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穿越历史 > 女帝重生:夫君狠霸道! > 075 女主会医,男主擅毒。
    水笼烟眼神冷漠,双手扶住秋千绳索,轻轻的晃起来,又随口问:“平北王不是要请高御医吗?你不是也需要请高御医吗?还不快回宫去?云鹤针的厉害你不清楚么?”

    莫思量自然知道云鹤针的厉害,前世,莫等闲靠着云鹤针,控制了水笼烟半生。

    可水笼烟现在只字不提那半月的甜蜜幻境,难道是反悔了?

    水笼烟这副漠不关心的样子,很显然是受了气。

    莫思量心头清楚,水笼烟还是不愿意承认他们的关系。

    那甜蜜的半个月,就这样烟消云散了?

    今日皇后不还与她一道入了宫吗?

    莫思量一阵迷惑,他再如何聪明,也捉摸不透水笼烟这一世的心。

    “量儿,还不快走!”

    皇后就差跺脚了,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目不转睛,失魂落魄盯着别人的女儿,皇后比谁都生气。

    莫思量又轻声道:“我先回宫了,明日再来看你。”

    莫思量扭头跟着皇后准备离开,水将军却忽然冷着脸说道:“莫思量!你给我站住!”

    莫思量站住,望向那冷面的水将军。

    半个字还未说出口,水将军便猛的一脚踹飞了他。

    “量儿!”

    皇后又是一惊,怒斥:“水至高!你要造反不成?”

    水将军怒吼:“皇后!你的儿子是儿子,我的女儿不是女儿?你看不上烟烟,我更看不上莫思量!从今儿起,莫思量休想再与烟烟有任何瓜葛!你们这些负心薄情的天家人,都给我滚!”

    闻言,水笼烟那从容淡定的面色才有了点改变,她看向父亲,依旧是一言不发。

    水将军望向水笼烟,一脸愧色,忽的,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

    这下惊住了所有人,无人敢发言。

    气氛凝结在空气中,场面一度变得尴尬。

    片刻后,又匆忙跑来一个侍卫,上气不接下气喊道:“不好了,平东王!高御医不在家中!到处找不到人!”

    “什么!”皇后是最惊慌的,脸色吓得惨白。

    “快去给我找!找不到你就提头来见!”

    皇后心慌意乱,上天要一下子夺走她两个儿子吗?

    水笼烟起身要走,水将军立刻迎上去,满脸愧色:“你要去哪里?”

    “拿药箱,进宫给平北王诊病。”

    “你会医术?”

    皇后转忧为喜,满眼期待的看着她。

    梦清欢连忙说道:“上次平北王中了丹参毒,也是烟烟帮忙的。皇后娘娘就信她这一次吧!”

    皇后还在犹豫,莫思量却从容不迫的说:“我相信师妹。”

    水笼烟大步走回屋子,很快拿了药箱出来,冷眼看着那一帮人,说道:“走吧,还有大半个时辰。平东王的云鹤针之毒,一并处理了。”

    “好,快走!云儿已经等不得了!”

    皇后催促着,水将军却执意要拦住。

    水笼烟淡漠的眼神看过去,轻声道:“爹,我去去就回。我也还有点大事要和你商议,回来再说,好吗?”

    水将军不好再阻拦,即便心里再生气,也不能违背水笼烟此刻的意愿。

    水笼烟又看向云惊澜,轻声道:“夜深了,云左丞早些回府休息吧。有什么事,改日再议。”

    云惊澜双瞳忽的变大,有些不敢相信,这话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

    “可我…是来杀你的。”

    “这不是没杀成么?”

    云惊澜对上她那冷淡从容的目光,心头猛的一惊,羞愧爬上脸。

    “恕不远送。”

    水笼烟说完这话便匆忙离开,皇后和莫思量赶紧追上去。

    到了皇宫。

    云深殿。

    水笼烟见到莫云深时,他的脸色已经惨白到几乎像死人。

    水笼烟把脉后发现脉息很乱,莫云深已经冷得发抖,唇色惨白。

    皇后站在一边,很是焦急,却又不敢打扰。

    水笼烟轻轻扭头道:“你们先出去,我要给他施针。”

    “施针就施针,我们在一边看着就行。”

    皇后还是不放心,生怕水笼烟直接要了莫云深的命。

    水笼烟闻言冷笑,旋即起身拎着药箱就要走。

    “你干什么?你不是要施针吗?”

    皇后惊了。

    水笼烟冷淡的扫过去,冷讽:“我不是让你们都出去吗?”

    “你!”

    “还有一刻钟,若不医治,一刻钟后便给平北王准备后事吧。”

    水笼烟一脸的云淡风轻,随后又道:“平东王还有两刻钟,若不能及时排除毒素,三天后,两兄弟可以一起出葬。好像,也没什么不好,是吧?皇后。”

    皇后这才知道怕,赶忙就出去了。

    水笼烟冷冷瞥向莫思量,莫思量也出去了。

    旋即,水笼烟迅速打开药箱,一把扯开了莫云深的衣服。

    “果然…”

    水笼烟心惊不已,莫云深心口上三个小小的针孔大小的位置,呈现血红色的点。

    这是云鹤针扎过后的痕迹。

    水笼烟叹息一声,旋即拿出一个锦盒, 里面躺着两株晒干的草药。

    水笼烟拿出其中一株,很快磨碎了,放在纱布上。

    紧接着拿出一把小刀子,在莫云深的心口切了一刀,将那黑色的血肉活活挖了出来。

    “啊!”

