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穿越历史 > 北宋小文豪 >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不一样!
    学官们都听过金水书院,不过他们是官办学校,还是邻县的,没有受邀去参观过。

    对于今年科举的金水神话,众人也有所耳闻。更令人难以想象的是,金水书院开设的课程比他们县学多多了,偏偏还能考得那么好,着实叫人匪夷所思!

    苏辂这个“隐形校长”,知道的人并不多,韩琦等人也不会到处去宣扬一个小娃娃做过什么事,是以许多人根本不知晓苏辂与金水书院的关系。

    “县尊与金水书院那边相熟?”学官们忍不住问。

    “那是自然,要是县学有需要,我与金水书院那边说一声就好。”苏辂一脸镇定地向学官推销金水模式。

    苏辂这个一把手都亲自开口了,大伙没有拒绝的理由。谁不想把政绩搞好点,要是他们县学出的进士多,也算是吐气扬眉了!

    人金水书院今年可是已经拿成绩说话了!

    苏辂谈成了一桩大生意,高兴得很。不枉他早早让管事把印坊盘下来,到时印坊不仅可以印书,还可以给县学印卷子。

    众所周知,学校卖书,最为赚钱!

    苏辂不动声色地向学官们提出暗示,让他们邀请相邻数县的学官过来交流学习,告诉他们明年的金水考卷正式开始征订,到时候中牟县提供送货上门服务,保证每个县学都能按时按点拿到最新的卷子。

    这下所有学官都明白了,苏辂与这个金水书院关系匪浅啊!

    反正苏辂说组织交流活动可以向县衙申请经费,学官们都没有提出反对意见。

    同是学官,平日里他们也会有书信往来,与交好的朋友吐槽吐槽学生和同僚。现在县衙给钱组织他们把朋友请过来玩,那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正好省了过年挨个去访友的功夫!

    谁会不喜欢公费会友?

    经过这么一番亲切友好的交流,苏辂才对金刚点击一键跟随,踏着地上薄薄的积雪回县衙去。

    “门口有人。”金刚走在前面,一眼瞧见后衙门口站着个约莫二十一二岁的青年。

    苏辂好奇地抬眼看去,却见对方一身青衣素袍,长得很是周正,就是与那身书生打扮不太协调。他往对方脖子上扫了一眼,立刻瞧出问题所在:这人没喉结。

    是个女娇娥。

    “你何故在此徘徊?”苏辂上前问道。

    那女子转头看向苏辂。

    苏辂穿着官袍,年纪又特殊,女子很快便认出他的身份。她上前说道:“小生项云,本是中牟县人,后来去外地谋生,离家已久,思念故土,因而归乡安家。项某久闻县尊之名,特来毛遂自荐,想为县尊效命。”

    下雪天街上没多少行人,不过门外终究不是说话的地方,苏辂笑着说道:“进来再说吧。”

    “项云”粲然一笑,一脸欣喜地跟着苏辂进屋。

    金刚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

    哪怕是作书生打扮,这青年的相貌仍是十分出众,声音也说不出的清越动人。

    苏辂领着人进屋,与项云分坐两边,命人煮茶送上来。

    小翠本来已经挺少做这些琐碎活,刚才听金刚说一个长得贼好看的人找上门毛遂自荐,瞧着还是个女扮男装的,她心里莫名生出几分警惕,所以亲自过来给苏辂两人奉茶。

    这些年苏辂和张家小娘子的情谊,他们都看在眼里,虽说大户人家姬妾众多是常事,可要是连好得蜜里调油的苏辂两人之间都多了旁人,小翠是真的不信所谓的情深义重了!

    小翠把茶端上来就不走了,立在苏辂身后光明正大地旁听他们说话。

    苏辂也不拐弯抹角:“你是个女子。”

    “项云”见苏辂眼神清明、语气笃定,便也不瞒着,坦言自己的身份。

    她本叫云想,确实是中牟县人,只可惜幼年过得很坎坷,被送去当了歌女,后来因缘际会之下结识了不少达官贵人,混得倒也不错,只是她已经二十一岁了,有不少年轻貌美的姑娘入行竞争,她不想再在泥潭里苦苦挣扎,所以自掏腰包给自己赎了身。

