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都市小说 > 全能小姐和万能先生 > 第8章 任性
    客栈到底是在山区,条件真的不怎么好,虽然外面装修不错,但是屋子里有股很潮湿的味道,林喏喏不动声色的捏了捏鼻子。

    客栈老板给大家纷纷递了毛巾,道:“不好意思啊各位,这段时间这边暴雨太多,好久没有太阳,屋子里也一股霉味,大家将就一下,过段时间等出太阳了把霉味晒了就好了。”

    林喏喏四下打量一番,有些不太想写这里的推荐稿。

    没什么值得推荐的。

    其实装修并不是林喏喏主要看的点,她每次接推,首要看中的就是居住条件,所以这地方的居住条件这么糟糕,林喏喏一点也不想推,没有道德就算了,还得砸了自己的招牌。

    从头到尾林喏喏都没怎么说话,用毛巾擦干净了自己的头发。

    周近屿站在她的身后,询问道:“这就是你接下来的工作?”

    “嗯啊,”林喏喏看他一眼,“你怎么在这里?”

    周近屿看林喏喏明显怀疑自己“跟踪”的眼神,不由得笑了笑,就连他自己都觉得挺神奇的,中国这么大的地方,他们居然还能遇见,别说是林喏喏了,就连周近屿都觉得自己是不是故意跟踪的。

    但显然不是。

    周近屿摇了摇头:“我也有工作。”

    他话音刚落下,那边有个看上去挺小只的男生凑了上来,道:“老师,我们要不现在过去看看?”

    老师?

    林喏喏饶有兴趣的看他一眼。

    周近屿往外面看了看,雨还下着,而且下的很大,山间雾气弥漫,几乎看不清楚什么所谓的风景,只一片白茫茫的颜色。

    他摇了摇头,道:“等雨小一些再走。大家先回自己的房间休整一下,东西反正就在那里,也跑不了。”

    有个姑娘笑道:“那可不一定。之前陶瓶就放在防盗玻璃里面都能被弄走,这里可没什么防护措施。”

    有人捅了捅她的腰,示意她少说几句。

    众人沉默一瞬,才纷纷散开往二楼走。

    一楼大厅很快只剩下林喏喏周近屿和老板三人。

    老板道:“不好意思,最近这雨下得太频繁,所以条件看上去差了点。”

    林喏喏淡淡道:“你这地处山区,出现这种多暴雨的情况很正常,装修的时候没考虑到吗?”

    老板脸色一青,张了张嘴没说话。

    林喏喏也懒得再多言,反正于她来说这地方她是不会再写任何相关的宣传介绍了,至于公司那边还会不会派其他人过来,无所谓。

    林喏喏的工作态度就是如此任性,谁让她有个辰天儒打底呢。

    顺着走起路来咯吱响的楼梯往上,周近屿跟在她的身后,声音微微压低:“这地方是你们公司打算宣传的地方?”

    “嗯,”林喏喏点头,“我们公司打算接,我不打算接。”

    “这里的条件是真的不怎么样,”周近屿淡淡道,“虽然靠近景区,但是条件太差,特别是下暴雨的时候。还不如住在附近的镇上,好歹不会出现这种房屋漏水的情况。”

    周近屿说着用脚踩了踩楼梯侧边上一处很小的水坑:“啧。”

    林喏喏道:“真不知道这些人怎么想的,里子不做好,偏偏要搞面子工程。”

    周近屿笑了两声。

    两人的房间面对面,林喏喏打开房门率先进去,客房里只有一张床和一个电视柜,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装饰,和外面比起来简直天壤之别,看来这老板还真是把所有的钱都花在外面的装修了。

    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外面吸引进来,又败兴而归。

    林喏喏打开电脑,跟老板说了下自己不想宣传的事情,老板那边也没说什么,只是让她可以呆在这里拍一下附近的风景,了解一下附近的人文。

    林喏喏松了口气。

    他们老板其实人还是挺好的。

    坞城这边的风景确实不错。

    暴雨之后,雾气逐渐散去,被白雾笼罩着的青绿山水瞬间显示出来本来的美貌,依山而长的各种树木都隐约露出端倪,靠近更山区里面的一些地方甚至有花丛掩映,与天际尚未完全散去的白雾融为一体。

    林喏喏在窗边站了会儿,干脆举着单反出了门。

    客栈非常的安静,像是没有人住,林喏喏在前台甚至都没看到人。

    一抹霞光穿破云层,在山尖上点缀着点点光芒,像是一抹圣光。

    林喏喏边拍边往里走,雨后的清新气味落入鼻翼更让人觉得浑身舒坦,好像接连几日的糟糕心情都在这一瞬间烟消云散,林喏喏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

    往更深处走,林喏喏突然听到了人声。

    这里居然拉起了警戒线。

    林喏喏有些好奇的往前凑了凑,发现里面居然有很多人围着在研究什么。

    什么情况?

