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玄幻魔法 >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 第290章 东海望小风波
    中止选举数日后,罗柏·史塔克所委任的“投票监督员”们抵达了长城沿线的各个要塞,开始落实一人一票的新竞选模式。

    说这是改革派一边倒的胜利都不为过:影子塔有两百三十六名拥有投票权的守夜人,而在东海望这个数字是二百零五——即使这四百多票中没有一票转而投给艾格,他也不吃半点亏;但反之,只要其中任何哪怕一人弃权或抛弃自己所在要塞的指挥官转而支持艾格,他的优势都会扩大,向三分之二这条胜利线逼近。

    每个要塞中的投票,都按罗柏指示在一个封闭的小隔间内进行。在结果不记名、计票任务也由中立的第三方来承担的情况下,可以想象——那种“因为害怕顶头上司将来给自己穿小鞋而全部将票投给各自长官”的情况,会大大减少。

    必然有人会将票投给艾格,所有人都不怀疑这点,关键只在多少——但艾格从不把希望寄托在他不认识、也不了解的人身上……他的后路,甚至可以说是真正指望的取胜契机,其实是另一条线:新增票。

    追随梅丽珊卓而来的后党人士们正式完成宣誓加入守夜人,成为了拥有投票权的黑衣人;受宣传鼓动和各种待遇吸引,新旧赠地民中报名申请加入军团的人也开始零星出现,黑城堡的场院中参加训练的新兵数量日益增长。

    在总教头被梅丽珊卓说服支持改革派的情况下,时间完全站在艾格这一边。那些已经开始接受训练,很快就将获准宣誓加入守夜人的新兵……他们转变身份之日,便是这一切结束之时。

    厚积薄发,艾格这个当初倒霉到极点的穿越者守夜人,终于逆袭在即。

    ***

    长城最东端的守夜人要塞,冰冷的空气狂野地流动着。冰墙在这里变得低矮,且在延伸入海几十米后彻底消失——没了它阻挡呼啸的北风,再加上海豹湾上吹过来的寒冷湿气,东海望长期以来都是长城沿线最难熬的地方。

    但今天,这里却迎来了久违的热闹。士兵们吵吵嚷嚷地聚集在场院中,听着那名装束与所有人都格格不入的临冬城士兵大声地宣布完罗柏·史塔克的决定,立刻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

    “投票怎么还投到东海望来了,有必要么?除了卡特·派克,我们还能投谁,还会投谁?”

    “投便投吧,居然还非得本人,不许他人代劳,否则视为弃权?破规矩真多!”

    “就是,天冷得要死,谢天谢地死人不来折腾,反倒是这帮该死的贵族不肯放过咱们,愿异鬼抓走他们!”

    “与其抱怨,不如赶紧投完票,回屋里取暖去!”

    “嗯,有道理,可这家伙的废话什么时候能说完啊?”

    ……

    听着周围东海望守夜人们的议论,威尔扁了扁嘴,扭头靠近身旁的盖瑞:“艾格那家伙,如今真是了不得,居然还在和两位指挥官大人竞选总司令……咱们毕竟是曾经一起出墙巡逻、还组队从异鬼手里逃出来的难兄难弟,你会投他一票吧?”

    盖瑞斜了斜嘴:“投他一票?那小子是什么德行我还不知道么,他哪有什么本事当总司令,别开玩笑了。”

    “你快两年没见他了,两年时间,可够发生不少事情了,看后勤部送来长城的东西,他在君临可干得不错。”

    “是啊,两年没见,回长城也不知道来看看我这老头子,当初真白照应这小子了。”

    “人家也有任务在身嘛,总不好特意跑来东海望,就为见咱们一面吧。”盖瑞的抱怨很有道理,威尔摸摸头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捏了捏怀里艾格当初送他、现在已经被他视为护身符的黑曜石匕首,他还是决定,投自己的老战友一票。

    ……

    几个月前,野人大军在曼斯·雷德的带领下抵达长城外,海豹湾上不断有小股乘坐木筏绕过长城南逃的队伍。东海望因为人手不足而处于危急状态,杰奥·莫尔蒙收到求援后亲率大半游骑兵赶赴支援。这几十个人中,就包括了艾格当初守卫长城的同伴们以及新披上黑衣的谷地诸侯。