    她这样的身份,最好不过是如同琵琶行里的那位歌女一样找个富商嫁了,可她不想过那样的生活。

    她自小读书习字,读书人该看的书她都看过,琴棋书画也样样精通,她不想白瞎了这一身本领。

    在开封时她与宋祁宋尚书有交情,从宋祁那里听说了不少关于苏辂的事,只觉苏辂选才用人与旁人不大相同,所以特意乔装而来,希望能在苏辂手底下谋个差使。

    云想说道:“我很喜欢县尊的《声律启蒙》。”

    “那是我从别处听来的。”有人送上门想干活,是留下好还是不留下好?苏辂沉吟片刻,笑着说道,“我手边用的人都是通过考试选出来的,你要是能把他们做的卷子做及格,也可以跟他们留下干活。”

    即便云想长相出众,又有着那么丰富的职场经历,苏辂也没有给云想开后门的打算。

    在他心里男女平等,绝不会因为云想脸好就让她影响自己的咸鱼大业!

    云想听了苏辂的话,更觉得苏辂与旁人大不相同。

    要说苏辂还没到慕少艾的年纪,那也不对,他都与张方平家的小娘子定亲了,两人感情好得很。

    听说《声律启蒙》就是他为了哄张家小娘子高兴才拿出来的。

    如今开封那边声名大噪的文澜阁,也是苏辂送给张家小娘子的。开封府有名的才女都时常去文澜阁,听说连福康公主也是那边的常客!

    宋祁他们都说,要是所有人都像苏辂这样讨媳妇欢心,家底再厚都会被败光!

    世上真的有人对钱财不甚看重,对美色也不甚看重吗?

    云想在心里琢磨着这事儿,面上却一口应下。

    她这些年练就的可不仅是开封有名的歌后,更有寻常人比不上的见识与学识,只要是寻常考题,绝对考不倒她!

    苏辂见云想信心满满,便叫金刚去范百福那边取份考卷过来。实习生们选人也是要筛选对方学识的,所以范百福随身带了不少考卷,随时可以检验对方的真材实料!

    范百福带来的卷子与平时的月考卷又不大相同,非要比较的话,那就是与后世的公务员考试差不多,综合性非常强,既考各科常识,又考思考能力和反应能力,要是没经过系统的学习一般人还真难考高分!

    金刚很快把考卷取来,摆到了云想面前。

    云想本来信心满满,看到题目后脸僵了一下。

    苏辂见云想表情变了,非常体贴地说道:“你慢慢写,写完交给金刚就好。”他转头吩咐金刚,“一会把卷子拿去给范先生改。”

    云想勉强维持着笑脸,静下心来研究那份综合考卷。

    她算是看出来了,苏辂是真的一点都不在意她是男是女、是美是丑!

    苏辂走出屋门,背着手踱步准备回自己房间咸鱼躺。

    小翠及时提醒:“郎君,还没下衙。”

    苏辂看了看近在咫尺的房门,对这个要按时上下班的世界绝望了。他唉声叹气:“我走错了而已,我当然知道还没下衙。”

    早知道就在县学那边躺到下班再回来!

    小翠尽职尽责地把苏辂往前衙方向领。

    “留下她不太好吧。”小翠忍不住发表自己的意见。

    寻常官员可以在家中养歌姬,可是平时不能随意从外面找人助兴,要是被人发现的话是会被弹劾的。

    云想这么一个开封闻名的大美人真要住进来,苏辂怕是连知县都当不了了!

    “怕什么。”苏辂随意地说道,“她能不能考及格还是个问题,别担心这些有的没有的。就算她能留下来也没啥问题,她不是已经给自己赎了身吗?朝廷难道还能管她一个良家女去哪儿不成?”

    小翠说道:“那张小娘子那边怎么交代?”

    苏辂瞥她一眼,觉得她这话真怪。他说道:“有什么怎么交代,我自然会照实和张妹妹说。不过是多个书吏之类的帮手罢了,和小许他们有什么不同?”

    “她是个女的。”小翠点出最重要的不同。

    “你也是女的,没见张妹妹说过什么。”苏辂一本正经地说道,“就算我留下她,也不是因为她好看,我根本不知道她好不好看。这就譬如路边的花开得再好,我也不会想着把它采回家,顶多只是多看两眼而已。我跟你们这些满脑子龌龊想法的人不一样!”

    小翠想来想去,只想回苏辂一个“呸”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