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穿越历史 > 北宋小文豪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效率多高对不对?
    苏辂既然要出行,自然让人先出去探过路,沿途搁多远有地方可以歇脚都是有数的。

    只是一群人优哉游哉地慢慢走,自然比探路人要走得慢些,所以到了可以吃饭歇息的地方时已经过了饭点。

    芸娘再次使出基础技能:借厨房。

    没过多久,大伙就吃上了热腾腾的饭菜,连店家都眼馋,凑过来问他们在吃什么。

    苏辂大方地邀请店家坐下来一起尝尝。

    赵仲鍼经过半天时间的锻炼,已经学会怎么和人聊天,不必苏辂开口,他就自发地与店家聊了起来,问起店家店开多久了、是不是本地人士、每日客人多不多等等。

    店家听了心里直打鼓,只差没觉得这些个富家子弟是不是想来这边开个店当他同行了。

    苏辂看出赵仲鍼的过分热情让店家心生警惕,也没有开口说什么。这次出来,主要就是锻炼锻炼赵仲鍼,他们都是作陪的,苏辂兴致勃勃地跟张菀柔分享起桌上的新菜来。

    春天了,食材也丰富了,芸娘最擅长的就是就地取材,这顿饭做得并不复杂,却口口新鲜。

    一行人吃得尽兴,稍作歇息也不急着出发,直接在县里安顿下来,整理一天所得。

    因为按照苏辂的规划,下一个可以让他们睡觉的地方离得可不近,宁愿明天早起出发,也别闹到夜里赶路,他们队伍里可是有女孩子的,大半夜在外面跑不安全!

    所有人对苏辂的安排都没有意见。

    他们都是第一次出门,看什么都有一股子新鲜劲,连眼前这个京畿县城也想要探索一番,饭后歇了会便相携出门到外面瞎溜达。

    相比苏辂他们的轻松惬意,张家目前陷入兵荒马乱之中。

    马氏是知道张菀柔出门的,一直在等着张菀柔回来,午饭之后没见到人她就去张菀柔房间看了看,结果看到了张菀柔留在桌上的书信。

    马氏看了急到不行,哪有女孩子跟别人往外面跑的?怪只怪她们平时太惯着女儿,弄得女儿心越养越大,什么事情都敢做!

    马氏忙叫人去三司递了口信。

    出了这种事,她也不好去苏辂家要说法,毕竟女儿出去的事情能少一个人知道就尽量少一个人知道。

    张方平听到家中老仆递来的消息,也急得不行。偏偏开春三司忙得要命,张方平根本脱不开身,只得尽量把手里的事情以最快的速度处理完,告了个假急匆匆地往家里赶。

    走出三司衙门的时候? 张方平还碰上了苏涣。

    苏涣见张方平行色匆匆? 关心地询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张方平很想瞪苏涣一眼,可也知道那不过是迁怒? 苏涣根本不可能知道苏辂干了什么好事。

    张方平只能说道:“辂哥儿他们不是明天出发?”

    苏涣讶道:“辂哥儿今天出发啊。他说他们少年人出去游学? 不让我们送,他娘还念叨了几天来着? 有什么不对吗?”

    张方平说道:“没事,我就问问。”

    从一开始这小子就是有预谋的? 跟他们说起游学日期时特意说晚了一天? 让他们毫无防备!

    真是引狼入室啊!

    张方平心里生气,没再和苏涣说什么,急匆匆地赶了回家。

    马氏已经急得团团转,在女儿院子里数了数人头? 发现女儿只带走个平时总跟着她男装出行的丫鬟? 奶嬷嬷又被支回家探亲去了,哪会不知道女儿早早为这次游学做了准备。

    夫妻俩一碰面,话没出口,先齐齐叹气。

    女儿被养成这样,谁都不是无辜的。

    “现在该如何是好?”

    马氏忍不住问张方平。

    女儿才出去半天? 派人去追应当是能追上的,只是难免会闹得不太好看。

    派的人多吧? 怕动静太大引人侧目;派的人少吧,把苏辂胆大包天直接带着人跑路。

    张方平叹着气说道:“能怎么办?都这样了? 只能由他去了。”只是经苏辂这么一拐骗,女儿以后不嫁他都不行了? 倒不是张方平觉得他们会在外面做出点什么事来? 而是苏辂把女儿的心带得这么野? 还有谁能入她的眼?

