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玄幻魔法 > 光之勇士成长录 > 第十八章 离开前夕
    凉风习习,尔东杰躺在柔软的山坡上,仰望着布满繁星的璀璨星空,不由地想起小时候的家乡,那时候的夜空也像现在这样美丽。

    他有些好奇,这个地底世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好像跟外界没什么区别,生态系统也没有什么变化,除了时间流速···

    “可以坐这里吗?”一声柔柔的话语撞入了尔东杰的沉思。

    月光下,一张青春美丽的脸庞出现在尔东杰的视线里。尔东杰躺在草地上动也没动,没好气地说道。

    “这是你家的地方,你想坐就坐啊。跟我假客气,快往那边稍稍,别挡着我看星星。”

    “哼,这不一样,你不是说每个人都要有私人空间的嘛。万一我过来打扰了你的私人空间多不好呀。”道言静笑颜如花地说道。

    尔东杰出洞已经几天了,道言武得知尔东杰没有学会治疗方面的道术后略有些失望。在与道言静的这几天相处中,他也知道了道言静还有个弟弟,不知道为什么全家就他一个人心脏特别脆弱,有时候用力呼吸都会心痛。他们一家人本想通过尔东杰看看有没有机会治愈他的病情,不过现在看来,之前的期待算是白抱了。

    尔东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一股歉意,可能是因为自从来到村子,道言武一家人都对自己非常友好,而自己又没能帮上他们吧。

    道言静一拢长裙,坐到尔东杰身边,看着尔东杰依旧盯着星星一阵猛看,不由有些生气。前几天还像个花痴一样围着自己给自己讲各种笑话,现在却一副熟视无睹的样子,难道星星比自己好看吗!

    “我听父亲说,你打算回去了?”道言静想了想了,有些犹豫,最终还是开口问道。

    “恩,总要回去的。虽然说两地时间流速不一样,但我想早日回去治好伊一的手臂。”

    尔东杰出洞几天一直与道言静黏在一起,差点让他有点乐不思蜀。几天的接触,他发现道言静其实是个对什么都好奇的女孩,她对什么都有追根到底的求知欲望,所以这几天他总会被她的一些奇怪问题问住。

    而且接触时间长了,他愈发觉得道言静外表看上去像个天使,有时候行事却有些腹黑,他就被她捉弄了不少次。比如说她长得丑,自己就被下了泻药,拉的浑身发软。这是个外表小天使,内心住着小恶魔的女子,尔东杰给她下了定义,所以他才会有之前的态度。

    “伊一···是个女子吗?”道言静捏了捏裙摆问道。

    “啊,是啊。是个不苟言笑却非常要强的女孩子。”尔东杰想起一直一副扑克脸,但却处处为自己着想的伊一,不由会心一笑。

    道言静看到尔东杰的笑心中一阵生气。

    “哼,果然符合你的个性!”道言静气呼呼地说道。

    “恩,是啊。她为我付出那么多,我怎么也要尽力将她治好,而且说起来,她的手臂会断,也是怪我不够细心。”尔东杰以为道言静在夸自己,不由接着话头说了下去。

    道言静看他完全没有听出自己语气的变化,在一旁鼓着嘴生闷气。

    两人都没说话,就这么静静地坐着,听着林间小动物的叫声,欣赏着皓月当空、繁星似锦的美妙夜空。

    许久之后,尔东杰开口说道。

    “小术的病···我之前想了想,不知道能不能通过道石来给他治疗。”

    尔东杰其实也有些不确定,他出洞后虽然也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但他却不知道是道石造成的。他只是想到灰灰,灰灰是尔东杰给那只蛮物起的名字。灰灰之前每次受伤都会进洞,出洞后伤势就痊愈了,这让他联想到洞中有珍宝。不过他之前进去后,也就感觉那块道石比较神奇,所以他想着是不是那块道石有疗伤的功能。

    “恩?之前怎么没见你在父亲跟前说这些。”道言静闻言有些诧异,但不由地又带了些期待。

    “之前我也不确定,而且伯父说要治疗性的道术,我也没有啊,所以当时就想偏了。”尔东杰有些无辜地说道。

    “那我们还等什么,回去跟父亲说一下,带小术过去试试。”道言静忽的站了起来,抓着尔东杰的手臂就要拖他起来。

    尔东杰感受着道言静的柔夷却没有起来,滑下手臂握住她的小手捏了起来。

    “不要急,这会估计小术睡下了,等明天他醒了我们再带他去。”

    道言静也是关心则乱,忘了道言术已经休息了,甩掉尔东杰的手,又坐了下来。

    “你怎么像丢一块乐色一样?你拉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尔东杰生气地说道。

    “哼!”道言静仰着俏脸,理都没理尔东杰。

    气氛突然有沉默下来,尔东杰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继续欣赏星月。

    “你准备带谁一起离开。”道言静突然有些忐忑地问道。

    “除了你还能是谁。”尔东杰想也没想地说道,这里除了她们一家子,他还认识别的人吗?没有!

