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恐怖灵异 > 遮丑布 > 第两百二十章 文明与进化论
    面对白皑皑无声的嘲笑,律人仿佛没看见一般,脸上也没有羞怒之意,反而表现的毕竟冷静,他思考了数秒钟之后,又向大方问道:“先生,我只是联想到如果自己就是那些等死的人,那么我连给自己进行一点点排解的办法都没有。如果我是注定等不到移植器官的病人,那么我是不是只能成为牺牲品?我觉得在那种时刻,我能够利用自己生命所发挥出的,我能想象到的最大限度的作用,那也不过是让自己的死亡,成为人们心头的警钟,以推动整个社会器官捐献事业的进程,但这样我却非常的不甘心,没理由让我付出生命,换来别人的幸福,那我自己的幸福呢?我作为一个人也是有权利拥有幸福的。”

    “先生,这点我实在想不通,还请您教我。”律人郑重道。

    律人的态度,再一次让白皑皑仔细扫视着他,律人的话已经阐明了把他自己等同于等死之人,这样的话,那就真的不能算是,瞎比比了,所以这次律人的问题,真的成为了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所以,答案是排队么?是先来后到么?但毫无疑问这同样是借口啊?而且“听天由命”本身也不符合“积极进取”这种,人类社会进步所必可不缺的精神啊?

    先来后到就是排队,排队就是听天由命。所以与积极进取完全背道而驰的听天由命,难道不正是反人类么?

    因为,排队,违反了,物竞天择的进化论!

    所以才有那么多人喜欢插队啊,因为这才是人类进步的正确道路啊……,而且这可是天下少有的,即符合生命自身的生存本能,又有益于自身进步、或者说是符合整个人类文明进步规律的事。

    难道不是么?

    此时此刻,脑袋十分灵活的,聪明无比的白皑皑,把自己给想得一愣一愣地。

    不过很快他就露出了微笑,微笑的原因是这个问题太难了,而这个难以回答的问题却是属于老妖怪的,这真是太好了。一直声称自己从来不找借口的老妖怪,马上就要,出丑了,嘿,嘿嘿嘿。

    不过这个姓律的小子,果然一肚子坏水。这一次他学乖了,看似像是将自己代入了弱者一方,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反而角度的切入点非常的客观,既不属于遵守规则的弱者也不属于制定规则的强者,所以老妖怪不能再用,之前的‘你行就上,别比比’来搪塞这小子了。

    而且如果大方真的只以律人口中说的弱者的角度来回答或排解,那就太LOW了,在先天层次上就已经输了,这个家伙果然很厉害。

    白皑皑想到这里,又一次用目光扫了扫身边的律人。

    大方静静看着律人,律人则保持躬身请教的动作,一动不动,片刻之后大方轻叹了一声,道:“这个问题,非常不错,但是不好回答。”

    ‘难就难呗,说什么不好,切’白皑皑心中越发得意,脸上那种我知道你答不出来的表情,已经再也掩饰不住了。

    “我的不好回答,并不是指我心中没有答案,而是我的答案,如同之前被我称为狗屁的普世价值一样,几乎不可能被所有人认同。”大方轻轻叹了一声。

    “请先生指教。”律人郑重道。

    大方想了想后用低沉平静的语气叙述道:“在远古人类还在茹毛饮血的时期,是没有这种思考的。”

    “那时候力求让自己不变成其他生命的粪便,以及自己后代、部落、种族的延续,才是最重要的事,根本没有时间想这种东西。”

    “等到了后来,语言、文字的诞生,让人类的组织能力得到最大限度的加强,从而让人类自身得到了相对安全的时候,人类的祖先渐渐开始有了哲学性的思考。”

    “于是随之诞生了一种我们一直崇尚至今且自豪无比的东西,那就是,文明”

    “步入文明的人类祖先们,有了各种各样的思考方向,弱与强的思考,生与死的思考,黑与白的思考,人界华夏族伟大的祖先,更是有了道与万物的思考”

    “为文明奠基的正是这些,伟大的思想。”

    “把拥有智慧的人类,与茹毛饮血的动物,真正区分开来的,也同样是这些,思想。”

    “人类不甘心接受死亡的降临,所以人们一边不甘心用排队听天由命这种借口安慰自己,一边却喜欢用排队和听天由命这种借口,去强制他人。”

    “这么做对么?”大方问道。

    “我觉得不管对错,本能而已。”白皑皑立刻大声回答,试图切断大方的退路。

    他一边说还一边偷偷观察着大方的神色,看看老妖怪有没有恼羞成怒,那样就太爽了!

