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穿越历史 > 北宋小文豪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是有些奇怪
    苏辂在跟张菀柔说悄悄话,赵仲鍼也在和王雱聊天儿,聊天内容还与苏辂两人有关。

    赵仲鍼跟王雱说出自己的疑问:“我总觉得他们怪怪的。”

    王雱看了眼苏辂两人,没看出哪里怪,不就感情好点吗?

    赵仲鍼言之凿凿:“只要张贤弟在场,苏贤弟眼里就没我们了,这不对劲。”

    王雱看向赵仲鍼,眼底明明白白写着“你才不对劲”。

    人家认识得早,感情好点儿有什么不对?要不是情深义重,苏辂也不会见天把张菀柔的文章稍去给欧阳修他们点评。

    赵仲鍼不吱声了。

    他确实有点嫉妒,怎么苏辂认识的人那么多,个个都比他早相识,个个都比他感情深。而且,张菀柔他们都可厉害了,不是已经自己赚大钱,就是文章总被欧阳修他们夸!

    赵仲鍼说道:“我不会输给他们的!”

    王雱压根不明白赵仲鍼突如其来的胜负欲。

    不过经赵仲鍼这么一提,他也发现苏辂与张菀柔的确亲近过头了,几乎是一有时间就凑在一起嘀嘀咕咕。

    张菀柔看起来很好说话,平日里与他们相处时却总带着几分疏离客气,唯独与苏辂相处时显得那么地亲密无间。

    是有些奇怪。

    第二日一早,招亲文试开始了。

    寨主特地让人清出一大片空地,空地前头立着个高台,寨主与一双儿女就站在高台之上看着底下来参加文试的青年俊杰。

    苏辂拿了号牌,跟张菀柔一起进场,左看右看,发现自己几个年纪确实偏小了。他还没仔细打量“竞争对手”们,就有个汉子一巴掌拍在他面前的木案上,凶神恶煞地警告:“不许东张西望,会就会,不会就不会,别想着弄虚作假。”

    苏辂眨巴一下眼,乖乖点头。

    其他巡考员也注意到苏辂几人的年纪,顿时哄笑起来:“小子,毛都没长齐就想媳妇了?”

    苏辂说道:“怎么就不能想了,我七岁就开始想了!”

    寨里都是江里来水里去的汉子,听苏辂这么振振有词地反驳不觉生气,反倒觉得这小孩挺对胃口。他们哈哈大笑:“你就算能过文试,也过不了武试,我们大娘子厉害着呢!”

    苏辂没再说话,而是耐心看起题来。

    这题目说来也巧,考得都是江上之事。

    这寨子依山临水,寨中大多是水上好手,显见出题人是考虑到以后大伙还是要搞水上营生,所以出题偏向于如何凭借水上生意让寨子红红火火地发展下去。

    提到这个,苏辂想法就多了。

    首先这个寨子就建得挺有特色,不如发展成民宿? 随便打出点诸如“喝最好的酒? 吃最好的鸡,看最好的山水”“北邙山水甲天下”之类的广告词? 吸引过往的文人雅客过来住宿。

    俗话说“生在苏杭? 葬在北邙”,古时许多帝王将相都埋骨北邙山这一带? 连带百姓也喜欢跟风葬在这边,素来有“北邙山上无闲土”的说法。

    到了游春踏青的日子? 不少达官贵人、文人墨客便会相携到北邙山一带游览? 客源着实不少,就看这寨子能不能引流了!

    都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他们寨子背山面水,大可以两手一起抓? 组织些围绕着山山水水展开的活动。

    比如把捕鱼工作做到百分之九十九? 腾出最后那百分之一的收网活儿让游客体验一下收获满满一网鱼的喜悦,让游客感觉自己非常牛逼。

    又比如圈一片地让游客们亲手撒把种子或者种棵果树,表示寨子里的人会负责把它们照料好,到了收成的日子就会有专人去通知他们过来品尝自己亲手种下的蔬菜瓜果。

    反正就是让游客们不必劳心劳力也可以体验到陶渊明那“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田园情-趣!

    活动的名字苏辂都想好了? 可以叫“半日闲”,取自唐朝诗人李涉所写的“又得浮生半日闲”? 听着又有雅趣又有闲情,很符合当代士大夫们的消费取向!

