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武侠仙侠 > 魔君从良以后 > 第六百一十六章 绿洲景象
    为了增加可信度,千玥眨眨眼,冷漠的表情一瞬间真诚起来,“我就是力气大些。”

    梁庚学,“……”

    她怕不是把自己当成傻子了!

    “仙子真是天赋异禀。”少年星眸闪耀,笑容无害得看不出一点算计,“看来这趟绿洲行少不了仙子的帮助。”

    此话听在千玥耳中委实不够委婉,她十分直白地问道,“你想要我出手?”

    梁庚学顿了顿,心底暗暗吐槽此女不懂含蓄为何物,但他的脸皮显然也不是一般的厚,依旧是那副无害的样子,“劳烦姑娘了。”

    嗯,这么快就喊上“姑娘”,看来假人很快就要行动了。

    千玥欣慰地点点头,扬手翻出一支巴掌大的血色玉笛——灵器红羌。

    这玩意儿还是她在金沙地时炼制的,后来沾了大量魔气破损,她闲时修补了一下,一直压在纳天镯的杂货箱里。

    如今倒是恰好能用。

    特殊的调子响起,在妖兽和人修的厮杀中显得尤其古怪,荒漠的夜晚寒风习习,女子一身素衣裙摆猎猎。

    梁庚学忽然失神,定定地看着她眉眼淡然,凤眸轻挑,胸腔内陌生的、急促的跳动越发令人悸动。

    恍惚间,他生出一种错觉,仿佛眼前之人早已熟知千百年。

    可再一回想,却又分明是初识。

    这种超脱控制的情绪,使得少年眉心紧紧蹙起。

    一群响尾蛇闻声退去,火把照亮的众修士神情惊恐。

    千玥停下吹奏,偏头将少年的表情纳入眼底。

    随即暗骂一声:这是什么王八蛋,帮他还给本姑娘脸色看?

    这幻境太过失真,叫她清醒着寻找出路便罢,关键人物竟然不符合人物性格。

    哼,垃圾!

    笛音戛然而止,惊得梁庚学瞬间回神。

    他眸色微闪,笑容多了些深意,“姑娘好本事。”

    千玥收起红羌,随口解释了一句,“恰好懂些御兽之道罢了。”

    众修士简直不知道如何形容心中的惊叹,这叫做懂一些?

    以她区区筑基初期的修为,怕是要把那些专攻御兽道的人气死吧?

    不过他们很快反应过来一件事,此女极有可能隐藏了修为。

    想到这一茬,众人面上的神色又好看了些。

    修士隐藏修为也算是一种自保手段,扮猪吃老虎永远是修道界的一大利器。

    不过此女实力难测,为何要在筑基修士的绿洲行中隐瞒修为?

    难道是……

    女修们不由地将目光投到梁庚学身上,似乎认定了此女是为了五郎君而来。

    不过也有部分脑子清醒的,并不认为这样的仙子会耽于情爱,毕竟那梁庚学不过空有五郎君的名号而已,行事作风委实太过荒唐。

    如果千玥能听见他们的心声,大抵要轻叹一句:让你们失望了!

    普通人能想到的事情,梁庚学自然也想的明白。

    他虽然没有自恋的习惯,但心底还是本能地算计起来。

    接下来的绿洲行历练十分顺畅,跟千玥记忆里的一样,他们在路上遇见挑衅的二郎君梁品康,帮着伸了一把手。

    令她意外的是,途中并没有去到青羡宫。

    千玥确实诧异了一番,毕竟从她进入幻境以来,除了梁庚学的态度变化,其他一切都在按照回忆里的迹象发展。

    她忍不住琢磨了一会儿,难道是青羡的神识不好弄?

    撇去心里的疑惑,一群人来到绿植丛生的戈壁。

    此处风沙漫天,灼热的气息包裹全身,便是筑基修士们都有些经受不住。

    千玥望着那片青黄交接的风景,心头微微震颤。

    她去过金沙地无数趟,却也没有见过荒漠中绿洲的样子。

    那金沙堆砌的丘陵中,葱翠绿叶接天而长,浓郁的药香被风一吹,引得大漠中的妖兽前赴后继。

    千玥忍不住好奇,真实的金沙地中,绿洲可是一样的风貌?

    “五郎君,此刻气候晴好,妖兽都被控制在阵法之外。”

    “嗯。”梁庚学依旧笑容轻佻,眼底的肃色却无人窥见,他随口吩咐了两句,武修们立刻开始采摘。

    千玥不愿意动手,懒散地站在一边。

    因着她先前那一手太过骇人,大家也不敢再说什么。

    梁庚学更是故意纵着,一副极其看重的模样。

    令千玥失望的是,这个假人好像有自己的意识,竟然也懂得思考和防备。

    好几次她回头的时候,都撞见这家伙眼底的探究和考量,表现得跟个真人一样。

    于是她只能按兵不动,暂且观望起来。

    绿洲行没有再出现意外,一群人顺利地回到无冕城中。

    在抵达城门外的时候,梁庚学终于向她提出邀请,“千玥姑娘远来是客,不如随本郎君入府暂住,也好让我尽一尽地主之谊。”

    她等的就是这句话,自然一口应下,“好啊。”

    于是,这一住便住了三年。

    这个假人也不知道什么毛病,美色当前竟然一反常态的谨慎,玩起了若即若离那套戏码。

    千玥有些不高兴,毕竟幻境中的明珠界不过是下界,修炼什么的是不可能的。

    这方天地根本没有一丝元气可以供她修炼,所以她只能尽量不动。

    基本上是隔上半年,才到纳天镯里运行周天,无聊地像是要被困死一般。

    渐渐地,她有些怀疑起幻境的用意。

    难道不是想让她渡情劫?而是单纯地想把她耗死?

    这未免太简单粗暴了吧?!

    千玥很生气,好几次想离开金沙地看看。

    不过好在有一件大事马上就要发生,二郎君的仙人草宴就在半月后。

    梁庚学当初骗她入水牢,喂狼群,偷化婴果的戏码马上就要开始。

    当年的同心契是不要想了,她肯定不会和一个假人用这种戏码。

    令她迟疑的是,这一回自己是该助纣为虐,还是顺水推舟呢?

    若是助纣为虐,必然能够得到梁庚学的一部分信任,往后的发展或许能够进入正轨。

    可要顺水推舟的话,假人直接喂了狼群,又不是她亲手所为,目前的情况说不定有所改变呢?

    至于情况变化之后,究竟是好是坏,她却是说不准了。

    千玥再三思量,决定冒进一回,选择后者。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