    但凡换个处处限制着她的丈夫,她都会郁郁寡欢一辈子。

    “儿女都是债啊。”

    张方平忍不住直摇头。

    “等他们回来了,我们和苏家那边商量商量,赶早让他们定亲算了。”

    马氏没想到张方平没大发雷霆,还说出这样的话来。说实话,她心里对苏辂这个准女婿确实稀罕得紧,听别人夸苏辂的时候比听到别人夸自家儿子还要高兴。

    只是女儿现在不过十岁,定亲是不是太早了?

    张方平说道:“定亲又不是成亲,定娃娃亲的都有,何况他们现在主意都这么大了,还敢偷偷出远门,再不定下来,还不知会闹成什么样儿!”

    马氏想想也是。

    “我觉得也对。上回你说韩相公对他青眼有加,我心里就不踏实,王家没有女儿,韩家可有不少女儿呢,我挺担心韩相公会跟我们抢女婿。”马氏说出自己的忧心。

    张方平哭笑不得:“我可不是担心这个。”

    不过听马氏这么一说,张方平心里也免不了直打鼓。毕竟韩琦这厮最擅长借姻亲拉关系,上回韩琦主动对苏家示好瞧着就很不寻常,要是韩琦家里有适龄的女儿,说不准真会提那么一嘴。

    苏辂这小子的话,没准还会兴致勃勃去看上一眼。

    指望没个定性的半大小子能多情深似海肯定是假的,要是对方长得好看,苏辂说不准就不止看一眼那么简单了!

    张方平这么想着,口里骂道:“要是那小子真敢动那样的心思,看我不打断他的腿!”

    马氏说道:“你舍得?”

    张方平说道:“有什么舍不得的?”

    马氏不跟他闲扯了。既然不准备追回女儿,她也只能看看女儿有没有漏带什么东西,好叫人追上去看看女儿路上习不习惯。

    要是换成别家准岳父得知女儿被人拐跑了,肯定直接派人去把对方打断腿,要不是早早相中苏辂这个女婿的话,张方平会是现在这反应?

    第二天是休沐日,张方平悄然去了苏辂家一趟,与苏涣讲了苏辂做了什么好事。

    苏涣听得眉头直跳。

    怪不得昨天张方平是那个反应,换成是自己的话肯定只会更加着急。

    张方平就与苏涣商量了一下,趁着两个小的出去了,把定亲流程走一走,他们回来以后通知他们一声就成了。不就是先斩后奏,谁还不会来着?

    苏涣对两家的亲事也早有默契,听张方平这么一提,心里一万个认同。他说道:“这小子真是胆大包天,没个人拴着他我怕他能反了天去,理应早些把亲事定下来。说实话,要不是怕你们舍不得,我早就去跟你们提了,毕竟一家有女百家求,我们家这混账小子着实没什么优点,争不过别家的!”

    张方平说道:“小儿女之间的事,关键是要他们自己喜欢。”

    苏涣点头。

    苏辂这个儿子在家中最受宠爱,他娘尤其疼他,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他们也没想着让苏辂出去靠联姻换取什么利益,所以在苏辂的婚事上早就决定按照他自己的喜好来。

    对于苏辂早早馋上人家女儿这件事,苏涣脸上是有些发烧的,不过儿子干都干了,他还能怎么办?当然是让儿子负起责任来,别一天到晚瞎浪,连个名分都没有就敢把人家女儿往外面拐!