    只要有足够多的客人来了? 寨里的茶酒醋值钱了,田里的米粮瓜果值钱了? 江里的鱼虾蟹蚌也值钱了? 不比苦哈哈地自己载去卖要强?

    苏辂洋洋洒洒地抒发着自己的高见? 丝毫没注意到有人推着张轮椅来到自己身后。

    经过苏辂身边的时候,轮椅上的人摆摆手,让负责推轮椅的汉子停下,默不作声地看着苏辂不带半点停滞地写着寨子发展规划,越看越是惊讶,目光不知不觉地跟着苏辂笔尖走,甚至想催促苏辂写快一点。

    苏辂一口气把卷子答完,发现有点跑题了,没回答题干的内容。

    好在他本来就是玩玩而已,也没真打算参加这什么招亲,所以笔搁下了就搁下了,没有倒回去答题的打算。

    苏辂正要伸个懒腰活动活动筋骨,就看到旁边多了张轮椅。

    苏辂的目光从轮椅往上挪,看到张堪称绝色的脸蛋。

    他眨巴一下眼,往下瞧了瞧,看到对方脖子上长着喉结,一颗心稳稳地放回原处。

    很好,这人是男的,他不必经受美色的考验!

    就是他大宋第一帅的地位,怕是很难保住了!

    可恶,这些家伙怎么都长成这样!

    戏说不是胡说,改编不是乱编,他不相信这是真的!

    “你好啊。”苏辂压下心里的嘀咕,友好地和对方打招呼。

    这人腿有毛病,显然就是那位大娘子的弟弟,不过两人虽然是双生子,但他们一个男一个女,明显是异卵双生子,所以长得一模一样的概率不大。当姐姐的,应该没长成这样吧?

    苏辂的目光忍不住往高台上瞟去,可惜隔得太远,他什么都看不着。

    轮椅上的人不过十五岁左右,脾气瞧着不错,见苏辂好奇地往台上看去,口中说道:“家姐与我长得很像。”

    苏辂眉头一跳,转头又看了看这位沈家二郎,回道:“那完了,我当不得你姐夫了。你想想看,我先见着了你,再见着你姐姐的话,心里肯定会觉得你姐姐是个男的,着实过不去心里那道坎!”

    沈家二郎闻言笑了起来:“我知道你没有参加招亲的意思。认识一下,我叫沈林。”

    人家主动报了名字,苏辂也回了一句:“我叫苏辂,家里人都喊我辂哥儿,你随便喊着就成了。”

    沈林点点头,去看别人的答题情况。

    到了中午,不管答没答完,答卷都被收走了。

    在场不少人哀嚎不已,甚至还有人喊“让我再写一句”。

    苏辂几人一起回去用午饭,赵仲鍼显得颇为兴奋:“这题出得挺有水平,我本来没有理好的思路,把这些题过了一遍就有想法了,真想见见出题的人啊!”

    苏辂说道:“这有何难,昨天那人不是说了吗?文试是那位沈家二郎负责的,题目即便不是他出的,他肯定也知道出题人,我们去找那位沈家二郎问问不就晓得了?”

    赵仲鍼说道:“他不是要批改卷子吗?”

    苏辂说道:“那正好,我们可以去帮忙批一下。”

    赵仲鍼参加完文试,一开始那股子新鲜劲就没了,听到苏辂说还可以当考官,自然又来劲了。他说道:“这提议不错,我们赶紧吃吧,吃完就去问问他们要不要帮忙!”

    王雱觉得苏辂想一出是一出,一会不知道会不会被人赶出来。

    不过赵仲鍼都准备跟苏辂一起去凑热闹了,他也没有泼冷水,只依赵仲鍼所言加快了下筷子的速度。

    四人速战速决地解决完午饭,立刻请人带自己去找沈林。

    沈林也吃过午饭了,正坐在自己的书房里批卷子。

    这寨子本来透着一股子乡野气息,一干汉子的打扮也是十分粗野,偏这书房却收拾得很干净,连带坐在其中的沈林也添了几分书卷气。

    听人说苏辂想见自己,沈林一下子想到了苏辂那份“半日闲”计划。他搁下手里的考卷说道:“把人请进来吧。”

    “来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四个人。”

    “都请进来。”

    苏辂很快大摇大摆地走进书房。他把整间屋子打量了一番,说道:“你这书房可真大,不仅采光好,屋顶也造得高,可比我家强多了!”

