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穿越历史 > 武唐第一佞臣 > 婺州攻略 第四十八章 婺州大佬敛财记
    永徽四年(公元653年),三月初四,未时。

    截止三月初二,杜家谋反案处理完毕,该杀的杀,该抄的抄,该打奴籍的打奴籍。武康难得清廉一把,除了那两箱珠宝,那几千亩地契,其余查抄财物,全部充公婺州库。

    婺州库瞬间充盈,全体官吏过年似的,乐的合不拢嘴,被拖欠的薪水到账,还得额外福利。所谓饮水思源,他们对始作俑者武康,自然歌功颂德。武录参的名号,在婺州官场一炮走红。

    为表达感激之情,抄家总结会上,司户参军孙茂提议,领导班子全票通过,刺史崔义玄拍板:金华道杜家大宅,官方批给武录参,作为录事参军事府邸。

    大唐房价比后世更贵,李白杜甫买不起,低等官员也买不起。官员到某地任职,向当地政府申请,政府审批官邸给你。排号期间,要么租房,要么住驿馆。批的住宅只是暂住,等任期到时,还得上缴。很多官员辛苦一辈子,连个房子都买不到,灰溜溜滚回老家养老。

    武康还算混的不错,现在住的房子,是狐朋狗友凑钱买的。因为有地方住,也懒得申请官邸。杜话宅的规模,比刺史府还大,同事们无不艳羡,武康则暗暗骂娘,被他们恶心到了。

    抄杜家的时候,实行三光政策,所有东西搬空,门窗都卸掉了,跳楼价大拍卖。现在家徒四壁,想住进去,必须精装修,自掏腰包买家具。

    本打算扔着荒废,无奈崔小晴发话,必须豪华装修,作为结婚新宅。何为报应,何为搬石头砸自己脚,这就是了!武康欲哭无泪,直接把库房钥匙账本,丢给崔小晴折腾。你个败家娘们,败家娘们,败家的小娘们儿...

    处理完杜家,处理在押赌徒。依据永徽律,那些人将获徒刑一年,然他们身份特殊,皆婺州乡绅出身。乡绅大户有名望,户籍、田租、徭役等大工作,有他们支持,才能事半功倍。

    所以,不能往死里得罪,必须大事化小。昨天召开临时会议,全体同事共商。老崔为了培训、检验贤婿执政能力,故意缺席会议。武康也没让岳父失望,畅所欲言指点江山,搞出完美策略,同僚无不拍手鼓掌。

    今天末时一刻,赌徒捞钱有限公司,正式挂牌营业。法衙正堂,军师老苏,班头儿老程,站班衙役,法衙书吏等,各就各位。应乡绅强烈要求,本着照顾脸面的考虑,关闭堂门秘密审讯。

    十几分钟后,迎来首位客人。俩衙役带个中年,从侧门进大堂。中年站位行礼,武康吩咐赐座,接过文书状纸,眯着眼阅读。

    他叫周平安,周记粮行掌柜,婺州周家当家人。周家三代经营,跻身豪门序列,相当了不起。杜家倒台,周家上位,成为第一家族。他的两个儿子,周浩文周浩武,在三十八赌徒中。

    武康看向周平安,呵呵笑道:“周先生婺州模范标兵,俩孩子却博戏败家,这很不好啊。家族大业要想延续,必须一代更比一代强。不能黄鼠狼下耗子,一窝不如一窝!”

    这就尴尬了,周家主羞愧难当,起身行礼:“武录参教训的是,那两个不争气的东西,周某定严加管教。”

    武康不置可否,摆手示意他坐下,拿起第二份文件,很快又乐了。户衙的户籍文书,周浩文周浩武,被赵别驾收为干孙子。咱这便宜老师,也耐不住寂寞,加入捞金大业啦?