    两个人商量完,中午两家便坐在一起吃了顿便饭,决定好接下来怎么走定亲流程。

    转眼小半个月过去,苏辂一行人走走停停,终于走了大半路程。他们在一处山寨前歇脚,这山寨倒不是什么违法组织,而是很普通的一群人聚居在山脚下。

    山寨里头今天十分热闹,据说是在为寨主家的大娘子搞招亲,招的是上门女婿。

    苏辂一听有这种热闹看,马上就不走了,立刻找了地方安顿下来,出去跟人打听招亲是怎么一回事。

    张菀柔见苏辂一脸兴致盎然,瞧着像是要去凑个热闹,心里有些不高兴。不过她也从来没见识过招亲这种新鲜事,不由也跟了上去。

    有个寨里的老人给他们绘声绘色地解说了一通,说他们寨主只一双儿女,乃是双生子,他们母亲生下他们后便撒手人寰,寨主那么铁铮铮一个汉子,一把屎一把尿把他们养大,可惜小郎君从小体弱多病,双腿不良于行,一辈子都只能坐在轮椅上行动。

    所以,他们寨主的位置,估计要传给大娘子了。

    大娘子长得貌若天仙,又聪明能干,大伙对她都很服气,想娶她的人绕寨三圈都排不完。现在大娘子要招亲了,像他们这样的外来客人可不少,全都是想参加招亲的!

    赵仲鍼忍不住问:“那是怎么个招亲法?”

    老人说道:“那可不容易,文要过我们郎君那关,武要过我们大娘子那关,反正不是文武双全肯定娶不着我们家大娘子!”

    苏辂几人咋舌。

    招个上门女婿还要文武双全啊!

    苏辂更是暗暗为自己的聪明才智点了个赞。多亏了他从小相中媳妇儿,勤快地去刷岳父岳母的好感度,要不然以他的条件,可真够不着文武双全的边!

    苏辂看了眼赵仲鍼,又看了眼王雱,心里平衡了,很不错,大伙都是小胳膊小腿,谁还能比谁厉害?

    赵仲鍼到底还是少年人,最喜欢这种热闹事儿。他兴冲冲地对苏辂三人说:“我们去参加文试吧,我想看看他们会出什么题。反正就算文试过了,武试我们肯定也是过不了的,就去凑个热闹吧。”

    苏辂正要说一句“正合我意”,就注意到张菀柔幽幽地看过来。

    苏辂立刻说道:“我不去,我不参加,我对这种事一点兴趣都没有。”

    赵仲鍼说道:“这怎么可以,难道出来一趟,又赶巧遇到这样的事儿,我们得一起去。”他向张菀柔征求意见,“张贤弟,你说对吧?我们一起去看看。”

    张菀柔看了苏辂一眼,说道:“也好。”

    得到张菀柔的认同,赵仲鍼自然又去拉苏辂一同凑热闹。

    最后四个人一起去报了名,当然,报的是假名假籍贯,这个他们出来时已经准备好了,毕竟到处亮身份也没意思,微服出行要有微服出行的样子!

    这寨子的招亲做得还挺认真,得知苏辂他们是外面来的,还专门把他们跟外来的登记在一起。

    既然他们大娘子心里没有适合得人选,那肯定是参加的人越多越好,广撒网泛捞鱼,说不准能选出大娘子满意的夫婿!

    这四个候选人就不错,个个长得眉清目秀不说,瞧着还不像寻常人家养出来的。哪怕他们只是来凑个热闹,也可以劝退一些瞎捣乱的:你看看人家这长相、这气度,有你们什么事儿吗?

    至于年纪偏小,那也没事,别家都有童养媳,他们大娘子养个童养婿怎么了?

    完全没有问题!

    苏辂就这样多了一门考试。

    苏辂忍不住和张菀柔嘀咕:“我对这种事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你看看,明天还得早起起来考试,我都好些天没写字了!”

    张菀柔说道:“你们回去后不是要交功课吗?”

    苏辂一路上可是经常给赵仲鍼他们说“这个可以当议题”“这个可以当论据”,怎么到他这里就好几天不写字了?

    苏辂说道:“功课当然得留到最后一天才写,早写一天,晚写一天,都没那个感觉!”

    生活得有一点仪式感,比如哪怕早就有了想法,只需要动动笔就能写好,还是得拖到最后一秒才动手!

    这样的话,他就能花最少的时间把事情做完,效率多高对不对?

    苏辂给张菀柔讲解了一番自己的“高效理论”,听得张菀柔瞠目结舌,从来不知道偷懒这种事居然还能跟高效扯上关系。

    张方平和王安石他们没有打死他,脾气是真的挺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