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穿越历史 > 北宋小文豪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好言难劝该死鬼!
    难得的休沐日,赵仲鍼没枯坐宫中冥思苦想,而是与曹皇后说了一声,径直出宫去了。

    头一个目的地当然是自家炭行。

    为了不依靠自己的身份获得便利,赵仲鍼给炭行起了个很低调的名字,叫兴隆炭行。

    往街上一走,名字带兴隆的店没十家也有八家,属于名字里的大众款。

    炭行也没开在寸土寸金的地方,而是选了个中不溜的店面,整家店看起来就是这么地平平无奇、朴实无华。

    赵仲鍼微服出宫,悄悄摸摸来到炭行外头,却见掌柜老胡支着下巴在那打盹,隔了这么远仿佛都能听到他的鼾声。里头的伙计凑在一起专心地玩棋牌,压根没注意到赵仲鍼的到来。

    赵仲鍼有些生气。

    当初他听苏辂的话,亲自面试了掌柜和伙计,那会儿掌柜说话多好听啊,伙计看着也很勤快,个个都殷勤得不得了,怎么私底下居然这样儿!

    赵仲鍼正要上去找他们算账,掌柜老胡敏锐地察觉危险靠近,奇迹般睡醒了。他两眼一睁,整个人立刻清醒过来,热情地迎上前招呼赵仲鍼:“东家,您可算过来了!”

    那群玩牌的伙计赶忙收起棋牌,麻溜地进入忙碌状态,你擦擦灰我扫扫地,还有人去生火烧水,看起来个个都勤快得不得了。

    掌柜的主动给赵仲鍼解释道:“店里没货了,大家就有些松懈了,唉,小的正要去请示您接下来该如何安排。您说过的,万事都等您决定好再去做。”

    赵仲鍼听了这话,一下子忘了刚才的恼火,面上有些发烫。

    他刚盘下这铺子时对自己信心满满,要求他们一定要按照自己的安排去做,他没安排的事谁都不许干。

    结果才刚入冬就开始赔本了!

    大冬天的,连苍蝇都没有,掌柜和伙计们可不就无所事事?

    赵仲鍼向来是很容易体谅别人的性情,闻言火气已经散了大半。他闻言说道:“行了,今儿你们先回家去,明天一早再过来。”

    听到赵仲鍼这般安排,有个伙计忍不住说:“小东家? 我们这炭行不会关门吧?如果真开不下去了? 您可要早点告诉我们,我们好赶早去别的活干。”

    赵仲鍼脸上更臊了。他说道:“不会的? 肯定不会关门。今天你们不必守着了? 明天再过来,工钱照发。”

    听说工钱照发? 伙计们欢天喜地地散去了。

    赵仲鍼走出炭行,心里有些茫然。

    他想了想? 转道去那家买空他仓库的炭行。

    比起他那门可罗雀的店面? 这家炭行可热闹多了,还没走近便能看到有许多百姓在那排队。

    赵仲鍼走近一看,只见门口竖着个招牌,上头写着“李家炭行”。

    只是开封姓李的人那么多? 也不知是哪个李家。

    赵仲鍼既是微服出来? 装扮自然就是寻常人家的小郎君。不过卖炭这种事,谁家让个半大小孩来买?

    有伙计一眼便注意到赵仲鍼,麻利地迎了上去,笑呵呵地问候:“小郎君要买什么炭?”说着他口齿伶俐地给赵仲鍼介绍店里的产品,试图忽悠这个看起来非富即贵的小子掏出点钱来。

    经他一讲? 赵仲鍼才发现光是石炭就分好几等,更别提各种各样的木炭。

    李家炭行的主打产品是一款无烟精炭? 烧起来不仅不冒烟不呛人,还有淡淡的松脂香味!

    赵仲鍼听着伙计口若悬河的介绍? 刚开始那点不自在便没了,忍不住询问赵仲鍼外头怎么那么多人排队。

    伙计就给赵仲鍼科普了一番? 说是管事最近从别处低价买入一批石炭? 所以店里搞限量酬宾? 每位客人可以低价买十斤石炭,都是称好了的,多了不卖,而且卖完即止!

    现在消息一传开,队伍可不就越排越长了!

    赵仲鍼听了,心里服气之余还多了一丝欣慰。

    这些石炭好歹是低价落到了百姓手里,勉强也算没失了他降价卖炭的初心。

    赵仲鍼在李家炭行里转悠了一圈,感觉学到了不少,至少自家店里的伙计得好好培训培训,看看人家李家炭行的伙计多能说会道?

    连他这个纯粹来看看竞争对手的人,都忍不住买了五十斤松香炭回去试试!