    婺州是中州,别驾品级正五品下,品级高没实权,婺州大会靠边站。然而此时,高品级特权值钱了。《永徽律》规定,七品以上官员的亲属,包括祖父母、父母、妻、子、孙,凡犯流罪以下,均可用铜赎罪。

    周家兄弟赌博,按律徒刑一年,被赵别驾收便宜孙子,符合赎罪条件。按法律规定,外加主审官员批准,只要上缴铜钱二十斤,也就是开元通宝3000文,便可免牢狱之灾。

    如此有趣的主意,自然是武康提议,大佬全票通过。锦衣玉食公子哥,受不了徒刑的;宝贝疙瘩受罪,家属也不会眼睁睁看着。是以消息走漏,家属积极响应,走门路托关系。

    放眼婺州官场,崔刺史正四品上,赵别驾正五品下,林长史正六品上,白司马正六品下。也只有他们四个,收的孙子能赎罪。老崔出身清河崔氏,家大业大不屑参与。剩下三位相当积极,都赚的盆满钵满。

    武康忍住笑,让周家主稍待,提笔写提审公文,交衙役去牢房提人。一时间无事可做,继续神游天外:三大养老官,虽然没实权,也不是随便见的。家属想拜访,须有人引荐,引荐人先捞好处。

    有引荐资格的,皆是官场同僚,引荐费二到三贯不等,完全合理合法。等见到养老官,求收自家赌徒当孙子。仨老家伙黑的很,收孙子费十贯,谢绝讨价还价。这也合理合法,孙子孝敬爷爷,谁也挑不出理。

    十贯钱到账,老家伙开证明,用于户衙登记。然而法律规定,必须孙子本人前来,或本人画押摁手印,可本人在牢房关着,所以继续拿钱吧。

    到法衙牢房上缴三贯,取走本人画押文书,再去户衙办户籍。这三贯铜钱,武康特别交代,牢房留五百文,其余给户衙送去。

    眼前的户籍文书,价值至少十五贯。这时噪音打断遐想,衙役押俩囚犯,从侧门入大堂。周氏兄弟很惨,披头散发精神萎靡,一见到周家主,抓住了救命稻草,登时哇哇痛哭。跪在老周面前,哭诉牢狱悲催生活。

    老周眼圈红了,这是我儿子吗?本来衣着光鲜、风流倜傥的公子哥,这才几天功夫,就成叫花子啦?一时间五味杂陈,既郁闷又心疼,还有浓浓怨气。

    待哭声停歇,武康正襟危坐,和颜悦色道:“是本官照顾不周,两位郎君受苦啦。不过话说回来,这也是鞭策警醒,对两位以后人生,大有裨益的。敢问周家主,以为然否?”

    周家主捏鼻子点头,周浩文不乐意听,仗着老爹在这,竟手指武康大放厥词。可吓坏了老周,眼疾手快三耳光,抽的他眼冒金星,破口大骂:“孽障休得无礼,此地没你说话的份儿”

    教训完不孝子,赶紧躬身道歉:“犬子顽劣无知,还请武录参恕罪...孽障赶紧跪下,向武录参磕头赔罪...还愣着干啥?信不信将你们逐出周家?”

    俩纨绔吓坏了,跪地上捣蒜般磕头。武康不由得暗乐,你已经把他们开除了。等磕完三响头,武康假惺惺虚扶:“哎呀呀,这是干啥呀?他们还是孩子!那个周桑啊,不是本官说你,这里是公堂,不是你教训孩子的地方。”

    “武录参教训的是,周某受教”,周家主强颜欢笑。

    还是不忿啊,武康懒得废话,接过判词起身。老苏闪亮登场,上前两步高喝:法庭最后判决,在场之人,全体起立。

    武康双手持判词,高声朗诵:本庭宣判!被告赵浩文,男性,二十五周岁;赵浩武,男性,二十三周岁;家住婺州中城区,迎宾大道北段。

    永徽四年二月初二,在婺州南城区杜家胡同,金钩赌坊聚众博戏,被执法人员当场抓获。经本衙调查取证,被告犯博戏罪,罪名成立。经法衙、户衙清点,赌资超五匹绢。

    依据《永徽律.杂律》,第十四条,博戏赌财物,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即刻执行。然被告祖父赵行占,官拜婺州别驾,正五品下。依据《永徽律.名例》,符合赎铜原则。可赎铜二十斤,即开元通宝三千文。被告若不服判决,即日起十日内,可向婺州总衙上诉。