    莫云深疼得惊醒,一睁眼看见水笼烟手里的一块肉,还有滴血的刀子,他更是惊恐万状。

    水笼烟却冷声道:“别乱动,云鹤针的毒是剧毒,乱动弹,只会加剧毒素蔓延的速度。”

    莫云深又是一惊,她怎么知道这是云鹤针的毒?

    正想着,皇后已经冲进来了。

    “云儿!水笼烟,你把他怎么样了?”

    皇后不由分便狠狠将水笼烟拉开了,而被割下来的肉也刚好落地。

    “啊!这是什么?”

    皇后瞥见后更是震惊,不由分便反手给了水笼烟一巴掌。

    莫思量冲过去查看莫云深的伤势,发现他心口已经上了药,那里的确少了一块小小的肉。

    “师妹…”

    莫思量回头望去,水笼烟却只是淡淡瞥了他一眼:“忌辛辣,忌寒食,最好清淡养生的,不可大补,三日便可大愈。”

    莫思量听她熟悉的叮嘱声,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皇后将信将疑的看向莫思量,莫思量朝她点头,她这才安心下来。

    “轮到你了,跟我出来。”

    水笼烟提着药箱便往外走,莫思量跟着出去了。

    她熟练的将莫思量受伤的手臂扯出来,看着那血红色的三个点,不由分便扎针。

    一番操作后,毒血被引出来。

    水笼烟看着落在地上的血,眉头狠狠一皱。

    莫思量轻声问:“你在担心我?我没事。”

    “他都敢用云鹤针对付你了,可见心寒你了。我不值得你这样,我也不需要你这样做。往后,还请你不要再给我添麻烦了。否则,我定让你后悔莫及。”

    “你想做什么?我只是想保护你。”

    莫等闲急了,手臂不慎动了动,一阵疼痛钻心。

    “别乱动,也别用武功。不想毒素蔓延到心口,便好好的别动,安静养伤。”

    水笼烟避开他的问题,收起药箱准备走。

    盖上药箱的瞬间,又迟疑片刻。

    随后,她再次打开药箱,将最后的一个干草药拿出来,磨碎,撒在莫思量那细小的伤口上,用纱布缠上。

    这回她才放心了。

    一转身又看见皇后立在身后。

    皇后一脸歉意,感激的说:“谢谢你啊烟烟,刚才真是不好意思,本宫…”

    “我不需要道歉,也从来不接受道歉。错了就错了,我不会原谅,也不会说没关系。“

    水笼烟冷淡的瞥了一眼皇后,旋即准备离开。

    “水笼烟,你给本宫站住!”

    皇后登时怒了,一个臣子,岂敢如此对她说话?

    皇后慢悠悠转到她面前,冷声道:“你别不识抬举,这么多年,还没人敢这么跟本宫说话!本宫给你道歉是给你脸面,你别给脸不要脸!”

    “皇后,你还有力气在这里跟我嚣张吗?你最好不要得罪我,否则,我绝不会让你好过。我不想做你的儿媳,不代表我不能做皇帝的儿媳。现在的太子可是莫等闲,你那宝贝的莫云深,已经要之藩了。”

    水笼烟一双大眼睛满是威胁意味,看得皇后心惊不已。

    水笼烟冷哼一声,拿着箱子就走,丢下一句话:“有这么多胡思乱想的功夫,不如好好想想怎么将儿子留在身边,去了西陲东荒,还有回来的机会吗?”

    皇后心头又是一惊,立在原地不知所措,看向床榻上脸色惨白的莫云深时,眼眶再度红了。

    莫思量追出去,道歉:“师妹,抱歉。母后是个急脾气…”

    “同样的话需要我重复两次吗?莫思量,我不需要道歉,也不接受道歉。所有的道歉,都只是为了下一次继续犯错罢了。这不是皇后第一次对我有敌意,也不是最后一次。我有什么好介意的?”

    莫思量无言以对。

    紧接着,水笼烟又说道:“别把我逼急了,否则,就是做妾,我也会嫁给莫等闲,以此绝了你的痴心妄想,断了皇后的杞人忧天!”

    这番话带着满满的怒气,莫思量岂敢再反驳?

    “好,那我送你出宫。云惊澜我会…”

    “不需要你处理!那是我和他的事,与你无关。”

    水笼烟心里的怒气上来了,看着莫思量重生一世也还是这般大男子主义,她恨不得现在就赏他两个大耳光!

    莫思量与她对视良久,最后以水笼烟的一句“你真是无可救药”而结束。

    水笼烟骑上马飞快的离开了皇宫,一路疾驰,最后从马上摔下去,落在草丛里,不省人事。

    没有人知道,她也中了云鹤针,正在腹部。

    那三根针,就藏在她的袖子里。

    云鹤针超过一个时辰不排毒,便无法再排毒。

    若不及时医治,三日必亡。

    与此同时,云府。

    云惊澜狼狈的回来了,云雨薇见到他嘴角带着伤回来,一脸担忧:“大哥?你怎么样?你没事吧?”

    云惊澜还在失魂落魄,回想水笼烟放他离开的事情。

    云雨薇看着他魂不守舍的样子,不由得担心,询问:“高御医还在府中,是否需要找高御医?”

    云惊澜猛的抬头,旋即道:“我要见见高御医,你们都退下。”

    “好…”

    云雨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大哥的命令不可违背。

    清风堂。

    当云惊澜收拾好来到这里时,高御医一脸气愤,看着他来,冷哼一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