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玄幻魔法 > 隔壁老妖怪 > 第十二章 诈尸
    白念秋心中有些震惊,毕竟白无常都瞧不出自己是什么,难不成老者比之白无常更为厉害不成?

    老者吐出一口鲜血,身形止不住踉跄后退,

    江鱼儿在一旁神情紧张,急忙上前扶住老者,脸上神色阴晴不定,

    “你为何欺骗老夫?”

    老者在江鱼儿的搀扶下,渐渐稳定心神,脸上恢复以往的冷漠,低声质问。

    江鱼儿看到老者并无大碍,这才想起白念秋,站在他对面,冷冷的盯着他。

    空气仿佛凝固,白念秋不敢抬头看老者与江鱼儿,生怕他们的眼神就能杀死自己。

    氛围有些剑拔弩张,但发现白念秋并非族人的老者没有直接出手,对白念秋来说算是万幸。

    “不知莫老先生何意?”

    几个字几乎是白念秋硬咬着牙一个一个蹦出来的,但这时候,容不得他这么做。

    自己的身份不宜暴露,更何况一旁还有个虎视眈眈的江鱼儿。

    冷汗不由自主地从后背渗出,本来想得了都尉的功法,再来莫北这里看看,说不定念在族人的份上,会教自己些东西,没成想,偷鸡不成蚀把米,坑了自己。

    “哼,你身上有不属于这里的东西,或许老夫眼拙,没有见过。

    但你这东西乃至阳之物,与我族人天生相克,又怎来同族一说?”

    白念秋一愣神,但还是毫不犹豫说道,

    “七爷可以作证,难不成你比七爷还要厉害不成?”

    “既然你如此不讲理,那我看,咱们也没有必要在聊下去。”

    说完,一转身,作势欲走。

    可前脚刚踏出门口,白念秋又冷着脸转过身,

    “先祖当年何曾光荣,可现在,后人居然会沦落至此。只恨我白念秋生不逢时,无法独挑大梁,无法独挑大梁啊!”

    然后,一声长叹回荡于牢房,

    可迈出牢门的脚,却是收了回来,仿佛在等待什么。

    一番话,看似是在鞭策自己,可实际上却是敲打老者。

    果然,老者听闻,立刻有了动作,

    束缚着胳膊的铁链,如同缰绳,被挥舞出去。

    一端还在老者胳膊上,另一端却把白念秋牢牢捆住。

    “死老头,你干吗?”

    被这一幕吓了一跳的白念秋直接破口大骂,

    “光天化日之下,你要谋杀同族吗?

    你要让先辈们的亡魂死了也不得安宁吗?

    还是你早有判出我族的心思?”

    白念秋脖子上青筋毕露,句句都往一族大事上说。

    江鱼儿这时候也坐不住了,白念秋现在是都尉的红人,若是让他就这么死了,自己也别想活。

    恰在几人一触即发时,一直被骂的老者开口了,

    “你到底是不是魅,你我说了都不算。

    今日老夫倒要看看,何时族人中出了你这么一号人。”

    紧接着,大喝一声,

    “梦魇。”

    老者周身光罩环绕,把江鱼儿隔绝在外,笼罩在白念秋与老者之间。

    一刹那,白念秋只觉得天旋地转,就像自己在被整个世界排挤,胸口发闷,呼吸紧跟着急促起来。

    “始。”

    始字出口,将两人连接起来的铁链一阵晃动,只见一道刺眼的青光升起,眨眼间便覆盖牢房。

    白念秋在睁开眼时,幕然发现,周围已经没有了牢房。

    心中顿感惊讶,映入眼帘的是一座高山,山上光秃秃的,时不时能看到几个身影在上方徘徊。

    山脚下,一个个身影赤裸着身子,正在搬运石头,偶尔有士兵拿着鞭子,对不听话的人狠狠抽上几下。

    “这里是,山谷?”

    白念秋来不及反应,眼前的画面就像幻灯片,眨眼换了一副模样。

    地上三三两两的躺着几个人,似在睡觉。每隔不远就能看到一个士兵,在众人间来回走动。

    “是人是魅,今日就看个清楚。”

    不知何时,老者已经站在自己身侧,

    “这,这怎么回事儿?”

    白念秋开口问道,实在是眼前的画面过于真实,要不是有人从自己身上穿过,仿佛自己就身在其中。

    “只是用秘法将你带到你的记忆中罢了。”

    莫北淡淡开口,仿佛能让白念秋感到惊讶他就很开心。

    “阳人有十八层地狱一说,却不知死后灵魂皆为虚体。地府也有地府的规则,无论是人是畜,灵魂都要被传送至此,接受淬炼。

    魅本是地府产物,而你的记忆里你是从这里出去的,可魅,不需要来这个地方。”

    “老夫倒要好好看看,何方鬼怪来冒充我的族人。”

    隐约间,从白念秋心底升起一丝不安。

    自己想过莫北可能测试自己血脉的各种方法,哪怕莫北来一出古人的滴血认亲自己也能接受,可万想不到居然连自己的记忆也能查看。

    两人并排而立,如同两个过客。

    眼前一幕幕画面来回重复,直到山巅一个亡魂被士兵用力抛起,笑眯眯的总管为众人盛饭。

    一股悲凄之意浮现心头,恍惚间白念秋仿佛又一次看到李青云,贱兮兮的笑着站在眼前。

    一群人就像行尸走肉,手里端着破碗,眼神木纳。

    白念秋也不例外,跟在众人身后。

    但当看到稍微在往后,同样端着碗的老头时,莫北嘴里轻轻咦了一声。

    与木纳的众人不同,李青云眼神明亮,看似在规规矩矩走着,但脸上纠结的表情却让他显得格格不入。

    莫北伸手一挥,白念感觉自己好像隔空移动,老头的身影在眼前放大。

    一张枯瘦的脸上,纠结,无奈,嫌弃同时浮现。

    似乎在表达自己的不满。

    “这人,挺有意思。”