    前任司令突发意外身亡,卡特·派克将谷地诸侯带去了黑城堡竞选总司令,剩余的游骑兵就这样被留在了黑城堡,成为了被指挥官所“代表”的两百票中的一个个。

    他们本已与选举没有任何干系,却随着罗柏·史塔克的插手干预,重新拥有了投票的机会。

    上百名黑衣人推搡着挤向投票屋,都想赶紧把手里的票投出去好回屋里取暖。但台上的临冬城士兵却抬起手来安抚士兵们:“各位稍安勿躁,还有一位来自君临的大人,史坦尼斯国王的追随者,想在大家投票前说两句!”

    守夜人们发出嘘声,但在各级长官的约束下勉强安静下来。在这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国王的权威性几近于无,但守夜人毕竟还是七国的一部分,就算再不屑,也不能不给面子——毕竟,面对异鬼这样的大敌,关键时刻还得指望来自南方的支援。

    很快,一名衣着考究、胸前纹着烈焰纹章的男子走上台来,在东海望士兵的众目睽睽下,开始他那令人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发言来。

    “勇敢而坚强的守夜人弟兄们!长夜漫漫,处处险恶,可怕邪恶而强大的力量正在与我们一墙之隔的塞外聚集,凡人难以抗衡;永不终结的长夜即将来临,只有全人类都能像在场诸位一样鼓起勇气,伸张烈焰红心的信仰……”

    ……

    “他在说些什么东西。”威尔有些迷惑地问盖瑞:“怎么听着像传教?”

    “又是红神,这帮人模狗样儿的东西,在要塞外的村庄中传教不够,还跑到里面来忽悠咱们黑衣弟兄!”

    “可今天咱们要做的是不是投票选举总司令吗,扯到红神干嘛。”

    “肯定有原因,你继续听就是。”盖瑞轻蔑地盯着台上那名贵族,等待片刻,果然听到了熟悉的人名:“你看,这不就提到了艾格?哈哈,这小子真是一点没变,不好好练本事,花招一大堆。这家伙居然说他是预言之子,天选的下一任总司令,只有在他的带领下,我们才能击败红神的宿敌,终结凛冬!”

    “艾格是预言之子?”

    “我呸,你信吗?”盖瑞翻了个白眼:“狗屁预言,吓唬小孩子的玩意罢了,亏那小子敢用这种方式拉票。这是个昏招,长着眼睛的人都看得出,黑衣弟兄里尊敬国王和他那红神的人,远没有想干那个红袍女表子的多,拿预言来说事,不会有多大作用的。”

    “你啥都不信,对你自然是昏招。但我听说已经渐渐开始有兄弟抛弃原先信仰转投红神了,整天到晚聚在一起对着堆火看个不停,至少他们会买账。”

    “是啊,原来的信仰从不回应他们的祈祷,所以换一个神信试一下,对吧?”盖瑞嘿嘿一笑,“等他们发现新的信仰还是那鸟样,不知道会有何感想。”

    “你又没信过,怎么知道是假的,而且我可听说,那个红袍女人确实会魔法。”威尔撇嘴说道:“何况,说艾格是预言中那个人,我倒觉得有点道理呢。别忘了——当初我们被威玛·罗伊斯带进坑的时候,艾格是第一个察觉到异常的,在我上树前,也是他悄悄提醒我要小心死人,而且你也承认了,最后是他干掉了异鬼,救你一命……这一切不同寻常之处,你能解释吗?”

    “那都是运气!别扯淡了,你是不是还想说,他送你那把黑曜石匕首保你几次出墙任务都不死?这把小匕首要真那么厉害,你怎么不拿着它去把异鬼杀光呢?”盖瑞不屑地喷了口气,“好了好了,别胡思乱想了,我自会把票投给那混小子,但你这些胡话要是到处说,不怕被笑话吗!”