    相比苏辂的自来熟,赵仲鍼几人却睁大了眼,对上沈林那张脸都有点失神。

    苏辂和沈林闲扯完,转头看见身旁的张菀柔都忍不住多看了沈林一眼,心里顿时不乐意了。他偷偷捏了张菀柔的手掌心一下。

    张菀柔冷不丁被苏辂捏上了,耳根不由微微红了红。

    她转头看向苏辂,眼神澄澈干净,表示自己根本没有被美色迷惑。

    苏辂在心里叹了口气,难怪人家都说漂亮的女孩子都会骗人,其实吧,人家骗你是看得起你,要不是照顾你的想法,人家费那心思做什么?现在他张妹妹煞费苦心地骗他说自己没被美色蛊惑,他能怎么办,他只能装作不知道!

    苏辂自发搬了张椅子,往沈林身边坐了过去,兴致勃勃地向沈林说明来意。

    看寨子这情况也不像是普及了义务教育的,那么识字的人肯定不多,没多少人能帮他判卷子。他们四个人都识字,他们可以帮忙改卷!

    苏辂一番好意,沈林自然欣然答应。

    事实上他很少遇上像苏辂这样只看了他几眼,就没再盯着他看过的人。苏辂这人很奇特,他看起来什么都喜欢,什么都想试试看,实际上又很能克制自己,很少真正为外物所动摇。

    沈林先把他们几人的答卷挑出来搁到一边。

    毕竟他们也算参加了文试环节,总不能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

    几人开始围坐在长桌边判起了卷子。看来沈家大娘子的美名传得很远,基本上来参加招亲的人十里八乡的都有,一个两个还答得有模有样,有几分卷子在苏辂看来连拿去科举都够格了,偏偏对方还甘愿来当上门女婿!

    美色害人啊!

    赵仲鍼也批阅得很认真,因为他也想从这些应试者的答卷里得到一些启发。

    一时间屋里只剩下翻阅考卷的刷刷声。

    五个人一起改卷,速度可比沈林一个人批改要快多了,还没到傍晚,所有卷子的初判结果都出来了。几个人合力评出了前十的卷子,又去翻查了这十个应试者的基础信息,觉得没问题了,便决定这十个人可以进入武试环节!

    苏辂说道:“你姐姐才十五岁吧,这么快就要成亲了吗?”

    沈林说道:“先定亲,处个一两年再成亲就差不多了。父亲常年水里来水里去,落下一身顽疾,身体怕是撑不了多少年了,家姐得尽快成亲才能服众。”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沈林邀请苏辂四人留下吃顿饭。

    想到可以见到沈家大娘子,四人自然是欣然答应。

    到了饭桌上,沈家人都来了,其实沈家一共才那么三口人,沈老爹留着把络腮胡子,与沈林兄妹俩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见了苏辂四人,沈老爹哈哈一笑:“别看我儿腿脚不便,实则为人最为骄傲,很少见他和什么人玩得来,你们能被我儿当朋友邀请过来,可见你们都是很好的孩子!以后要是有机会得话,你们可得多来我们寨子玩玩,要不然我儿平时怪寂寞的。”

    苏辂几人对视一眼,说道:“有机会一定常来。”

    沈老爹又给苏辂几人介绍沈家大娘子。

    沈家大娘子因为常年练武,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看着倒比沈林更像个男孩儿。她行事也落落大方,知道苏辂是弟弟沈林请来的,当即爽朗一笑,邀他们赶紧坐下品尝一下早上刚捕上来的鱼。

    鱼的做法倒没什么稀奇,只胜在新鲜。

    在饭桌上得知苏辂他们这次出行是从开封来、到洛阳去,沈林眼底略过一丝羡慕。他也想出去走走,只是两腿不便,结伴出行难免会拖累别人,独自出行家里又不放心,时间久了,便歇了去外面看看的心思。

    好在拿到苏辂那份名为“半日闲”的经营计划,接下来他有许多事可做,倒不至于太过寂寞。

    沈林询问苏辂愿不愿意把计划交给他执行。

    苏辂把丑话说在前面:“你觉得可行自然可以试试,不过我可不保证你不会赔本。”

    赵仲鍼、张菀柔、王雱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苏辂身上。怎么大家一起来的、大家一起考的,苏辂却已经和这位沈家二郎混得这么熟了?

    计划?什么计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