给他,他的票数也达不到三分之二——卡特和丹尼斯两位指挥官手握着四百多张票。”

    “你这傻瓜,还没看出来吗?那家伙要的就是守夜人军团选不出下一任领袖来,他是首席后勤官,只有总司令可以命令他终止赠地安置计划——他只要牢牢把握住那些原本可能会投向卡特或丹尼斯中任何一人的票,让那两个顽固的老家伙没法胜选,就能继续他的计划,继续当他那该死的野人之王!”

    终于有人指出了眼下唯一的出路:“卡特·派克和丹尼斯·梅利斯特爵士……必须得有人说服其中某个支持另一人,将自己手握的票投给对方,立刻结束选举,以终止那天杀的赠地安置计划。”

    “卡特·派克和丹尼斯爵士厌恶极了彼此。”坦帕顿爵士遗憾地摇摇头,“他们宁愿把票扔海里去,也不会投给彼此的。”

    “确实,你要真有本事说服他们把票投给对方,那还不如省力点,直接去说服艾格放弃他的赠地安置计划。”另一名年老贵族哼了一声,“至少后一项任务稍微简单一些。”

    “你们这帮老家伙!”约恩抱怨地低声嘀咕了句,然后迅速意识到:自己不能再和这些人继续在这扯皮了。

    若不想看着那个害死自己儿子、又打破中立原则向劳勃国王献计攻破血门让自己沦落至此的卑鄙之徒得偿所愿,就必须得马上想出办法,赶在艾格回来之前让这场竞选的结果落地。

    约恩·罗伊斯决定立刻开始行动。

    ***

    东海望的指挥官身材精瘦结实而强硬,但丝毫谈不上英俊:两只小眼睛靠得太近,鼻子断裂,额头中央突出矛尖样的发际线。麻疹完全毁了他的脸,为了掩盖所蓄起的胡子则稀疏零乱。

    当约恩再次找到他时,卡特正在盾牌厅里跟三个属下赌骰子,见这位曾经的公义者同盟领袖过来,甚至头都没抬:“又想来说服我将票投给别人?”

    “没错,但这回和上次不一样……”

    “没什么不一样,我的回答依旧不变:不可能。”卡特·派克冷哼一声:“我知道,你是个贵族,而我是私生子出身,所以即使我和你在东海望共事,你依旧更青睐于同样有贵族身份的梅利斯特。但——唉,我也不和你多废话了,回去告诉他,这不是诅咒:他太老了,如果我们选他,很可能不到一年工夫,就又要回来重新选人。”

    “不,大人——”

    “你有没有问过,他当了总司令打算怎么做?给尸鬼们写信吗?他是个好骑士,不折不扣,但并非战士,而且年纪也实在太大了——我他妈才不在乎五十年前他在哪个愚蠢的比武会里把谁撞下了马,瞎眼老头都知道:影子塔的防务全是断掌科林替他扛的。我们现在正面对的是尸鬼和一大帮已经进了墙的野人,比以往更需要强势且善于作战的领导人!”派克愤愤地拍了下桌子:“告诉你吧,青铜约恩大人,我根本就不稀罕总司令这该死的职位,我生长于甲板之上,东海望是最适合我的地方——但要是把守夜人军团交给影子塔那只爱打扮的鹰,长城的防御就完了!”

    “大人,这些话您已经说过不止一次了。”约恩提高声音打断了卡特·派克的喋喋不休,“您的态度我已经清楚:绝不会投票给丹尼斯·梅利斯特爵士,那要是其他人,您会考虑下吗?”

    “谁,波文·马尔锡?这只会数勺子的家伙?奥赛尔就更别提了,他习惯服从,总司令要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现在莫尔蒙死了,他就又听波文·马尔锡的话——”

    “我。”约恩斩钉截铁地说道,“如果是我,您会考虑吗?”

    “你?”卡特·派克惊奇地止住了抱怨,盯着对方看了好一会,摇摇头:“不不不,你的资历太浅了,你甚至才加入守夜人仅仅一年,你那对头艾格·威斯特都比你久。”

    “即使我是昨天才加入的守夜人,也有资格进行竞选。”约恩毫不客气地反驳,“熊老成功当选总司令时,也没披上黑衣多少年吧,他能成功获选,凭的是原熊岛伯爵的贵族身份、曾管理一方并带兵打过仗的经验和能力、以及莫尔蒙家和北境诸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血脉出生!而这些条件,我全都具备!”

    罗伊斯和史塔克家一样有先民血统,他又是原符石城伯爵,外号青铜约恩,能力经验毋庸置疑,血脉和出生也足够有名和高贵……卡特·派克皱眉思索了会,还真找不出什么反驳的理由了。好半天,才想出了一个问题:“熊老可是自愿加入守夜人的,而你——是谋反失败被迫披上黑衣。”

    “劳勃国王称之为‘谋反’,但……向新旧诸神发誓,我们当初只是想把谋害了我们封君的莱莎·徒利——赶出谷地而已,七国上下都明白是怎么回事。”

    “不提谋反不谋反的事了,你确实有资格参与竞选。”卡特摆摆手,示意几名下属收起骰子和硬币离开:“但你又拿什么来说服我,把我手里的两百票投给你?”

