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玄幻魔法 > 我夺舍了魔皇 > 316.好戏下半场
    在无边幽暗笼罩下,光芒最初只是零星几点。

    但却仿佛夜空中的星辰一般,再难被幽暗遮挡。

    并且,星光渐渐亮了起来。

    不过,并非一瞬间就闪耀夺目,而是一个缓慢渐进的过程。

    陈洛阳和屠山夷二人,不言不动,就这么静静注视。

    时光流逝下,屠山夷隐约感觉他们几乎能足足等了有一整天时间还多,就这么平静的注视那星光越来越明亮。

    从星光中,隐隐能感觉到剑意勃发。

    屠山夷对那剑意并不陌生。

    那应该是天河一脉传承的剑意。

    只是这剑意眼下并不锐利,也不干脆,仿佛在剑鞘中不停摩擦,即便无声,也生出令人牙酸的感觉。

    又或者,就是在磨剑。

    随着时间推移,剑光越来越亮,剑锋也越来越利。

    只是这样的剑意,显然同王地先前的大矩剑区别很大,更像是传统的天河剑道所出。

    还是王地吗?

    注视星光的屠山夷无声摇头。

    果然,随着那星辰般的剑光越来越亮,周遭幽暗隐隐被驱散,从石殿这里望去,可以更清楚看清那边的景象。

    在星辰之下,赫然是一片浩瀚无边的血海。

    血海幽暗,与周围环境几乎融为一体,让人初时难以分辨。

    但现在望去,可以清楚看到,那一颗颗明星,正是从血海中冉冉升起。

    无边血海起天星。

    “血浩然……”屠山夷喃喃自语:“他成功了!”

    虽然此前心中已经有所猜测,但真的目睹这一幕,屠山夷还是心中难免震撼。

    血浩然,在陈洛阳赋予的九死一生险境下,借助王地,修成了天河剑道!

    那剑光所化的明亮星辰,正气凛然,坚毅无畏。

    在屠山夷的眼中,同杨玄等天河嫡传,感觉并无分别。

    如果一定要说,那就是血浩然的血河剑道根基仍在,虽然以此为源泉,衍化出天河剑道,但血河根基尚在,只是更加暗弱,更加迟钝。

    “这种感觉……”屠山夷皱眉。

    “天河为剑,血河为鞘。”陈洛阳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屠山夷长长呼出一口气。

    就是这种感觉了。

    光头大汉神情严肃。

    眼前的星光,越来越明亮。

    这让屠山夷无比在意。

    因为他感觉,血浩然似乎终于要突破往日的瓶颈,向更高的层次发起冲击。

    就在这幽暗世界中。

    如同一柄绝世天剑,尘封已久,终于从血河剑鞘里脱鞘而出,第一次在人世展现自己的绝世锋芒。

    血浩然以血河根基,修成天河之剑,锋芒毕露,一往无前,更要斩破此前禁锢他的所有难关,一举超凡入圣,超越武帝,进军武圣之境。

    往日的淤积,就像是山洪暴发一样,要在此刻倾泻自己全部的力量。

    在这样的积蓄爆发下,连先前的伤势,也无法充当绊脚石,只会被山洪冲开。

    饶是屠山夷出身红尘古神教,平日里没少跟武圣强者打交道,此刻心中也为之震动。

    “血浩然,真的是成功了。”屠山夷又将这话重复了一遍。

    自己身为武帝,然后看着其他武帝超凡入圣,这让别有一番感触。

    陈洛阳的嘴角则微微勾起一个弧度。

    “不止一个,是两个。”

    屠山夷闻言一怔,瞳孔微微收缩,继而集中自己全部目力,狠狠盯着血海星天所在的方向。

    这一次,他终于有所察觉。

    就在血海上方,仿佛有一方倒悬的大地,与这幽暗世界近乎完全融为一体,难分彼此。

    这大地寂静无声,不动不摇,仿佛穹顶一般。

    相较于血海星光的昂扬锐气,这一方大地,显得太过沉寂,太过平庸,没有半点可取之处,完全被血海星光所遮掩。

    可是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就像星光中的剑意越来越强盛一样,屠山夷能感觉到,那片倒悬的大地下,似乎也有某种存在,越来越耀眼,越来月强盛。

    甚至强盛到让他隐隐感觉心悸的程度。

    相较于星光中剑意正大堂皇光明磊落,那地下的存在,则给人一种深深的不详感觉,令人毛骨悚然。

    屠山夷心中已经生出一个猜想,但是有几分不敢肯定。

    他转头看向陈洛阳。

    陈洛阳没说话,只是淡淡一笑。

    屠山夷却仿佛从这笑容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他徐徐转头,注视那方看似沉默的倒悬大地,心中的触动,却比看着血海星光还要更甚。

    了解血浩然的人都知道,这人完全拜错师门。

    但是,王地呢?

