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崇祯窃听系统 > 425 人心惶惶(为盟主岳氏肥牛加更1/11)

425 人心惶惶(为盟主岳氏肥牛加更1/11)

425 人心惶惶(为盟主岳氏肥牛加更1/11) (第1/2页)
  
  与此同时,东江镇所在皮岛,没有朝鲜人来禀告,散出去的夜不收就先一步回禀保定总督卢象升,说有上万建虏骑军进入了朝鲜境内,目标不明,不过从他们疾驰而行看,似乎是有长途奔袭的可能。
  
  卢象升一听,立刻便猜出,搞不好建虏这次又大规模出兵朝鲜了。
  
  他一边下令再探,一边立刻召开各级将领军议。
  
  其中李过镇守旅顺,并没有在皮岛,倒是水师总兵郑芝龙刚好巡查各岛回到了皮岛。
  
  卢象升扫视着底下这些将领,严肃地说道:“建虏上次被皇上围魏救赵之计调回辽东,经过这半年多的休整,对朝鲜再次用兵,也在预料之中。不过兵力多少,方略如何,一切未知。但本官估计,这次他们很可能是冲着朝鲜汉城而去。诸位对此,有何看法?”
  
  一听这话,高一功立刻便出列,抱拳向卢象升禀告道:“大人,我军自上次平壤之战之后,元气大伤,虽有不少朝鲜人加入我东江军,但是他们才训练了半年多而已,没法出战建虏。如果这次建虏要打汉城的话,兵力肯定不会少,我军怕是无能为力。”
  
  “是啊,大人,我们都死伤了那么多同袍,要不是皇上救援,后果甚至都不堪设想。”李来亨也跟着出列,大着嗓门说道,“这一次,总不能又是我们大明去替朝鲜国主打仗吧?好歹他们自己也得能打才行啊!”
  
  很显然,在他的心中,是很看不起朝鲜人的。
  
  卢象升听了,不置可否,而是把目光转向了沉默不语的李定国。
  
  李定国见此,便站出来向卢象升说道:“末将以为,当搞清楚建虏此次出兵朝鲜,其目标是朝鲜还是我东江军。就末将来说,朝鲜和我东江军相比,末将相信我东江军更能让建虏忌惮。”
  
  “嗯!”卢象升听了点点头,对于这一点,没有任何疑问的,“那你的意思,就是这次不出兵了?”
  
  李定国听了,便认真地回答道:“出兵与否,末将自当以大人之令行事。不过如果要是出兵的话,末将以为,我东江军不能再和建虏在正面交战,此非我东江军之所长!”
  
  卢象升听得又是点点头,心想此子果然比另外两人要考虑得多,是个不错的苗子。
  
  这么想着,他便又转头看向郑芝龙,问他的看法。
  
  郑芝龙在卢象升问其他人的时候,已经有考虑过,因此就立刻回答道:“大人,末将以为,建虏无水师,可由末将领水师前往汉城救援。如果建虏势大,则接朝鲜君臣到各岛,封锁海路,看好朝鲜君臣,建虏便无可奈何。”
  
  他在说这话的时候,“看好”两个字,咬得有点重。李来亨和高一功听不出来,但是卢象升却一下听出来了,不由得心中暗赞,果然不愧是郑芝龙,处事经验之丰富,要远甚于一般人。
  
  对大明来说,建虏把朝鲜糟蹋成什么样子,说句难听的实在话,还真不会怎么在意。大明这边在意的,是朝鲜君臣不倒向建虏,不被建虏所用就可以了。如此一来,朝鲜这方面,最重要的就是朝鲜君臣了。
  
  采用郑芝龙的策略,就可以不用管建虏攻打朝鲜的兵力到底有多少,直接去了汉城那边增援,一来也全了大明是宗主国的救援责任,二来也能看住朝鲜君臣,不管建虏用什么手段,只要把朝鲜君臣隔离到海岛上,哪怕建虏用上了任何威逼利诱的手段,没有明军的同意,朝鲜君臣就算想投降建虏都做不到。
  
  而等到建虏退去,他们在朝鲜的胡作非为,就是建虏的罪状,承受的伤害,也只是朝鲜人而已。无能之名,当然也是要朝鲜君臣来背。到那时候,明军再把朝鲜君臣从岛上放回大陆,继续统治朝鲜,依旧还是大明的藩属国而已。
  
  有些东西,不能明说出来,可是,事实其实就是这样。
  
  因此,郑芝龙只是刻意强调了“看好”两字,一般不懂政治的人听不出来,但卢象升却能听出来,他当即赞成,因为这是最符合东江军的利益,最符合大明的利益。
  
  就卢象升来说,他首先是大明的官员,是崇祯皇帝派他重建东江军,从侧面牵制建虏的最高官员。对于自己的职责,他当然是不会忘记的。
  
  之前平壤之战,已经证明了朝鲜军队的无能,建虏也确实强悍,如果光靠他手中的兵力,根本就没法和建虏在正面对决。并且就如同李来亨所说,平壤之战,东江军元气大伤,因为远离大明本土,兵力之补充,也困难得很。要是再像平壤之战那么去打,将士们也肯定会有抵触之心了。
  
  另外还有,这次建虏的动机、兵力规模等等,一切都是未知,会不会是像上一次一样,醉翁之意不在酒,又再次引诱东江军出去,意图消灭东江军,这也不好说。
  
  如此种种原因之下,郑芝龙的建议,就是最好的方法了。
  
  由此,卢象升最终决定,就按郑芝龙的建议行事,并且水师救援,要声势浩大一点,给建虏看,也是给朝鲜人看。
  
  目送郑芝龙的水师战船浩浩荡荡地出发之后,卢象升就在皮岛码头上,眺望辽东方向,陷入了沉思。
  
  如今从辽东沿海,时常能接到逃出来的辽东汉人。根据他们的描述,辽东建虏的日子也并不好过。如果能出兵继续骚扰建虏的话,建虏就会被钉死在辽东,哪都去不了。
  
  但是,想要想出兵辽东腹地,就必须要知道建虏在辽东的兵力部署,最好能知道他们的兵力调动情况等等。这些事情,光靠那些逃出来的辽东汉人,就完全是雾里看花,要是不小心消息错漏的话,后果也会很严重。
  
  “唉,要是有皇上料事如神的能耐,或者得到锦衣卫密探的协助,知道建虏的内情就好了。”卢象升心中想着,不由得叹了口气道。
  
  这个时候,他忽然又想起了皇上特意交代,要求放掉那个建虏正白旗的固山额真图尔格的事情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天命神卦 星门 三寸人间 亮剑之老子是孔捷 夜的命名术 万千之心 想娶颜小姐为妻 身娇体弱易推倒[快穿] 我的重返2002 莽荒纪之问道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