    宣读完判决书,交给军师老苏。待签字画押,老苏放入卷宗,此案就此了结。

    两衙役扛大秤,两衙役持铁链,一起到被告旁边。意思很明确,赶紧去拿钱,没钱就把你儿子捆了,继续关大牢吃公家饭。

    周家主心知肚明,跑出正堂侧门,很快抱三贯钱过来。放大秤托盘上,秤杆竟然下垂,意思很明显,钱不够啊!周家主懵逼,这不可能,三贯钱足数,绝对超二十斤。

    秤有问题吗?不可置信抬头,见武康似笑非笑,立刻明白了。这个赃官佞臣,心也太黑了吧。《关市令》规定,所有秤每年八月,都要拿官府校验,合格的才能使用。缺斤短两者,受杖刑八十,佞臣知法犯法呀!

    周家主咽不下怒气,想据理力争,又冷静下来。如果自己说秤,赃官必拒绝赎铜,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想到这再次离开,抱来其余铜钱,一贯贯放托盘。一直放到十贯,秤杆终于抬头。

    所谓的“其余铜钱”,是判刑赎铜后,找赵别驾取出籍证明,表示老赵把便宜孙子,逐出赵家门。拿证明去户衙,把那俩不孝子,重新登记在周家。

    整套敛财套路,总设计师武康,构建者婺州全体官员。本来还担心三养老官,顾忌家族名声不乐意,哪知他们叫的最欢。

    后经崔小晴点拨,明白其中窍门。试问哪个家族,没几个不肖子孙呢?家主一经发现,即刻逐出家门,非但不遭非议,还得“治家严明”美称,何乐而不为呢?

    注意到周家主不满,武康呵呵道:“那个周先生啊,令郎在杜家赌坊被捕,杜家大逆不道参与谋反!本官听说,两位郎君和杜家的杜美,关系好的不得了,都穿一条裤...”

    “污蔑,绝对的污蔑”,周家主扑通跪倒,脸色煞白极力辩解:“武录参明鉴,逆子与杜美,只是彼此认识,绝无任何交情。我周家奉公守法,武录参明鉴啊!”

    “哎呀这是做啥?别激动,别激动”,武康离开审判桌,快步来到阻止叩拜,语重心长道:“婺州谁不知道,周先生是大善人,怎么可能参与谋反?实不相瞒,同僚提议彻查你家,被本官严辞拒绝,还狠狠斥责一番。”

    “多谢武公大恩,多谢武公大恩...”

    “哎呀赶紧起来,做啥啊这是”,假惺惺搀扶,拍拍他肩膀说:“本官相信周家,当场打包票,此事就此揭过。您也别放心上,把两位小郎带回家,好好管教管教。您就放心,有本官在,没事的!”

    周家主不顾额头冷汗,一躬到底:“武公大恩大德,周家没齿难忘,以后但有差遣,周家定尽心竭力。奴回家后,就把孽障禁足。”

    武康和蔼道:“周兄不必如此,小孩子不懂事,管教一番就行。本官公务繁忙,招待不周,您就先回吧。”

    “奴告退”,周家主感恩戴德,转身扬巴掌,俩不争气纨绔,每人再赏两耳光。喊来门外仆人,搀扶俩纨绔,再次行大礼,煞白着脸离开大堂。

    现场气氛怪异,所有人目瞪口呆,特别是狗头军师老苏,差点顶礼膜拜。咱大佬太黑了,坑人家那么钱,还让人家感激涕零。恐怕以后周家,会对大佬马首是瞻。真是被大佬卖了,还帮大佬数钱,够可怜的。

    武康回审判桌,干咳两声吩咐:“那个谁,有请下一位吧。”

