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其他综合 > 穿越田园农家女 > 无标题章节19
    “怀瑾小师傅?”醉柳不由试探着叫了一声。

    还是没有人说话,周围又恢复了寂静,她只听到了自己的呼吸声。

    醉柳心里暗暗叹气,看来这法子是不行了。

    “对了,我会唱小曲,你会听你有想听的曲子吗?”醉柳问道,但是还没有任何回应,周围只剩下她自己的声音。

    醉柳有些烦躁,只是搭个话而已。

    “是不是不管我怎么样?你都不会开门?”醉柳有些生气的跺了跺脚,看来这人真的是油盐不进。

    “女施主,还请回!”门内再次传来,怀瑾冷漠不在一丝波澜的声音。

    “那要是我磕死在草棚呢?”醉柳发狠的暗暗咬牙。

    “请回。”

    “你们这些和尚整天就知道念经,举手之劳就能做件大好事的时候,你们又关起门来不理人了,我又不要你偷,又不让你抢,就是开个门而已,说什么佛门慈悲为怀,连这点小事都容不下么?”醉柳有些生气的冷嗤,人们想着这点小事应该不会太难的,谁想到这和尚竟然如此不近人情。

    “请回。”

    请回?又是请回!醉柳暗自愤恨我讨厌这个词。

    “请回,请回,我这辈子听过太多的请回了。

    我要是有地方回,还能半夜来求你这个臭和尚,我六岁的时候就被烂赌的爹卖到了王妈妈手里,我娘追来说自己愿意卖身和我换,我妈妈只说哪来的回哪去。

    八岁,我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借口逃出青楼,那时候我已经逃了五次了,我妈妈怕我逃跑,不给我鞋穿,我就光着脚跑,好不容易走了,两天一夜才回到了家里。

    跑到家里的时候,才知道家早就没了,邻居说半个月前街道招了火,我家烧的最凶一家人全没了。

    我扑倒在烧焦的家里哭的撕心裂肺,有衙役过来跟我说,回去吧,可是我又能回到哪去。

    后来他们告诉王妈妈,我又被带回到了喜红园,那时候一顿好打我妈妈抽断了好几条棍子,没去了半条命。

    那时候我就明白了,我也没再跑了,因为我已经没有家可以回了。

    鸟有巢,和尚有庙,连路旁的流浪狗都有窝住,而我呢?什么都没有了。

    喜红园就好像是一个买卖市场,而我就是王妈妈那市场里面的货,任人挑选买卖,那能叫家吗?

    你让我回,可是我能回哪去?如果你能告诉我回哪去,有个地方那我就回去!”

    醉柳坐在草坪前面的木阶上,回忆起了自己的一生,一边说一边哭,说着说着,越说情绪就越失控。

    “真丢人,想着说点儿惨事,让你同情我,竟然真的把自己说哭了。”醉柳抬起头,望着天空深深地呼吸了一下,擦去了眼中的泪水,努力的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情绪。

    将眼泪慢慢的压了下去,然后强壮微笑。

    嘴角扯出了一个冷笑,这世道就是这样弱者的眼泪永远不会得到同情,只有强者才能够微笑也会有人附和。

    醉柳估计为她刚才的失态有些自嘲。

    “诶,和尚我怎么做别的你的声音有点耳熟呢?其实我不是故意套近乎,是真的觉得有点耳熟而已,我们以前是认识吗?”醉柳擦干了眼泪平复了,心情努力调整了一下声音。

    “怀瑾受师傅之命守住这道门,是绝对不会开的。”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怀瑾只是淡淡的说道。

    “你不开门,我就不走,草棚前面的木阶还挺凉快的,我就在这等着,等到天亮了到时候看你出不出来?”醉柳打定了,主意我就不信等天亮了,你到时候还不出来。

    这时候夜越来越黑,她只觉得自己的心也越来越冷。

    “好困,真是的,怎么突然会这么困?”醉柳坐在台阶上,只觉得眼皮子一搭一搭的,怎么也睁不开,眼睛不自觉的慢慢的合上,她靠着草棚的木门渐渐地沉沉的睡了过去。

    然后,她又做了一个梦。

    “我……这是在做梦吗?”醉柳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身在一片黑暗之中,什么都看不到,感觉只有半分清醒,却像是有谁在推着她,推着她往钟声那里走。

    有一个遥远的声音响起。

    “钟声响,得永生……”

    听到的声音,感觉离自己非常的遥远,却能够无比清晰地感觉到,但是她本能的抵抗这个声音。

    “不!我不要去,我不要被勾走魂儿。”醉柳争扎着,此时的她一时感觉无比的清醒,她不想死不要死。

    “得永生,快……”