    很快,屠山夷有了答案。

    那方倒悬的大地上,忽然开始龟裂,出现一道道裂痕。

    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魔卵,在这一刻破壳裂开。

    其中仿佛孕育极致的邪恶,从中流传而出。

    当大地彻底破裂开来的时候,便有滔滔血河狂涌!

    曾经地下涌动的暗河,在这一刻完全化作血河。

    那血河中至凶至邪,凌厉至极的剑意,让屠山夷屏住呼吸。

    这可比血浩然那黯淡的血海,要凶恶狂暴多了…………

    “大矩……天河为鞘,血河为剑!”屠山夷一口气徐徐吐出。

    就如同血浩然压抑多年的天剑终于出鞘一样,眼前,分明也有一把压抑多年的邪剑,终于脱鞘而出,第一次亮相于人世。

    天地破裂血河出。

    血浩然以自身血剑为根基铸就天剑。

    而王地,这个天河传人,分明也以自身天剑书的根基,铸就一把凶厉血剑。

    并且,跟血浩然一样,踟蹰多年的王地,这一刻终于也要破开所有禁锢,一飞冲天。

    多年的淤积,此时也全都变成深厚的积累,轰然爆发,一举撞开眼前封闭多年的大门。

    推开通往圣境的大门。

    和先前一样,仍然是一正一邪,一天河一血河,两把绝世好剑。

    但其中内涵,却已经完全不同。

    随着双剑的变化与突破,陈洛阳封锁镇压他们的残留拳意,也被化解。

    甚至连眼前这方幽暗的地底世界,亦无法继续镇压他们。

    两道剑光,开始如同翻江倒海的怒龙一样肆虐。

    屠山夷转头看向陈洛阳,却见对方脸上笑吟吟,毫无怒色。

    “好,好,没让我失望。”陈洛阳笑叹道:“不枉我等这么久。”

    他并没有出手攻击的意思,而是轻轻鼓掌。

    随着他鼓掌的动作,石殿外的幽暗世界,迅速收缩,全部以石殿为中心聚拢。

    那两道凌厉的剑光,顿时暴露在神州浩土天地间。

    几乎只在瞬间,神州浩土天地就动荡了一下。

    天地,仿佛要被两道剑光斩破。

    血海星光第一时间为之收敛。

    不过,他收敛与否,差别其实不大。

    因为失去幽暗地底世界的遮拦,两人顿时难以继续停留在神州浩土。

    无形的斥力,阻止他们对神州浩土造成破坏的同时,直接就将他们排斥到神州天地界域之外,于神州浩土上消失。

    “好,现在该下半场好戏了。”陈洛阳笑着摇头,从石殿门口转身回到殿内:“期待你们的发挥。”

    屠山夷长长吐出一口气,也笑起来。

    “圣皇好手段,屠某也更期待事情接下来的发展。”

    血浩然和王地这个样子返回红尘界,天河与血河该热闹了。

    他们两人就算达成默契各自隐瞒,屠山夷和红尘古神教也不会放过看热闹的机会。

    “不过,天河那位老剑仙,还有血河那位老祖如果知道了,或许会快刀斩乱麻也说不定。”光头大汉想了想后说道。

    “那也无妨。”陈洛阳若无其事,没有多谈:“已经很有乐趣了。”

    他看向屠山夷:“屠先生这次回去,红尘那边是什么情况了?”

    屠山夷言道:“本教与南楚之间的战事仍在继续,南楚二皇子程凤元死后,他们士气备受打击,不过相信只是暂时的,很快便会卷土重来。”

    连续三个皇子,都因古神教而死,楚皇和南楚皇朝要暴走,自然是可以预见的事情。

    就此偃旗息鼓,对于南楚的士气和声望打击就更大了,相当于直接认输。

    在当前的局面下,还不足以迫使南楚做出这样的决定。

    因此,他们毫无疑问,会掀起更猛烈的反击。

    这一场大战,才刚刚迎来高峰。

    屠山夷看了陈洛阳一眼后,徐徐说道:“圣皇这里,也需当心。”

    血浩然和王地返回红尘界,血河与天河一脉自然要头疼,但陈洛阳先前坑杀一众红尘高手的秘密,也势必暴露。

    “就屠某所知,佛门小西天一脉,有地藏真传。”光头大汉郑重说道:“本教修炼神魔血的高手,与小西天传人交手,关于‘后土’一式的运用,往往都很慎重。”

    “屠先生有心了。”陈洛阳微笑颔首。

    他收了石殿与地底幽暗世界,领着屠山夷返回神州大陆。

    而在红尘界里,有关神州浩土的消息,很快流传开来,重新占据许多人的焦点。

    有人第一时间前往小西天。

    “还请大师,请出地藏轮下红尘。”来客开门见山:“陈洛阳此獠仗着一件不知来历的宝物,营造大地幽冥,害苦众多同道,先前大家都不明真相,谨慎之下没有轻举妄动,现在真相大白,贵寺地藏轮,正可治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