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玄幻魔法 > 光之勇士成长录 > 第一章 王女亡女
    在我们未能企及的地方,也许存在着你所不知道的世界。一如那绚烂迷人同时又充满谜团的宇宙,那些未知的世界里有着何样美妙的场景令人期待有着迷。

    尔东杰时常会想,未来人们是否能在平行世界穿梭,游览各地奇景呢?佛讲轮回,那么我们死后人都去哪了,是不是就是去了那些异世界?信息时代的高速发展,人们能将各种千奇百怪的想法分享出来,各种脑洞说的有理有据,引得尔东杰也一度幻想着要去别的世界来一波冒险。

    而他最近看过的动漫盾勇,更是让他产生了想要体验一把勇士的想法,刷怪升级、邂逅美女,快意人生。

    他不知道的是,他的这个想法,居然在几天后成为了现实!

    ============================================================================================================================

    瓦兰大陆,是一片非常广袤且未被完全开发的地域。其上生活着多个种族,人魔兽怪混居于此,资源分布的不均匀、生产力的不对等、统治者的野望等等自然导致了这片大陆很长一段时间里都笼罩在战火的阴霾下。

    “父亲!”

    一身戎装的少女在看到旗杆上挑着的人头时,惊叫一声,目呲欲裂,泪水混着脸上的污浊滚滚而下。几个月来的艰苦作战,虽早已使得这位年幼的公主坚韧不拔,但骤然目睹亲人惨状,仍不由心神剧颤。

    “王女殿下,还请节哀,千万不要误中奸计啊!”少女身边一名魁梧的汉子看着悲痛的王女,不由有些担心,生怕她会怒而出兵。虽有哀兵必胜之说,但面对如今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他对此并不抱有希望。如今他们唯一坚持下来的动力,就是盟友的援军了,只是···坚持了三月依旧不见援军踪迹,想来多半也是凶多吉少了。

    而如今,王上业已战死,留在城中的多半是老弱妇孺,或是退下来的伤兵。难道真如大巫祝所言,我人族终究逃不过亡族灭种的命运吗?汉子抬头仰望着阴霾的天空,心情沉重万分。

    “吴叔叔不必如此,兽族有何用意我自省的。只是我不明白为何自三月前浅水河畔一役后,兽族宛若脱胎换骨,一改之前直来直往的作战方式,而是各种奇谋妙计频出,打得我方毫无还手之力?”

    少女拭去泪痕,掩去悲痛,脏兮兮的脸上,一双有神的妙目中却透露出丝丝疑惑。她的确很困惑,虽说自己是个女儿家,但大环境下,自己对兵事并不陌生。

    人族主要的对手便是兽族与魔族,相较于态度暧昧,行事狡诈的魔族,其实他们更愿意与兽族作战。兽族作战方式单一,喜欢用绝对武力摧枯拉朽地碾碎一切障碍;虽说悍不畏死,且能打得了顺风,顶得住逆风,但威胁一直没有魔族大。

    只是三月前那一战,完全不像是兽族该有的作风,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变故存在的。

    “确实很蹊跷,我军的一路连败,多半要归结于兽人作战方式的改变。大局不容乐观啊···”吴天刚浓眉紧蹙,其实他也非常清楚,兽人如今的变化肯定有了高人指点,只是这高人到底来自于兽族内部还是外族,不太好确定,毕竟他们王国主要还是面对来自兽族的压力,跟别的族群作战的次数非常有限。

    “不管如何,如今我们已只剩下这千仞城,已退无可退。我们也只能顾好眼下,真若到了城破那一天······”王女凝视着远处依旧挑着父亲人头在挑衅的兽人游骑,一股颓废之感从心底蔓延开来。王女摇了摇头,甩掉这些无力的念头。

    “吴叔叔,外城的防御就交给你了,我去看望一下母后。”王女回首对吴天刚说道。

    “王女放心,城在人在!”吴天刚一个标准的军礼,声音铿锵有力。

    看着王女单薄的身影逐渐远去,吴天刚叹了口气,终究还只是个孩子啊,早早地承受了这一切,真不知这该死的天神是怎么想的···

    “母亲,奶奶”王女步入一座装饰非常朴素的宫殿,想床榻上两人行礼道安。

    床榻上的两人衣着非常简朴,然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的气质,却非常的优雅高贵。此时两人似乎正在说着些什么,见王女进殿,迅速敛去了脸上的愁容,笑容亲切地回应着。

    “雅儿啊,快来奶奶身边坐。让奶奶好好看看你···”左手边的华发老妪慈祥地说道。

    萧雅此刻已褪去军装,换上了一身居家衣裳,非常的朴素,却干净整洁。然而普通的衣着怎么也掩盖不了少女的芳华,洗去脸上的污垢,清丽的脸庞洁白无瑕,明眸皓齿,纯美脱俗,真是军装飒爽,常服婀娜。

    老妪拉着萧雅的柔夷揉搓着,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眼睛盯着萧雅,似要把她融进眼里,看着看着眼眶就湿了。老妪赶紧拭去眼泪,萧雅看着奶奶异于平常的举止,有些诧异,但却未曾多想,只以为是奶奶思念牺牲的父亲。

