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恐怖灵异 > 重返陆地 > 第一百九十七章 擒贼先擒王
    罗斯将军遇刺辞世,全球战时临时指挥部第一副指挥长约瑟夫将军升任总指挥长。

    约瑟夫将军此前是SVP副主席,中将军衔,年过花甲,鹞眼鹰钩鼻,处理事情果断狠辣。接手总指挥重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主张把投入北美的军队撤回,用核*武大面积轰杀海人军队。

    此主张遭到大部分指挥部成员反对,理由是在核*武的攻击下,保守估计殃及平民至少六百万,悲观估计将达到两千四百多万。

    约瑟夫的观点是华夏的那句成语:“覆巢之下岂有完卵?”他说从保卫人类大局出发,必须做出牺牲。

    战时临时指挥部会议,章鸣自然没资格参加。他此时正在宾格的信息中心了解情况。南美、北美海人和陆地人各有多少兵力,局势正如何发展;非洲海人渗透和欧、亚陆地人失踪总汇……边了解情况,边打开耳功听指挥部开会。

    约瑟夫将军准备采用核*武的极端手段消灭海人军队以及大部分成员反对,他不知道最后结果会是怎样。但联合国安理会赋予战时总指挥的权利很大,他刚刚问过宾格,可以独断专行。

    核战争一旦发动,就不是一个北美的问题,南美如果局势恶化,是不是也上核*武?以后非洲、亚洲、欧洲?

    那得死多少人呐!

    而且,不一定解决问题。

    章鸣想到这里,一个“遁身”来到指挥部会议室。正在争论的脸红脖子粗的指挥长、副指挥长一干人吓了一跳:好端端门口走进一个穿T恤的平头百姓?

    “什么人?”总参谋长一拍桌子站起来,大声呵斥章鸣。

    “柏将军别紧张,这位是抗击海人的英雄章……”约瑟夫将军一年多前在阿姆斯特丹SVP会议室见过章鸣,那次由罗斯将军主持召开研究应对海人的策略,专门把章鸣从华夏叫到欧洲。他对章鸣不是太熟,叫不上来章鸣的军衔。

    章鸣通过读心术知道约瑟夫想向大家介绍他,主动道:“章鸣。军衔中校。”

    “对,章中校。章中校请这边坐,让我们听听你的意见。”约瑟夫严肃归严肃,倒没有一点架子。

    章鸣没有客气,走到一个空椅子上坐下。在座的除约瑟夫知道章鸣,其他军官都是从各国临时抽调的军事精英,不仅没见过章鸣,更没听说过他,见总指挥长对一个中校如此客气,纷纷露出疑惑的表情。

    章鸣不亢不卑,坐下后望着约瑟夫将军道:“谢谢将军信任。我可以说几句吗?”

    “当然,”约瑟夫将军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在与海人的对决中你是最有发言权的。”

    “各位长官的讨论我都听见了。”章鸣看一干人纷纷露出难以置信的样子——哪能不吃惊呢?外面五十米之内都有卫兵把守,虽然开会地点在营帐里,里面也有很好的隔音效果。他是怎么听见的?他没有理睬他们的惊讶,继续道:

    “我没有资格参与你们的讨论。我只是请求你们给我一天时间,看看一天过去后的局面,再作讨论。”

    总参谋长邹起眉头:“给你一天时间做什么?现在局势这么严峻,一分钟都是宝贵的。”

    章鸣没有理睬他,对约瑟夫说:“不知道您对特异能力了解多少?我想深入战区,先北美吧,利用异能把他们的指挥中心打掉。”

    约瑟夫眼光中明显露出不相信的眼神:“章中校,光是去那里一天时间都不够,何况……”

    “我现在就去,可能用不了一个小时解决麻烦。不过在这之前希望不要作任何决策。”章鸣说完话人整个消失在座椅上,留下七八个头发花白的老军人望着空椅子发呆。

    章鸣已经在宾格的信息中心看了海人的占领区。他一个念头遁身到北美加拿大马尼托巴省的帕斯市。

    这是个很小的城市,低矮的房屋和整体色彩透出浓郁的典雅风格。章鸣现身在一个小河边。小河治理得非常好,干净整洁,河两岸是刻意打造的沿河公园,,由于战争无人打理,草木有些枯萎凌乱。

    章鸣现身的地方有几个端轮盘枪、身穿平民服饰的人,一看就知道是被“洗涤”过的陆地人。见凭空出现一个陆人,一个个端起枪不问一句扣动扳机就扫射。

    章鸣几个瞬移,把他们挂在胸前的轮盘枪捏得“霹雳吧啦”直冒火星。

    几个人惊讶地看着成废铁的轮盘枪,“呀呀”地喊着海人语,冲上来要和章鸣肉搏。

    章鸣不想伤害这几个没有了武*器的人,毕竟被“洗涤”前他们是地球上的同胞。等有人冲到面前时。章鸣只是把他扔在地上,眼睛一直打开透视和远视在城中梭巡,信息中心得到的信息是北美的海人军事指挥部设在帕斯市,他的策略是找到指挥部,擒贼先擒王,端掉海人在北美的首脑机关,军队失去指挥,底下的人还不是一群无头苍蝇?

