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穿越历史 > 空闻碧落 > 第九章:巧识谎言
    黎长歌翻看着山茶呈上来的书册。很快发现,有两个宫女在当值的时候偷了懒,但行程是能解释清楚的,还有一个宫女前几日出宫采买,傍晚时分才回到东宫。

    “那两个偷懒的,罚了俸禄赶出去,东宫不养闲人,至于那个采买的,把她和扶桑一起带进来。”黎长歌对着山茶吩咐道。

    “那要不先让其他人散了?都已经很晚了。”山茶问道。

    黎长歌摆摆手说道:“不必,让他们在那里等着。”

    扶桑领着那宫女走了进来,对着黎长歌行了礼,说道:“娘娘可是有事?”

    你是负责东宫事物的,怎么会是一个小宫女去采买?

    黎长歌看着眼前的扶桑,声音不自觉的变得严厉了些。

    “那日刚刚搬完宫,老奴和浙斯管家在库房登记。所以吩咐了青儿去。”扶桑并没有被黎长歌的气势吓到。

    “青儿?你那日出宫都去了什么地方?何时回来的?”黎长歌不在看扶桑,而是看向了那个叫做青儿的宫女。

    “奴婢刚用过膳就出去了,到了傍晚方回。采买的东西有管家和小厨房列的清单。”

    “是吗?浙斯可是告诉本宫,午时才找到扶桑整理库房的,那会可是膳点过了很久了,扶桑姑姑是早就知道那天浙斯要来找你帮忙啊!”黎长歌转而看向扶桑。

    “许是青儿记错了,这个小丫头糊里糊涂的,应该是用完膳之后的一个时辰后!”扶桑解释道。

    “扶桑姑姑把这么重要的差事交给一个糊涂丫头,倒是很放心啊?”黎长歌看着扶桑乱飘的眼神,知道她肯定没有说真话。

    ……

    扶桑一时说不出话。

    “青儿!既然你连时间都记不对,那就别再东宫当差了,改日再因为记错了时间,影响别人可就不好了。”黎长歌准备叫人将青儿赶出宫去。

    “娘娘,太子殿下待下宽和,您却因为一点小错就将奴婢赶出去,未免太过刻薄!”青儿跪下喊道。

    扶桑也在旁边帮腔。“是呀娘娘,您今天这样大动干戈,宫里肯定知道了。这样做于太子殿下贤名不利!”

    黎长歌并没有让她起身,看向了山茶,说道:“你去把浙斯叫来,先将扶桑带到院子里候着。”

    浙斯本来也就和其他人一起侯在外面,听见通传就进去了。

    扶桑没有想到黎长歌那么难缠,她来的时候穿的不多,此刻有些许冷,但是山茶在一旁陪着她,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此刻,屋内。

    “浙斯总管,一会本宫会问些话,烦请好好记录。”黎长歌命人取了纸和笔来。

    “是!”浙斯拿了纸币去一旁候着。

    ……

    过了一刻钟,山竹开门请扶桑进去。

    “本宫刚才问了青儿一些问题,现在也同样问问你!”

    扶桑心中一惊。

    “她出宫采买,你总共拨给她了多少银子?”

    ……

    “东西那么多,你派给他的马车是哪一辆?”

    ……

    “回来之后,她还剩了多少两银子?”

    ……

    这些问题扶桑知道太子妃已经问过青儿了。所以她回答的很心虚,她没有想到这个太子妃会把两人分开来问。

    “扶桑姑姑,你的答案和青儿的稍有不同。”浙斯在一旁开口了。

    谁都知道,浙斯是太子的人,不会偏私。

    “紫祎!去安排一下吧!这种行程不清楚的,我刚刚就说了规矩。”

    青儿在一旁心中一惊,只是赶出宫去还好说,杖责之刑,她如何受得了。顾不得其他的,朝黎长歌喊道“太子妃娘娘,奴婢那日打着采买的幌子,去见了贤妃的婢女,这个扶桑姑姑也默许了,所以才推脱有事,让我去采买。”

    青儿一直在旁边哭,黎长歌并没有心软:“拖出去!”

    门外传来了青儿的惨叫声。一众下人就在院子里看着,大气也不敢出。黎长歌出了正殿,对着下人说:“都瞧好了,自己做好自己的事,大家都相安无事,这种拿着东宫的俸禄,去吃别家茶水的人,就是这个下场。”

    青儿凄凄历历的惨叫声,显得黎长歌这话更加威严,下人们纷纷点头答应。

    处置完青儿之后,黎长歌喝退了其他下人,只留下了扶桑。

    “你原来是宫里伺候的,本宫不好在外人面前落了你的面子,但是你终归是要给我一个交代的。”

    扶桑看着主位上的黎长歌,开口说道:“老奴无法辩解什么!只是贤妃对我有恩,而且老奴也是看着太子长大的,当初太子殿下为了娶娘娘,可是赔上了东宫所有家当,就为了嫁祸柳无云。太子为了娘娘付出太多了。”

    黎长歌轻轻一笑:“所以你是觉得,我对不起太子,是吗?你细想想,他的全部家当,换来的是我,还是太子的位置?对于我来说,不管太子是谁,我都是太子妃,这么看来,我从太子这里占了什么便宜?”

