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网游小说 >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 第三百七十四章矛盾
    南近江,六角家督居城观音寺城,天守阁。

    六角义治为难得看着面前强硬的家臣,手足无措。

    “后藤大人,这春耕后的动员是家中已经定下的策略,你现在一意要改,怕是不妥当。”

    她面前威风凛凛的老妇人,乃是六角家重臣后藤贤丰。

    只见她摇摇头,坚决道。

    “还请殿下重启评议,再论北伐浅井之事。

    我家自定赖大人起,常年征战,各家领地早已疲敝不堪,国人众多有骚动。

    浅井家已经有了反应,定是消息泄露,我家与美浓一色家联手突袭的时机已然错过。

    如果强行发动,又是一场无意义的消耗。

    浅井家背靠盟友朝仓家,我家身后却是虎视眈眈的斯波家,幕府又必会站在浅井家一边打压我家。

    明知故犯,智者不取,还望主君三思。”

    后藤贤丰伏地叩首,六角义治沉默不语。

    半晌,她说道。

    “后藤大人请先回去,我再想想。”

    后藤贤丰低垂的双目闪过一丝不满,但还是勉强行礼,告退离去。

    她刚走,议事厅幕后闪出一人,面色阴沉,正是义治之母六角义贤。

    她冷哼一声,说道。

    “后藤贤丰越发嚣张了。”

    六角义治回道。

    “母亲,后藤大人所言,不无道理。”

    六角义贤瞳孔一缩,没想到女儿竟然会反驳自己。

    因为野良田合战失利,她被迫退位作为交代,谁知道后藤贤丰咄咄逼人,完全没有收手的意思。

    而自己控制六角家的抓手,女儿六角义治看似也越来越不听话了。

    她隐隐有些后悔,早知今日,当时就不该退让,六角主家实力尚在,家臣团也不敢太过分。

    如今一步退,步步退,后藤一系的家臣因为她的让步越发强硬。

    六角家内部,义治坐稳家督之位后也有了自己的政治诉求,反而分散了主家的力量。

    此消彼长,她的日子越发不好过了。

    六角义贤摇摇头,甩开脑海中颓唐之意,对女儿解释道。

    “北伐浅井家的战略不能动摇,这是你我谋划的战事。

    你继任家督以后还未有独当一面的战果,家臣团心有疑虑。

    如若此事终止,你会被视为朝令夕改,软弱可欺的主君,威望重挫,所以绝不能改。

    后藤贤丰就是要弱化主家的权威,拉拢迟疑的家臣团支持她主理家政。”

    六角义治点点头。

    虽然她对母亲退位后迟迟不肯放权心怀不满,但在对待后藤家的事上,两人利益是一致的。

    六角义贤冷笑不止,继续说道。

    “后藤贤丰于六角家,如三好长庆于细川家,游佐信教于畠山家。

    高门败落,哪家不是从权威丧失,家臣夺取家中治权开始。

    一旦后藤贤丰得到了家臣团支持,总揽家中内外诸事,主家权利必然弱化。

    到了我家无足轻重的时候,就该是她后藤家入主南近江,成就一国之主了。”

    六角家面对的麻烦,是所有大名都会遇到的问题。

    主家因为战败削弱,而家臣团态度日益强硬,一旦形成主弱臣强的局面,家业迟早要拱手相让。

    若是守护大名,尚在幕府庇护之中,家臣顾忌幕府反应,做事还会有所收敛,如畠山高政。

    可六角家历来不服幕府,独立在外。家中内乱更迭,将军拍手称快都来不及,哪里会为她家撑腰。

    况且,如今的幕府威望坠落,守护体系还留有几分名分可以唬人?

    足利家自身难保,乱世之中,哪家不是惶恐不安,害怕自家灭亡,无颜去见祖先。

    六角义治沉思半晌,问道。

    “可我家谋划已经被浅井家知晓,有了防备,战果怕是难以令家臣团满意。

    如若事有不逮,不满的家臣团还是会向后藤贤丰靠拢,主家处境依然不能改善。”

    六角义贤却不这么认为,说道。

    “今时不同往日。

    我在位时,我家已经占据近江九郡,幕府也是盟友,所以才有心覆灭浅井家,一统近江。

    谁知道遇上谦信公,唉。。”

    六角义贤心口一疼,斯义银都快成了她的魔障。

    每几日就会梦回野良田,被他砍伤的伤口隐隐作痛,冷汗淋漓。咬牙切齿之余,更是害怕畏惧。

    她摇摇头,收拢心思继续说道。

    “这次我家又不是要覆灭浅井家,只是图谋被浅井家拿走的北近江三郡而已。

    美浓一色家出兵,大军入近江国必走坂田郡,其余山路崎岖,不足支撑后勤,难以供给大军用度。

    坂田郡是浅井家老三郡之一,不容有失,浅井长政必须全力应对。

    而不到浅井家覆灭的时候,朝仓家绝不会出兵相助。

    她家指望的是北近江商路不断,只要浅井家还在,她家就不会消耗自家实力成全浅井长政。

    浅井家弱一些,对两家联盟说不准还有好处呢。

    斯波家更不用提,也不会对浅井家真心实意。

    你要记住,近江乃是天下心腹,得之可得天下。

    不论朝仓家还是斯波家,都不会允许浅井家坐大,她们希望的是我们两家战乱不休,谁都灭不了谁。”

    六角义治捋捋思路,说道。

    “您的意思是,让美浓一色家去啃北近江的硬骨头。

    我家北伐,图谋的是被浅井家拿走的三郡之地?”

    六角义贤亦是否认。

    “不可能的。

    如果我家吃下三郡,近江又将恢复我家九郡,浅井家三郡的失衡局面,野良田合战算是白打了。

    朝仓家也许不会有所反应,斯波家一定会出面干预。

    幕府与斯波家绝不会让我家再起,再呈尾大不掉之势。

    所以,我家能图谋的只有爱智郡,如此才不会引发斯波家的强烈反应。

    毕竟犬上郡有斯波家的领地,一旦进入犬上郡,难免会失控,要尽力避免与斯波家发生领地纠纷。

    有了一郡之地,先收买家臣团,压住后藤贤丰,再徐徐图之。”

    六角义治点点头,认同了母亲的战略。

    六角义贤露出笑容,自以为得意,却不知道女儿心中已然一片冰冷。

    六角义治刚才上位,信誓旦旦要北伐浅井家,为家族夺回三郡。

    如果草草了事,后藤贤丰是打压下去了,她这家督也是威望折损,不会好受。

    此事受益的只有六角义贤,是她主导了北伐进程,一郡之地的分配权自然也在她手中。

    她一人得意,受损的却是六角义治与后藤贤丰,真是好计算呀。

    六角义治看透了母亲的用心,却没有实力翻脸,只能装作不知。

    平静之下,已然起了异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