    那声音似乎感觉到她的抵触,变得急躁起来。

    “不!别———我不要——”醉柳摇了摇头头惊恐的叫道,她努力保持着最后一点清醒,因为她知道如果一旦失去意识,就会死。

    “钟声响!得永生!快走!走!”那遥远的声音一直催促着她身后,似乎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在不断的推着她前进。

    “走!走!走!钟声响,得永生。”那声音不断地催促着,她似乎看到身边渐渐浮现出一个女人的样子,如果不是她也被终身吸引着的话,她根本就发现不了。

    那声音不断催促着她,还不停的呢喃,声音跟远处的声音混合在一起,使她的意识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

    “钟声……响……得……得永生……”

    醉柳也跟着喃喃自语,慢慢的她的意识越来越薄弱,也跟着一起念,慢慢的他只觉得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走!………走!走!”

    很快她也丧失了意志,嘴巴机械式的说着,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向大钟靠近。

    “大钟?!”

    突然,意识似乎回来了一缕,有那么一瞬间,她意识到了什么,感觉那遥远的声音似乎又响起来了。

    “钟声响,得永生!得永生!”随着声音的响起,她的意识又变得涣散,随之失去了意识,跟随旁边的女人们一起往前走着。

    “得永生!得永生!只要摸到它,我就能得到永生。”她嘴里喃喃自语,很是坚定,似乎面前的大钟有魔力一般,在号召着众人。

    “得永生!得永生!”

    周围无数的女人喃喃自语,前面的陌生的女人走到钟前面,摸了摸大钟。

    然后那陌生的女人,就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得到永生?!我……也会。”醉柳的意识似乎回来了那么一丝,她看着前面消失的陌生女人有那么一瞬间的呆滞。

    随后周围又想起了。

    “得永生!得永生!切勿徘徊。”一个急切的声音传来。

    随便耳边声音的响起,她又陷入了无意识中。

    耳边急切的声音催促着她,驱使着她往前。

    慢慢的伸出手,抹向了大钟。

    她的手抬起来了,慢慢的抬了起来。

    我也要得永生,她心里一片空白,只有这一个念头。

    “住手!!!”

    在她就要抹到大钟的那一霎那,黑暗中出现了一双手,紧紧的抓住了她的手腕。

    那只手上传来的温度,让她陡然的恢复了些许的意识。

    “不———我不要摸那个大钟!”

    醉柳此时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他整个人用力地挣扎往后退去,眼睛猛地睁开。

    当她睁开眼睛之后,才发现周围的景象渐渐地清晰的起来。

    她看到了一个眉清目秀的脸出现在她的面前,那你还年轻的面孔有些熟悉,但是她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到过?

    “已经没事了。”

    那男子说道。

    “嗯,没事,辛好。”醉柳拍了拍她的胸口,有些后怕的庆幸。

    “诶?和尚,你出来了?”醉柳此时才发现,眼前的人正是怀瑾小和尚,而她此时正在慈恩寺旁的草棚外。

    “既然女施主已经无碍了,贫僧告退。”怀瑾做了个阿弥陀佛的手势,转身便要往回去。

    醉柳赶紧伸手拉住他的僧袍。

    “诶,你回来啊,好不容易开门了,诶,不对等等,刚才你也在我的梦里……对了,我刚才在梦里看到那个和尚就是你吧?!”醉柳虽然是在问他,但是她有感觉基本上已经可以肯定那个人就是他了。

    “贫僧不知道女施主在说什么,告辞。”怀瑾再次说道,扯了扯僧袍。

    “你别想告辞了。”醉柳用力的拽着他的衣袖,不撒手。

    “佛门清净,请女施主自重。”怀瑾抽了抽衣袖,没有抽出来,冷冷的说道。

    “哼!我今天就不自重了,怎么滴?你给我说清楚,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梦里?!

    还有,如果我刚才要是碰到那个大钟的话,会怎么样?我会死吗?”醉柳紧紧的拉着他的衣袖不松手,她知道梦里的那和尚就是他,她有很多的疑问,她既不想死,也不想不明不白的就死掉了。

    “女施主先放开贫僧的衣袖,你这样子贫僧也不好跟你详解。”怀瑾似乎被她的样子搞得有些无奈了,也没在打哑迷了。

    终于可以知道原因了,她的心一下子就松了下来。

    “哦,这样抓的似乎是不太好,那我放开你,你就给我讲讲看吧。”醉柳听他终于同意了,才慢慢的松开他的衣袖。

    就在他放手的那一刹那,怀瑾猛地一下,冲毁了一宿蹭的一下就跑了回去,然后就砰的一下关上了门。

    那样子简直是太快了,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

    等门关上之后,她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被他摆了一道。

    “臭和尚,没想到你竟然敢骗我,还突然关上了门,说什么出家人不打妄语都骗人的?!喂!臭和尚!给我滚出来!滚出来!