    林喏喏拿出手机百度了一下坞城最近的大事——哎?哎?公主墓?

    林喏喏一瞬间好像明白了什么。

    所以她昨天听到新闻上说的那个新挖掘出来的公主墓文物是在坞城这边,而且这么好巧不巧的,正好就在她工作的这个客栈往前走不远处?

    林喏喏没什么凑热闹的心思,了解了情况后转身欲走,却不想眼神一扫,落到了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背影上。

    ……那不是周近屿么?

    所以周近屿是警察?还是干考古这一行的?

    林喏喏对周近屿的好奇心本就比别人多上几分,此刻见他竟在这种地方忙忙碌碌的工作,不由得又往前多凑了几步。

    与此同时,周近屿像是察觉到了什么,蓦地扭过头来,与林喏喏四目相对。

    他先是一愣,紧接着收了手上的笔,往林喏喏的方向走来。

    “你……”林喏喏指了指众人忙碌的地方。

    周近屿笑道:“吃这一行的饭。”

    “难怪他们都叫你老师,”林喏喏说,“你别告诉我你是考古教授?”

    “这倒不至于,只是带了几个实习生,他们一定要这样叫我而已,”周近屿淡淡道,“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林喏喏耸肩:“我很难想象一个考古师,居然上天入地潜水无所不能。”

    “在你心目中,我们就该是坐在家里看书查古籍的那种人?”

    “嗯哼。”林喏喏不置可否,“就算不是那种学术类型的,但也不至于像你这么……”

    “活泼吧?”

    林喏喏最后挑了一个非常中性化的词语,自认为说得还算比较委婉。

    周近屿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淡淡道:“这边新出土的公主墓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而且极有可能在这附近还有很多的墓地或者遗迹我们没有发现,甚至会牵扯出来一段目前在历史上尚未有记载的文明。”

    “不是说是秦国的?”

    周近屿摇了摇头:“那只是说给大家听的,在一切都没有盖棺定论之前,不能散发太多有威慑力的消息,以免造成恐慌。”

    林喏喏“哦”了一声:“那你忙,我继续往前走走。”

    “我和你一起,”周近屿说着,将自己手上的手套取了下来,淡淡道,“连续工作时间太长需要休整片刻,坐在这里忍不住想要上手,还是离远一些比较好。”

    真是牵强的理由。

    林喏喏挑了挑眉,懒得搭理他到底是跟还是不跟,只是迈开步伐径直往前走去。

    周近屿果然跟了上来。

    林喏喏的工作非常简单,时间很闲,她拿着单反一路往里拍去,周近屿也只是安静的跟着,两人之间并没有太多的交流,相处倒也算是非常融洽。

    只是越走越远,眼看着黄昏将至,周近屿才开口道:“回去吧,入夜了这里容易出事。”

    “走。”林喏喏关掉单反,两人并肩往回走。

    周近屿这时才抓住机会开口问道:“你如果不拍这里的话,公司那边不会对你有什么不满么?”

    “有就有呗。”林喏喏说,“无所谓。”

    周近屿有时候挺难理解眼前这个姑娘的,譬如眼下。

    就算是再怎么不在乎工作的人,也不会像林喏喏这么的任性,可她偏偏还就是这么一个任性的人。

    关键就在于,她也仅仅只是对于工作这事儿很任性,其他的时候,周近屿很少看见她任性。

    其实林喏喏是个很有责任感的姑娘。

    两人闲散聊着天往回走,林喏喏没怎么记路,她的习惯就是有人跟着一起时就懒得记路,但她没想过周近屿会是个路痴。

    直到周近屿突然迷茫的开口道:“我怎么觉得这个地方……好像没来过?”

    林喏喏四下打量一番,心一下凉了,何止是没来过,这地方简直一点印象都没。

    “……你没记路吗?”林喏喏顿了顿后,问道。

    “记了,”周近屿清了清嗓子,“但好像没什么用。”

    林喏喏:“……”

    两人站在原地,面面相觑的对视了一瞬,林喏喏猜猛地反应过来,道:“还愣着……赶紧找路吧,不然我们今天晚上得露宿街头了。”

    坞城这边的昼夜温差很大,虽然是夏天,但到了晚上的时候仍然是要穿件外套的,两人要是真得这里过夜,很有可能会被冻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