    “奶奶别哭,您还有我呢···”萧雅伸出手帮奶奶擦掉泪痕,安慰道。

    哪知这一说,不仅奶奶眼泪又夺眶而出,连着边上的母亲也是掩面抽泣了起来。这让萧雅一时有些手足无措,暗怪自己嘴笨,明明奶奶跟母亲已经如此伤心了,还要哪壶不开提哪壶。

    “奶奶别哭,奶奶别哭。”萧雅手忙脚乱的搂住老妪,轻拍其背,以示安慰。

    老妪稳了稳情绪,捧着萧雅的脸庞又是一阵凝视,眼神中带着浓浓的不舍。

    “王家和管家来信了。”老妪眼神哀伤,语气中多少带着一丝无奈。

    小雅听出了奶奶话中的无奈,虽然她还有不少困惑,但她不会在此刻打断奶奶的话。

    “奶奶知道你有很多不解,有些事本想等你元服在告诉你的,只是如今···”老妪叹了口气。“此次来信,不是通过军方正式渠道,是王管两家的死士送来的密信,真伪不用辨别。只是以此方式送来信件,想来你也多少能猜到一些两国战事了。”

    老妪虽然没有明说,但萧雅多少还是猜到了,王管萧三家,即瓦兰大陆东南的三个人类公国,其中以萧家实力最强,而如今萧家已岌岌可危,那多半王管两家是灭国了,更甚者可能灭种了。也就是说很可能她萧家的这千仞城已是这区域人类唯一的据点了,他们,非常有可能就是仅存的人类了!

    果然,她的猜想被奶奶接下来的话证实了。

    “如今,王管两国已被击破,人类被屠戮几尽···”老妪哀痛中带着怒火。“两家相约于守神谷,想要以最后的神启来拯救人类,现在···只缺我萧家了···”老妪说到这停了下来,看了眼凝视自己的孙女,眼神中满是不舍,最终还是决定将整个事情告诉她,如何抉择,只看她了。

    原来,远古时期,大陆上争端不绝,人类孱弱的肉体根本不是其他种族的对手,死伤无数,甚至濒临灭绝。而所谓时势造英雄,在人类最危难的时刻,人类中出现了六位英雄,他们披坚执锐,攻城伐地,带领人族灭掉了很多种族,一时间遍地赤色,鲜血染红了大地,最后只剩下了魔、兽两个较大的种族与人族三族鼎立。

    而后人族在六位英雄的带领下,逐渐走向繁荣,一度臻至三族之首,那段时期,后人称之为神启时代。然而,六位英雄在过世前却留下遗言,由于之前他们六人杀戮过重,恐人类遭受天罚,如若遇到亡族灭种之威胁,可开启两个他们以自身伟力建造的神启之阵,神启之阵将会带来新的英雄。

    然,神启之阵须由六人嫡系后代且为童子女身开启,此法有伤天和,且阵中元灵需五千年充能,不到万不得已切勿启用此阵,切记!切记!

    “我们萧家,与王、管两家,正是其中三位的嫡系后裔。虽则有何后果遗言未曾说明,但···上一次的神启之阵开启,却是我六大家献祭了六名嫡系幼女,无一人存活···”老太太双目含泪地看着孙女,英雄的传承家族给了六大族不一样的使命感与责任感。

    对于老妪来说,其实她非常舍不得,因为萧雅是这代唯一的嫡女,如今萧家嫡系除了萧雅,就只剩一个自小就被带走学艺的嫡子了,然而也是多年未有音讯传回了。这次的神启之阵开启,最坏的结果就是萧雅身陨,萧家血脉很可能就此断绝。然而人生在世,有些事情真的身不由己···

    萧雅认真的听完了一切,突然觉得有些不真实,一下子拯救人类的重担就担在了自己肩上。她虽然年纪不大,但家族传承下来的使命感,仍然让她如山压背;想着战死疆场的父亲,仍在浴血守卫萧家的战士们,萧雅不禁又湿了眼眶。

    “奶奶,我决定了,我要去开启神启之阵。”萧雅目光坚定。

    老妪泪目中带着欣慰与悲痛,抬起干枯的手留恋地抚了抚萧雅的脸庞,而后转身喊道:“伊一,你带人领小姐去守神谷。”

    “遵命”

    一声简短的应诺伴着轻微的落地声,萧雅背后不知何时单膝跪了一位蒙面女剑士。那剑士一身雪白的利落装扮,背上一把白色长剑,剑柄处有一朵白色雪莲,整个人和剑,全是白色,更夸张的是,女剑士那头秀发,也是银白色的。

    “事不宜迟,小雅,你,就直接上路吧···”老妪没有转身,看不清其神情如何,只是这一语断三句依旧能听出老妪心中的难舍。

    “是,奶奶,我收拾一下,这就出发。”萧雅同样不舍,但她更明白自己此时该如何抉择。

    看了一眼从始至终泪眼凝望着自己的母亲,萧雅恭敬地跪地磕了三个头;又朝着依旧背立的奶奶磕了三个头,毅然起身踏出了殿门。

    “母亲···”妇人终于忍不住扑倒在了老妪怀里。

    “这都是命啊···”老妪拍着妇人的背脊,不知是悲是哀地叹息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