    道言静闻言一喜,不过还是开口拒绝道。

    “我希望你能带小术离开,这里似乎没有能医治他的方法,我希望你能带他出去治疗。”道言静想到了体弱多病的弟弟,她虽然也想出去见见外面的世界,但她更想弟弟健健康康的。

    尔东杰闻言转过头看向道言静,看到她侧脸上的期待落寞种种复杂的神情,不由有些心疼。

    “放心吧,我相信道石能治好小术的。”

    道言静转头看向真挚的尔东杰,会心一笑。尔东杰看着这暖人心脾的笑容,他决心守护这个笑容。

    道言静在这几日中发现尔东杰虽然有时候花花肠子的确挺多,人也感觉有些油嘴滑舌,不过一旦跟他关系亲密一点的人遇到麻烦时,他会不顾一切去想办法解决。她非常喜欢这样认真负责的尔东杰。

    旭日东升,鸡鸣鸟叫,村里的人又开始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新一天。

    尔东杰把自己的想法跟道言武说了之后,道言武表示可以一试,不过伊利斯就有些犹豫了,她经历过数次失望,她已经不想让儿子再受颠簸了,在尔东杰看来,这典型的就是宠溺过度了,说不定就是这样的宠溺才会在之前丧失了治疗的机会吧。

    在道言武将伊利斯说服后,道言武一家跟着尔东杰又浩浩荡荡地向山洞走去,不过这一次,人群中多了一张床幔。

    洞里面,灰灰依旧懒洋洋地躺在竹子堆上,这会正在打盹。尔东杰等人进来的声响惊醒了它,乌黑的眸子看向尔东杰,只见他抱着一个有些瘦弱的小孩向它走来。

    “灰灰,我要带他进去给道石看看,你看可以么。”尔东杰在灰灰面前停下问道。

    之前道言武他们试过了,灰灰除了认尔东杰以外,似乎别人的帐一概不买。所以这一次尔东杰带着道言术过来,想要征求一下灰灰的意见,在尔东杰眼里,灰灰不是动物,更像是有灵智的朋友,只是不会说话而已。

    灰灰盯着道言术看了很久,最终又一屁股坐回了竹子堆,啃起了嫩竹。尔东杰见状开心不已,对灰灰的好感又加了不少。

    “下次来给你带更好吃的竹笋!”尔东杰冲灰灰说道。

    灰灰闻言口水一趟,人性化地摇了摇短小的尾巴,目送尔东杰进洞。

    尔东杰带着道言术进洞后,他却不知道该怎么让道言术接受治疗。只能像上次自己那样,将他的手掌贴到道石上。

    “小术,你感觉如何?”尔东杰看着怀中脸色有些苍白的道言术问道。

    “还···还好····酥酥···麻麻···的,很···很舒服。”

    道言术因为心脏问题,讲话都有些吃力,一句话说完就有些喘不上气的样子。尔东杰看着这小小年纪就一直遭受这种痛苦的少年有些心疼。

    正当尔东杰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时,只见道言术丹田处散发出一团白色的光芒,然后白光一闪,整个人被吸入了道石。

    尔东杰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一时间竟有些手足无措,这活生生一个人直接被吞了,这···希望别有事啊!这要是出了什么事,估计伊利斯能活撕了自己。

    尔东杰这会也没办法了,等吧,只能等道石将他再吐出来了。

    “一天了,小术已经进去一天了,还没出来,夫君,你说会不会出什么事啊。”伊利斯从道言术离开自己那一刻开始就非常的焦心。

    “放心吧,有小杰在那边,不会出什么事的,你再安心等等。”道言武自然也了解她的心情,他也能体会到。他同样着急,但此刻也只能互相安慰。

    洞里的尔东杰只能看到道石内部一闪一闪的,完全看不清里面什么状况,手贴上去也没什么反应,这让他非常的着急。

    就这样在焦躁中又度过了一天后,这天凌晨,道石猛然白光一闪,从中吐出一个人,尔东杰赶忙上前接住,正是之前被吸入其中的道言术。

    与之前相比,道言术似乎长高了不少,气质也变了不少。尔东杰把了把脉门,发现他的脉象平稳有力,不再如之前那般虚弱,他觉得道言术的病很有可能治愈了。尔东杰抱起道言术就往外走去。

    “出来了!出来了!”洞口的两童子眼尖,率先发现了尔东杰。

    本来坐在一旁的道言武闻言站了起来,向洞内看去,果然,尔东杰抱着儿子出来了,只是,儿子似乎有了些变化?道言武有些不确定。

    尔东杰刚一出洞,伊利斯就迎了上去,从尔东杰怀里接过道言术,细细地看了起来。

    “夫君,术儿似乎···似乎长高了不少;样貌虽然没变,但总感觉哪里有些变化···这感觉···”伊利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朝夕相处的儿子突然有了变化,她又一时说不出来具体。

    “这感觉就像杰哥哥刚出来那会一样。”道言静也看到了道言术的变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尔东杰刚出洞时给人的感觉。

    道言静这么一说,伊利斯也想起了之前尔东杰的变化,她把了把儿子的脉门,发现平稳强健,不由心头一喜。

    “夫君,术儿的病···”

    道言武看向道言静,道言静见父亲看来,点了点头。食指中指并拢,拇指扣住其余两指,在空中划了个“视”。

    “辅道之七十四——内视!”

    一阵观察过后,道言静冲道言武与伊利斯说道。

    “小术的心脏,恢复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