    离开李家炭行,赵仲鍼又转去城里几家炭行。

    了解完这些竞争对手们,赵仲鍼才发现小小的炭行里头大有乾坤。

    别人家的伙计个个能说会道不说,连石炭、木炭的种类也都丰富多样,想要便宜的、想要贵的都有,想要普通的、想要花哨的都能找着。

    而且哪里出的炭烟多,哪里出的炭烧得久,人家的掌柜和伙计们心里都有本账。

    相比之下,他那家炭行里头的掌柜和伙计就比较外行了。

    可惜自己当初挑人的时候只拣着说话好听的挑,没想到“术业有专攻”这一点!

    他还以为掌柜和伙计的活儿都是一通百通,卖什么都一个样呢!

    赵仲鍼把城里的炭行转悠了一遍,又骑马出城去税炭场看周围码头停靠着的一艘艘运炭船。

    所谓的税炭场,就是收炭税的地方,送入开封的炭都要在这里抽税才能进城。

    往来开封的货船便停靠在不远处的码头上等着税官来核对并按额抽税。

    赵仲鍼下马到码头上转悠,这里看看那里瞧瞧,想给自家炭行找个主打产品。

    他想明白了,卖普通石炭也就赚个辛苦钱,不如学人家卖特色精炭,这样价钱可以往高里定,来钱可比哼哧哼哧地搞什么薄利多销快多了!

    等他赚了大钱,不就可以搞限量低价石炭回馈百姓!

    赵仲鍼看了好几船炭,都觉得太普通,全都灰不溜秋的,瞧着毫无特色。炭商态度也不好,见他年纪小,压根不爱搭理他!

    赵仲鍼正郁闷着,前头忽然有个身形颇为富态的中年炭商招呼道:“小郎君,你是要看炭吗?”

    中年炭商长着张憨厚的脸庞,声音中气十足,看起来就像个厚道人。他的态度十分热情,热络地邀请赵仲鍼上船看看自己运来的炭!

    对方自称姓钱,家离开封不远,世代都是烧炭的。他这一船炭可是用长足五年的毛竹烧制而成,外形还保留着竹子的形状,中通外直,光洁漂亮,光是卖相就比旁的木炭有特色。

    这位钱老板给赵仲鍼吹了一通,说他这竹炭不仅卖相好,烧起来后还带着雅致的竹香!

    这么特别的炭是全开封独一份的,别处绝对找不着!

    更重要的是,这批竹炭可是他们祖传的独家秘法烧制而成,整个开封就这么一船,卖完可就没有了,要下订的话记得趁早。

    赵仲鍼听了,立刻想起李家炭行的松香炭。

    他心里激动不已,这就是他要找的主打产品啊!

    这个竹炭别处根本没有,买下来放他们炭行里卖正适合!

    钱老板见赵仲鍼心动,立刻引他到烧着的火炉旁边,让他仔细感受一下竹炭燃烧时挥散出来的清香。

    赵仲鍼按照钱老板的提点深深吸了口气。

    果然有竹子那独特的香气!

    这就是他要找得主打好炭!

    赵仲鍼当场拍板说道:“整船我都要了,你别卖给别人。”

    钱老板说道:“小郎君您年纪这般小,做不得主吧?您还是回去找个大人来出面,我做生意一向讲究诚信,可不想被人说我诓骗小孩儿!”

    年纪小的人最讨厌什么?最讨厌被人当小孩子看待!赵仲鍼闻言立刻说道:“我自己就可以做主,李宪,你去通知老胡一声,让他带着钱过来把契书签了,先付个两成定金。”

    钱老板喜笑颜开,麻溜地表示他今天回去就做好卸货准备,明天一手交尾款一手交货!

    赵仲鍼解决了一桩大事,高兴不已地回宫去。

    翌日一早赵仲鍼便与苏辂说起自己找到了炭行主打产品的事。

    得了这么一船独一无二的新炭,他的炭行一定可以起死回生!

    祖传……

    独一份……

    要买趁早……

    苏辂捕捉到这几个关键信息,忍不住提醒:“你小心上当。”

    虽然苏辂挺想看赵仲鍼赔得血本无归,却也不至于狠心到眼睁睁看着赵仲鍼被人坑。

    赵仲鍼信心满满:“不会的,老钱他人很好,我管他言行举止疏阔大气,绝不是那种会诓骗我的人。”

    得,这还夸上了!

    好言难劝该死鬼!

    苏辂没再说什么,和赵仲鍼签好借贷契约,让赵仲鍼派人去他家找小翠支钱。

    赵仲鍼拍着胸脯保证:“你放心,要不了多久,我就能把本息一起还给你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