    威尔乖乖闭上了嘴,盖瑞已经因功被提拔为小队长,如今不仅是他的前辈,还是他的长官。这名生长在长城的老兵两年前被异鬼捅伤,伊蒙师傅为了救他下刀割掉了创口内不少被冻伤坏死的肉。因为胸部肌肉缺失,他的身手已经不比当年,但资历、经验这些东西,不会随着受伤便消失——在基层游骑兵中,盖瑞的话在某些时候比一些中层军官还好使。

    嘴是闭上了,脑子里却完全停不下来。威尔起初只是想说服盖瑞也投艾格的票,但想着想着,连自己都渐渐开始觉得“一切都说得通”起来。艾格在最初与异鬼遭遇时表现出的未卜先知、被那种恐怖敌人追击却反杀成功的神奇,以及他送给自己的黑曜石匕首……没错,经历多次塞外任务依旧生还的游骑兵一抓一大把,但能像自己一样——无数次与死人们近距离接触、甚至遭遇过队友团灭却还毫发无伤的,却是独一无二!

    对威尔而言,艾格早已不是一个单纯的守夜人战友,而更像是一个传说,一个符号、一种信仰。如今有人来说他是预言之子,有人来解释他的特异神奇之处,有人来祛除自己的疑惑……就算听上去有点扯,又何乐而不信之?

    或许改天,也该信个红神试试?

    ***

    盖瑞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会对威尔脑子里的东西感兴趣。他人老成精,对其余守夜人的反应判断得不可谓不准确:听完台上那名王领贵族一通洋洋洒洒的宣传和拉票,底下嘲笑和质疑的声音明显大于正常的议论声,甚至不少人毫不含蓄地直接指出,这是一次失败的竞选公关。

    “这位来自君临的大人!”东海望的总事务官最先站了出来:“艾格·威斯特是一名称职而优秀的说客和后勤官,在他的努力下,长城沿线每一座要塞的仓库——其中包括我管理的那一个,都空前的充实。他若是亲自前来为自己拉票,我们纵然不选择投给他,也会热烈欢迎,以礼相待。可他如今不仅自己不出现,还让你,用预言这种模棱两可完全能随意解读的东西来糊弄我们,就让我们有些不齿了!”

    自家长官的发言代表了不少人的意见,很快获得了响应:“就是,本以为他是个有点本事的后勤官,如今看来,不过是个爱使小伎俩的骗子罢了,谁知道他从南方弄来的物资是撒了什么谎,出卖了什么东西才换回来的?”

    ……

    居然有人污蔑自己曾经的战友,自己的信仰?威尔深吸了口气,作势就要挤向人群前面去发言,盖瑞见状一把拉住他:“你要干嘛?”

    “他们居然说艾格是个骗子!”

    “他是不是骗子,又不是别人说了算的,你个连囫囵话都不怎么会说的二货,还想学人家上去雄辩?艾格能当众骂梅利斯特,骂卡特·派克,那是人家顶着首席后勤官的名头,你算老几,能争出个啥来?”老兵瞪了威尔一眼:“好好站着,等台上那一脸傻样的南方人走了,投你的票便是。”

    威尔强忍住了上前理论的冲动,继续站在人堆里观望,但人群中间的对话仍未结束,台上那个南方人先开口回应了。

    “我并不听命于艾格大人或任何一个守夜人!后勤官大人将会是带领人类击败寒神之人,这乃梅丽珊卓女士通过观察圣火得出的结论,我主拉赫洛的意旨!”

    台上的后党贵族不辩解还好,这一解释,选举场上反倒更热闹起来,

    “让那个女巫滚回亚夏去!整天在长城扭着腰晃来晃去妖言惑众,我们都没法安心地备战对抗敌人了!”

    “那家伙还说自己杀过异鬼,现在看来,只怕就连这也是编的了!”

    “你竟敢侮辱梅丽珊卓女士?她可是史坦尼斯国王的顾问!”

    东海望可是已经有红神信徒了,事关信仰,某些人一点都不主意分寸的发言立马引起了争吵,在这一片混乱中,刚刚还劝威尔别乱出头的盖瑞也把自己的话全忘到脑后,勃然大怒起来。

    活了大半辈子,和艾格两人合作干掉了一只异鬼是他茶余饭后所能拿出来吹嘘的最大资本,有了这件大功勋做底气,他连对那些贵族啊军官什么的人说话都大声了许多。他在黑城堡时对着熟悉的人们吹,被调到了东海望后对着不怎么熟的人依旧吹……如今,居然有人质疑这件事的真实性?这不等于说他是个骗子,否定他的人生么!

