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玄幻魔法 > 隔壁老妖怪 > 第三章 出谷
    “卯时,万物初升,需打坐吐呐。”

    总管的声音准时响起,如同魔音穿入众人耳朵。

    白念秋睁开朦胧的双眼,随着总管的命令盘起腿,吞吐呼气。

    早晨的山谷,弥漫着一层薄薄的雾气,从下往上看去,一轮红色的太阳若隐若现,光线透过雾气洒在每个人的身上,脸上,宛如仙境。

    老头趴在白念秋一旁,手掌紧紧握着,总管的声音也不理会。

    白念秋有些好奇,轻声喊了喊老头,却没有得到回应。

    一个士兵手里提着一柄长剑,瞪了眼白念秋,然后用剑柄戳了戳老头。

    “老李,老李?”

    士兵应该是认识老头,见老头没有反应直接蹲下身子,厚重的铠甲扬起尘土,飘在白念秋身上。

    偷偷斜眼看到士兵把老头翻转过来,乌青的脸颊,安静祥和。

    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丝满足,还有一丁点的留恋。

    白念秋顿时感觉如同被一柄大锤重重砸在心口,喘不过气。

    记得第一次见到老头,哪时候老头身上还有点肉,不像现在皮包骨头。

    “细伢子,这么年轻就死了,咋死的?”

    那时候老头贱兮兮的躺在地上,翘起二郎腿,打趣着白念秋。

    白念秋刚听到时,气的浑身发抖,破口大骂这老头有神经病,大白天的诅咒人。

    “死了就是死了,发那么大火干啥子?”

    这是老头对白念秋说的第二句话,现在想来依旧历历在目。

    当时白念秋直接二话不说,伸手就要打老头,殊不知,自己还没碰到,就直接从老头身上穿了过去。

    后来老头说第一次死的人都是这样,魂魄不稳固,像个虚影,没有实体。

    老头讲他第一次下来时比之白念秋更不如,吓的差点就直接烟消云散了。

    白念秋死了三年,在地府里这片不知名的小山谷呆了三年,唯一能说得上话的也就老头一个,老头说到底算是他的半个引路人。

    “送李青云,入魂冢。”

    总管悠悠然走过来,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老头,吩咐下去。

    而李青云是老头的名字,二十三岁死亡,至今,已经在这片山谷呆了四十多年。

    “他竟然能入魂冢?”

    “几十年都养不出实体的糟老头子,能入魂冢?”

    听到要送老头入魂冢,所有人都开始议论,顿时嘈杂的声音不绝于耳。

    魂冢,魂魄安息的地方。

    据说魂冢可保人魂魄不散,若有大毅力者,或许可重生。

    总管送老头入魂冢,其实也有自己的私心。

    最早的时候,总管还不是总管,是个老头,个子不高,整天阴沉着一副脸。

    后来不知犯了什么错,被革职了,换了个现在的总管。

    这个总管不像之前那个,做什么事还知道考虑一下人情味儿,老头算是比较早一批的人,所以总管有时候对老头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几个士兵过来把老头抬走,总管这才转过身,看向众人。

    “安心打坐,不得胡思乱想!”

    场面瞬间安静下来,总管的威慑力还是很大的。

    常常有些不听话的人,一般都是被士兵们直接杀掉,做成食物。

    这片山谷的所有人,生死其实都在总管的喜怒哀乐中。

    天边的血色太阳不时散发出一缕红色雾气,飘向山谷,被正在吐呐的人吸收。

    这缕雾其实是他们能否凝聚实体的关键,可化作丝丝血液,反补己身。

    令人作呕的鬼食也是关键,补充他们身上的养分,是外界天生地养的煞气凝聚而出,能否出谷,就看个人体质。

    有的人,吃几十年的鬼食,或许就是真的食物,无法吸收。

    有的人,每次吃下去都能残存一些,留下来炼化为己用。

    总管没回山顶,反而是来到白念秋身旁,找了块还算干净的石头坐下。

    周围的人顿时吓的大气不敢出,紧紧的闭着眼睛。

    “老李在这儿呆了大半辈子,最终也没混出个名堂,反而落的这么个下场。”

    白念秋听着总管的话,也不敢言语,这还是三年里第一次见到总管坐到他们身边。

    “老李出不了山谷,凝聚不出实体,你可知为何?”

    “嗯?”

    白念秋有些愕然,似懂非懂,听总管的意思,老头出不了山谷,应该另有隐情。

    “旧历三十一年,我那时只是个小偏将,在王管事手下做事。

    王管事这人吧,其实心肠不坏,可功利心太强。

    山谷里的人辛辛苦苦修炼出的丁点东西,还不等凝聚成实体就被他给偷偷转移,害得那时候几年都出不了山谷一个人。

    老李那时候嘴巴大,喜欢说三道四。

    听到一点王管事的风声就在山谷里传,惹毛了王管事。

    虽然没杀老李,却还是打掉了他一魄,落下了病根。

    自己做的错事终究还是得还的,王管事得意了没几年,上头严查,还是给揪了出来。

    这一劫,王管事没逃过,我也随之上任。

    我呀,新官上任,总得给人留个好名声,就给山谷里放了几天假。

    几十年来也就放过这一次,老李那天喝的醉醺醺的,哭喊着谢我给他,给山谷里的人报了仇。

    可这关我什么事?”

