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穿越历史 > 北宋小文豪 > 第一百九十五章 简直令人发指!
    中牟县的日子,安宁,平淡,恬静。

    本来新官上任三把火,很多人都担心火烧到自己头上,结果大伙担心来担心去,啥事都没发生。

    非说要有的话,就是底下的胥吏发现接头人换了,换成了几个年轻后生。这群后生和过去一样索要往年县里的资料,没日没夜的整理分析起来,每个人看起来都有用不完的劲头。

    年轻就是好啊。

    没过几天,有人赫然发现,中牟县最大的印坊易手,接手的管事经常出入县衙拜会新县令苏辂,看起来彼此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范主簿,你说咱这位县尊到底想做什么?”孙县尉每天负责县里的治安工作,眼睁睁看着苏辂的人在县里勾勾搭搭、忙忙碌碌,却看不透他们到底在忙活什么。

    范主簿也不知道苏辂想干什么,事实上他现在已经明白司马光为什么特意写信来让他把苏辂盯紧点了。

    苏辂这家伙上任第二天就把办公椅改造了一番,改成可以放平的躺椅。平时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高脚椅,没人的时候竟可以把椅背放下去。

    这家伙自备枕头、靠枕、眼罩,两个实习生哼哧哼哧看公文时他就躺在那里舒舒服服睡觉,偶尔会摘下眼罩醒来也不是因为要干正事,而是后衙那边送了吃喝过来!

    苏辂带来的厨子也是一绝,做的东西远远闻不着香味,走近了就能把你香得受不了。不少去跟苏辂汇报过县务的人都被馋得受不了,却又拉不下脸跟苏辂讨要,只能饥肠辘辘地退走,回去独自牵肠挂肚好几天!

    令人发指,简直令人发指!

    范主簿最经常去督促苏辂办公,因此最经常被祸害到。现在他基本摸清苏辂什么时候喝下午茶,基本不会在那个时间段去找罪受!

    至于苏辂到底要做什么,范主簿也没看明白。

    苏辂好像什么都没做啊。

    那天撞破苏辂让人代看公文,范主簿很是不满,也曾要求苏辂自己亲力亲为。结果苏辂语重心长地对他说:“我们要给年轻人机会,谁都是从新手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不让年轻人多锻炼锻炼,他们怎么能成长起来?”

    倘若苏辂是个七老八十的老知县,这话范主簿肯定就听进去了,偏偏苏辂顶着张嫩生生的脸。他才十四岁,怎么就老气横秋地说什么“要给年轻人机会”了?这里头哪个不比他年纪大?

    范主簿存着挑刺的心,翻看起苏辂“批复”过的公文,本想找找茬让苏辂别偷懒,没想到越看越觉得上头的批复准确又漂亮。这些批复分明出自两个人之手,格式和想法却一脉相承,一看就知道系出同门!

    中牟县这种富县,大部分百姓都很安分守己,富户豪强更是客客气气,基本不会有什么疑难杂事,处理起来都是有例可循的,熟练之后不费什么功夫。

    没想到这两个实习生刚上手就能批复得这么漂亮!

    范主簿虚心和苏辂讨教了一番,才知道人金水书院还开了《公文写作》课,拿真实的公文案例给他们出题。

    要是对某个方面特别感兴趣,还可以加入相应的“同好会”,比如他们金水书院有格外壮大的律法同好会,他们不仅深入研读宋刑统,去县里收集各种稀奇古怪的案例,还会定时举办“模拟会审”之类的活动,针对搜罗来的疑难案例进行全面又激烈的辩论。

    他们金水书院的院训之一就是,理,越辨越明!

    范主簿听得一愣一愣。

    金水书院他是听过的,这地方人才辈出,今年春闱斩获颇大,又进行了新一轮的扩招。

    祥符县那边都乐坏了,本来只是个破落书院,愣是起死回生焕发第二春!

    范主簿吃了读书的红利,比谁都知晓读书的重要性,对于金水书院的种种举措十分叹服。没想到里头还有这样的乾坤!

    这样锻炼出来的学生,外面的人哪里能比?