    【一个人是不是骗子,不是别人说了算的。】安慰人的道理谁都会说,但真摊到自己头上时能保持冷静,那可就有点难了。

    至少,盖瑞做不到。

    他一下跳了出来。

    “放屁!刚刚是谁说艾格杀过异鬼是编的?站出来!”他拉着粗嗓门咆哮起来,“异鬼身躯苍白、力大无比;武器是半透明的冰刃,温度能冻裂钢铁;邪恶魔法能复活死人为它作战,被杀死后会彻底融化消失……这些最早就是由老子和艾格一起向莫尔蒙司令报告,后来也被出墙作战的游骑兵大部队给证实了的!你觉得是我们运气好猜对了吗?”

    “异鬼又不是第一次出现,兴许你们是从什么书上看到了这些,搬过来当成自己亲身经历呢。”刚刚说出那话的人嗓门明显要小许多,他吞吞吐吐地反击着:“反正我没看见你们杀异鬼,天知道是不是真的。”

    “你没看见!”这无赖,居然连这话都说得出口,该怎么办?盖瑞顿时哑了火,在那站了几秒,灵机一动,转身环视一圈黑压压的众守夜人,伸手指着质疑他杀过异鬼那人:“各位游骑兵弟兄,杀过异鬼的可不止艾格和我!莫尔蒙司令带领全体游骑兵出长城进行尸鬼抓捕计划时,我们并肩作战,在正面作战中第二次完成了击杀异鬼的壮举,这是全体游骑兵共同的荣耀!现在,居然有人说:‘反正我没看见,天知道是不是真的!’那接下来,是不是咱们连异鬼是否存在都要讨论一下了?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抹杀了过去几年中,我们无数游骑兵兄弟的冒险和牺牲,我们能答应吗?”

    盖瑞没接受过辩论的训练,但和人争吵时多拉点后援的本事却是无师自通,一番连吹带捧,顿时把自己和所有游骑兵绑在一起。

    而游骑兵这东西,可不止黑城堡有。

    东海望和影子塔都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由游骑兵、工匠和事务官三大部门组成。而守夜人军团捕捉尸鬼并送往七国展示这一壮举,是在莫尔蒙司令指挥下,由三大要塞的全部游骑兵精锐——还不够——再加上部分年轻力壮的新兵共同参与的。盖瑞这一吼,一下将选举场上的情况由不同宗教信仰之间的争吵和对艾格人品的质疑,扭转成了“冒着巨大风险出墙作战的游骑兵们”与“从未出墙却说风凉话的留守者”的对立。很显然,战斗在第一线的英雄们完全占据道德上风和舆论优势。

    “异鬼确实存在,围杀第二只时我就在场,我亲眼看到了!”

    “弗兰克,你得为刚刚说的蠢话道歉。”

    “抱歉……我只是质疑艾格他……”

    “质疑需要拿得出证据!”盖瑞毫不留情地追击:“我认识艾格·威斯特,这是个聪明的小家伙,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是个好司令,但就凭他面对异鬼依然敢冲上去战斗的勇气,我会投他一票!”

    “没错!”威尔是个不善言辞的人,要让他像盖瑞这样当众和人对喷可不容易。但跟风凑个热闹不难,他趁机拿出了艾格送他的黑曜石匕首,高高地举起在众人面前:“这就是艾格当初杀死异鬼用的武器!为他的勇气,我也会投他一票!”

    ……

    木头搭成的台子上,那名知道自己差点搞砸了的后党人士、红神信徒早已趁着热闹悄悄离开,来自临冬城的史塔克家守卫重新站回发言位,借机打圆场:“好了各位,想支持谁都是你们的权力!让我们停下争吵,赶紧开始投票吧!”

    见成功找回了场子,为自己灵机一动取得效果颇感得意的盖瑞没再继续吼叫。他走回威尔身边,没忘了趁机提点下后辈:“看见没有,这才是聪明人该做的。我们没法说服整个黑城堡的人把票投给他们指挥官之外的人,但至少这下,游骑兵中会有人考虑一下咱们的艾格……该死,快把你那把匕首收起来吧,别丢人现眼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