    莫北轻唤一句,

    白念秋则呆呆看着眼前身影,想起当初和李青云的种种,嘴角不由自主勾起一抹笑容。

    恰好李青云此事转过头来,视线刚好对上白念秋。

    恍惚间,白念秋发现李青云好似如同一个真真切切的人,看向自己的眼神充满欣慰。

    莫北兴许没注意到这一幕,伸手一挥,画面再变。

    白念秋和老头平躺在地上,头对头聊着天,

    白念秋记得那天老头说了很多,只是自己当时不以为意,敷衍了事。

    可现在在看到,李青云担忧急切的神情,仿佛在看一个不成器的儿子,或许说是徒弟。

    三年来,李青云经常给自己讲一些地府里的趣事儿,把自己将来出去后的注意事项也交代不少,可以说亦师亦傅。

    “得嘞,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天天资质资质,再好的资质还能上了天不成?”

    画面到此,白念秋耳边响起自己最后一次和老头说的话,然后便转头睡去。

    接下来,就是第二天吧,想到老头冷冰冰的尸身,白念秋心中隐隐有些刺痛。

    可莫北并没有把画面快放,反而是饶有兴致地看起来。

    李青云往一旁挪了挪身子,赌气似的不和白念秋呆在一起,双手枕在头下,打起瞌睡。

    莫北这时候突然开口说话,似在为白念秋解惑,

    “魅族擅长幻术,这只是最基本的罢了。

    若非族中秘法遗失,修到最深处,可改变过去将来。”

    “改变过去将来?”

    白念秋忽然对所谓的魅有了一点兴趣,若能改变过去,自己是否就能阻止李青云的死亡?

    “真有那种神通?”

    白念秋望了望莫北,有些不敢置信。

    “有。”

    莫北转头笑吟吟的看着白念秋,接着道,

    “不过这神通不说有没有可能找到,单是限制条件你也修炼不了。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肯定不是我的族人。

    这是魅族秘法,外人修炼不得。

    接下来,就应该真相大白了,魅的血脉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拥有。”

    莫北好像对于结果心中早就略知一二,语气温和,并不像要寻白念秋的麻烦。

    此时,躺在地上的白念秋嘴里有鼾声响起,显然已经陷入熟睡。

    可一旁的李青云却是翻来覆去,每隔一阵就偷偷瞄一眼白念秋。

    “接下来,应该就是老头把四十多年淬炼身体所凝聚的力量强加给我吧。”

    白念秋闭目,不忍再看,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会偷偷哭出来。

    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还有后半句,只是未到伤心处。

    太阳在空中高高悬挂,照耀着山谷,李青云则趁看守的士兵不注意,偷偷起身再次绕到白念秋身侧。

    一旁的白念秋看到,在李青云腹部,有淡淡的紫光缭绕,一颗珠子正试图冲破李青云的肚皮。

    李青云紧紧皱眉,换上一副白念秋从未见过的严肃模样。

    只见他绕着白念秋,弓起身子徘徊,最后在白念秋翻身侧躺时,才止住身形。

    一双只剩下皮连着骨头的手,被李青云高高举起,对着自己的肚子一阵猛砸。

    一旁的莫北突然瞪大了眼,目不转睛的盯着李青云,或者说是李青云肚子上的紫光,双手用力纂紧。

    直到李青云肚皮上被自己砸的血肉模糊,才停止自虐,然后,握掌为爪,一把捅进肚子。

    顿时,紫光大盛,刺人眼球。

    哪怕只是白念秋的记忆,可莫北却还是没来由感到一股冷意,紫珠的威压仿佛透过记忆,穿过画面直逼自己。

    可接下来,让白念秋更加不忍直视的画面出现,

    李青云趁自己熟睡,居然把自己的裤子给褪下,然后一脸严肃的用手捏紧珠子,送往自己下身。

    看着画面的白念秋不自然的扭了扭屁股,脸色有些古怪。

    做完这一切后,李青云回到之前的位置,盘膝打坐,肚皮上的伤口竟缓缓愈合。

    “细伢子,对不住了,老夫骗了你。

    老夫其实是来这儿避难来了,骗过了所有人。只是老头子我时间不多了,做出此事也实属无奈,唉!”

    李青云低声呢喃,似在解释又似交托后事。

    白念秋心中大震,一样震惊的还有一旁的莫北,他看出了,白念秋的同族血脉实则是李青云强加给他。

    “紫珠,紫珠……”

    莫北喃喃自语,紫珠对其具有特殊意义一般,

    “族中千百年来紫珠只有一人,为什么这人也有?”

    莫北不解,因为这紫珠并非人人可得。

    可这时,异变再起,白念秋心中骇然,如遭雷击。

    盘膝中的李青云猛然抬头,眼中仿佛有星辰闪烁,一步一步往白念秋二人走来。

    李青云就像一个长辈,慈祥的站在二人面前,抬起一只胳膊,手掌轻轻放在莫北额头,满脸笑容。

    “一眨眼,当年的小莫都这么大了。”

    莫北脸上早已布满泪痕,他忽然想起族中已经消失几十年不见其踪影的小祖,

    正在一旁震惊李青云话语的白念秋则再次心神大震,

    “老头这是,诈尸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