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崇祯窃听系统 > 360 忧虑

360 忧虑

360 忧虑 (第2/2页)
  
  虏兵锋,离汉城还有两百多里远,主力在继续向汉城方向攻击前进。而在后方,朝鲜大将林庆业领军还守着平壤没有被建虏打下。城外建虏,也就上万人马而已。
  
  听到大致战况,卢象升便做出决定,攻打平壤之敌,切断建虏后路,迫使建虏主力放弃攻打汉城。
  
  “总督大人,那汉城怎么办?万一建虏主力对后路弃而不顾,则王上危矣!”金尚宪对此并不满意,立刻求道。
  
  卢象升听了,脸色严峻地说道:“对于建虏入侵,该是早有预料的事情。朝鲜战备,应该也准备充分。汉城乃朝鲜少有的坚固大城,而建虏又不善攻城,难道会守不住?孤城固守,则城不可守。如今有本官在外策应,汉城必定无忧。等本官打败平壤之建虏,和你朝鲜兵力汇合一处,攻打汉城之建虏必退无疑!”
  
  他并没有受金尚宪所左右,解释已经有了,便按照他所想的最佳策应方案进行救援。金尚宪听了,也是没有办法,只能一边派人快点回去把消息禀告给国主,一边配合卢象升这边,对平壤先展开救援。
  
  朝鲜大地上,此时已经乱成了一团。建虏四处劫掠,几乎到处都是建虏的身影。遍地都能见到烧杀劫掠后的痕迹,断壁残垣、尸横遍野,都不要太常见。
  
  平壤作为朝鲜北方最有名的坚城,周边的达官贵人等等,在建虏入侵的第一时间,就纷纷逃入了平壤。包括周边的百姓,也都拥入平壤避难。
  
  林庆业第一时间,组织人力开始防守。侵犯朝鲜的建虏军队,只是尝试攻打了一次无果之后,就只是城外派驻了一万军队围困,其他军队就越过平壤继续南下了。
  
  此时的林庆业,一脸愁容,就站在城头上,远眺城外建虏大营。
  
  他心中非常担心,不知道汉城能不能守住。卢象升或者不清楚,他作为朝鲜国内有名的将领,自然更熟悉国内情况。虽然早有战备准备,但他对于汉城的防御,却是没多少信心。如今也只能在心中祈祷,汉城能守久一点。
  
  事实上,平壤的情况也不是很好。他作为平壤主将,当然最是清楚城中情况的。
  
  就他手中的兵力,要想出城击退城外建虏大军,那是想都不用想,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只是防守的话,城里有一个最让他担心的事情,就是拥进城里的人太多,城内的粮草坚持不了多久。
  
  总之一句话,光靠朝鲜自己的力量,根本无力应对建虏的攻势。
  
  为此,他每天站在城头,习惯性的一个动作,就是远眺大同江。希望能看到,明军的水师,会在某一天出现。
  
  城外的建虏,是由岳托统领。他并没有把重心放在平壤城内,事实上,就只是驻扎在城外看着平壤而已。至少有一半的兵力,已经被他派出去,继续劫掠周边。每天建虏都进进出出军营,也是不要太忙。
  
  这一日,岳托正在核实劫掠到的物资,忽然之间,有快马驶入大营,赶来向他禀告道:“贝勒爷,明国水师已经进入大同江,大小战船,至少有一百艘以上。”
  
  建虏当然不会不考虑明国水师的,就在大同江的入口那边,就放有巡哨,因此,能第一时间就知道明国水师的动向。
  
  岳托闻声,顿时放下手中一切,心中大喜道:“没想到果然是被皇上给料中了。留下平壤不打,就能把明军诱上岸来。”
  
  于是,他一边命令探马再探明军动向,一边派人快马飞报辽东。
  
  不过表面上,建虏大营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并没有做出特别应对。
  
  当明国水师出现在平壤江面上时,建虏才仿佛回过神来一般,立刻吹着呜呜地号角声,开始做出迎战准备。
  
  平壤城头上,朝鲜军卒看着无数的大明战船,则是欢声雷动,一扫多日的忧虑,一个个喜极而泣。明国援军到了,那就意味着,他们有了靠山。
  
  平壤守将林庆业,第一时间迎出城去。特别是看到明军主将,竟然是保定总督卢大人时,更是喜出望外。连总督大人都亲自来了,那就说明,明军乃是倾巢而来,平壤这边,建虏就不占优势了。
  
  果不其然,五千明军步卒,从船上陆续不绝地下来,就在建虏的目视之中,开进平壤城内。来援数量之多,已达明军之极限。
  
  “无须多礼!”卢象升一挥手,向林庆业示意之后,立刻就问出了他最关心的事情,“建虏动向如何?”
  
  “回总督大人,建虏似乎无意攻城,每日只是劫掠,刮地三尺,任何东西都没放过,他们,就是一群畜生!”林庆业听了,非常愤怒地回答道。
  
  卢象升听了,并不意外。建虏以前的时候,照样有入关劫掠。
  
  匆匆登上平壤城头,眺望建虏大营。
  
  因为明军的到来,建虏在营外的兵力都已经开始收缩,一队队的人马,源源不断地向大营汇聚而来。
  
  卢象升皱着眉头,心中有点遗憾。手中兵力刚坐船到达,还需要休整之后再战。另外骑军从陆路来援,也还需要时间等待。要不然,就应该第一时间向建虏发起攻势,说不定能有效果。
  
  这么想着,他便转头看看城头上的朝鲜军卒。如果朝鲜军卒可用的话,他们是不用休整的,倒可以牵制建虏一波。但是,他一眼看去,就心中一沉,把这个念头给打消了。
  
  朝鲜军卒,一个个都是面黄肌瘦。就只是体力方面,都远远不如建虏的强壮。而且他们身上,就没有多少护甲,穿得破破烂烂,在卢象升的眼中,根本不能算军队。
  
  以卢象升的眼光,他一眼就看出来,朝鲜军队的训练肯定很一般。这样的军队,有城墙为依靠,防守一下还行,但要是出城和建虏野战,那就想都不要想了。
  
  得到这个结论,卢象升就放弃了幻想,立刻传令下去,明军抓紧时间休整。等骑军一到,就准备对建虏大营发起攻势。
  
  平壤的解围之战,不管从哪个方面讲,都不能拖得太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天命神卦 星门 亮剑之老子是孔捷 三寸人间 夜的命名术 万千之心 想娶颜小姐为妻 身娇体弱易推倒[快穿] 我的重返2002 莽荒纪之问道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