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玄幻魔法 > 我能看到准确率 > 第80章 心中的猛兽
    陈靖扑到车顶,搞出的声音不小。而且他的手是抓在车顶的两边,那张赫强从侧视镜里也隐约能够瞧见。

    张赫强的右手软趴趴地垂落着,只用左手来开车,并不太利索,非常勉强。同时他还得忍受着剧痛,扭断的手臂稍微一震动就痛,稍微一颠簸也痛。

    他至今也不敢相信,一个看起来那么瘦小的高中男生,竟然有着那样变态的力气。

    可是事实摆在眼前,他被扭断的手臂已经容不得再质疑。

    “Shit!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张赫强在一个拐弯处,猛然地打转方向盘,想利用摇摆的惯性把陈靖从车顶上甩下去。

    面包车的车顶是光滑的,可没有能够可以让人稳固支撑的点。

    这一甩之下,强烈的震荡,震得张赫强也痛得直吸冷气,一阵阵的刺痛从右手骨头被扭断的位置传来,钻心般难受。

    可是透过侧视镜他再看,却发现陈靖还在车顶上。

    那双手依旧稳稳地攀抓着。

    “Shit!”

    张赫强眼看甩不下去,他自己也疼得厉害,也干脆不折腾了。

    心中略想了一下,便就有了一个计较。

    如果张赫强右手没断,那他现在完全可以拿军刀瞄准位置朝上面捅一刀。或者是伸出窗外,把陈靖的手给砍断。

    但现在他毕竟只剩下一只左手了,单单是掌握方向盘已经很勉强了,也没有余力再做其他。

    车子飞快地闯过两个红灯,进入了明阳中路,接着就是跨上了环城路。

    这张赫强似乎对明阳市的各个道路都很熟悉,在进入环城路之后,他熟练地就在一个三岔口,飙上了一条山路。

    顺着山路往上走,是一座很大很高的山。

    那山,叫“钟鸣山”。

    五六十年代以前,山上有个寺庙,香火当时还不错。每天晨钟暮鼓的,那钟声总能在山间回荡,所以也就有了这么个名字。

    后来这庙里和尚没了,没多久,庙自然也没了。

    也因为这山很陡峭,石头多,新城市建设的时候,就在这里开发了好几个采石场。也有水泥厂在这里取石的。

    张赫强将车一开上去,又开始了左拐右拐,几次三番尝试将陈靖甩掉。

    在城市里若将陈靖甩掉,那陈靖只会是掉在马路上。

    而在这里若是被甩下去,那路边可是陡峭的山崖。

    那山路边的悬崖,至少也有六十多米,而且都是石头。若是摔下去,死是肯定的。

    这就是张赫强的打算。

    你不是追么?

    你不是爬车顶么?

    来,老子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

    几番尝试没收到效果,张赫强忽然将心一横,打转方向就撞向了悬崖边的铁护栏。

    车头飒飒飒飒地刮着铁护栏,摩擦出一阵阵的火花。

    在这强烈的冲击下,陈靖的双腿止不住地就受惯性的影响,朝悬崖边垂落了下去。

    张赫强见着效果不错,就继续来。

    飒飒飒飒~

    车头继续摩擦冲撞,沿途刮出强烈火花。

    陈靖攀住车顶两边的手指,这会儿指节都发白了。

    这车顶上没有把手,他是全凭蛮力在抓拿。

    可饶是如此,也禁不住长时间这样震荡冲撞的。强烈的惯性,早晚还是会将他甩下去的。

    他心中明白这一点,所以,在张赫强行驶过程里稍微速度减慢的时候,他忽然双脚在车身上一踢,借着力量,突然撒手,整个人在车顶上连滚三圈,就向道路内侧滚落下去。

    张赫强不断地冲撞护栏,其实他自己也在承受痛苦,因为那震荡也会让他的断手疼痛加剧。

    这会儿,他听到车顶又有动静,再次朝侧视镜看了去。

    这一看,就看到了陈靖从车顶上滚落了下来,一个跟斗翻在地上。

    见这情况,他也不再继续撞护栏了,车身往前开了10米,忽然方向打转,调转车头。

    这么一来,他是打算直接撞死陈靖了。

    摔不死你,那我就撞死你。

    面包车风风火火就加起速来,朝着陈靖冲撞接近。

    而陈靖蹲在地上突然站起,手上抓了两块很大的石头。

    因为这附近有很多采石点,所以这道路边沿也到处都是碎石头,有大有小。

    眼看面包车冲来,陈靖面露狠色地抓起石头就朝它挡风玻璃砸了过去。

    啪~

    老旧的面包车,挡风玻璃毕竟是不禁砸。

    这一石头之下,玻璃四分五裂,碎片纷纷往车内飞。

    那石头砸穿了玻璃,更是轰在了张赫强的胸膛上。

    碎裂的玻璃,溅射得他满脸都是,眼睛珠子都被扎出血了。

    接着,陈靖第二块石头砸向了面包车的车轮。

    这也瞬间改变了面包车的方向,使得它方向一扭就撞向了山坡。

    嘭!

    当车子跟山坡亲密接触,凶猛的冲击力,将张赫强直接从碎裂的挡风玻璃位置甩飞了出来。

    当他滚落出来,摔在地上后,也是再也爬不起来了。

    陈靖一步一步地走到他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神冰冷。

    “是谁让你干的?”陈靖厉声问。

    “Shit你老母!”张赫强挣扎着还是骂了一句。

    陈靖本就满腔怒火,见他还敢骂人,顿时从地上再抓起一块石头就往张赫强手指头砸去。

    一砖之下,血肉横飞,张赫强小拇指当场砸断。

    “我再问一次,是谁让你干的?”

    陈靖咬着牙,又准备朝他无名指砸落。

    其实如果放在平常,陈靖是不敢伤人,更不敢杀人的。

    但是,当一个人真正被激怒的时候,真的也就顾不了太多了。

    即便此刻血淋淋的画面,也是陈靖第一次经历,可他却没有半点胆怯。

    就算是用石头将张赫强砸死,他觉得自己也做得出来。

    很多时候,你忍你让你和气,那是因为别人还没碰到你底线。

    可如果当对方不识好歹得寸进尺,肆无忌惮冲击你底线的时候,那么你也将会从温柔的绵羊变成凶恶的猛兽。

    仇恨与愤怒就是你锋利的爪子,届时会毫不留情地撕向你的敌人。

    抓死他!撕碎他!

    “谁?”陈靖吼一般问,两眼血丝满布。

    张赫强痛嚎着,惨叫着,也目光恐惧地看着陈靖那愤怒的面庞。

    这小子……疯了么?

    华国人不都是胆小怯懦的么?

    这才十几岁的小子,为何能狠成这样?

    眼看着陈靖手中的砖头又要落下,张赫强也歇斯底里一般喊道:“Mr·王……Mr·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