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其他综合 > 善亦有报 > 第二章 恩续
    爸、男子满脸泪水的道:我也不想走上这条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择这条路,可是我没得选择啊,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也是你教我的,你的一生与我的一生从未欠过别人一次、为了救命恩人欠下的我也就认了。

    可是几年下来了、我们欠的也该还清了,我的事暴露了、不止我要死,连亲人国家都会遭受非议、我不能再给国家蒙羞了、日本首相被我所杀也是因为其私下对我国留学女生的凌辱、甚至有些还死于反抗之中。

    中年男子突然跪地磕头道:爸、我一生从未求过您,这次我求您放手吧,我能活到现在已经是祖上的庇佑、国家的强大了,若不然我早已经被查到了...

    突然女儿与媳妇的喊声将他的话打断了,爷爷、爸,中年男子抬头望去、只见他的父亲嘴中喷出鲜血晕倒在椅子上、几滴鲜血滴落在他脸庞,突然在他的世界中一切都安静了、慢慢的站了起来、呆滞的目光看着圆桌上、看那洒落着的鲜血滴落在全家宴上、女儿与媳妇满脸泪水的在摇着自己的父亲、这一刻耳边什么声音都没有,似乎自己整个人都被静止了...

    女子见自己的老公呆滞着毫无反应的在那里、咬咬牙将她的公公背起,一只手扶住别让其掉下来、另一只手从桌上拿着个智能机、不顾上面的几滴鲜血快速的拨打了个电话,背起公公跑了出去,十一二岁的女儿在后面扶住,经过她父亲身边时说了句话、爸、你这样气爷爷,我恨你...

    中年男子此刻似乎能听到了、听到的第一句话便是女儿布满泪水的眼睛深处、带有恨意的说着我恨你,身子微微一颤、接着便是一股绞心之痛,抬起颤抖的右手往胸口拍打着、似乎这样能够缓解疼痛,两分钟后男子微微缓了过来、喃喃道:看来还是躲不掉了,爸住院需要钱、而那吴清华又需要一大笔钱、若是只凑够爸住院所需的话,估计还是会再将他气出病来。

    走到父亲的书桌前、拿起一个相框,看着相框里母亲父亲与自己唯一的一张照片、回忆小时父亲对自己说、母亲与他是在部队里认识的、国战不停誓不结婚,当战争平息后父亲63岁、母亲62岁,他们选择隐居,淡出了国家领导的视线、只有一些老战友还保持着联系。

    一次意料之外的情况下、生下了自己、而母亲的选择是选择自己的孩子,代价便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就要与自己的母亲别离,看着照片中母亲离去前挂满泪水与不舍、留恋的眼神、再看见父亲那被泪水打湿的衣裳已经那已被咬破的嘴唇,轻轻的将相框放下。

    走到女儿的房间、拿起挂在床头的相框,看着一家三口满脸笑容的相片、在将其慢慢依依不舍挂了回去,脸色露出惨淡的笑容轻声叹道:也许这一别便是永远,颤抖的左手拿出手机拨打了个电话,喂、我是余光...我是不是华夏人你无需了解太多,我走之前、你说的那笔佣兵买卖还在不在、若是在我就接了,我的要求便是先付一半...不错先付50万美金,我到地方了就需要全部付清。

    我余光的命也不止100万美金吧,而我的信用在这一界中想必你也了解、钱打到我挂在网上的那个账号、最多几天我自会到达非洲、说完挂断了电话,用手机上网查了查、等了两分钟、余额终于到账、将钱转移到自己的账号、在转到自己媳妇的账号上,似乎想到了什么...

    糟了、我用自己的号码拨打过去,想必那边不用多久便能查出的,我现在就得出去、不然可能会连累家人、说着直接跑了出门,在自己的行李箱中拿出一把手枪,放到衣服夹层中便把门反锁走了出去。

    打开手机发个信息给媳妇,我走了、对不起,此次我不能保证我还能回来见你、是我辜负了你,若是还有来生,我请求你能够再次嫁给我、让我续下我未了的情缘、你的老公李耀国。

    消息发完后将手机卡拿了出来,轻轻一掰将断成两截的卡丢到一旁,手机到邮寄处寄到中央自己父亲的一个战友的儿子收,留恋的看了看这片天地、拦下了辆出租车...

    无人医院中几个主任对护士挥了挥手、护士点了点头将在小推车上的病人推了出去,一个主任道:这个吴清华到底哪点得到李老的青睐了,一个病恹恹的小伙文不成武不就的、竟然让李老主动为其、在这个偏僻的地方建了一个这么大的医院。

    另一位道:就是、还听那小子的话、将医院名命名为无人医院,真的好难听、这年代哪个医院会没人啊,取这名字不是遭笑话吗?

    又一个道:唉、不知道他上辈子修的是啥、还让李老到处筹钱为他买了最先进的医疗器材。

    好了别说了、说这些就一肚子气,谁叫我们几的老头子欠李老的一条命呢、当年打仗的时候要不是被救了、估计也没有我们什么事了,刚刚在外面去赚点生活费就被我家那老头打电话批头大骂、我就搞不懂这李老、开医院哪里有不收钱的啊,药材什么的他自己出、我们本来拿个最低工资回家还要挨老头子的骂、这下可好,干活没工资、还得想办法养家糊口,对了、待会那吴清华的父母问起病情怎么说呢?

    几人商议着、一会统一道:老韩、一会你去说是被刺激到晕倒了、这小子还真是扶不起的烂泥、花了这么多钱,与我们的精力、现在可好,没几天活的了,让他父母能够在他死前不为他担心吧、这也是几年前他对李老说的。

    为什么要我去、我刚从外面回来就来这里做手术、缓口气的时间都没有、你们去就不行吗?

    几人相视一眼微微一笑、异口同声的道:谁叫你是他的主要负责医生啊,救死扶伤乃是医生的本则、要帮忙的我们都帮了、该尽力的也尽力了,剩下的跑腿你去吧,说完几人快速的走出急救室。

    那姓韩的左右看了看摇头道:我韩宇怎么就是个命苦的人啊,唉、叹了口气向吴清华的病房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