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穿越历史 > 北宋小文豪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真想去看看啊!
    散学之后,赵仲鍼兴冲冲地出了宫,去看他选定的主打好炭。

    掌柜老胡效率不错,已经把竹炭摆上了,只是兴隆炭行依然门可罗雀。

    伙计们这次倒没有打牌,只是凑在一起看外面的太阳,因为老胡表示太阳落到屋顶的时候就可以回家去了。这不,大伙都在盼着太阳跑快点!

    赵仲鍼满腔喜悦被浇了个透心凉。

    赵仲鍼性格好不假,却不是傻子,现在他隐隐感觉自己被人耍了。

    面试时这些人说得信誓旦旦,说是一定会为他鞠躬尽瘁,结果他这两天过来看到的都是他们在那游手好闲,和其他炭行那些伙计有着天壤之别!

    这些家伙就是看他年纪小,随便糊弄他!

    赵仲鍼快步往里走,掌柜见他面色沉沉,吓了一跳,忙轻咳一声,提醒伙计们不要再挤在那边边闲聊边等着太阳下山!

    赵仲鍼板着一张脸,问掌柜:“新炭有了,今天生意怎么样?”

    掌柜苦着脸说道:“您选的这个竹炭好是好,就是定价太高,难得有几个人来问价,听到价钱后都摇着头走了,说别处价钱更便宜。”

    赵仲鍼不敢置信:“这怎么可能?钱老板明明说只这一船,别处都没有的。”

    跑过来听他们说话的伙计插嘴:“不能吧,我看那钱老板至少有六船。”

    还有另一桩事伙计没敢说出口,那就是他们点货时隔壁李家炭行的人也去看炭,看过之后直摇头,说这竹炭这里不好那里不行,把价钱压得老低。

    钱老板跟那边说了兴隆炭行这边的价钱,还说次品都这个价,剩下的好货不能再低了!

    人李家炭行的人说兴隆炭行是傻子,傻子做事不能以常理论之,就是拿最劣等的炭忽悠他们说是好炭他们都会信!

    偷听到这些话的时候,伙计就感觉自己这活真的干不长久了。

    他们这位小东家很好,给的工钱多,还从不拖欠,节假日还给他们发补贴。

    唯一的问题就是年纪太小,想法太天真,估计亏完这一轮? 炭行就该倒闭!

    赵仲鍼记得这个伙计? 上回也是这伙计问他店会不会开不下去。

    赵仲鍼问:“你叫什么名字?”

    伙计利索地答道:“小的孙六,大伙都叫我六子。”

    赵仲鍼点头。

    他知道普通百姓家很多都是这样起名的? 没什么正经名字? 只按照排行叫孙大、孙二、孙三之类的,像孙六肯定就是排行第六了。

    赵仲鍼追问孙六是怎么知道的? 孙六看了眼掌柜,还是把自己观察的事情说了出来。

    那么大几艘船停在那? 掌柜理应也看见了? 却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领着他们点货。

    赵仲鍼也看向掌柜。

    大冬天的,掌柜愣是被赵仲鍼看出一头虚汗。他擦了把汗,谄笑着道:“您听我解释,我以为您就是喜欢这种竹炭? 真不知道对方跟您说只有一船!至于什么次品? 什么劣等货,我,我以前没做过竹炭生意,真看不出来啊。”

    赵仲鍼没理他,朝孙六吩咐道:“随便拿几根炭? 烧给我看看。”

    孙六伶俐应道:“好嘞,这就来!”

    赵仲鍼让随便来? 孙六还真随便挑,取了几块竹炭开始点火。

    炭这东西得靠助燃才能烧起来? 孙六按照平时的习惯烧了半天,也没看见有什么动静? 只得硬着头皮接着捣鼓。

    过了约莫一刻钟? 炉子里架起的几根竹炭终于烧着了? 只是本应少烟的竹炭却飘起了浓浓烟气,味道也压根不是赵仲鍼那天所闻到的清新竹香!

    赵仲鍼气红了脸。

    他这是被人骗了!

    这种劣质的竹炭,怕是连穷人都不会买!

    赵仲鍼脸一下子垮了下去。

    难道他真的那么好骗?雇来的掌柜和伙计糊弄他,那个外来的炭商也欺骗他!

    赵仲鍼看着天色不早了,冷静下来吩咐李宪把掌柜和伙计们的工钱结了,以后他们就不用再过来。

    掌柜有些舍不得这边丰厚的薪酬,想再说点什么,却被李宪挡住了,根本没法接近赵仲鍼。

    赵仲鍼本想回去好好静静,看到孙六也不领钱,径直往外走,不由喊住孙六说道:“你怎么不领工钱?”

    孙六搔搔后脑勺,说道:“我不好意思再拿您的钱。”

    赵仲鍼见孙六神色赧然,不像在作态,不由说道:“你不用走,留着吧。”

    孙六有些犹豫。

    赵仲鍼说道:“明儿我就把炭行转让给我好兄弟,你人不错,我把你推荐给他。”提到苏辂,赵仲鍼又找回了几分往日的神采,面上不由自主地带上了几分骄傲,“我这好兄弟比我厉害多了,有他在,炭行一定能好好开下去。”

    孙六不太相信,主要是他在炭行干了两个多月,发现赵仲鍼看人着实不太靠谱。

    掌柜就是个甩手掌柜,坐在那儿啥都不管,请的伙计也只在东家过来时会积极干活。最近这两波赔本买卖,更是让孙六觉得赵仲鍼人挺好,就是不适合当开铺子,他要是没有足够丰厚的家底迟早赔光一切。

    赵仲鍼说道:“反正你明天过来就是了。”他让李宪把讨回来的炭行钥匙给孙六拿着。

    见这位小东家这般信任自己,孙六便也不再推辞。

    赵仲鍼夜里翻来覆去没睡着,一直在回想着筹备炭行以来发生的一切。

    原本筹备过程那么顺利,掌柜和伙计看起来也都是踏实肯干的人,他还觉得自己搞得挺好,没想到才开始营业没多久就连亏这么两波,亏得他血本无归,不仅发不出工钱,还欠了一屁股债。

    苏辂说得对,他还太小了,需要学的东西很多,不应该着急地想要做点什么来证明自己。

    至于苏辂,苏辂哪能一样?

    苏辂他跟所有人都不一样。

    赵仲鍼第二天顶着个熊猫眼去资善堂。

    “你应该去我们成都府玩玩。”苏辂瞧见赵仲鍼的模样,诚心诚意地建议。

    赵仲鍼一听,积极响应道:“我早就想去了,听说那边重修了杜甫草堂,真想去看看啊!”

    苏辂慢悠悠地说道:“想去就对了,我们成都府有种野兽跟你现在这模样很像,眼圈都一样黑,你去了说不准可以跟它们认亲!”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