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书网 > 穿越历史 > 北宋小文豪 > 第一百九十八章 你个乌鸦嘴!
    苏辂童叟无欺,当天又给开封写了封信,说云家人十分可恶,爹娘卖了女儿一次,哥哥又想卖女儿一次,着实叫人痛心。

    要是爹娘不那么贪心,把女儿送去当个丫鬟什么的,好歹签的是活契,不至于要女儿出去卖唱为生。即便文人雅客把云想这些名伎吹得再高,旁人提起来还是觉得她们沦落风尘,比不得那些良家女子。

    听云想说,爹娘当初卖了她,就是为了给她哥哥娶妻。

    到嫂嫂连生两个女儿,两个都没留在身边,不是被卖了就是被送去当丫鬟了。摊上这么一个丈夫,她嫂嫂也是个可怜人!

    苏辂一五一十地在信中把这些事感慨了一遍,派人送回开封给张菀柔。

    县里每天都有人会往开封走,苏辂与张菀柔送信也方便,基本每两三天就会写一封信。

    到傍晚时分,张菀柔就拿到了苏辂的信。她最近挺忙,文澜阁那边新招了不少小丫鬟,她先为她们请了女先生,又去旁听过她们上课,只觉这些孩子个顶个的乖巧。

    再仔细询问,才知晓她们家中条件都不好,各有各的苦。

    来到文澜阁虽然要干活,可是有新衣服穿,有饱饭吃,她们心里都高兴得很。

    等听说主家让女先生给她们上课,她们更是欣喜不已。要知道就连她们家的男孩儿,都不一定有机会上学,何况她们这些从小连新衣服都没穿过,只能捡别人旧衣裳缝缝改改的女孩子!

    这样的好日子,她们做梦都想不到。

    怪不得牙人都说这是个顶好顶好的差使。

    她们比谁都庆幸自己能被选来文澜阁做事。

    张菀柔自小被娇养着长大,手上从不缺钱,家中更是父慈母爱,长辈们对她关怀备至不说,哥哥们也待她如珠似玉。她虽不至于不谙世事,却也从未想过很多触手可及的东西对这些小丫鬟而言那么地珍贵与遥远。

    因着见识了这些事,张菀柔对文澜阁诸事便格外上心。

    前些天知晓云想去了中牟县,张菀柔心里还有些闷闷的,她到底是个十来岁的女孩儿,得知未婚夫身边出现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久经欢场的美貌姑娘,心里自然忍不住泛酸。

    不过张菀柔也知道苏辂的秉性,并没有连夜坐船去中牟县找苏辂问明情况。

    今日收到苏辂的信,得知了云想的遭遇,张菀柔不由一阵叹惋。

    都说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可事实证明许多父母连卖儿鬻女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这还是太平年岁,要是换了荒年灾年,他们怕不是连易子而食的事都会去做。

    张菀柔对云想的戒备与酸意全没了,反倒写信让苏辂善待云想,别让她再被她兄长纠缠。

    苏辂收到这封回信,特意拿给小翠看,让小翠悄悄他张妹妹多大度。

    小翠知晓了云想兄长的闹剧,早已不再对云想心存芥蒂。

    云想的遭遇让她想起了当年的自己。

    当年她那个畜生爹亲手把她娘送到富贾榻上,害她娘不堪受辱投水自杀。

    她本以为云想长得这么好看,她家人应当会对她好些,没想到畜生就是畜生,根本不会干人事!

    都是可怜人,还是让她们家郎君多看顾一二吧!

    苏辂不清楚小翠心里头那么多弯弯绕绕,他炫耀完他张妹妹的通情达理,又把其他信件挨个拆开看,最后才去拆赵仲鍼的来信。

    现在赵宗实的太子之路正进行到“不用不用我不要”的阶段,赵宗实以还在孝期为由辞去朝廷给的宗正之位,希望能为亲生父亲守孝的孝期结束。

    这种孝心可嘉的行为自然赢得了不少赞誉,赵祯在赵宗实第四次上书时允许了他的请求。

    赵仲鍼却在心中隐隐流露一丝担心,说感觉他父亲身体不太好,平日里总不言不语的,看得他非常心慌。

    苏辂回信宽慰了赵仲鍼一番,让他多多陪伴他爹就好,不用想太多。按照他的记忆,宋英宗在位时间确实挺短,可他又不是神医,没办法起死回生,所以他委婉地向他提出后世医生的沉重医嘱:“好好陪陪他,他想吃点什么就吃点什么吧!”

    为了不让好兄弟思虑过度,苏辂又把今年正气出来的金水考卷给赵仲鍼捎了一份过去。

    整天忧心忡忡不好,做点数理化解解压吧!

    苏辂觉得自己真是个好人,时刻不忘关心好兄弟的身心健康!

    苏辂刚写完回信,又有人急急地送了两封信来,一封来自他远在凤翔的堂哥苏轼,一封来自他在搞试点工作的王安石。

    苏辂想了想,觉得两个人都准备好事,闭上眼随便抽了一封打开。

    是他堂哥写来的。

    他堂哥说,自己在凤翔人生地不熟,好不容易交几个朋友,他堂嫂又说他们不咋滴。所以他十分寂寞,平日里根本没人唱和,这次他给苏辙和苏辂都写了信,说他们兄弟几个不如来写诗交流,他先规定韵脚!

    接着苏轼还兴致勃勃地举了个例子,说就按他们上回在赴京路上那首怀旧诗的韵脚来写就好——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苏辂看完,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不,我不写,我坚决不写!

    谁狗胆那么大,往鲁班门前弄大斧、关公门前耍大刀?

    一样的题材,一样的韵脚,写出来绝对是谁丑谁尴尬!

    苏辂认认真真给他堂哥回了信,说自己新官上任,十分忙碌。他年纪小,威望低,底下的人都不听他的,他就像那小白菜啊,地里黄,真是太惨了。

    苏辂又虚心求教,追问苏轼到了地方上有没有什么经验可以给他学习,他这个官场新丁每一天都过得忐忑又惶恐,简直不知该如何是好!

    苏辂给苏轼写完这篇声情并茂的回信,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

    忽悠人真累啊!

    眼看没别的事可忙了,苏辂才动手拆王安石的信。

    没办法,他与王安石的信件往来虽然很频繁,但是每次都充满火药味。他觉得经常看王安石的信,容易折寿!

    苏辂展开信,横看竖看,只在信里看出一句咬牙切齿地话——

    苏辂,你个乌鸦嘴!

    哦豁,看来他这位老师的变法大业出事了。

    喜欢北宋小文豪请大家收藏:()北宋小文豪最早更新速度最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