    说到这,总管咧开嘴笑了笑,或许这是在山谷里还算值得留恋的回忆。

    “几十年下来,当初的人能走的也都走了,就留下一个老李。

    暗地里很多人喜欢嘲讽他,说他是个废物傻子,不开窍。

    可谁也不敢明面上讲,毕竟我还没死呢,唯一能算得上朋友的也就剩他一个,我又怎么会让别人欺负他。

    老李总喜欢在入睡前看会儿太阳,嘴里说着些别人听不懂的话,应该是生前的一些事。

    其实前些年我给老李找了些东西,能帮他凝聚失去那一魄,可老李只罢了罢手。

    他说自己一把骨头,出去也不知道去哪,不如在这里落的清净。

    但我知道,其实老李这心里啊,有道坎儿。

    自己迈不过去,谁也帮不了他。”

    说到这里,总管有些沉默,几十年如一日的呆在这里,连个说说话的人都没有。

    老李勉强算一个,但现如今也走了。

    山谷里的人都感觉自己是被困在牢笼里,仇恨,害怕总管,士兵,可他们又何尝不是呆在牢笼?

    “老李攒了大半辈子的积蓄,一朝都给了你,你可别辜负他啊。”

    总管拍了拍白念秋的肩膀,径直往上走去。

    白念秋微微睁大眼睛,有些不明所以。

    “辰时,万物生长。”

    “赐福泽,庆新人出山。”

    声音中带着些许落寞,清晰的落在每个人的心头。

    满山遍野的人无不哗然,想要看看谁这么好的运气。

    总管负手而立,站在山头,抬头仰望着那轮太阳。

    一道红霞穿过云层,照亮了山谷,在白念秋目光中缓缓将他包围。

    盘膝中的白念秋感觉自小腹传来一股暖意,渐渐流转,融入四肢百骸。

    白念秋忽然想到,老头昨晚突然问自己出去了要去哪儿,一连推荐了好几个地方。

    原来是早有预谋,替自己铺好了路,怎么走,就看自己了。

    “老头是把修出来的魂力给了我?”

    此时,白念秋才明悟过来。

    不过,用几十年修来的东西,来成全自己,这礼,有点大了。

    人啊,能生两次。

    一次,在阳间,

    一次,在阴间。

    “大恩大德,无以为报。”

    清脆的声音从响起,白念秋理了理头发,面朝着老头的那个方向,径直跪下。

    叩首,行拜师礼。

    因为老头当得上自己称一声师傅,也当得起如此大礼。

    良久,总管的声音才传来,

    “该上路了。”

    白念秋抬起头,看了一眼山顶的总管,重新定了定心神,灰暗的眼神终于再次恢复清明。

    出山的路程很远,路上孤魂野魅的也多,所以总管才会催促,想要早点出发,不过会给自己送到安全的地方才会离开。

    白念秋三步化作两步跑上山顶,总管身侧早已站了两个士兵等待,一人手里牵着一头黑马。

    “我委任总管四十年有余,以后不出什么问题,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来这儿前我就是个小兵,还是当炮灰那种,不过我运气好,没死。”

    但刚爬上山头,总管忽然开口,不知道什么意思的白念秋只好静静听着。

    “摸爬滚打十多年,刀下亡魂也有不少,可今后,恐怕也不再有提刀的机会了,这柄刀不妨给你路上使用。”

    总管从士兵手里接过一把刀,递过来,神情中有些不舍,

    “出了山就不再是谷内人,以后相逢不知何时。

    此去路远,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总得有个防身的东西。”

    白念秋连忙伸出双手,接过这把闪着青光的利刃,

    几十年未出鞘的刀锋,也不见染上一丝尘埃。

    正准备道谢时,山下所有人,所有士兵突然齐齐列阵高呼,喊声震天,直刺云霄。

    “三十三山,十四谷,送新人出山。”

    嘹亮的战歌从山巅,从谷内,从四方传出,为白念秋送行。

    看着让自己恨了三年的山谷,这一刻,白念秋忽然发现心里有些舍不得了。

    可能是山谷的风景,可能是山谷的人,也可能是和老头在一起嬉戏打闹的时光。

    擦了擦眼角的湿润,白念秋轻声吐道,

    “老头,此去山高路远,却也伴随有不少机遇,

    听你讲过,这个世界并不一般,有大神通的人也不在少数,

    我白念秋虽然算不上什么好人,却也懂得知恩图报。

    今日我白念秋在此立誓,若将来学了本事,定来救你。”

    然后不再犹豫,转身提刀纵马,往山外走去。

    这一年,白念秋“两世为人”,年满二十五。

    这一年,有一人,白衣黑马,孤身入江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