    扔出第三个人的时候,章鸣发现了一栋房子里的会议室摆了些电脑和无线电联络设备,两个身穿海蓝色T恤的年轻人坐在里面说话,用的是海人语言。仔细一听,他们谈的正是此刻部队向哪儿推进的话题。

    没错了,这两个人正是北美海人军队的指挥者,要是一般被“洗涤”的人除了演戏,没由头谈论这样的话题。

    他顺手又扔掉一个冲上来的家伙,瞬移到会议室门口。推推门,里面反锁着。没用暴力破门而入,只用遁身进入。

    俩人反应很快,从腰间拔出枪,没容他们抬手,章鸣闪身过去一手一个打掉手枪,其中一个不经意间竟然把手腕打折了。

    “把军队调回来,停止进攻。”章鸣用海人语说。

    手腕折的黑人小伙只顾握着断腕“咿呀呀”地叫,另一个亚裔小伙吃惊地问:

    “你是谁?”

    “你们的长官。”

    “没听说换长官了呀?大队长昨天还来过,给我们部署了行动路线。”

    “大队长?是叫吴敏的老太太吗?”亚裔小伙说的队长如果是吴敏,倒让章鸣吃惊。她是什么时候跑出来的?为什么不去找他报仇?

    亚裔小伙道:“是个老太太,但我们无权打听她的名字……你会我们的语言,是自己人,但不能听从你的指挥。”

    无疑真是吴敏。

    看来忙于战事,顾不得来诛杀自己。

    “为什么?你可要想清楚,你们连三段都没达到,敢违抗我?”章鸣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手*枪把玩,这枪显然不是激光枪,但模样绝不是陆地上的枪,一支枪有四根枪管,枪口角度各有微小差别。

    “感觉到你段位很高,但我们宣过誓,只听大队长或者总部的。如果另有命令,我现在可以打电话问问大队长。”亚裔小伙很执拗。

    章鸣知道一旦命令进入被“洗涤”者的头脑是不能随意改变的,只好采取强硬方式:把俩人打晕。从他们身上搜出海人专用手机,连同桌子上的设备一起砸了稀巴烂。临走,不放心地看看倒在地上的小伙子,一咬牙,利攻击爆了他们的心血管。

    地球上几十亿人的安危,可容不得他对海人间谍动仁慈之心。

    北美的海人最高指挥部虽然打掉,并不意味着底下没人指挥。一旦吴敏发现出现异常情况,很快临行配备指挥官,他们脑子里可能都在“洗涤”的时候安装了作战系统,随便拎出一个人来都能指挥,起码充当吴敏的传声筒没问题。

    当紧的事是找到吴敏,只有解决了吴敏,海人一时半会不好调配陆地的最高指挥官,至少能拖延几天他们的行动,时间充裕后再见机行事。

    找吴敏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如大海捞针。

    吴敏一定靠通讯系统遥控部队指挥官,人可以躲在哪个隐蔽之地,甚至躲都不用多,也许佯装游人,躺在海边某处沙滩上,边享受日光浴边调动部署军队。

    想来想去,既然找吴敏如大海捞针,不如让这根针自己出现。把海人军队的大小指挥官都撸一遍,让她无人可调动,情急之下她不亲自到部队部署和重新任命指挥人员才怪。

    说干就干。

    下一站,章鸣根据记忆,遁身到加利福尼亚。这是米国西部的一个洲。宾格的信息中心显示这里有他们将近十万人队伍。

    用了两次遁身和三次瞬移,章鸣才来到海人部队的外围——信息中心接受到的信息还是前一天的,时间过去半天,海人向前移动了不少。

    这是一个军的编制。章鸣试图利用海人语蒙骗部队中排以上的军官,把他们集中到一个山洼,然后向士兵宣布部队掉头向太平洋沿海前进。

    可这一招根本没有。

    队伍虽然才组建不久,但海人管理部队的一项措施非常得力:一个班的士兵只听班长的,排长的命令不能听;班长只听排长的……依次往上推,因此章鸣海人语说得再好,段位再高,无人肯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