    “因为这样下去你赢不下总司令之位,而我能提供一个更好的选择,那就是——我们三人共治。”约恩·罗伊斯昂起头来,说出了他的设想:“您擅长操船和战斗,而梅利斯特爵士擅长和贵族国王打交道,这些技能守夜人军团都用得着,让我来当这名誉上的总司令,您依旧管着东海望,梅利斯特爵士依旧掌控影子塔,而守夜人军团的其它大事,我们一起商量着决定,如何?”

    “嗤——”卡特轻笑了声,没有立刻回答。

    “梅利斯特爵士已经说了,只要您同意这个计划,他也会把票投给我,只要再随便从黑城堡的守夜人手中争取来两百票,大事可成。”罗伊斯咬了咬牙,撒了个弥天大谎。“艾格·威斯特已经从临冬城出发了数日,这两天就能回到黑城堡,我希望能尽快得到您的答复。”

    ……

    影子塔的指挥官出生于海疆城的洪钟塔下,是个彻头彻尾的梅利斯特。他那黑天鹅绒上衣的领子和袖口都镶貂皮,披风被一只银鹰的爪子扣住。他胡须雪白,头发大部分脱落,脸上刻着深深的皱纹,但行动仍然敏捷,嘴里还有牙齿,年月并未暗淡其蓝灰色的眼睛,也未减损他高贵的气质。

    “约恩大人。”当约恩进入影子塔代表团的人所居住的长枪塔时,老贵族率先开口打招呼,“罗伊斯家和梅利斯特家自古以来就是朋友,说回来,我们两更是早在几十年前就认识……我衷心地希望,你这回不是来说服我把票投给卡特·派克的。无意冒犯,但该退出的应该是派克。我的票数比他多,而且比他更合适。”

    “您确实比他更合适。”约恩·罗伊斯点点头,决心迅速表明自己的来意,以免像说服派克时那样被迫听他一堆废话:“但您和卡特·派克成为对头太久了,他担心,等你上台成为了司令,会剥夺他在东海望的指挥官身份。”

    “他会这么说?”丹尼斯意外地看了眼约恩,“你我都清楚,正派人绝不会搞这种公报私仇的龌龊事。告诉他,如若我胜选,他可以保留原来的位置。”

    “我当然相信您的为人,梅利斯特爵士。”约恩无奈地摊手,“卡特·派克也并未说出他的担心,一切都是我看出来的。他是铁民出生,从小就在甲板上看着奸淫杀戮、经历着勾心斗角而长大……暴力和怀疑浸透了他的骨子,不管信不信,他都不会乖乖接受你这一承诺。”

    “那太遗憾了。”梅利斯特爵士面无表情地说道,“卡特·派克是个令人钦佩的战士,但你我都是贵族出生,应该很清楚:有些事无法只靠刀剑解决。守夜人军团的总司令必须是领袖,而非将军,必须拥有人脉、具备跟其他贵族沟通打交道,处理麻烦事的能力——必须得让人足够信服和尊重。”

    老爵士向后靠到椅子里:“我并不贪恋权势,上次选举,当莫尔蒙大人的名字被提出来,我心悦诚服地放弃。更早的时候,我也曾为科格尔大人让路——只要守夜人军团操在可靠的人手中,我就心满意足。但很遗憾,我无法说服自己为东海望的派克让路。”

    “我明白且理解您的担忧,梅利斯特爵士。”约恩·罗伊斯点点头:“但若是影子塔和东海望的指挥官都继续这样捂着自己掌握的票不放,守夜人军团明年也选不出总司令来。若那样,咱们的首席后勤官,就会再次期间继续玩弄他的‘赠地安置计划’,直到那帮野人最终毁掉守夜人军团。”

    “选不出就一直选,选到我死或者派克改主意为止——历史上又不是没有先例。”梅利斯特爵士可没有儿子被艾格“害死”过,他耸耸肩:“至于艾格和他的野人,坚持不了多久,粮食不够。”

    “粮食不够。”约恩点点头:“可一旦艾格养不活那帮野人,您觉得他会乖乖把野人们送走吗?可别忘了,黑城堡的地窖里还藏着无数过冬储备。万一他撺掇那帮暴徒冲击黑城堡,没了长城的掩护,仅靠一道围墙,守夜人抵抗不了上万野人的冲击。”

    梅利斯特皱眉思索了几秒,点了点头:“确实值得担忧,对此,你又有什么建议?”

    “我有一个不错的提议要献上——三人共治。”约恩正色道:“由我这个和你们二人都既无私怨也没有太大交情的人担任名誉总司令,来行使守夜人最高领导叫停赠地安置计划的权力,并保留两位指挥官的职位,军团的大事——由我们三人一起商议决定。”

    顿了一顿,他横下心来补充道:“卡特·派克已经说了,只要您同意把票投给我,他也会加入。”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