    接下来轻车熟路,既坑大把钱财,又收服望族大户。谋反大帽子扣下,没人敢不屈服。不到两个时辰,三十八赌徒全部处理,大户们无不感激涕零,高呼武公英明。

    舒服伸个懒腰,狗腿子过来捏背,闭上眼享受,心情相当不错。收服大量乡绅,以后工作好做了。肮脏合法的捞钱行动,恐怕除了老崔,所有同僚都参与了。他们捞外快,应该对我有好感,有他们的配合,工作更如鱼得水。

    看着堆成山铜钱,扫视狗腿发光的眼,笑骂道:“没出息的东西,不会亏待你们的。苏军师负责吧,清点出三十八贯,连同文书一起,送到户衙充公。剩下的...”

    斟酌片刻,继续道:“剩下的清点出来,全部买成米和面,平均分配给三卫兄弟,人人都有份儿。另外,把这根秤处理掉,本官不想见到它。”

    嗷嗷声炸雷般响,弟兄们咧着大嘴欢呼,潮水般马屁涌来。弟兄们表示,只要跟武大佬混,就能吃香的喝啦的。武康笑骂几句,离开法衙正堂,回自己办公室。

    下班还有半时辰,躺床上手枕双臂。突然想到武姐姐的信,这几天忙的脚不沾地,还没来得及看。想到这坐起,贴身内衣摸出信封,揭火漆展开信纸...

    宰相必起于州部,猛将必发于卒伍,开篇这句让他懵逼。韩非选拔官员的信条,也确实很有道理。没当过地方官的宰相,不是合格宰相;没当过兵的将军,不是好将军。

    这是勉励我吗,让我好好在婺州当官,积累执政经验,将来提拔为宰相,帮她宫斗?其实我也这么认为,地方官都做不好,也别想着做京官了,肯定是一窍不通的糊涂官。

    第二段是朝廷政事,算是好消息,大概意思是:杜家勾结高阳公主谋反,幸亏康郎及时发现,李九总裁很高兴,在我面前夸你呢。高阳那贱蹄子,平时不尊重我,还到处勾三搭四,不守妇道给皇家蒙羞。

    武康彻底懵逼,我的亲老姐啊,您有脸说别人不守妇道?算了算了,继续看信...

    邮政快递系统,正月在关内道、河南道试行,成绩相当喜人。每天收发海量信件,短短一个月,挣上千贯铜钱。

    各阶层歌功颂德,朝堂一片叫好,李九总裁龙颜大悦。兵部驾部郎中李存良,在朝堂强烈要求,直接全国推广。然兹事体大,长孙无忌等重臣,建议再开设河东道、河北道,到年底统计数据,再确定是否推广全国。

    流畅的娟秀笔迹,字里行间透着喜悦:我的康郎啊,真给姐姐长脸,圣人连着好几天,来姐姐这过夜嘞,还经常提你名字。哦对啦,邮政试行邮票,我给你带去几张。那个最大面额的,是姐姐亲自设计的,你看漂亮不?

    看到这儿冷汗下来,俺的便宜堂姐,你被圣人临幸,和我说真的合适吗?悻悻放下信纸,倒出几张邮票,大小和后世相差无几,印刷相当精美。

    面额十文的,印刷一座宫殿,看牌匾是太极宫;面额二十文的,印刷长安城门;面额最大的五十文...什么玩意儿这是?粟穗还是稻穗?您这设计能力不咋地啊。

    贴身收起邮票,肯定有升值空间。继续阅读信件,忽然咧开大嘴,眼珠差点轱辘下来。大概意思是:康郎啊,崔家女勉强配的上你,这门婚事姐姐同意。不过呢,叔父依旧失联,家里没大人怎么行?可不能让崔家笑话!

    俗话说长兄如父,长姐如母。姐姐忙着宫斗,实在脱不了身,所以让咱大姐过去,给你操持婚礼。车队二月二十出发,带着你伯母和我的添箱钱,要好好招待他们一家呦。

    咱大姐一家?武顺?李九的姘头!贺兰敏之?渣男小白脸!贺兰氏?李九的姘头...我嘞个妈啊,瞎凑什么热闹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