    扶桑无法反驳,又是说道:“娘娘总是落下贤妃的面子,这让太子殿下多么难堪?今天一朝处置青儿,更是直接打了娘娘的脸。”

    黎长歌慢慢占了起来:“我以为你是在宫里见过世面的,你以为你利用了她是吗?你别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本宫认都不认识她,证明她还没有那个资格在贴身侍奉,却能清楚的说出我去了哪里,整日在殿中干了什么事情,你且问问门口的那两个,都未必知道的那么详细。”

    扶桑呆呆的跪着,心里一时不是滋味,这个太子妃远比她想的厉害。

    “出去,本宫要休息了,你最近不用过来侍奉了,等你什么时候想清楚了,在来回话。”

    黎长歌自己也没想到,扶桑一大早就过来找她了。

    “老奴谢过娘娘宽宥,是老奴只顾眼前利益,比不得娘娘目光长远。”扶桑想了一晚上,她并不讨厌太子妃,只是她太过信服于贤妃,所以才盯着太子妃,可是太子妃并没有与她计较。

    黎长歌是想到了上次太后会见之时,扶桑帮她说话的情形。

    “昨日之事,本宫权当没有发生。你退下吧!”

    扶桑刚走到门口,就听见黎长歌又喊住了她:“去看看太子,带点早点!”

    承机阁还没有确定新的首臣,一直是云旌漠在管,年后事务又多,太子最近忙的没有回东宫。

    “是!”

    到了午时,黎长歌应约来到承安寺,看到了云旌阳已经等在了那里。

    “长歌!”云旌阳朝着黎长歌的身后看了又看。

    黎长歌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你放心,太子不在东宫,不知道我的行踪。”

    “他不会为难你就行!”长歌,我……我发现了关于我娘的死……

    “我也查到了!”黎长歌并不想对云旌阳隐瞒。

    “那日,我看见了经常埋药的地方,就把药渣拿回去验了。”

    “是曹呈!”云旌阳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沉。“我查到了他最近去的钱庄,他名下多了一笔银子,这是那交易书上的私印。”

    黎长歌接过云旌阳递来的图案!看着那图,是一个彩云的图案。

    “长歌,你……能不能帮帮我,每个皇子的私印我们都是不知道的,你能不能帮我看看太子的……”云旌阳有点吞吞吐吐的。他很担心云旌漠会对长歌不好,但是,长歌是唯一可以帮他的人了。

    “我帮你,事成之后,紫祎会在湘潭楼约你。”黎长歌其实也很想搞清楚,虽然每次都会和云旌漠吵,但她心里却一直在想,希望不会是云旌漠做的。

    “但是你是怎么知道的啊?”黎长歌问云旌阳。云旌阳想到了那日在边境之处见到的小笙,对他再三叮嘱不要告诉任何人,是小笙告诉他的,但是她看着黎长歌清澈的眼睛还是说到:“大皇子妃的婢女。”

    黎长歌心里那些希望被磨灭,是在几日后云旌漠又不在府中,她避开了所有人,来到了云旌漠的书房,看到了柜子中的金印,是一模一样的彩云图案。

    黎长歌只觉得脑子轰然炸开了,陷害柳无云为了获取太子之位,那贤妃何辜!

    这次黎长歌没有和云旌漠闹,只是云旌漠自己感觉黎长歌对自己比之前冷淡了太多了。

    云锦漠知道为什么的时候,是他收到一个密信,说云旌阳在湘潭楼有机密交易。

    他独自一人到的时候,看到的是云旌阳烧完了手中的信,并且对着紫祎说,让她谢谢黎长歌。

    云旌阳只觉得不可思议,长歌虽然心系云旌阳,但是也绝对不会背叛他,她骨子里,是不屑做这些事情的,但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在嘲讽着他。这个名唤紫祎的侍卫,云旌漠是知道的,武功卓绝,擅长情报,若是一般消息,绝不用她出马交接。

    越来越乱的心让云旌漠没有露面就跑回了东宫,他害怕云旌阳笑着告诉她,长歌永远都是他云旌阳的……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帮云旌阳?”黎长歌并不知道云旌漠怀疑她泄露太子机密,只以为太子知道了金印的事情,所以当现在云旌漠抓着他的手腕质问她的时候,她用了内力甩开了。

    “你不择手段害了柳无云说是问了太子之位,我无可厚非,但是柳贤妃何辜,就应为你母亲的虚荣,就要生生断了她的活路?”黎长歌争锋相对,她也是从巨大的希望转化为失望的。他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为了上位,究竟还会赶出来什么。

    “我也并不知道柳无云出事会对柳妃打击那么大!我……也想不到!但是到底你嫁给了我,你派紫祎去帮云旌阳算什么啊!他并不知道私印的事 但是听到黎长歌的耳朵里,就不是这样了。

    “你敢下药,不敢承认!真是虚伪。”黎长歌看着云旌漠到现在还在怪自己帮了云旌阳,丝毫没有对柳妃的愧疚。

    下药?

    “你觉得柳妃的药是我下的?”云旌漠察觉到两个人说的不是一件事。

    “我们有证据了!”黎长歌等着云旌漠摊牌。

    “证据?长歌,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我可以发誓,至于证据,认证我可以当面对质,物证我可以合理解释!”云旌漠一脸认真的看着黎长歌。

    黎长歌其实心里还是隐隐希望不是云旌漠,看了云旌漠这样,于是对他说:“曹呈在柳妃出事后名下多了一笔银子,交易书上是你的金印!”

    “我不认识曹呈,长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我的私印,但是我从来没有挞过交易书!”云旌漠举起了三个手指:“我云旌漠对天发誓,若是我有半句虚言,我绝对得不到皇位,云家江山,存不过三十年!”

    黎长歌看着云旌漠这样,觉得事情有问题,态度也缓和了些!

    “所以紫祎去找云旌阳是应为这个?”云旌漠看着黎长歌的反应问。

    “对!”

    云旌漠抱住了长歌!我以为你……你想他做太子……

    黎长歌闻言一把推开了云旌漠:“你怀疑我会背叛你?”

    云旌漠尴尬的笑了笑……

    “嘿嘿!这不是有人给我送了一封密信嘛!”

    密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