    范主簿找不着可以挑刺的地方,最终只能对苏辂的偷懒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苏辂在县衙里安稳地迎来了第一场雪。

    第二批实习生也正式入驻中牟县,印坊那边迅速印刷起人口普查本。

    格式是苏辂抄抄改改捣鼓出来的,包含许多人口普查必要信息。

    人口普查本印好了,苏辂又叫范主簿通知县内富户豪强过来县衙开个短会,重点说明这次人口普查的重大意义:关乎接下来县里的教育、医疗、经济政策的决定,希望能全面查漏补缺,尽量做到老有所养、幼有所依,老百姓吃饱穿暖、看病不难、村村通路,学龄儿童有学可上,适婚青年嫁娶及时,发展地方特色产业,并针对全县百姓进行扫盲教育和专业技术培训。

    对于苏辂这么一通明显在吹牛逼的发言,县内豪强富户敷衍地表示“你好棒棒哦”,并没有放在心上,回去后私底下都在嘲笑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

    也有几家人知道苏辂来头不小,散会后留下来向苏辂表态说一定全力支持,欢迎先到他们老家那块进行人口普查,有什么用得到他们的地方只管开口。

    苏辂听了没说什么,微微笑着送他们出门,便让实习生先记下这几家人。

    “那些不配合的先不用管,先带人去这些地方。”苏辂带着三个负责统筹人口普查工作的实习生在后衙散漫地散步消食,与他们讲起接下来的安排,“先普查,先安排,等差距出来了,他们自然求着你们过去。”

    实习生连连点头,心知自己是来对了,怪不得他们山长总把苏县尊说的那句“纸上得来终觉浅,须知此事要躬行”挂在嘴边。

    有些事不自己去做一做,根本不知道有多难!

    比如这县里年年都要上报的人口数量,他们想去登门普查时还遇到不少阻挠,想来是有些人家暗中藏了不少隐户。

    目前朝廷把地方百姓分为五等户,其中上三等的人都是要轮差派役的,下二等可以免除。而这五等户又是按照产业和人丁多寡来划分,也就是说家里人多产业多的,这家人就得派出更多人出去为朝廷基建工作做贡献!

    于是就有了“诡名挟户”的做法,很多百姓会逃离劳役太重的地方去别处定居,成为当地的“隐户”,甚至还会自残手脚、削发为僧,借此躲避劳役;还有一些人强行分家,把五等户的家产分成许多个四等、五等户,这样就可以不服劳役。

    权势更大点的,可以和地方衙门勾搭成奸,巧立一堆子虚乌有的名目,把自家人安插进去混完劳役。

    最可怜的只有无权无势的普通百姓,本来可以一百个人分摊的工作,就因为这些人的百般伪诈,弄得只有十个八个人去干活。

    比如有时候被征调去当船工的人一去就是十几年,离家之后就一直飘在江上,连轮换的机会都等不到!

    哪怕中牟县近在天子脚下,这些问题怕也不会太少。

    苏辂没准备一口气搞掉全国的隐户问题,不过在他的治下,不允许有人明目张胆地躲避自己应尽的义务。

    可恶,他都不能偷懒,这些人凭什么躺着让别人代替他们干活!

    下雪前天气挺冷的,下雪后反而舒服了不少。

    苏辂本来一步都懒得挪动,这会儿终于有了出门视察的劲头,他背着手出了县衙,领着人踱步前往县学看看未来的国之栋梁们。

    由于中牟县富裕得很,县学的学风也很好。学官们素质不错,见到苏辂来了,态度虽然毕恭毕敬,却没有阿谀奉承之态,瞧着颇有读书人的风骨。

    苏辂问起学生们的情况,学官都应答如流,显然平日里非常关心学生。

    苏辂跟着学官在县学教室外巡视一圈,除了逮到一两个上课不专心的学渣之外,其余学生全都在认真听讲!

    苏辂很满意。

    视察完毕了,苏辂终于慢悠悠地说出自己的真实来意——

    “你们把县学管得很不错,就是考试少了点,明年要不要统一征订金水考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