    皮猴立刻就失望了,因为他看到大方点了点头。

    “是的,这不关对错,本能而已。”大方静静道。

    “所以不应该批判这种行为,任何的批判只代表了,不够客观,也不够公正。”

    “但是”

    “问题也出在,本能两个字上。”

    白皑皑愣愣看着大方,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排’队毫无疑问是听天由命,这与人类一贯的进取精神,完全背道而驰。”

    “所以想办法‘插’队,才更符合人类的生存本能,生存本能即是生命本能,因此‘插’队反而,更符合,物竞天择的进化论。”

    白皑皑惊了,这不是自己把话给说绝了?这是自断后路啊,这么说岂不是等于认同律人的话是对的?如果律人的话是对的,那不是等于说,老妖承认自己之前所有因为这个问题,而展开的话题,全都是在放屁么?

    “但是物竞天择的进化论,是让人类延续至今的原因,也必然将是未来永远适用的标准啊?”白皑皑瞪大双眼提醒道,他相对于看老妖出丑,却更想看边上这个律人落败。

    看到白皑皑的脸色,大方微微一笑道:“别忘了我说过的话,问题也出在,本能两个字上。”

    “未来如何且不去说,现在物竞天择是适用的。”

    “你不能忘了一点,物竞天择包含了两层意思,物竞只是其中一层,还有一层是天择。”

    “人类喜欢讲究人定胜天,所以去‘插’队,显然忽视了‘天择’,对么?”大方笑道。

    “但插队是符合进化论的,先生您说呢?”律人又道。

    白皑皑一阵不爽,这家伙总是在最恰当的时机捅刀子。

    “不,进化论只是一本著作的概念,那本著作叫做《物种起源》而不叫进化论。”大方摇摇头。

    两人顿时不解。

    大方看着两人再次微笑道:“物种起源,代表着生命从最初到现在这个过程的总结,但不代表未来也百分百是如此。”

    “而我也说过,人类是个在不断的依靠总结,而持续进步着的生命种族。”

    “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拥有了,文明。”

    “文明代表着,我们不能只被本能所左右。”

    “人的确是有本能的,但是只有本能的,那不是人。”

    “所以,排队代表着文明,插队代表着,返祖。”

    “文明,让我们的一只脚,踏出了进化论的桎梏,从而在保持原有进化的基础上,还能够用智慧,去创造未来!”

    “所以你的问题里,有且只有一个词用对了,那个词就是,牺牲,而且其本质无关于主动和被动。”

    “我们应该从更高的地方看世界,那样才能看到更多、看的更远、看的更全。那时你就会知道,相对于一个整体而言,个体从来都是,微不足道的。”

    “天才也好,伟人也罢,哲学也好,市井也罢,你、我、他,杨聪、白皑皑、波波、丫丫、林朗、方擎天,从本质上讲,每一个,都无足轻重。”

    “但是”

    “作为个体,作为一个无足轻重的个体,你如果能用智慧改变人类的未来,到那时你就当得上,伟人的称呼。”

    律人问:“那如果用智慧改变自己的未来呢?插队移植器官也可以说是其中的一种方式啊。”

    大方朗声笑道:“呵呵呵,那算什么,这只不过是人人都有的自私,在作祟而已。”

    “这种人人都有的东西,也配宣扬?”

    “宣扬自私的,只不过是些认为自私会被人看不起的,愚蠢的懦夫而已。”

    “同理,那些看不起别人自私的家伙,也不过是些看不见自己内心自私之处,蠢货罢了。”

    ()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