    你——气死我了!

    醉柳完全没有想到他竟然骗了她,她气急的大骂他,不管她怎么在外面吵闹,门里面依然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就好像屋里完全就没有人一样。

    一个时辰后……

    醉柳嗓子都喊冒烟了,门里面依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一直这样也不是办法,她只好先回去再想想其他的办法。

    第二日,李公子早早的就过来打听昨天晚上的事情,看来真的是着急呢。

    “李公子,王五哥,牡丹姐好!”

    醉柳一一打招呼,不过让她惊讶的是没想到红牡丹也来了。

    “既然人都来齐了,那么快说说看,昨天晚上两位姑娘都去试了那和尚?”李公子摆了摆手,几人坐在一起,他赶紧打听。

    “恐怕李公子要为牡丹赎身了呢。”红牡丹看了一眼醉柳讥笑。

    醉柳一听心头一跳。

    赎身?昨天红牡丹好像没有敲开门吧?

    “牡丹姐姐这意思,是把香囊给和尚挂上了?”

    “香囊他没带,说是怕师傅看见怪罪——”红牡丹脸色一变,只是微微那么一瞬,就恢复了正常。

    “先别管香囊的事了,快说说看。你看见门内怎么样了?”李公子赶紧打断,追问到。

    “呃……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我到了他那门口,脱下裙子的时候故意碰到了脚边的人,那谁知道那和尚贴着门看呢?”红牡丹幽幽的说了起来。

    “谁让你说那事啊?我是说门内的事情!门内有什么?”李公子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满的催促。

    “门内……有……嗯……有那个……呃……”

    红牡丹脸色一僵,支支吾吾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

    李公子听到这里哪还能不清楚啊,脸色慢慢的就黑了下来。

    “红牡丹!我摆了一桌酒席,可不是听你在这跟我扯瞎话糊弄我的!”李公子脸一板,就要发作。

    “公子,公子息怒您别太生气,昨天晚上太黑了,我,我没太看清楚。”红牡丹低着头,有些心虚的说。

    “柳儿,你呢?”李公子没在看红牡丹一眼,转过头来问醉柳。

    醉柳心中暗暗思索,李公子还是在意门类的事情,难道是因为那净梵大师?

    “柳儿?”李公子见醉柳没说话,又耐着性子叫了一声。

    醉柳这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有些走神,赶紧回过神来。

    “回公子,柳儿昨晚确实让和尚开了门,只是当时柳儿深陷梦中,所以……没看清门里有什么。”醉柳也有些心虚,当时头脑有些迷糊,竟然忘了仔细一看,门里的事情。

    “哼!我看你是做梦梦到开门了吧?”红牡丹在一旁冷笑道。

    “哼,开就是开了,没开就是没开,我确实没有牡丹姐你有本事,可我却也不诓人。”醉柳听她如此一说,瞪了她一眼反唇讥笑道。

    “陷入梦中,你是说你在草棚那里遇到了离魂乱?”李公子非但没生气,还皱眉询问。

    “是的,这事情说起来是挺离奇的,我——”她要继续往下说的时候,就被红牡丹打断了。

    “什么说起来离奇根本就是假的!李公子,她——”红牡丹一脸愤恨的瞪着醉柳,生怕李公子被她的话吸引了。

    “住口!”

    李延有些怒了,冲着红牡丹大吼一声。

    突如其来的怒吼,差点没把红牡丹惊的跌坐在地上。

    “是……是。”红牡丹紧咬着下唇。

    “柳儿,你继续说,你在草棚前面遇上了离魂了然后呢?”李延转过头来对醉柳和颜悦色,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然,然后那个叫怀瑾的小和尚担心我,就出来看了,然后他又回去了。”

    “那你有没有看到屋里?是不是有一口大钟?”李延赶紧追问道。

    “屋里,没有,不过我确实在梦里见到一个大钟。”醉柳摇了摇头。

    “什么样的?”

    “呃,这个怎么说呢?就是一个金色的,很大的。”醉柳想了想,不知道怎么描述,便简单地说了一下。

    “是了,是了,好好好。”李延连连点头好像是非常开心的样子。

    醉柳有些纳闷,有钟怎么了?

    “柳儿妹妹,你今天晚上再去。”

    “我——”醉柳刚想开口,便被李延打断了。

    “这是在宫里前几天刚得的御赐之物,拿去赏你了。”李延自怀里拿出一个绿色的翡翠手镯,给醉柳。

    “柳儿谢过公子。”醉柳接了过来行了个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